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首页 武夫
字:
关灯 护眼
51小说网 > 武夫 > 第三百九十七章 大梁陈朝

    随着陈朝一刀又一刀地捅进中年道姑的身体里,这位在方外都素有威名的中年道姑的生机开始迅速流逝,只是她即便到了最后,也是死死看着陈朝,一脸的不可置信。

    陈朝想了想,忽然说道:“你死之后,你身后的宗门肯定要替你报仇,不过你放心,我会一直活着,然后将你身后的这座宗门彻底灭了的,就像是崇明宗一样。”

    说完这句话之后,陈朝抽回刀,在中年道姑的道袍上擦了擦之后,中年道姑这才吐出最后一口气,就这么坠落下去,重重摔在地面。

    解决了中年道姑之后,陈朝这才转头看了一眼那边。

    在中年道姑彻底断绝气息之后,那个石人先是僵住,然后聚集起来的碎石簌簌下落一地,那些飞剑此刻也掠回谢南渡身边,静静悬停。

    谢南渡缓慢站起身来,收了那些飞剑之后,又吐出一口淤血,脸色这才好看了些。

    陈朝走了过来,关心道:“没事吧?”

    谢南渡翻了个白眼,“你觉得我能没事?”

    谢南渡再如何天才,毕竟和那个中年道姑相差着两个境界,光是坚持一刻钟便已经是把压箱底的东西都拿出来了,若是说还能全身而退,那就真是有些天方夜谭了。

    陈朝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正要说话,谢南渡便已经主动开口说道:“没说的,你又欠我一次。”

    陈朝嗯了一声,有些郁闷道:“这都欠你多少次了?”

    谢南渡盯着他,问道:“那要不然一次还清?”

    陈朝皱眉道:“你这不是要我死吗?”

    谢南渡冷哼一声,不再搭理这个家伙,而是看向周遭,两人的这场大战,将这一山的枫树毁去大半,待到秋天到来的时候,这座山虽说还有红枫的美景可看,但是谁都知道,肯定不会有去年那般了。

    “赶紧跑路吧,要是被人知道这罪魁祸首是你,就等着人堵着家门口骂街吧。”

    谢南渡虚弱地往前走了一步,身子一软,几乎就这么倒了下去,还好在瞬间便扶住一棵幸免于难的枫树,这才没有跌倒下去。

    陈朝还在自顾自说道:“我反正躲在你那小院里,想来他们总不敢堵着你的门骂街吧,毕竟这不看僧面看佛面,难道院长的面子都不值钱了吗?”

    等说完这话,陈朝这才发现谢南渡虚弱地靠在枫树边,一脸无语地看着自己。

    “走不了了?”陈朝试探性问了一句,只是往前走了几步的他,牵动伤口,也是痛的龇牙咧嘴。

    谢南渡皱眉道:“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陈朝笑了笑,体内白雾运转了一周之后,轻松了些,走过来之后,主动问道:“要不然我背你?”

    谢南渡有些古怪地看着陈朝。

    “别误会,我可是老实人。”

    陈朝一脸正经。

    谢南渡想了想,说道:“过来。”

    陈朝老老实实地走了过去。

    “转过去。”

    陈朝哦了一声,又老老实实的转了过去,背对着谢南渡。

    “蹲下啊。”

    谢南渡的声音里有些无奈。

    陈朝老老实实蹲下。

    然后后脖处便有些冰凉,是谢南渡的两只手臂搭了上来,紧接着谢南渡的整个身躯便贴上了陈朝的后背,感受着背后的一团温热,陈朝整个身子骤然一僵,险些没有站起身来。

    然后站起来之后,一双手又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嗯?”

    谢南渡靠在陈朝背后,闻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血腥气和汗味,这两种味道交织在一起,成了一种很特别的味道,不算好闻,但不知道为什么,谢南渡就是不算太讨厌,甚至还觉得有些好闻。

    真是怪事。

    陈朝小心翼翼的双手放到两侧托起谢南渡的大腿,这才吐出一口气,回了回神,看了一眼那中年道姑的身体,转移话题问道:“要不要找个地方把她埋了?”

    谢南渡的声音在他的脑后响起,声音不大,但陈朝甚至能够感受到她口鼻之间呼出的气,有些痒,但没好意思说。

    “你现在还有力气?”

    谢南渡的声音还是很小,陈朝这会儿也就是看不到谢南渡的脸,要不然就能看清楚这个谢氏才女实际上这个时候已经脸颊微红了,很好看。

    陈朝摇摇头,“算了,就让这老婆娘曝尸荒野吧,他娘的,我可不是好心。”

    谢南渡恰逢其会地说道:“你不是好人吗?”

    陈朝一本正经解释道:“好人和烂好人还是有区别的。”

    谢南渡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之后下山,两人都没什么力气说话,谢南渡以九柄飞剑抗衡那中年道姑的手段,早就已经身受重伤,回到书院之后,还不知道要养多久的伤,可以说,这次为了陈朝,这位书院的才女已经付出了太多,这可是要命的勾当,可不是什么轻易就能解决的东西。

    陈朝的伤势其实要轻不少,他的身躯坚韧,境界也比谢南渡更高,虽然是正面面对中年道姑,但也没有谢南渡那般艰难。

    下山之后,没要多久,两人便已经到了城门处,城门那边的守卫都是左卫的衙役,看到陈朝自然没有阻拦,对于这个左卫的副指挥使,他们一半敬重一半畏惧,毕竟之前陈朝夺官印那次,可是直接大开杀戒的。

    不过对于陈朝身后的谢南渡,他们还是多看了几眼,他们也不笨,到底是很快便能猜出来这个被陈朝背着的女子不是别人,就是那位书院的谢氏才女。

    只是两人怎么会这样招摇过市,他们也不敢问。

    走在神都里,陈朝很快便招来无数的目光,不过很显然这些人的目光都不是落在陈朝身上的,而是他背上的谢南渡,这个书院才女,生得极为好看,自然会招来很多人的目光。

    不过即便是有些想要上前的,看到陈朝腰间悬着的刀,也没这个胆子。

    在神都遍地都是达官贵人,能有这么个女子同行的,怎么可能是寻常百姓?

    说不定今天招惹他,明天一群人便上门了。

    所以这一路还算是畅通无阻。

    只是临近南湖的时候,陈朝这才开口说道:“等会儿到了书院,估摸着很多人的心就碎了。”

    谢南渡默不作声,其实入了城之后大可以找个马车去书院的,只是陈朝没有提起这件事,她也就没说。

    她靠在陈朝后背,感受着陈朝的体温,有些安心。

    这种感觉她很少有过,自从来了神都之后,更是没有过了。

    于是她也没说什么。

    之后进入书院,果不其然,才进入书院便有一堆学子在看到陈朝和谢南渡之后,便停下了脚步。

    一堆人看着这边,脸色难看。

    有些没有见过陈朝和谢南渡得还有些茫然,但很快便有知晓事情真相的同窗低声道:“是那个年轻武夫和院长的关门弟子,谢南渡!”

    听着这话,人群中很快便爆发出一阵低呼,陈朝自不必说,之前在南湖畔的骂战,之后的万柳会武试魁首,在之后成为左卫的副指挥使,甚至在一段时间里还是左卫的指挥使,在去年冬末的那场抓鬼里,他更是骂名不小,再到如今被皇帝陛下赐下带刀之权,实打实的神都风云人物,至于谢南渡便更是如此,光是她院长的关门弟子一事,便足以被所有人铭记了,之后的万柳会文试魁首,再到如今的剑修身份被众人知晓,可以说如今的大梁朝年轻一代里,男的没有一人可比陈朝,而女子更是连及得上谢南渡十分之一的都没有。

    如今两人以这个样子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这两人是确定了关系?”

    有书院学子不敢置信的低声开口,除去嫉妒之外,就只剩下羡慕。

    毕竟谢氏才女一直是书院这一代学子心中最倾慕的对象,不管是家世还是她自己本身,都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

    谢南渡不知道是多少人心中的仙子。

    也就是方外修行界的所谓仙子没有将大梁朝的修士算进去,要不然谢南渡怎么都会在其中。

    沿着湖畔缓行,陈朝低声说道:“如果眼神能杀人,我已经死了无数遍了。”

    谢南渡轻声道:“没关系,你脸皮厚。”

    陈朝有些无语,只是抬头之后,更是有些痛苦,此刻自己还没走到那小院前,湖畔的学子越来越多,想来是之前进入书院的时候被那些学子一传十十传百,如今整座书院都知晓了。

    陈朝此刻被这些人盯着,都有些发毛。

    只是此刻伤重,想要走快一些都不可能。

    ……

    ……

    在人群外面,湖心那座小亭里,院长拿着一把鱼食,轻轻丢入湖中,然后看了一眼这边,这才不满道:“这小子心眼这么多,你小师妹到底喜欢他哪一点?”

    站在一旁侍奉的书生微笑道:“陈朝可不是一无是处,整个大梁朝的年轻人,可没几个人能比得上。”

    院长皱眉道:“那我也不喜欢他。”

    听着自家先生这么孩子气的开口,魏序只是笑了笑,然后说道:“天底下的父亲大概会觉得所有对自己闺女有意思的年轻人都十恶不赦,老师这会儿大概也是如此想法?”

    院长默不作声,他没有道侣,年轻时候虽说有过一段感情,但最后由于种种原因,他还是没能和某个女子结为道侣,自然也就不可能有子嗣了,没了子嗣,他也就是将自己这些学生当作孩子了。

    谢南渡作为他唯一的一个女弟子,自然想法也不同。

    院长轻声道:“南渡这丫头以后定然有大成就,或许会是大梁朝有史以来……不,会是这一千年最了不起的女子!”院长这话,对于谢南渡来说,是至高无上的赞赏。

    只怕天底下任何对于谢南渡的赞赏,都比不上如今院长的这句话。

    魏序一怔,也没有想到自己老师居然对自己小师妹有如此高的评价。

    他眼神复杂地看向远处,没有说话。

    院长说道:“你们之争,好似在我,但实际上在你们,可不管如何,我希望你们手上都不要沾上同门的血,同门相残,这叫什么事情啊。”

    他没有看魏序,自然也就不需要魏序回答,因此魏序也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点了点头。

    院长没有看到。

    “回了,这小子有这么多人恨,估摸着活不长久。”

    院长再度丢下这么一句话,便将手中的鱼食都丢到了湖中。

    魏序轻声道:“要是那个小子活不长久,师妹想来也不会开心。”

    院长张张口,正要说些什么,忽然便听见远处一声高呼,“换榜了!”

    书院之中,此刻正有人捧着榜单朝着这边跑来。

    院长立在原地,有些莫名所以。

    倒是魏序很快便反应过来,轻声道:“应当是方外的潜龙榜换榜了,算来也是到时候了。”

    院长皱眉道:“这换榜便换榜,大呼小叫做什么?!”

    历来潜龙榜只是收录那方外的年轻天才,对于大梁朝的修士根本不屑一顾,所以大梁朝对此也没有任何想法,更不会有什么期待,至于书院虽然被算在内,但书院这些年都没有什么足够出彩的年轻天才能够收录在榜单里,不过这的确也有院长故意为之的原因,要不然之前的魏序也好柳半壁也好,怎么都是要上潜龙榜的。

    毕竟这两位也算得上是真正的天才。

    想到这里,院长忽然道:“是你小师妹上榜了?”

    和魏序和柳半壁这些师兄不同,谢南渡是天才这件事,一直都没有掩盖,如今上榜也是理所当然。

    魏序想了想,轻声说道:“小师妹虽然天赋出众,只怕修行的时间尚短,名次不会太高。”

    院长冷笑一声,“即便是境界足够,只怕方外那群道貌岸然的家伙也不会把她排多高。”

    就在他和魏序交谈之时,那个抱着榜单的人已经来到了湖心小亭。

    魏序走了几步,接过那份榜单,笑道:“麻烦了。”

    那人自然认识魏序,立即说道:“魏先生哪里的话。”

    只是在魏序接过榜单之后,书院的一群学子已经来到湖畔,看着这边的湖心小亭了,当他们看到亭下的那个书生之后,一下子都激动起来。

    “是魏先生!”

    神都有着天底下最出名的书生,那位书生就在书院里,此刻也在湖心亭下。

    既然那位是魏先生,那么更里面那位看不太清楚面容的是谁?

    一个答案很快便呼之欲出。

    无数人的眼神炽热,看向湖心小亭的时候,便充满了敬重。

    不多时,有人高声道:“见过院长大人!”

    之后便是一连串的声音响起,此起彼伏。

    对于书院院长,他们只有敬重,也唯有敬重。

    等着声音减消,魏序在无数人的目光里,这才缓缓打开那份榜单,有些失神。

    片刻之后,他才回过神来,看向湖畔的学子们,轻声道:“这次潜龙榜换榜,我书院有一人上榜。”

    学子们立刻瞪大眼睛,多少年了,书院终于再次有人登上潜龙榜了吗?

    那个名字,想来很多人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魏序也不卖关子,高声道:“潜龙榜第十,书院谢南渡!”

    第十?!

    湖畔惊呼声不断,谁都能想到这次谢南渡会上榜,但绝对没有任何人能够想到,谢南渡一上榜便能进入前十,虽然只是第十,可要知道谢南渡比起当世这些年轻天才来说,修行时间要短很多。

    这能排到第十,已经说明了很多东西。

    院长不满道:“才第十。”

    魏序没有解释,只是看着书院的学子们说道:“诸君以此为榜样,好生修行读书,为我大梁争光!”

    学子们轰然应是,声音之大,如同惊雷。

    只是在说完这句话之后,魏序并未收好这榜单,而是看着湖畔学子说道:“这一次潜龙榜换榜,我书院只有一人上榜,但我大梁却不止一个。”

    这一下,可算是在学子们里炸了锅,一时间议论声不绝。

    魏序接下来说的一句话,则才是宛如在南湖里丢下一块巨大的石头。

    惊起无数水花。

    “潜龙榜第三,大梁陈朝!”

    ——

    五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