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首页 八零新婚夜,嫁给植物人老公后
字:
关灯 护眼
51小说网 > 八零新婚夜,嫁给植物人老公后 > 328、漫长的追妻之路

    如此留有余地,恐怕是想在日后又再做文章。

    但林芝也不想再多做争辩,否则事情只会越闹越大,最后弄得人尽皆知,还不如静静地等待风波过去,反正她马上就要去京城了,林学毅手再长也伸不到那儿去。

    何况这篇报道一出来,她的风评好歹没有再度恶化,只要林芝忍住这一口气,不再跟林学毅争个长短,对方再怎么垂死挣扎也没有用。

    而事情也正如林芝所预料,她不接招,林学毅也只能干瞪眼,任凭事情一天天平息。

    好的是之后林学毅也没再刁难自己,可能是因为林芝马上要去学校报到,也可能是林芝考上了状元的关系,再撕破脸不划算,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大一需要军训,八月份就得出发,林芝把喻心梅和林欢安顿好了之后,就收拾行李去了医大报到。

    得知她是高考状元后,国内几个顶尖的大学都给学校办公室打了电话,希望她报考XX大学,但是都被林芝拒绝了,因为她的目标从始至终都是医大。

    医大是每个医学生的理想殿堂,也是她上辈子不可触及的地方,而这次,林芝却是堂堂正正考进来的。

    她报名的内科学是八年制,前两年半要先在京大学习自然科学,后五年半为医学本科,毕业之后就是博士,可以正式上岗,不用再考研读博。

    虽然时日漫长,可林芝却对接下来的生活充满了向往。

    只是她和聂树军还没来得及享受爱情的甜蜜,就要分隔两地。

    不仅林芝课业繁忙,聂树军也处在人生的重要阶段,就算他无比希望去京城陪她,但目前还没有这个实力。

    两人商量过后,决定以前程为重,也许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面,但他们可以打电话,可以写信,就算隔着千万里,也会在心里牵挂着彼此。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三年。

    离开旭洋县之后,林芝的日子清净了不少。

    她在学校里认识了新的朋友,老师,他们虽然也都十分优秀,但林芝还是在林欢他们面前比较自在。

    好的是关文文也在京城,她们偶尔也会约一约,不过更多的时候,关文文都忙着跟自己的男朋友见面。

    林芝本以为尹小雨揭穿了魏杰,对方会来个破釜沉舟,没想到魏杰十分耐得住性子,跟着关文文报了京城的大学之后,这才开始漫长的追妻之路。

    也是在某一天,林芝才忽然想明白,魏杰不敢在旭洋县放肆的原因——大概率是关龙飞声名在外,万一要是弄个不好,自己的脑袋可保不住。

    以至于到了现在,两人都没有跟家里交代这段关系。

    到了大四开学,林芝才终于把喻心梅和林欢接到了京城,并且成立了一家小小的贸易公司,打算继续致力于她们的服装事业。

    当然,这期间也少不了纪闻洲的帮忙。….

    公司的选址和客户的对接都是纪闻洲引荐的,他们也在这几年的相处中越来越熟悉,不同于前世的是,林芝没有再成为纪爷爷的徒弟。

    想着马上纪闻洲就要出车祸了,林芝便决定去见一见前世的老师,也就是纪闻洲的爷爷纪挚,到时候也能多一个人劝他。

    她先是假装自己在课业上遇到了难题,让纪闻洲帮忙引荐一下自己给纪挚,说不定能帮她答疑解惑。

    这对纪闻洲来说小事一桩,他很快就安排林芝到纪家做客。

    纪挚虽然上了年纪,但精神矍铄,走路腰板都挺得直直的,说话也是不紧不慢,十分有条理。

    可林芝却不由得有些失望。

    因为纪挚全程对她都十分客气,甚至跟他对待病人的态度都不如,一下把林芝想象

    的场景全部浇灭了。

    本来这也没什么好在意的,毕竟时间不对,而且纪闻洲也还没出事,她和纪挚完全是两个陌生人,事情的发展与前世不同也正常。

    但有件事却令林芝十分不解。

    前世她之所以成为纪爷爷的徒弟,很大的原因是因为纪爷爷看她「有眼缘」。

    那时候她刚到京城,本来是想找个跟自己专业有关的工作,于是就来到纪家的中药店应聘。

    正巧那天纪爷爷也在,就把她给留下了。

    后来熟悉了之后,纪爷爷才跟她说,那天之所以留她下来是觉得她讨喜,接着问林芝要不要跟在他身边学习。

    林芝高兴归高兴,但也留了个心眼,毕竟她一个坐过牢的人,还无亲无故的,纪挚怎么可能因为这么简单的理由就想收她当徒弟呢?

    当时纪挚是这么跟林芝说的:当大夫要学会识人,我看了一辈子的人,就觉得你这个小姑娘实在,学东西也特别地快,我再过几年恐怕就要不行了,不想把这一身的本领带到棺材里。

    即使现在想来多少有点像是在胡扯,可当时的林芝还是信了,她以为自己终于遇到了一个伯乐,于是十分感动地拜了师父。

    在她看来,纪挚是个非常严格的老师,但私底下也有和蔼的一面,以至于她重生之后,总是期待着重聚的那一刻。

    她想着这次自己是医大的高材生,而且做了充足的准备,纪挚见了她肯定会喜欢,说不定还能像从前那样收她当徒弟,可现实狠狠地打了她的脸。

    这样她还怎么让纪挚跟自己统一战线呢?

    直到出了纪家的大门,林芝还是无法释怀,问题究竟是出在了哪里?

    纪闻洲见她一脸困惑的模样,忍不住问她,「要不回去再聊聊?」

    「嗯?」

    林芝愣了一下,才明白纪闻洲的意思,连忙摇摇头,刚才问纪挚的那些问题,不过是她拿来当幌子用的,目的就是为了快速拉近两人的关系,纪挚虽然是毫无保留地提出指点,还夸了她学习的劲头,但林芝还是能感受到对方的疏离。

    她把双手背到身后,「我只是在想,你爷爷看着还挺年轻的,一点也不像七十的人了。」

    「老爷子身体好着呢。」纪闻洲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别看他在你这儿装得高深莫测的,昨天还抡棍子要打我,到现在还青着呢。」.

    帘半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