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平潮停湖
字:
关灯 护眼
有声小说 > 平潮停湖 > 第二章 这一路

第二章 这一路

        穿着素衣,叼着狗尾巴草的张凡素一直在不停歇得赶去泰山,他其实从家走时带着一匹马,可是后来遇上了山贼,马被射中了一箭,马拼了命地载着他跑,最后他逃了出来,可是马流血太多了救不回来了,此后张凡素就只能靠两条腿了。

        张凡素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山路,相似的场景,相似的经历。“咻儿。”一声口哨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六个山贼,两人从前面围过来,四人从后面围过来“这个一看就穷,不过苍蝇再小也是肉更何况今天还没开张。”一个长着鼠眼的山贼说道。

        早就对山贼有怨气的张凡素右肩膀往后一甩右胳膊一抽,箱子就翻到了前面来,他左臂固定着箱子,右手打开箱子,握住长枪枪棍将长枪抽了出来,然后把箱子扔到了地上。这把长枪与普通的枪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枪头有一个个比针孔稍大的小坑。这是他入伪丁境界后第一次与人交战。

        他奋力前奔,右手握着枪向前刺去,鼠眼马贼没反应过来,还没躲闪就被刺中右肩,“我要杀了你。”鼠眼马贼大叫,说着右手挥起大刀劈向张凡素,张凡素左手把棍一横,刀劈到了棍上,火星四溅,“啊,”鼠眼马贼痛苦地喊道“你们愣着干什么,都想死啊,这次算是碰到硬茬了。”还没等说完,张凡素一脚把他踹了出去,又快速前冲,左肩膀直接撞向马贼下颚,鼠眼马贼直接被撞到树上,其余马贼触目惊心,手抖得刀环和刀身直作响。鼠眼马贼满脸的嚣张气焰早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惨白。“大侠饶命,大侠饶命,”他苦苦哀求“我有眼不识泰山,大侠饶命,大侠饶命。”鲜血沁透他衣裳,血腥弥漫开来,张凡素皱了皱眉头,随即不知想到了什么,眉头舒展开来,咧嘴一笑:“把钱拿来。”“快快快,把钱给大侠。”鼠眼马贼识趣道,一个马贼连忙拿来钱“就这些了,大侠。”他声音发颤道,张凡素一看,二两银子,真是有钱,接过银子扔到箱子里,收了钱的张凡素并没有直接离开,他回头看向那几个作恶多端的马贼,嘴角流露出一丝凉意,一刻钟后六个马贼一个失血过多晕厥了过去,剩下的五个人看着被打断的腿大声叫了起来,张凡素见教训的差不多了就转身背上了箱子接着朝泰山方向走去。

        皇宫中一个身着凤袍的女子紧紧地握住手中的佛珠,对着佛像摆了又摆,她希望自己夫君此次可以平安归来。

        民间流传,皇帝后宫三千佳丽皆是因为先皇为了稳定王朝稳定设下的婚姻,其实当年先皇钦定了皇后,可是李僽以死相逼为她夺得正位,她上位的当天,举国同庆,在京城设下数里宴席,当晚灯火通明,数不清的孔明灯飞在天空,他们也在后宫内行了周公之礼。

        后来,每逢正月十三,无数有情人都会相约许愿,希望自己和心爱之人也能终成眷属。

        “皇后,您该休息一会了,要是皇上知道您这样,他会心疼的。”一个宫女恭敬地说道“你说皇上会平安回来吗?”,“肯定会的,皇上身边高手无数,肯定不会有事的。”,“我知道,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跳得十分厉害。”

        尽管如今赵佳德已经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可此时的她仍然会像平常女子那般盼望着自己夫君可以平安归来。

        此时那皇宫出行的数千人队伍也正在行进,队伍中几百人骑马,剩余人步行,还有十余辆马车。有一个穿着紫袍的年轻人正充当着马夫,其身后马车中是一对形貌酷似的俊俏兄弟,“向公子,皇上想早些到泰山,速度可能有些快,你要是有什么不适可以告诉我。”紫袍道,“没事。”一道声音传了出来,随即传来盘珠碰撞的声音。车厢内没有交谈的声音,两位兄弟什么话都不说,这让紫袍感到有些无聊。

        紫袍刚想再说句话,就听到前面传来马鸣,他定睛一看,前面黄沙漫天,马蹄声震耳欲聋,“护驾。”他大叫道,说着从刀鞘中拔出刀,刀身全部出窍的后迅速被紫气环绕,他奋力一挥,一团紫气气刃飞去,轻而易举地将冲在最前面的刺客所骑的马马腿截断,马随着惯性倒下了,马背上的刺客直接滚了下来,后面狂奔的骑兵没有一丝迟缓,摔下来的刺客马踏而亡。能随皇帝出征的自然没有酒囊饭袋,在最前面的骑兵护卫没有一刻犹豫,全部抽刀冲刺,双方人马直接撞在一起,只是那刺客骑的马怎么碰的过这精装的护卫马匹,一个个刺客的马被撞翻,这些护卫根本不去理会落马的刺客,只管砍杀还在马上的刺客。

        几分钟有余,刺客就开始慌了,只听一人喊到“撤,被耍了。”冲在后面的刺客立马掉头逃跑,而刚才冲在最前面的刺客却无法调头,护卫们没有怜悯,将没能调头的刺客全部砍杀,一刻钟后厮杀就结束了。

        护卫们并没有去追那些落荒而逃的刺客,而是下马去收拾袍泽尸体和确认刺客是否还有生机。

        “这么快沉不住气了吗。”在车厢内穿着龙袍的李僽哼了一声道,“皇上,接下来该?”一直守在车门前没有出手的白袍恭敬地问道,“继续这条路,加速前行。”李僽回应道,白袍大喊“传令,加速前进。”

        此刻距离此地几里地的一处营地中,一个穿着蟒袍的极具威严的人听完探子的报告笑道“几个不值钱的贼人就套出紫袍一招,能御气,估计到了天乙级了。”

        队伍在整理过后全速前进,很快就到了幽州边界,早有数千铁骑在边界等候,定睛一看,将士无一不是虎背熊腰,这在战场上绝对都是以一顶十的好手,他们见到挂着李字的战旗,没有任何拖泥带水,都迅速地下马行跪拜之礼“吾等奉王爷之令,护卫皇上到泰山。”这震耳欲聋的声音,惊得大地抖了抖,语闭,一个身材魁梧,皮肤黝黑满脸豪情的将士上了马,挥鞭打在马上,马飞快地跑向那辆黄顶的马车,“虎豹骑统帅——曹膂及虎豹骑全军2000人在此迎接皇上。”“李昌胤怎么没来?”一道极带威严的声音从车厢中传出来,魁梧大汉吓得一哆嗦立马恭敬回道“王爷今天去东线看望将士了,所以抽不开身,还望皇上恕罪。”“好了,全速前进。”大汉调转马头,回到了虎豹骑之中,这时他才发现他冷汗直冒。“全速前进!”他镇静下来后喊到。

        “皇上,您为什么不问责与他。”一位随行的小宦官不解的问道。而皇帝李僽却没有回答他,吓得他不再敢发出一丝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