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浮世须臾纪
字:
关灯 护眼
有声小说 > 浮世须臾纪 > 第五章迷途·闇刺与银星(下)

第五章迷途·闇刺与银星(下)

        “也玩够了吧,快给小爷我松绑啊。”被折腾的够呛的奥伊斯有气无力的,用一副便秘的表情说道。

        “好吧今天就到这了,毕竟哥几个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今天就大发慈悲饶了你,但你小子可别想有下次。”为首的教廷护卫带着爽朗的笑声,脸上的表情却有些阴森。

        “不过如若还有下次,我可不敢保证我的好兄弟们会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事情哦,嘿嘿嘿。”

        “得,打住!德鲁尼大叔,拜托你们别再装猥琐来恶心我了,真的越看越恶心了。”奥伊斯强忍着心里反胃的感觉,眯着眼比划了一个暂停的手势。

        “嘁!哪里猥琐了,大叔我这么有魅力引得多少少女怀春,光仰慕我的人都从这排到王都了,你个臭小子居然敢说我猥琐,就不怕被我的暗恋者们乱刀砍死么?如果不是每天对着你这死小子,我才不会觉醒我的第二重人格呢。”德鲁尼颇有些无耻地地摆了摆手,毫无表情地甩了甩自己那一头短发,脸皮之厚简直一流。

        名为德鲁尼的壮年男子,名义上是这五人护卫队伍——银星小队的队长。

        这位银色短发面容坚毅的男子,虽然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没有任何领头人物该有的威严与气质,甚至偶尔会逗逼犯二,初次见面的话无疑会觉得他相当的不靠谱。可接触久了你便会发现,每到关键时刻挺身而出,能够力挽狂澜挽救危局的往往也是他。

        这与他常年的冒险者生活有关,毕竟温室里的花朵保护不了教廷与国民,常年的外出任务让他的实力早早达到了地狱级圣骑士的水准,距离教廷骑士的顶峰—圣堂级,也只不过一步之遥。最重要的是他今年才28岁,年轻意味着他拥有无限的可能,谁也不敢低估他的未来能走多远。他的未来注定前途无量,教廷上下对此丝毫不怀疑。

        年轻即是资本,而年轻,同样也是大司祭大人挑选他们五人组成护卫小队的理由之一。

        “是啊老大,与其对着这个毛头小子,特娘的老子还不如回家,去好好陪一陪媳妇孩子呢。”

        “得了吧罗伊,别老冲我们吹嘘你家的那几位了,兄弟我可还是光棍一条啊。听说你的小姨子长得不错啊,有时间介绍给兄弟我啊。”

        “滚!麻溜儿给老子滚!赛菲尔德你个花花肠子还真敢说啊,你特娘的休想来祸害我家小姨子!”

        罗伊闻言脸色一变,大怒道。就连平日里一脸正气的面庞,也变得扭曲起来。

        “嘿,别这样罗伊老兄,咱哥俩要是成亲家,这得多有意思啊?”被称为赛菲尔德的俊郎男子笑的极其猥琐,与他标致的脸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哦,我懂了,小姨子不行的是吧?嘿嘿嘿嘿,我懂我懂。”

        赛菲尔德又似乎想到了不可描述的事情,什么眼神变得更加猥琐。“既然这样,你不还有个可爱的女儿嘛,就留给我好了省得让外人惦记。那丫头小是小了点,但我还年轻还可以等啊……”

        “你个畜生!老子特娘的弄死你个天杀的混蛋!”怒不可遏的罗伊终于还是暴走跳起,死死掐住了某个畜生的脖子。

        “岳父大人饶命,轻点儿轻点儿,可别让你女儿替我早早得守了活寡啊!”赛菲尔德嘴上这么说着,可下起手来却丝毫不软。

        “嘿,这儿看起来好有趣,不妨加我一起,让我们玩的更尽兴如何?”

        一旁矮了半个头的瘦弱少年突兀开口,也不待二人说些什么话阻止,便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向着扭打的二人疾驰冲去。

        “卧槽!门罗你这小混蛋来瞎掺和什么?!”

        “擦,你这小混账还真敢下死手啊!”

        斗之修罗门罗,12岁时便成为地狱级的圣骑士。自身天赋百年难得一遇,而且毅力心性也非常人。在打破德鲁尼创下的教廷记录之后,成为最年少的地级圣骑后,门罗的天才之名也由此彻底响彻了整个大陆。

        拿着主角模板,他本可以带着光环让世人仰望,可他偏偏是个极度狂热的好战份子。为了跟强大的对手战斗,可以找出任何理由哪怕毫无道理可言。据奥伊斯询问下,他本人还是最喜欢这三段句,“今天的天气可真好啊!你看天上那两片云的样子,像不像我们此刻打架的模样?”

        此刻的场面无比混乱,没有参与进去的两人也各有各的想法。

        “德鲁尼大哥,需要我来阻止他们么?”戴着眼镜一副斯文模样的青年犹豫着率先开口。

        “阻止?不不不,蒂卡老弟,你看他们玩的多欢啊,这才是咱们兄弟几个之间该有的激情与热血!”

        “哎先不说了,本大爷也要加入他们了,就让他们好好见识见识我德鲁尼大人的实力!”

        德鲁尼话音刚落便大手一甩,脱去了外衣露出了结实的肌肉,撸起袖子便准备大干一场。

        “这,真的可以么?哎随便吧,我不管了。”蒂卡满头的黑线,思考了一下同时阻止这四个二货的难度,便决定在一旁静观其变。

        眼看事态就要进一步恶化,此刻完全被不懂事的渣渣龙套们给强势抢戏的悲催苦逼男主角,也到了粉墨登场的时候,再不好好刷一刷存在感,恐怕这五个都忘了这里是谁的场子了吧。

        “喂喂喂,我说你们这群智障成年人还有那个谁,那个二货小屁孩都给我都停手啊!”

        “你们是心智未成熟的低幼儿么?一闹就没完了是吧!嗯?麻烦你们都成熟一点,先给我消停一会儿,听我说几句成么?”

        被干晾在一旁许久的奥伊斯一肚子窝火,一副心塞的表情开启连珠炮强行打岔,故作深沉的模样强势秀了一波成熟。

        “哟胆子还挺肥的嘛?”“毕竟小奥第一次这么严肃正经呢。”

        “好吧,说!”“有屁快放!”

        四人察觉到奥伊斯今天的不寻常,德鲁尼猜测着应该与之前的事件有所关联。而门罗那个满脑子战斗的一根筋,则是纯粹出于好奇,于是乎混战中的四人都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停手的四人众再加上一旁看热闹的蒂卡,五人十双眼睛齐刷刷望向了奥伊斯。直勾勾的眼神,直把奥伊斯看的心里有些发毛。

        “哎呀,我去,你们!通通给我麻溜儿撇过去。一群大老爷们盯着我看什么看,实在真的太恶心了。”

        “切!”德鲁尼无语地按了按额头,要知道刚勾起的战斗欲望可没这么容易消散。

        “所以到底有什么事情,需要你这小子这么郑重。”

        “喏,就是这个,你们有谁知道这个玩意儿的来历么?”奥伊斯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神秘的羊皮纸。

        这是他从那位几次三番暗杀他的神秘少女那顺来的,里面似乎蕴含某种奇特的力量。羊皮纸上的纸上的字鲜红如血,犹如活物异常清晰。某个小白毛却一个也不认识,虽然从蒂卡那里学了不少东西,可惜以他现在的文化程度,这疑似古文的东西还是看不懂。

        “还有啊,看这边,这小面还画着一个很奇怪的图案。”

        “哎,这回又是什么奇葩玩意儿,拿给我来看看。”

        德鲁尼漫不经心地接过羊皮纸,只是刚看到第一行文字,瞳孔便瞬间收缩,“这是?!”

        “怎么了老大?”围观的四人察觉到了异常赶忙问道。

        “这,这难道是?”

        “慢着,等我再仔细确认一遍。”德鲁尼将血色文字跟奇特图案细看了一遍,确认无误过后,深吸了一口气。

        “看来是不会错了,小子,你摊上大事了。”

        “果然是闇刺么?”蒂卡扶了扶眼镜神情凝重。

        “到时候可以大闹一场么?”门罗捏紧了双拳。有些跃跃欲试。

        “小奥这小子这么跳,看来是要完蛋了啊,哈哈哈。你要是再跳脱一点,任务就要提早结束咯。”赛菲尔德有些幸灾乐祸起来。

        “特娘的老子要保护的人,哼!他闇刺要是敢给老子动一下试试?”罗伊挑了挑眉毛,眼里尽是狂傲,这副模样倒是极为少见,不如说他这是回归了自己原本的样子。

        “对,敢来找小奥的麻烦,管他明刺闇刺还是鱼刺都给他扬了!”

        “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银星小队的厉害!”

        对教廷而言,过于严肃拘泥于教廷教条与世俗规则的人,是玩不好这场“猫鼠游戏”的。在那些高高在上却在背地里搞小动作的的大人物而言,奥伊斯不过是为了保命躲藏在暗处的小白鼠,只要他敢暴露行踪就必死无疑。可究竟谁是猫谁又是鼠,又岂是一句话能说清的呢。

        “喂你们真的是教廷的骑士么?我怎么感觉跟地痞流氓也没差啊?

        显然罗伊的话,成功鼓动起了几位热血份子的血性。然而某个明明有些被感动到的奥伊斯,却偏要大煞风景。

        “等一下,在此之前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有必要先向小奥问清楚。”往日听到“战斗”二字便极易热血上头的德鲁尼,此刻却一脸平静。

        在五人的注视下德鲁尼平静地望向奥伊斯,“那么这张羊皮纸,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呵,呵呵,捡到的吧?”奥伊斯知晓大家必然不会相信,可他此刻只想这么回答,“就当是我偶然捡到的?”

        “好吧,既然这样,我也不多问。”德鲁尼也不打算深究隐情,不过该有的警告还是不能忘的。

        “友情提醒一下,那张羊皮纸可是涅星帝国境内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暗杀组织—闇刺的血之宣誓。”

        “你只要记住两点:第一,被闇刺的人盯上的人要是实力不能够挑翻整个闇刺,往后面对的将是无休止的追杀;第二,能够逃脱闇刺追杀的人,要么还没有出生,要么……”

        “要么怎样啊,德鲁尼老师?”奥伊斯已然猜到了答案可还是问了出来,毕竟侥幸心理每个人都会有。

        “要么就是成为死人嘛。”德鲁尼的讲解欲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脸上一脸的幸福。

        “那各位大佬,你们能搞的定这个闇刺么”

        小白毛小心翼翼的问道,隐隐有些期待,此刻的他生怕得罪这五个便宜保安。

        “你想送死你去啊,老子可是有妻儿的。”“喂喂喂你小子很勇敢嘛。”

        “这谁打的过啊。”“你小子当我是大主教么?”

        “你小子放心好了,怎么说本大爷可是被称为‘猎手座’的男人!打不过我还是跑的掉的,安啦安啦。”

        “你能跑我怎么办,刚刚吹的多厉害的,一个个的吹毛线啊吹给老子爬?!”

        少年不由得又为自己的未来感到了一丝绝望,大司祭啊大司祭,您老人家这都给我找的一帮啥人啊!

        ……

        “三十七,行动又失败了么?”

        房间内,通讯水晶上印着一个可怖的人脸,老者脸上布满了一道道深可见骨的疤痕,五官扭曲如同蛇行。

        “没想到他比之前更难对付了,下一次我不会再失手了。”

        红发少女像个人偶,如画般精致的俏脸与机械般的话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早就知道行动不可能那么容易,闇刺的高层都是一帮该死的蠢货,说了多少回了那个小子没那么好对付,他们当那五个地狱级圣骑士都是吃干饭的么?可恶,居然把这么重大的事当成儿戏!”老者拉风箱般沙哑的声音透着难言的的愤怒。

        “放心吧,红莲之闇的三十七号,明天你就不必再束手束脚。”

        “彻底的解放自己吧,也不需要再担心那五个莽撞的圣骑会来打搅你。这也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好好尽兴。”

        “收到。”直至通讯水晶变暗,少女才从沉思之中回过神来。

        摸了摸空无一物的口袋,少女皱了皱眉头。

        “是在那个时候么?明天我会了结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