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言情小说

首页 剑开太平
字:
关灯 护眼
51言情小说 > 剑开太平 > 第二百十二章 拜访

    法门寺望云殿,已然不见七彩宝光。

    晨曦中,满是断木瓦砾的望云殿,忽然炸上半空。只见一道白衣,手持金色双轮十二环锡杖,缓步走出,纤尘不染。

    白衣佛子,肌骨莹润,似有七彩霞光流动,端得如真佛临世。

    只见白衣回身,双手合十朝望云殿一拜。那漂浮的漫天瓦砾,这才猛地落下……

    一道高大身影,忽然出现在佛子身后,微笑道:“恭喜佛子,贺喜佛子,修成世间真佛。”

    佛子微笑着转过身,道了声佛号:“谢城主护法之恩。”

    却见厉抗天大笑道:“结个善缘罢了,谈不上恩德。既然佛子已然出关,那咱们有缘再见。”

    佛子望着远去的厉抗天,忽然回头朝铸剑山方向微微一笑……

    相对不相见,却似在眼前。

    张鸦九摇了摇头,转身走回茅庐小院。佛子已然成圣,且如真佛在世,这个天下便要再添变数。

    一大早,李府老爷和夫人便坐着马车离开了。要过年了,李家老爷也得走走亲戚,看看朋友,在年前把事都办了。

    第一站,是周家。那个李家老爷两年多都没认的娘亲家。这个家李太平不能不来,且还要把一大家子请去自家过年。

    齐王做事情就如上了战场,一个敌人也不会放过。周家认不认李太平,对齐王来说都一样,只要他齐王认为得杀,就没有放过去的理由。

    周家老爷子带着两个儿子,亲自迎接,毕竟现在的李太平可不是两年前那个权势不大的穷小子了。

    周家这两年可是没少借外孙子的光,最起码周菁和上官鸿英结婚时,周家可是赚足了银子和面子。那日,光赛金花送来的贺礼,便足足有辆大车,可是把周家人惊得目瞪口呆。

    李家老爷携未来夫人来访,屁股后面虽没跟着装满礼物的马车,却也让周家上上下下喜的合不拢嘴。

    周家没有武道高手,不知李太平已然宗师之上,可他们晓得慕品山是谁,更知道现在的大郎,家里金银可是堆成山。

    周康从前很看不上李太平,甚至可以说是厌恶。可如今见了面,那张脸笑得都看不见了眼睛。那股子热情劲儿,好像来的不是外甥,而是当今圣上和皇后。

    周老爷子还是能稳住架的,只不过话里话外,全是夸赞。

    什么郎才女貌,天造地设,反正老人家能想到的好话,都被说了一遍。

    这一家子,唯一变化不大的便只有周猛。倒是把大舅的身份端住了。不过周猛的两个儿子可是很热情。

    现在周猛的两个儿子,都在赛金花帐下效力。

    老大周天林,不善言语人也厚道,被赛金花放在了身边,主要负责大兴城内各家店铺巡视,修理一些不开眼的泼皮无赖。

    老二周天森,能说会道心眼子多,且这两年有了钱,吃好喝好的,武道修为突飞猛进,已经迈入七品。这是个能独当一面的小子,赛金花便让他跟船队出海。

    兄弟俩一个主内,一个主外,倒是赚得盆满钵满,让周家过上了富家日子。

    周天森也是这两日刚刚赶回来,过了年便要走。如今见了弟妹,眼睛顿时一亮,左思右想,这才来到李太平身前,苦笑道。

    “哥哥在海上跑了一年,异域风情,天材地宝,见得多了……”

    说着,打怀中取出一个镶金的小盒子,只见里面是一颗镂空雕花的金色珠子,细看之下珠子里面还有一颗母子大小的黑珍珠。

    “龙涎香,这是俺们帮着末罗国缚达城城主平叛,得来赏赐。今儿就送给弟妹了。”

    礼尚往来,欢声笑语,李太平这才借机表明了来意。老人家虽说觉得大过年不守着家,有些不是味,却也点头答应了。

    外孙子放低了姿态,兴许这个年便能认了他这个外祖父,周老爷子对此还是很期待的。

    至于齐王要对李太平下手的事情,李太平压根没提。以周家人的胆子,若是把话说明了,怕是要吓死几口子的。

    李太平在大兴城的亲戚朋友不多,上官家是一定要去的。毕竟得了刀魔的好,可不能在坑了人家最后的那一点血脉……

    离开上官家前往京兆府的马车上,李太平皱眉道:“祖父那里用不用,我怕齐王疯起来……”

    慕品山笑道:“祖父这些年,虽说和齐王走的不近,却也与太子不近。齐王应该不会傻到得罪一部尚书。再说了,咱俩不是还没拜堂成亲呢吗。对我慕家下手,文武官员可是要寒心的,齐王可就真成了孤家寡人了。”

    李太平点头道:“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咱们也得防着疯狗乱咬人。回头,跟金花嫂嫂说一声,多照看一下。”

    “要么皇城九妹就别去了。”

    慕品山板着脸道:“不是说好了吗,不让三师兄知道,怎么又要变。再说了,我不去,老皇帝看你啊。李家大郎有那么好看吗。”

    昨晚墨看山走后,李太平实在是扛不住九天飞狐的软磨硬泡,只好点头答应。有时李太平也会想,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能闹腾的,找的人必然也是个能闹腾的主。

    甘蔗最近很忙,整个人瘦了一圈又一圈。大兴城暗流涌动,作为父母官,可以说甘蔗比谁都累,都更费心。

    皇后娘娘多次宣他入宫,嘱咐着要过年了,可得打起精神头,让老百姓过个安稳年。可这话,不能这么听,一件事说了好些次,那说的就不是一件事了。

    甘蔗晓得皇后的意思,帮她盯紧了齐王,最好把齐王现在的落脚点找出来。甘蔗来到大兴,并非只为了升官,而是想着学有所用,能为百姓多做一些事。

    皇家的那些事,他不想参与,那与他的初衷不符。在甘蔗看来,治国需要的是能臣武将,压根就不是皇上一个人的事。

    太子和齐王各有所长,又正直盛年,无论谁当皇帝,都要比现在那位强上许多。

    不选边站,虽说新帝登基后,不会大力提拔,却也不会出手打压。这对他甘蔗来说已经很好了,因为老师说过,人贵在自知,不能有十分力,却要去做二十分力的事。

    他甘蔗再往上走,只能是各部尚书一角。术业有专攻,那些都是专业性很强的活,他甘蔗干不来。

    京兆府内,甘蔗有些头痛的翻阅着卷宗。要过年了,家家户户求个团圆,大兴城的人口一下子多了起来。

    甘蔗很担心,他怕有人浑水摸鱼,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要知道,齐王治军严明,即便会用兵,也是目的性极强的,绝不会祸害老百姓。可那些混江湖的,没收没管的,却是保不齐会赶出啥事来。

    甘蔗正犯愁呢,却见捕头刘老三,满脸帯笑的跑了进来。

    “大人,李家大人带着夫人来看您了。”

    甘蔗疑惑道:“哪个李家大人。”

    刘三哥一拍额头,笑道:“看我这记性,李家大郎已经没有官身了。”

    “你说太平回来了。快,快,带我去迎。”

    李太平可是京兆府的老熟人了,哪里会有人拦着。如今甘蔗还没见着,是因为李家老爷和夫人被人围住了。

    在京兆府当差的,这两年,在李太平身上没少赢银子。听说一年不见的李捕头带着夫人来了,便一窝蜂的跑了出来。欢迎叙旧是其次,主要的还是想见一见,李捕头的娘子,到底是不是四大美人中的九天飞狐。

    赵四看着美人,果然还是那个美人,不由挤上前去,朝李太平竖起大拇指。

    “还是大郎本事大,艳福深,咱大乾男人的梦中情人,都被您……哥哥那里有小册子,晚些时候哥哥给你送过去,包你……”

    说着,还朝李太平挤眉弄眼的,一副男人都懂的眼神。

    李太平不好接话,只能干咳两声,以掩饰尴尬。

    却见赵四笑道:“有啥不好意思的,都是男人,回头哥哥那里还有些虎鞭酒,一并给你送过去。”

    李太平只好笑道:“谢谢四哥。”

    赵四拿胳膊肘拐了李太平一下:“还跟哥哥客气什么。”

    赵四声音压得很低,本以为身后美人听不见,却忽然发现美人突然故意落后几步。不由偷偷瞥了一眼,见美人脸颊绯红,很是懊恼的说道。

    “咋不提醒哥哥一声,弟妹能听见,这多不好。”

    李太平苦笑道:“四哥,也没给太平说话的机会不是。”

    赵四忙附耳道:“不会报复哥哥吧。太平回头可得给哥哥美言几句。哥哥可也是为了你和弟妹好,都是好心啊。”

    正说着,刚好瞧见甘大人迎了上来,赵四忙低语道:“哥哥先闪了,回头让你嫂嫂给你送过去,我可是不敢登门的。”

    赵四瞄了一眼白衣美人,见那眼神跟刀子似的,不由摇头苦笑。马屁没拍好,这回拍马腿上了……

    京兆府后院,甘蔗看了看李太平和慕品山,不由大笑道:“有情人终成眷属,好好好。啥时吃喜酒,可得通知哥哥一声。到时哥哥定然备上一份大礼。”

    李太平笑道:“哥哥应该好久没拿到俸禄了吧。大礼就免了,只要哥哥写上一副字便好。”

    甘蔗苦笑道:“多亏了大郎的嫂嫂接济,不然这年怕是都过不去了。”

    李太平没想到,赛金花竟然连甘蔗也没落下,这位嫂嫂脑子里也不知装了多少东西。

    二人叙过旧,李太平这才说起了正事。

    “甘大哥,小弟有个不情之请……”

    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