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首页 大明:我重生成了朱允炆
字:
关灯 护眼
51小说网 > 大明:我重生成了朱允炆 > 第六章 学霸解缙的奏对

  解缙之名,万古难灭。

    这是大明少有的天才,甚至可以说,大明这艘巨轮前进的方向,他曾经发挥着极为关键的作用。

    若不是解缙一句“好圣孙”,大明天下谁来做主,恐难预料。

    朱允炆想起来解缙的“学霸”之路,不由暗暗摇头。

    解缙,五岁背诗文,七岁写文章,十二岁通读《四书》、《五经》,十八岁中解元,十九岁戊辰科进士三甲第十名,赐同进士,授庶吉士。

    朱元璋欣赏解缙的才华,留御前参赞机要,升翰林学士。

    十九岁,便站在了无数人仰望的高度。

    仔细想想后世,十九岁在干嘛,哦,还在读书。

    不过少居高位也不是一件好事,缺乏社会磨练,自傲狂妄,又太过理想化的解缙,终究还是付出了代价。

    没混两年,官没做大,却得罪了不少人。

    今天指责这个御史不干事,明天说说兵部玩忽职守,后天再写个奏疏,和大老板朱元璋较较劲。

    一来二去,解缙成了独-夫。

    在兵部尚书沈倩弹劾解缙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话,朱元璋也只好将解缙赶了出去,让其去江西考察。

    跑出京城还蹦跶的解缙,被朱元璋勒令“闭门读书”。

    朱元璋还对解缙的父亲留下了一句“后十年来,大用未晚也”的话,就是让解缙十年之后再来上班。

    结果朱元璋七年之后就走了,解缙明显不愿意来一场“十年之期”,听到消息之后,马上以奔丧为由,跑到了京师,准备东山再起。

    于是,有了现在的见面。

    朱允炆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解缙,又矮又瘦,其貌不扬。

    “草民解缙,叩见陛下。”

    解缙跪拜高呼。

    朱允炆淡然一笑,挥手道:“落座吧。”

    解缙坐在椅子上,却只沾了点边。

    朱允炆也不见怪,拿出袁泰的弹劾奏折,安排人递给解缙,说道:“你看过之后,再回话。”

    解缙连忙接过奏折,打开一看,面色惊惧,连忙跪了下来,喊道:“臣有罪。”

    朱允炆问道:“有何罪?”

    解缙冷汗直冒,连忙说道:“草民不该在家母未葬之时远离,是为不孝。”

    “明知不孝,为何来京师?”

    朱允炆清楚。

    古代往往以孝为尊,若是你在朝为官,家中父母去世,无论你担任什么官职(文官),都需要从得知丧事的第一天开始,马上辞官回家,守制二十七个月。

    有一个专用名词:丁忧。

    一般情况下,朝廷不允许强召丁忧中的人为官。

    若实在是特殊,强行招用丁忧之人为官,则是“夺情”。

    “夺情”很少被使用,一旦使用,必然会遭受文官集团的猛烈抨击。

    比如大明朝最厉害的首辅张居正,便因为“夺情”被冠以“不孝”之名,后来死后,万历还拿捏着这件事,恨得张居正牙痒痒。

    解缙连忙磕头,喊道:“回陛下,草民前来京师奔丧,同样是出于孝心啊。”

    “哦?”

    朱允炆盯着解缙。

    解缙再次喊道:“太祖于草民,名为君臣,但恩如父子。草民为父奔丧,也是孝心昭昭。”

    朱允炆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确实,朱元璋曾经在大庖西室进膳时,曾和解缙以“父子”论,鼓励解缙“知无不言、直述以闻”。

    于此,才有了历史上著名的万言书《大庖西封事》。

    朱允炆欣赏地看了一眼解缙,微微点头,说道:“太祖器重于你,如今朕初掌大权,确实是需要一些有才干的人。解缙,入翰林院吧,做翰林侍讲吧。”

    解缙惊喜,连忙拜谢:“谢陛下天恩。”

    朱允炆点了点头,说道:“起来吧。”

    解缙强压激动的心,站了起来。

    翰林院,可谓是皇帝身边的人,而翰林院的最高长官便是翰林学士,翰林学士的实权,几乎便等同于丞相。

    进入翰林院,便意味着一只脚踏入了帝国的权力中心。

    “卿家认为,当下朝局,如何为上?”

    朱允炆问道。

    解缙思索一二,垂手说道:“陛下,依臣之见,应内稳朝堂,收拢百官,外行削藩,收拢兵权。”

    朱允炆看了一眼解缙,问道:“具体点。”

    解缙肃然道:“太祖严苛,百官惊悚,纵部院大臣亦然惶惶不安。陛下仁慈,百官伏望久矣,若陛下实行宽仁之道,整肃弊政,必得人心。人心归顺,自朝堂安如泰山。”

    “至于对外,太祖钦定九大塞王,虽手握重兵,然则并非拥兵自重,只赖封国之制。若想破局,并非难事。”

    朱允炆看了看自信的解缙,问道:“如何破局?”

    解缙直言道:“改藩易地,稳健削藩。”

    朱允炆沉思起来。

    解缙在一旁说道:“臣听闻,谷王、辽王、肃王,曾屡次上书,乞求改藩,却为太祖所拒。如今陛下掌管乾坤,可加恩于塞王,选宜居之地为其封国,可为其他塞王树立典范。”

    朱允炆微微点头,认可这个选项。

    事实上,塞王在外,所掌之兵皆是朝廷之兵,虽受塞王管辖调动,不过是为了抵御蒙古,拱卫边塞罢了。

    若将其内迁,其失去了兵权,自然毫无威胁。

    但,有些人可不是换地方可以解决的。

    比如兵多将广的宁王、秦王,还有能征善战的燕王。

    解缙不等朱允炆询问,便直言道:“纵览九大塞王,以兵强兵多而论,当属宁、秦、燕三王。然秦王早薨,袭爵者只不过是个孩子,自然谈不上威胁。宁王手握八万精锐,然却居在塞外之地,若失朝廷供应,必难长存。”

    朱允炆微皱眉头,对于解缙的纸上谈兵并不认同。

    虽然宁王在塞外,后勤辎重高度依赖朝廷,但若没有封锁及时,宁王率兵,便可打下大同重镇,直接与北平府相对。

    历史上,朱棣便是挟持了宁王,将其兵马带至北平,壮大了力量。

    解缙只将目光放在了燕王朱棣身上,说朱棣为“藩王之首”,极难处置,并提出了“施行仁道在前,武力煎迫在后”的举措。

    朱允炆笑着赞赏了解缙的看法,勉励其为朝廷效力。

    在解缙离开之后,朱允炆沉默许久,终叹息道:“这些人的目光,终还是狭窄了一些。看来,是时候推出内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