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浮世须臾纪
字:
关灯 护眼
有声小说 > 浮世须臾纪 > 第二章楔子·漩涡、少年与预言(下)

第二章楔子·漩涡、少年与预言(下)

        “我的天,王都的动物们这是要集体发瘟了么?”

        “这怕不是要地震了吧?”

        “别说还真有可能,记得前些年西南大地震的时候,也是这样全城动物……”

        王都上空突然出现了扭曲的气团,不断旋转着,仿佛要将空间撕裂开。

        “我去,是我眼花了么,我怎么感觉那边的区域都变形了呀?”

        “扯淡呢,我咋没看到呀。”

        民众显然有些好奇议论纷纷起来,尽管心中仍旧不安然而并没有多么恐慌。毕竟大灾跑不了,小灾不用跑,这里可是堂堂涅星合众国的王都,强者如土鸡瓦狗几乎遍地都是。

        “诸位,祭典姑且暂停一下!”

        大司祭命令游行的马车停下,若有所思着。他眼中散发着奇异的色彩,此刻不断变化似有一团漩涡在激荡,与天上的那一大团令人不安的漩涡相比,则显得更加深邃内敛。

        那迷雾之中究竟藏着什么秘密呢,我所看不到的未来究竟是什么呢?这次让我再好好看一看吧,“嗯?还是看不清么?不过或许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事。”

        “哟,老乌鸦一个人嘀咕啥呢?事情有眉目了么?”头顶圣冠手持圣杖,一头红发的红衣大主教,大大咧咧冲着前面的马车吼道。

        “你个红毛老王八祭典的时候嚷嚷个啥!为老不尊的也不知道羞!像你这么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有的事啊说了你也不懂,时候到了不就什么都知道了么。”

        大司祭显然也不在乎众人的目光,学着大主教的模样吼了起来。毕竟在民众心里,这哥俩相爱相杀了百余年,要是一天不斗嘴,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可就要少了不少了。

        “切糊弄鬼呢,嘿嘿嘿,看来你也有不知道的事嘛老乌鸦,就这还成天搁我这装世外高人,不过如此嘛。”大主教显然没有把这些异状放在心上,反倒兴致勃勃嘴炮起来。

        “你看我搭理你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大司祭便没再多说什么,他这一生很少这么无语,除了遇到某个红发老杂毛的时候,而他上次这么无语恰恰正是上次祭典。

        “来了!护卫做好准备保护民众!”洪亮的声音传到了每个教廷成员的耳中,大司祭化作一道耀眼的白光地从马车上腾空而起。

        半空之中,他的身体周围迸发强烈的光芒,将方圆数百丈范围内离得最近的人们笼罩在内。

        伴随着大司祭的话语落下,一干教廷成员迅速行动起来。每六人一组形成了六芒星的图案,星图散发柔和的光芒,保护着所有参与祭典的人们。

        “咔—呲!”令人不安的刺耳声传来,仿佛在回应一般,天空中突兀地裂开了一道裂缝,就像是已经到达了极限。一声过后刺耳的碎裂声接二连三的响起,一道道可怖的裂纹不断在空中浮现,露出了潜藏在蔚蓝天空下的黑,漆黑如墨没人知道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东西。

        “呲-啦”裂缝缓缓扩张着,不断地旋转,逐渐形成了一个可怕的黑色漩涡,巨大的吸力向四周涌现而来,拉扯着周遭的空间。

        房屋建筑以及路旁的植被地标招牌,纷纷承受不住这吸力,拔地而起。无论多么坚硬的东西,此刻似乎都会被扭曲的空间漩涡吞没,消失在了那一片漆黑之中。

        “神呐!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这是魔鬼要降临了么?”

        “天哪!谁来救救我们,伟大的教廷快来帮帮你们虔诚的信徒!”

        民众们何曾经历过如此诡异的景象,即使心再大此刻也察觉到不对劲了。更令人惊恐的是,众人发现这保护他们的六芒星白光并不能完全阻止吸力,他们的身体在被漩涡不断吸引拉扯着的同时,心理也开始恐惧起来。

        “不要慌,主教跟大司祭大人,还有各位教廷骑士在呢。”

        “是啊是啊,不能慌乱。”

        虽然自我安慰着,然而在未知的东西面前,恐惧还是如病毒般不断蔓延,无论如何人心不能乱,心一旦乱了事态往往就会朝不可控的地步发展。

        “附加地源加重魔法!所有民众都聚集在光罩里面,不要脱离保护罩的范围!”

        在副主教的命令下,有些许不知所措的骑士护卫们连忙展开黄色光晕。附着在白色六芒星上保护众人,吸力的影响似乎变弱了不少。

        “啊感谢教廷诸位大人!”“教廷的力量果然如此强大。”民众们紊乱的心绪似乎安定了不少。

        “都让让别挡道,主教大人我这么英明神武需要你们这帮小娃保护么?”

        主教大人显然对自己弟子的安排颇为不满,此刻不断腹诽着。异变一开始副主教就安排一大帮圣堂级的小子护着自己,我是谁?我堂堂涅星虚无教廷帝国主教大人,啥场面没见过需要别人保护?

        “局势这就控制了?小小场面不过如此嘛。我说那到底是什么怪玩意儿啊?哈哈哈,就让本大主教先来会一会,能不能用我强大而又伟大的魔法给清除掉吧!”

        主教大人随手就拨开挡在他面前的圣骑士们,而后凌空而起,大手一挥舞动着象征他身份的圣噬权杖,让人眼花缭乱的色彩从权杖中涌现,各种属性的魔法如同彩虹缎带一般向漩涡奔去。然而伴随各色元素魔法的涌入,原本吸力在逐渐衰减快要平息下来的空间漩涡,如同被灌注了力量源泉,又开始变得活跃起来。

        伴随着吸力的不断扩大,朦胧中天空中一根根黑色的细丝线若隐若现,每当细线浮现一次,黄白相间的六芒星的抵抗变变弱了一分。

        “靠!你个死老杂毛成心添乱是吧!”主教大人这么一折腾,大司祭眉头隐约也要也有黑线浮现了。

        “师父你老人家这是要玩死我么?骑士团听令,先不要管别的,把保护建筑的那部分力量集中起来,优先全力保护民众。”

        副主教一声令下,黄白色的六芒星向着民众们的方向收缩,光华也变得更甚。而漆黑实质化的吸力席卷着周围的建筑群,无数的珍贵罕见的宝物因此次祭典被放置在展览处,本以为保护的足够稳妥了,没成想此时连带着房屋,被黑色漩涡吞噬没入了深深的黑暗之中。

        普通人的财物住所被毁心头宛若刀割尚且在滴血,更何况主城的富人们呢。要是让他们知道了灾厄的源头是谁,就算国家不出手恐怕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集体募资,让那幕后黑手被挫骨扬灰吧。

        圣骑士们仍在努力着,王都此刻的动静实在太大,哪怕没有通报,哪怕王都护卫军分布在各处,此刻也纷纷被惊扰闻声赶来。他们刚想加入修泽拉尔的保卫战,一切似乎就要有所转机,然而……

        “这是?不好!魔力全部不见了!”

        “该死的!是被那个怪物吞了么?”

        “凭借我们自身的魔力护盾坚持不了多久了……”

        以黑色漩涡为中心形成了一条真空地带,原本存在的物质已经化为碎渣消失在漩涡之中。

        圣骑们仗以仰赖的力量也无法使用,眼看教廷骑士们与民众的生命就要岌岌可危。

        “哦,原来就连无形的物质也可以吞噬么?红毛老王八,你真的是不怕死啊,对未知的东西居然敢这么乱来。”

        红衣大司祭终于动了,手上涌现出了一圈圈奇异的纹路,透着玄奥神秘莫测,向着漩涡环绕而去。

        如同碰见了克星一般,原本狂暴的漆黑漩涡,此刻变得安分起来,肆虐空间波动逐渐趋于平静,漩涡缓缓减速,直至消失无踪。

        望着瞬息之间变成一片废墟的街道,大司祭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王城的修缮费可得不少了呢,还有女王那边你去说吧,我可不管了”。

        “你这混小子卖友求荣啊,你休想推卸责任啊!又不是我的原因才导致王都损失重大的。”

        主教大人一脸不满,颓废地坐在废墟之中,嘟囔着画着圈。

        “这是?!怎么会?”

        “在漩涡的中心,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少年?!”

        “这难道是古老传说中会带来灾难的恶魔之子么?”

        废墟中的众人还没缓过神来,可接下来的发现却又令他们惊惧不已。

        随着黑色空间漩涡的散去,一个银白色头发少年的身影慢慢显现出来。

        少年环抱着膝盖,周身散发着黑色的光华,隐隐的气息波动似乎在拉扯着周围的空间。

        “呵呵呵,原来是这样,有趣有趣。看来涅星帝国,哦不,恐怕整个世界的未来,都要因为这个少年而改变了!”白袍老者望着眼前的迷之少年若有所思,带着柔和的笑容,摸了摸自己花白的长须……

        星亡城修泽拉尔作为涅星帝国的首都,所受到的关注远远不止表面上所能看到的那些。

        那些想要获得权利、名誉以及地位的名门望族们,无一不例外地挤破了脑袋,想要在星亡城闯出一番名堂。

        投机者自诩智者,亦或是自命不凡的恃才傲物者多如牛毛,然而其中真正能够成名的人屈指可数。而数月之前,在帝都那个伴随着异象突兀降临的银发少年,则在屏息之间便做到了他们绞尽脑汁,千方百计都做不到的事情。

        他就像一个谜团,揪着想窥探秘密的人们的心。因为未知,所以也因而造成了轰动。然而所有经历过那件事的人,无一例外都被封了口。

        于是乎各式各样的传言,开始从星亡城修泽拉尔传了出来。不过在知情者看来,不外乎都是些谣传罢了,  然而不乏有消息灵通的大人物们,得知了涅星帝国帝国帝都发生的大事。

        掌握了确切的消息过后,这些大人物之中,那些真正经历过悠久岁月的老人们,纷纷陷入了震惊与恐慌之中。

        在星亡城发生的事情,与三千年前的那场灾难的开端何其相似!

        他们或经历或听闻过那个年代,他们可以为了人族的生存与未来,而不惜坠入地狱的深渊投身黑暗。这是经历过那段历史的人才会有的执念,长达数千年的执念。

        偏激的老人们惊惧交加,再也顾不上什么颜面了。即是对方只是一个少年,只要是为了整个泛古大陆的和平,他们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哪怕这代价是会失去身为长者的尊严,哪怕是将会失去这副行将腐朽的躯壳,他们也在所不惜。然而在布置了无数的手段,谋划了精密的计划过后,那些大人物却失去了少年的行踪,并且再也无法寻到。

        惊惧的老者们想要去质问涅星帝国的掌权者们,他们不知何故刻意隐瞒了少年的信息,老人们希望能够从他们那里获得情报。他们太过年轻,不了解其中的利害关系,可老人们是清楚的。

        最终回应老人们的,却只是一纸冰冷冷的九个字。

        “与尔等无关,不必插手!”

        老者们愤怒了,咒骂着当权者的狂妄跟无知,可却对此无可奈何。

        尽管明面上的动作被禁止了,可暗地里却仍旧有暗流涌动。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老者们将希望寄托在这些散落在民间的势力手中。

        无数的精英刺客、杀手们,以及佣兵公会的强大佣兵们闻风而动,为了高额的赏金,派遣出了最得力的人马接受了这个任务。虽然响应的人很多,可世界之大,想要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一个人,就如同大海捞针一般。

        没人知道银发少年身处何地,况且就算有人偶然得知了讯息,估计为了独吞巨额赏金,也不会大肆散播出去的。

        看似和平安详的涅星帝国内,那一股股暗流不知要涌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