有声小说

首页 我的手指有异能
字:
关灯 护眼
有声小说 > 我的手指有异能 > 二 过去

二 过去

        启初的怪物只是啃食人类的躯体,然而眼前的这只竟然和人类的躯体融合并且还能控制腐烂成这样的一具尸体。

        如果这样的一个东西寄生在活人的体内真的不敢想象会变异成什么恐怖的东西!想到这里顾晨的心中升起一阵寒意。

        被甲虫控制的尸体朝顾晨冲去,不知是因为肉体腐烂的原因还是还没完全适应这副躯体。速度没有想象的那么快,反倒是有一点笨拙。

        顾晨一脚踢在了黑色甲虫的硬壳上,脚掌传来一阵剧痛。“我去,这么硬。”

        尸体被踢飞撞到了墙上发出一身闷响然后趴倒在地。顾晨揉着脚惊讶于自己这一脚的威力。

        去年顾晨生了一场大病症状像是发烧,足足在床上昏睡了一个月才见好转。在那之后他的身体力量逐渐增强。顾晨他认为是自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尸体已经腐烂的很严重本身战斗力并不高所以被顾晨一脚轻松踢飞出去。

        尸体再次爬起冲向顾晨甲虫的身体已经安全嵌入尸体当中。这次他已经没有那么害怕灾变已经四年这种甲虫不知道已经杀过多少只。

        在怪物快要近身顾晨时他左手抓住尸体的衣领猛的向身后的柜子撞去。黑色甲虫的后背有着坚硬的外壳但前面没有,他拿起手上的剔骨刀往尸体的后背捅去。

        啧——绿色的液体溜出。顾晨抽出剔骨刀又再次捅了进去。抽捅抽捅抽捅数十次后尸体不再动谈。

        顾晨转身跑到一楼冲出诊所就在出诊所的瞬间从不远去传来一声高呼。

        顾晨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只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骑着一个银色的扫帚在天上快速的飞过。

        顾晨揉了揉眼睛又摇了摇头再次看向已经变小的身影。疑惑的说了一句“魔法扫帚?”随即他长嗯一声脸上浮现出兴奋。

        “超能力!”顾晨在心中想到,既然外星来的物种在发生某种变化那人类在这末世之上或许也在发生某种变异就像小说和电影里面的一样拥有超脱凡俗的力量。

        他期待着,兴奋着。嘴角不由自主的往上扬起毕竟这是每个男孩子都曾幻想过的东西。

        顾晨离开诊所在路边的树上折下好几根树枝再在路旁捡了两块砖头进入了一家小型商场。他轻车熟路的来到摆放着各种水杯的货架前将捡来的砖头摆成一个二字再用纸抱住树枝然后掏出打火机点燃放到砖头中间。

        从货架上拿出事先装满水的不锈钢水杯放在砖头上开始烧水。顾晨藏进暗处时刻警戒着周围的动静。

        过了大约十分钟水开始沸腾,顾晨等了一会拿出一个保温杯拧开盖子将烧开的水倒进保温杯里盖上盖子离开了超市。

        一栋居民楼内顾晨停在一间房门口掏出钥匙插进钥匙孔打开了房门,进入屋内轻轻的关上了门。

        来到卧室,床上躺着一个和他差不多大体型壮硕面色苍白的少年。顾晨坐到床边用手推了推少年的手臂。

        “承光,承光。”

        林承光慢慢睁开眼睛看清来人时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惊喜。

        “哥!你终于回来了。”

        顾晨把林承光扶起而林承光的双手在顾晨身上四处乱摸。

        顾晨笑着说道:“没受伤放心好了,怪痒的。”

        林承光才不管他说什么直到自己确认后才放下了自己的双手然后有气无力的说道:“我会信你的鬼话?”

        “我就这么不能信任吗?”

        “有些时候自己确认一下心里才舒坦。”

        “好吧,好吧。”顾晨耸了耸肩。

        顾晨把在诊所拿出来的药全部放在了林承光面前。“快看看,除了那盒感冒颗粒还有没有其他能治发烧的。”

        林承光把每个药盒都看了一遍说道:“这些主要都是止痛消炎的。”

        “有那盒感冒颗粒就够了我从小体格就比别人大身体好喝了那个再休息一下就可以了。”

        顾晨只是嗯了一身没有说话,他取出一袋感冒颗粒撕开倒进放在床头柜的不锈钢水杯中然后将保温杯的热水倒了一点进去用一根筷子快速搅拌了几下递给了林承光。

        两人沉默着没有说话,过了一会顾晨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兴奋的说道:“对了!我跟你说。”

        “在我拿到药出来的时候看见一个男的骑着一个扫帚在天上飞而且速度非常快!”

        林承光听到这个也兴奋了起来。

        “真的吗!真的吗!”

        “真的,真的。我可是看着他一直飞到从我视线消失的。”

        “超凡者吗?要是我也能觉醒就好了这样就可以保护自己和哥你了。”

        顾晨笑着说道:“嗯嗯嗯,我相信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

        顾晨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了两包面包和三袋饼干递给了林承光并用命令的语气说道:“把这些都吃了,然后好好的睡上一觉。”

        “啊?我吃不下啊。”

        “吃不下也得给我吃。”

        “病了就要吃好喝好休息好这样才好的快,不然等病情更严重了就得花跟多的时间、更多的精力、更多的资源。”

        “我知道你是想节省食物,但你明白的我不会一直照顾一个病号的。”

        顾晨是个孤儿,三岁前都生活在孤儿院。一直到十五岁他一共被五个家庭收养过,也因为这样他的性格变得孤僻、沉默寡言对人冷漠永远都是面无表情。

        那时顾晨已经上了小学,在学习的日子并不好过。因为他的性格没人愿意主动和他交流,当同学们知道他是被收养时便开始孤立和拿他取乐。

        没爸没妈的野孩子。

        被人抛弃没人要的杂种。

        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顾晨对这些早已习以为常任他们怎么说怎么做他都只是默默的做自己事  。

        林承光是他九岁时第三次被人收养时的邻居,刚开始两人只不过有时在家门口碰见在学校里遇见并没有交流。

        直到有一天傍晚,八个一二年级的学生将顾晨围在中间进行语言侮辱有时还动起了手脚。他们的周围也围着好几个不同年级的学生在旁边笑着看戏。

        顾晨就那样站着眼睛看着地面,不管他们对他做了什么他就那样站着仿佛就是一个石雕伫立在那。

        就在他们变本加厉,看戏的人津津乐道的时候一个小胖子从远处飞奔过来撞倒了两个人挡在顾晨身前。

        小胖子对他们吼到“有种冲我来来!”

        小胖子虽然比顾晨小一年级但他的体格却比顾晨大一年级的人还要大,所以没人敢上前哪怕半步。

        顾晨抬头看着眼前的人,看着他的脸,看着这个为了自己成为周围眼中异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