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言情小说

首页 镇世神尊
字:
关灯 护眼
51言情小说 > 镇世神尊 > 第五百七十章,被一个乞丐施舍了

喊叫一阵无果后,李双叶转过头来,隐藏在黑袍下的瞳孔内露出一抹精光,就跟做贼一样,环视一周。

    见待在此地的,都是一些忙碌的凡人,且没有修士的存在,他这才放下心来,悄悄释放出自己的一缕神识,钻入二龟蛋体内查看。

    好在这时庙内无人焚香,庙外凡人正在搭建两日后的祭祀平台,无人发现这一幕,不然的话,绝对会闹出一堆笑料,天水村将会多出一个茶前饭后的笑谈。

    一个身穿黑袍的人,偷偷摸摸的对着一个傻乞丐上下其手……

    且回正言。

    李双叶之所以这般谨慎,是因为他有着和本体一摸一样的气息波动,一旦释放出去,很容易被和李墨相识的人所察觉,到时候,万一对方上前询问,事情就会变的很麻烦,毕竟此地的天云宗弟子,可不在少数。

    每施展一次灵力,就多一分暴露的风险,为了防止此类情况的发生,他不得不谨慎一些。

    值得一提的是,李双叶在来到天水村后,就施展了屏蔽气息的法决,将自己气息,压制到了极点,除非境界高出他的太多的修士释放出神识探查,不然,很难察觉到他的气息波动。

    释放出的神识,进入到二龟蛋体内后,不多时,李双叶就发现了他为何昏睡的状况。

    “原来是被人下了迷药,而且还不是一般迷药,是一种可以令筑基境界都昏睡不醒的迷药,怪不得叫不醒你,还好你被我发现,不然,你可就要睡过去了。”

    察觉到问题所在的李双叶轻笑两声,心里也升起一抹好奇,好奇为何有人会对一个普通乞丐使用这种迷药。

    李双叶收回自己的神识,淡笑一声,从芥子空间内取出一只血红色的的蚊虫。

    想知道答案,只能先化解他体内的迷药,将他喊醒。

    “吃饭了!”

    随着李双叶轻叫一声,那只血色蚊虫,从他掌中飞起,发出一阵嗡嗡之音,而后落在了二龟蛋的脖子上,锋利的口器刺破他的皮肤,大口吸食着他体内含有迷药成分的血液。

    这只血蚊,是李双叶借助本体李墨,从迷雾鬼林中带出的毒虫所培育出的一种虫子,是那批毒虫的后代。

    在经过他的精心培育后,成为了一种可以吸走凡人体内毒素的蚊虫,且不会对凡人造成任何威胁。

    蚊虫吸食二龟蛋血液的时候,李双叶蹲坐在一旁,静静等待着。

    他不知道的是,方才他释放神识探查二龟蛋身体的时候,无意中泄露出一丝波动,虽然这缕波动十分微弱,但还是被距离龟王庙不远处的一位少女,所感应到。

    感应到这股波动后,少女转头朝着龟王庙看了一眼,紧接着,少女身影一晃,向着此地赶来。

    片刻后。

    李双叶将因为吸食太多毒血,而导致体型增加数倍的血蚊取走,反手将它丢入芥子空间后,伸出右手,在二龟蛋的身上拍了几下。

    “醒醒,快醒醒,太阳晒屁股了。”

    体内迷药被血蚊吸食干净的二龟蛋,感受到李双叶的呼喊后,从昏睡中醒了过来。

    他先是伸了个懒腰,哼哼几声,用脏兮兮的右手,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睛,而后才把目光放在了叫醒自己的人身上。

    当他看到全身都包裹在黑袍中的李双叶后,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立刻露出自己的招牌式笑容。

    “嘿嘿嘿……”

    不等李双叶开口,二龟蛋就伸出那脏兮兮的双手,伸到他的面前,浑浊的瞳孔内,露出炽热的目光。

    李双叶如何不知这是向他乞讨的意思。

    “这家伙……怕不是个傻子吧!”

    看着面前这位刚一醒来,嘿嘿嘿傻笑一阵,连话都没说一句,就向自己讨要食物的脏乞丐,隐藏在黑袍中的李双叶的额头上,顿时涌现出三条黑线。

    本体怎么和这家伙混到一块去的?

    难不成,本体有着什么算计?

    或者,此人身份特殊?

    诸多念头,在李双叶的心中一闪而过。

    他自然不会想到,本体也是在阴差阳错之下,才结识了此人。

    “哪个……兄弟,我这次出来匆忙,身上没带什么吃的,就是想向你打听个人,只要你把他的消息告诉我,我一定给你买十个肉包子,我说话算话。”

    说话间,李双叶掏出一副画卷,右手一抖,画卷伸展开来,其上所画的,是一位身穿白袍,气度不凡的英俊少年。

    画卷上所画之人,正是李墨。

    指了指画卷上的人,李双叶开口道:“这是我大哥,他前几日来到了此地,你好好想想,这几日,有见过他吗?”

    “见……见……过……”

    二龟蛋盯着画卷看了一阵后,缓缓放下自己的双手,傻笑两声后,点了点头,语气艰难的说出这三个字来。

    说完这几个字后,二龟蛋看向黑袍人的目光中,莫名多出了一缕奇怪的光芒。

    给人一种,哥哥看向弟弟的慈爱目光。

    似乎是感受到了对方那炽热的光芒,李双叶抽了抽鼻子,有些不明所以,但他并未多想。

    “那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他,只要你告诉我,我立刻给你买肉包子去。”

    李双叶将画卷收起,不去接触对方的目光。

    无它,与对方目光对视的时候,他总能感觉,对方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有些复杂……

    这种感觉,令他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三……弟……”

    不过,二龟蛋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对着他傻笑一阵后,口中吐出这两个字来。

    “三弟?这是在叫我吗?什么情况?”

    李双叶脑袋一懵,顿时就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不过,二龟蛋接下来所做的事情,让他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只见二龟蛋伸出右手,不知从哪里摸出半个脏兮兮的馒头,馒头上还有几个整齐的牙印……

    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这半块馒头后,二龟蛋一咬牙,把馒头递给了一脸苦涩的李双叶。

    “三……弟……饿了吧……吃……吃吧……”

    “谢谢大哥,我不饿~”

    李双叶的脑海中,忽然就冒出这几个字来。

    他看了看那半块馒头,又看了看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的二龟蛋,心中顿时大吼两声。

    他竟然被一个乞丐当成了小弟,而且这个乞丐,还要给予他食物……

    实在是太丢人了,此事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呀!

    偷看了一眼庙外忙忙碌碌的凡人,见他们都未察觉到这一幕,李双叶这才松了口气,将脑海中的杂念甩出,暗暗思索着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

    要么是本体大手一挥,直接和此人拜了个巴子,从此有福同享 有难同当,且还认他做了大哥。

    要么就是,这家伙把自作多情,把自己看成了本体的大哥,而他又拿着本体的画卷过来,声称本体是自己的大哥,所以,此人就把自己,当成了他的三弟……

    那么,到底会是那一种情况呢?

    李双叶毫不迟疑的选择了第二个猜测。

    “只要本体不傻,就绝对不会认一个傻子为大哥!”

    李双叶心中暗暗嘀咕道,认为这只是二龟蛋蛋一厢情愿。

    毕竟,对方看起来来傻傻的,有点不太聪明的样子,误解一些事情,倒也在情理之中。

    若是让李双叶看到,本体跟在二龟蛋身后,一口一个大哥的样子,也不知他心中会作何感想…………

    李双叶不留痕迹的把馒头推了回去,道了声不饿后,再次开口问道:“我来找大哥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你……找……我……干……干嘛?”

    见对方不吃,二龟蛋也没客气,张嘴就对着那半块馒头咬了下去,一边咀嚼着嘴里的食物,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听的李双叶直皱眉头。

    思索了片刻后,他就明白了。

    这个看起来傻呼呼的乞丐,把自己当成了他和本体的大哥。

    自己说找大哥,这个傻乞丐就将自己当成了李双叶口中的大哥,认为他是在找自己。

    若不是此人身上,有着本体残留下来的浓郁气息,李双叶肯定扭头就走,绝不会在他身上浪费半点时间。

    可奈何,他现在着实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本体,眼前这个把自己当成大哥的人,是他目前唯一的线索。

    暗道几句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后,李双叶再次开口。

    “那个……大哥……你知道二哥去哪里了吗,我找他真的很重要的事情……”

    李双叶再次重复了一遍,不过这次,他把本体叫成二哥。

    一个傻乞丐而已,没必要给他置气,没必要,没必要……

    “这位道友!”

    忽然,一道清脆中透露着少许木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谁呀!”

    李双叶语气不满的回应一声,心中暗道,没看到我正在办正事吗。

    虽然心里十分不满,但他还是站起身来,向着门外望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位身穿青衣的清秀少女,她五官精致,身材高挑,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道清香。

    虽然这位少女有着精致的五官,苗条的身材,看起来是个非常清秀漂亮的少女,但不知为何,她总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违和感,那种感觉,就好像这位少女,并不是一个,活人!

    这位身穿青衣的少女,正是李双叶动用神识,探查二龟蛋时,所感应到他泄露出的一缕气息的那位少女。

    转过身来的李双叶,和这位看起来的显得非常不自然的少女对视。

    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就是这样静静的看着。

    忽然,李双叶似乎从少女的脸上察觉到了什么。

    他脖子越拉越长,眉头越皱越深,眼睛瞪的溜圆,瞳孔中尽是不可置信的光芒。

    “待在这里不要动,我有件事情需要和你确认一下。”

    少女的声音传来,虽清脆悦耳,宛如黄莺鸣叫,但声音中却不夹杂任何情感,就像是一个人偶一般。

    愣神了片刻后,李双叶啊呀乱叫一声,转身一把抓住抱着半个馒头啃食的二龟蛋,身体化作一道残影,向着窗口飞速撞去。

    “这不是林师妹的符傀儡吗,我怎么把她给召来了,这小妞自从被本体打败后,就一直对本体抱有敌意,绝不能让她发现我的存在,不然的话,难保她不会为了报复本体,把我的消息散发出去,到时候可真的……”

    因为他拥有和本体分离之前,本体的所有记忆,所以自然能够认出林小夕的符傀儡,也知道林小夕一直对本体抱有很大的敌意。

    想到这里,李双叶顿时打了个冷颤,脑海中不由浮现出自己和本体,被几个老怪物抓住,研究着他们的画面。

    “不行,绝对不能被林师妹发现。”

    李双叶下定决心,就算是和符傀儡打一架,也绝对不能让他发现自己的身份。

    “站住!”

    见李双叶想要逃走,少女模样的符傀儡秀眉一皱,立刻出手阻拦。

    玉手挥动间,打出一道灵力,化做一张大网,将庙中窗户罩住的同时,她身型一晃,如鸿羽一般飘飞出去,向着李双叶追去。

    符傀儡有着筑基九层的修为,论战力的话,和田大无一样,也能算的上是高手了。

    “筑基九层而已,还想拦我!”

    李双叶故意压低嗓音,改变自己之前的声音,冷哼一声,他单手伶着二龟蛋,撇了一眼符傀儡设下的灵力网,确定以自己的肉身之力可以撞开后,直直朝着窗户撞去。

    “轰隆”一声,灵力封印被他以肉体之力撞破,两人顺着窗户跳了出去,立刻向外狂奔而去。

    李双叶在逃跑的时候,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话语。

    “好大的胆子,敢撞破龟王爷庙宇的窗户,你给我站住!”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数十名凡人怒气冲冲的喊道,可惜,李双叶跑的实在太快,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了踪影,这些凡人,根本不可能追上他。

    对着他消失的背影大骂几声后,便走到庙前,准备着手修理被撞破的窗户。

    “还好还好,只是撞破一个窗台而已,很快就能修好。”

    一个壮汉看着被撞破的窗户,自言自语的说道。

    不过,此人的话语还未落下,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传来,一位身穿青衣的少女,也从窗口跳了出来。

    说是跳了出来,倒不如说她是撞出来的,把窗台周围的红砖,都撞下来不少,使得这个窗口,顿时就变成了一个大洞。

    少女从庙内撞出来以后,脸上没有露出任何表情,只是道了一句“站住”后,便身型一晃,跟了上去,消失在众人面前。

    “龟王爷保佑,发生了什么,怎……怎么回事,过来组团拆庙吗?还有,她的身体那么硬吗?那么厚的墙都拦不住她?一头就给撞出一个大洞!”

    “别管她身体硬不硬了,现在怎么办,还有两天就是龟王大典了,还修好吗?”

    “我尽量吧!”

    先前称一会就能修好窗户的壮汉,擦了擦脑袋上的汗水,心中倍感压力。

    与此同时。

    西村村长家的地牢内。

    正守在一群孩童旁边的林小夕,蓦然睁开凤眸,清冷的瞳孔内,闪过一抹精光,略微思索片刻后,当即给所有符傀儡下答一个命令。

    “抓住他!”

    下达这个命令的同时。

    正在东村、西村、南村、北村、等地搜寻李墨的一众符傀儡,收到她的指令后,纷纷向着龟王庙赶去。

    “我吴大牛和仙子无冤无仇,甚至连见都没见过,仙子为何要追我。”

    李双叶抓着二龟蛋逃跑的同时,还不忘伪造出一个虚假身份。

    他所说的这番话,自然不是给身后的符傀儡所说,而且对操控符傀儡的林小夕所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