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首页 大明:我重生成了朱允炆
字:
关灯 护眼
51小说网 > 大明:我重生成了朱允炆 > 第二十章 海军?改变立场的李景隆

  燕王府内,朱棣半躺在藤椅上,身后两个侍女扇着风。

    虽然转入仲秋八月,暑气消退了不少,但中午还是显得闷热,天气有些阴郁,似乎想要下雨。

    朱高煦将建文帝任命李景隆为镇南大将军,即将前往广州的事告诉了朱棣。

    朱棣听闻之后,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摆了摆手,让侍女退出去,然后对朱高煦说道:“广州有海匪作乱?此事是真是假?”

    朱高煦连忙说道:“从通政司打听到的消息,广州确实是有海匪作乱。前几日,广州布政使还上了奏折,说斩杀海匪五百,应是邀功的,不像是失控。”

    朱棣嘴角扯动了下,目光中满是担忧地说道:“小小的海匪,竟然动用国公?那要是大点的贼寇,岂不是皇上要御驾亲征了?!此事,有蹊跷!”

    “父王!”

    朱高炽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施礼之后,凝重地说道:“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朱棣眉头一抬,看着朱高炽,严肃地说道:“你是说,皇上此举,是针对我们来的?”

    朱高炽肃然地点头,从怀中掏出一本册子,递给了朱棣,说道:“父王,您看。”

    朱棣打开册子,看了看,里面是一份随李景隆南征的人员名单,其中绝大部分,都与自己有着不错的私交,甚至这几日中,多有交往。

    换言之,这是心向燕王的一批勋贵。

    徐达的三儿子徐增寿竟也被派了出去,而徐增寿,可以说是朱棣留在京师的一颗隐秘棋子!

    可如今,这颗棋子,要被拿出京城!

    “煦儿,你多学习下你哥哥,这才是办事的样子。”

    朱棣看了一眼朱高煦,然后对朱高炽说道:“这件事你做得好,看来皇上的耳目,已然通灵至极。这大明安全局,果然厉害!”

    朱高炽见得到朱棣夸奖,暗暗生喜,脸上却不动声色,说道:“父王,我们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在皇上的监控之下。京师我们也留不了几日了,不妨等热孝结束,便离开了这里吧。”

    朱棣叹了一口气,说道:“话虽如此,我们想走,恐怕也得等到中秋节之后啊。”

    对于朱允炆,朱棣第一次有了忌惮。

    这个侄子,知道自己的暗棋,知道哪些人倒向或者可能倒向自己,所以,斩断了自己的手!

    这是在给自己的无声警告啊。

    朱棣有些不喜欢现在的状态,处处束手束脚。

    再过一段时间,平安、盛庸应该到了北平府了吧,那时候,北平府还是自己的吗?

    朱棣感觉阵阵烦忧,站了起来,看着阴晦的天空,沉重地说道:“这是要下雨了啊。”

    雨终还是下了。

    不是狂风暴雨,而是清冷的小雨,虽不疾密,但却绵长,从下午下到了傍晚,也没有半点停歇的意思。

    在武英殿批阅奏折的朱允炆,突然听闻双喜汇报李景隆求见,放下了朱砂笔,眼神中透着清冷,缓缓说道:“让他去谨身殿吧。”

    走出武英殿,朱允炆看着秋雨淅沥,伸手感知着雨的清凉,对想要加衣的双喜说道:“不需要,走吧。”

    谨身殿。

    李景隆跪拜行礼,喊道:“臣叩见吾皇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赐座。”

    朱允炆含笑安排,然后问道:“曹国公不准备远征事宜,连夜入宫,可有什么事?若是有困难,可以告诉朕,朕给你解决。”

    李景隆感谢之后,说道:“皇上,臣奉命远征,自当竭尽全力,不灭海匪,誓不还朝!今日入夜前来,是因为臣有一件事,必须当面密报给陛下。”

    “哦?”

    朱允炆看了一眼双喜,双喜带太监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李景隆见再无外人,连忙跪下,说道:“皇上,请恕臣无礼之罪!”

    “如何无礼?”

    朱允炆淡然问道。

    李景隆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份奏折,跪着向前移动,将奏折放在了朱允炆身前两步的位置,然后又跪了回去,说道:“臣有无礼之言!”

    朱允炆拿起奏折,扫了几眼,说道:“燕王有二心?你这是离间我们叔侄关系啊!”

    李景隆猛地叩头,喊道:“皇上,臣所言句句属实,臣曾安排李增枝,秘密与燕王接触,发现此人仗着手中兵马,觊觎大宝,若皇上不早行削藩之事,恐有祸乱!”

    “呵呵,不过八万兵马而已,还翻不起什么花样。”朱允炆将奏折放至一旁,然后对李景隆说道:“你还提到了徐辉祖,你认为,徐辉祖此人,忠心吗?”

    李景隆眼神微微一眯,连忙说道:“臣认为,魏国公聪敏豁达,能力非凡,统御极强,是武勋之首,其必然是忠诚于陛下的。只是……中山王府与燕王,并非只是联姻关系,其私交,也甚是密切……还望皇上,多多留心。”

    夸赞在前,贬低在后。

    先扬后抑,直击肺腑。

    这就是说话的艺术啊。

    若朱允炆真的是历史上的建文帝,就这一番话,就足以不敢用徐辉祖,起码不敢将绝对主力交给徐辉祖。

    可朱允炆知道历史,知道徐辉祖是死忠于建文帝的,至死,忠心不改!

    而眼前的李景隆,却是个无耻的叛徒!

    “朕——知道了。”

    朱允炆起身,对李景隆凝重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遮挡住李景隆的视线,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份奏折,将李景隆的奏折藏了起来,然后站起来,拿着奏折,走向一旁的油灯旁,将奏折点燃,看向李景隆说道:“我们是一家人,朕指望你立大功。”

    李景隆惊喜,连忙叩头,表达忠心,看着奏折烧成灰烬,舒了一口气。

    朱允炆示意李景隆坐下来,然后拿出了广东的奏报,交给了李景隆,说道:“其实,广州并没有多少海匪。”

    李景隆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但依旧故作惊讶地看着朱允炆,问道:“那皇上为什么……”

    朱允炆哈哈一笑,说道:“因为,朕派你去广州,不止是打击海匪,还有更重要的使命。否则,朕怎么可能会派你前去广州。”

    李景隆心中惊喜,怪不得皇上安排自己去海南,原来是有大任务,自己还以为皇上在坑自己……

    “还请皇上示下。”

    “兴建海船,组建海军。”

    “海军?”

    李景隆眨了眨眼,不知所以地看着朱允炆。

    大明什么时候有海军的说法了?

    不是一直都是大明水师吗?

    朱允炆明眸,肃然道:“朕要一支可以远航大海的海军船队!广州临海,造船业发达,且远航经验丰富,海图想来也是有的。你到广州之后,明面上,是打击海匪,实际上,需要帮朕打造一支强大的海军!”

    李景隆依旧不明白。

    有大明水师不就够了?

    远航大海?

    大海深处能有什么?

    “给你一年时间,把底子打好,后面你若想回来,随时可以回来,无需上报,但必须确保船厂正常运作。”

    “办好了,你便是大明海军第一人!功在社稷,名在千秋!办不好,你便是帝国的罪人,趁早回来养老!”

    朱允炆肃然说道。

    李景隆满脑子都是“功在社稷,名在千秋”,人活一世,不就是为了活出个样子吗?

    人家都说我李景隆是草包,无能,赶不上自己父亲李文忠万分之一,那我李景隆,偏偏要做点事情出来!

    大明海军第一人!

    我李景隆,当定了!

    “臣,死不辱命!”

    李景隆顿首。

    朱允炆眼中充满了期待。

    虽说大明朝近三百年的历史中,遭遇了不少危机,但纵览明一朝,海军却是无一败绩!

    可以自豪地说,大明水师,是这个时代世界第一强大的水军或海军!

    无论是葡萄牙人,日本人,还是荷兰人,都不是明代海军的对手!

    当然,明代水军最巅峰的时期还是朱棣时期,战船一千三百五十艘,巡船一千三百五十艘,大船四百,运粮漕船四百!

    此外,还有两百五十艘远洋宝船!这还没有计算大量的警戒执法船和传令船。

    只不过,朱允炆相信,随着自己不断改变历史,永乐大帝朱棣,将不会再出现在历史上,他的称谓,只能是燕王!

    所以,大明水师与大明海军,就需要自己去营建!

    历史上的李景隆虽然是个白痴加叛徒,但如果自己善加使用呢?

    只要朱棣不造反,只要他不倒向朱棣,自己不介意人尽其用!

    李景隆接受了朱允炆的秘旨,满心欢喜地离开了皇宫。

    李增枝说的没错,这是自己的机会!

    一个名垂千古的机会!

    一个让自己超越父亲李文忠的机会!

    燕王的盘算?

    去他的。

    老子现在想要做的,是帝国一等一的大事。

    至于燕王,最好是老老实实待在北京,若是耽误了自己扬名立万,耽误了李家名传千古,那你就是我李景隆的敌人!

    立场,往往看一个人站在哪个位置。

    而站在哪里,是可以改变的。

    朱允炆不确定是不是可以改变李景隆,不过没有关系,他已经不是威胁了,至少一年内,他都需要待在广州,没有办法暗中与朱棣联系。

    这便够了。

    至于大明水师,李景隆负责的,不过是备份方案罢了。

    成了,自然可喜。

    不成,也无妨。

    因为真正的大明水师舰队,已经在南京定淮门外的龙江船厂秘密启动,而直接负责人,便是朱允炆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