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首页 盛夏伴蝉鸣
字:
关灯 护眼
51小说网 > 盛夏伴蝉鸣 > part598:不能如愿

  翌日就是中秋放假的第一天假期,所以这晚不仅街道车水马龙,连各个餐厅都是客满盈门座无虚席的状态。

    叶言夏与肖宁婵到步行街的商业大楼走了几家餐厅都没有座位,于是肖宁婵放弃了,看身边的人,提议:“我们就随便吃点吧。”

    “饿了?”

    肖宁婵摇头:“没有,就是觉得浪费时间,走来走去的还不如赶紧吃了回去睡觉。”

    叶言夏惊诧看她,“不想出来啊?你不是不讨厌逛街?”

    肖宁婵看了看吵吵嚷嚷的四周,郁闷说:“好多人,吵。”

    叶言夏紧张起来,忧心忡忡说:“这是怎么了?在学校待一周,都不喜欢热闹了。”

    开学的半个多月里,肖宁婵每天就是图书馆宿舍窝着写论文,凌依芸大半时间也是出门忙论文,两人就每天晚上见一下人,所以半个多月里就偶尔跟叶言夏说说话,跟同学讨论问题,现在一出门就是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的场面,确实是有些不适应。

    肖宁婵听到叶言夏这样说也摇头,解释:“不是,就是太多人了,不想挤。”

    叶言夏自然是随她所欲,牵着她的手毫无异议说:“好,我们回家,自己做,先去买点菜。”

    肖宁婵把人拉住,不赞同说:“都出来了不吃了再回去多浪费,别自己做麻烦了,我们随便吃点,嗯,买烧烤跟奶茶回去,好久没有吃了。”

    叶言夏闻言同意:“好,那我们去买烧烤,想吃什么?”

    “都可以。”

    叶言夏带着人出大厦,随后开车回离别墅不远处的小摊贩买了烧烤麻辣烫跟奶茶带回家里开着空调慢悠悠享受起晚餐。

    回到家里肖宁婵感觉全身心都舒畅起来,一边喝奶茶一边吃烤鱿鱼,偶尔跟叶言夏说两句她这段时间在学校的事。

    叶言夏也是难得的悠闲,肖宁婵去学校的这段时间,他不是忙工作,就是准备聘礼的事,几乎没有闲下来过,现在跟心爱的人一起,不需要做什么他都觉得是轻松自在的。

    享受美食的两人一直从晚上八点多吃到了十点,肖宁婵揉揉肚子,心满意足说:“好久没有这么悠闲吃过东西了,明天我要在家躺一天。”

    叶言夏点头,“我也是,明天哪儿都不去,什么都不干,就在家躺一天。”

    肖宁婵闻言笑着看他,“怎么?你也觉得累了?”

    叶言夏傲娇说:“不许啊,这大半个月,不是工作,就是找聘礼的东西,也算是完成了。”

    肖宁婵闻言好奇问:“你们准备了什么啊?不是说随便一点就可以了,不会又弄一大堆吧?”

    叶言夏好笑看她,“别人都是嫌聘礼少,你还嫌多了。”

    肖宁婵不屑说:“我又不是不会赚,要这么多干嘛?想要我自己会赚。”

    叶言夏搂过她的腰肢,悠闲随意说:“你是可以赚,不过,给得多也证明我有本事是不是?你愿意你男人什么都不给你就把你带回家?”

    肖宁婵想了想,严肃说:“不愿意,太便宜你了。”

    叶言夏失笑,轻轻地刮一下她的鼻子,“那不就行了,所以给多少你就收多少,相信我。”

    肖宁婵靠着沙发背,感慨:“那我要感受一下百万新娘的感受了。”

    叶言夏哭笑不得,跟她一起慵懒随性地靠着沙发背闭目养神。

    叶言夏与肖宁婵想的是在家无所事事纸醉金迷待一天,可有人可不想他们如愿,第二天中午任庄彬与程云墨气势汹汹杀上门,凶悍又悲愤喊话:“提亲这么大的事你居然不告诉我们,还是不是兄弟了?!”

    叶言夏打一个哈欠,懒洋洋问他们:“谁告诉你们的?”

    任庄彬看到他这个样子没忍住一拳过去,“还谁告诉我们的?周姨在群里说了,让我们十六那天开车到庄园,帮忙送东西到知了家。”

    肖宁婵微微眯着的眼睛睁大,转头看旁边的人,伸手扯他的衣服,“嗯?你们到底准备了多少东西?还要他们一起送 ”

    任庄彬闻言一笑,理所当然说:“那肯定不少,这可是叶子结婚,没十里的聘礼都不算多。”

    程云墨忍笑。

    叶言夏与肖宁婵黑线,肖宁婵先叶言夏把人怼回去:“等你跟乔姐姐提亲的时候没十里我就鄙视你!”

    任庄彬嘿嘿笑,装傻充愣:“花生瓜子摆十里吗?”

    肖宁婵鄙视瞄他。

    任庄彬与程云墨插科打诨了一下后正色起来,程云墨好奇:“你们怎么突然就要结婚了?一点儿征兆都没有。”

    任庄彬跟着点头,“对对,突然听到周姨这样说还吓了我一跳,知了不是还在读书,怎么就要结婚了?”

    叶言夏纠正:“我们没有就要结婚了,就是准备,明年她毕业才结婚。”

    程云墨与任庄彬瞠目结舌,所以你们这是要准备一年?!

    叶言夏看到他们大惊小怪的模样就嫌弃,“这有什么好惊讶的,你跟陈映念不也是准备大半年,她还在读书,没多少时间,我们先准备不是很正常。”

    任庄彬与程云墨闻言想了想,好像也是。

    任庄彬看着两人讪笑,“这不是突然听到感觉震惊嘛,为什么都不告诉我们?要不是周姨要我们帮忙送东西,是不是打算结婚了才告诉我们?”

    叶言夏与肖宁婵对视一眼,叶言夏慢悠悠说:“没有?就想着确定婚期了再告诉你们,不然天天问东问西,烦死。”

    任庄彬与程云墨表示很委屈,关心你们还有错了,简直是不知好歹。

    肖宁婵被两人的表情逗笑,解释:“没有啦,主要是我,我还在学校,等会儿大家知道都来问我,我怎么办?我论文还没有写完呢。”

    任庄彬与程云墨对视一眼,任庄彬憨厚说:“现在大家都知道了,我嫂子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给你消息。”

    肖宁婵闻言开手机看消息,果不其然,联系人那里叶宛瑶已经给了她几条消息。

    叶宛瑶:啊啊啊啊啊啊,你怎么要结婚了都不告诉我们。

    叶宛瑶:恭喜恭喜!

    叶宛瑶:你不是还在读书,怎么这么突然?

    叶宛瑶:是奉子成婚吗?

    肖宁婵看着后面那条消息黑线,没好气回复。

    肖宁婵:没有!想什么呢。

    叶宛瑶:我们都在讨论你们怎么突然就结婚了,只能想到这个了。

    肖宁婵:……

    肖宁婵:我们只是准备结婚,没有要结婚了。

    肖宁婵:婚期在我毕业后。

    肖宁婵:想啥呢?

    叶宛瑶看到说婚期在她毕业后不禁惊讶,这还有一年毕业,你们现在就准备结婚,这不是婚都订了,干嘛还这么早就准备结婚。

    叶宛瑶:这还有一年呢,这么早准备干嘛?

    肖宁婵:那我在学校没什么空,就慢慢准备了。

    叶宛瑶:……

    叶宛瑶:服了你们。

    叶宛瑶:婚期定了吗?

    肖宁婵:(两个汗颜的表情)他们十六才来我家,商量好之后才确定婚期。

    叶宛瑶:哦哦,忘了。

    肖宁婵:一孕傻三年。

    叶宛瑶愤愤把手机放一边,委屈巴巴对在一旁奶孩子的任沛霖控诉:“婵婵说我傻。”

    任沛霖护妻狂魔,毫不犹豫说:“等他们结婚我们不送礼物了,说忘记了。”

    叶宛瑶怔了怔,随即笑起来,用力点头,“嗯!”

    肖宁婵看到叶宛瑶不理自己后把手机放一边,好奇问:“现在宛瑶姐都是在家带孩子不出去工作吗?”

    “萱萱才几个月就出去工作?她想去我哥我妈都不同意,又不缺那点钱。”

    肖宁婵想起任家的财力还有叶宛瑶本身豪门小姐的身份,哪儿需要孩子出生没多久就去工作,真出去那些狗仔可不得把那些空穴来风的话传得满头飞。

    肖宁婵一笑,“也是,好好休息陪萱萱才是正道,有大哥呢。”

    任庄彬得意洋洋点头,又说:“也还有我呢。”

    在座的人不可置否一笑。

    叶言夏看任庄彬与程云墨,“所以你们过来干嘛?就问这个?”

    “那不然呢?”任庄彬不满看他,“这么大的事不跟我们说,还不能过来问你了?”

    程云墨点头,“就是,当初我跟映念准备结婚可提前很多告诉你们的。”

    叶言夏无奈:“我们不一样,你们找到好日子就可以,我们还要等她毕业,没这么快呢。”

    肖宁婵点头表示附和。

    任庄彬与程云墨表示不接受这套说辞,反正你们准备结婚了就是不告诉我们,不是周姨说我们根本不知道。

    叶言夏与肖宁婵:“……”

    “那你们想怎样?”叶言夏无奈。

    任庄彬与程云墨对视一眼,两人各自想了想,任庄彬开口:“那就罚你做一顿大餐安慰我们受伤幼小的心灵。”

    程云墨赞同:“嗯,叫上映念跟乔宁妃。”

    肖宁婵心里叹气,得,还想着无所事事悠闲自在过一天,看来老天并不想他们如愿。

    叶言夏闻言无所谓说:“随你们,不过食材你们买啊,我懒得出门了。”

    程云墨与任庄彬表示没问题,各自给自己女友发信息喊人过来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