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言情小说

首页 谁还没把剑
字:
关灯 护眼
51言情小说 > 谁还没把剑 > 第410章 古怪


  辛素看到飞向自己的凌璋时,人有一瞬间的失神,然后快步迎上,脸色凝重的道:“凌师兄?你,是到东洲寻我了吗?”

  凌真人这边定定的望着面前满头白霜之人,还不知如何开口时,阿桐就要跳下飞身追去。

  沈贯鱼快速出手,以灵力抓住她传音道:“他们是未婚夫妻。”

  她也是在宝船上辛力寻教训凌真人时,听说过一些他们的往事的。

  凌真人当年在有心人的诱导下,发现未来道侣与人幽会,从而愤起杀人。

  且杀人后还被人当场看个正着,但是直到他流放,都未曾正式室布解除二人婚约。

  阿桐慌神,“怎么可能,她那么老。”

  特别是看到凌真人和那女修双修御剑飞入谷中,她更慌了:“凌真人不会丢下我们吧?”

  沈贯鱼皱皱眉,落下破云舟道:“符道友,这世界谁离了谁都照样过的。”

  阿桐猛得看向她,神色莫名。

  沈贯鱼不在意,她说这句已经算是多管闲事了。

  收起破云舟后,几人跟着战婳等问天门弟子,进入这座苍龙国京效群山的不起眼山谷中。

  如果不是谷中有阵法,进到这里就像进入个凡人村落,四到炊烟袅袅,还有孩童嬉戏与田间农人劳作的身影。

  沈贯鱼他们被带到一处宽敞的院落,有位筑基后期男修,自我介绍:“诸位道友,此地简陋,还望海涵。

  我是问天门的外事长老战洪,各位若是不嫌弃,可在谷内暂歇几日。”

  葛山的几个修士,同时看向沈贯鱼,他们修为有的高一点,但是一路都看到她和凌真人在商议,对这边是个什么情形,大家并不清楚的。

  沈贯鱼当仁不让的给大家做了介绍,毕竟宝船上一起呆了许久,互相也是知道名姓的,然后她道:“不若,我们等凌真人和辛副门主会唔会结束后,再做决定。”

  战洪并不会轻视这些外来修士,相反,他还十分尊重大家:“也好,我们这里一接到战婳的传讯,就备好了些茶饭,几位不如先用膳。”

  见几人有些稍怔,他又道:“唉,见笑了。我们离灵大陆上的不论何等修为,都辟不了三天以上的谷。

  想来几位也服过辟谷丹了,这会儿感觉不会太明显。

  但是你们一旦在此引灵气修炼,就会发现每三日必须进食一次,且还需得是灵米灵肉之类。”

  阿桐他们面面相觑,离了葛山岛,居然传到个还不如家乡的地方。

  他们用眼神向沈贯鱼求教,沈贯鱼轻咳一声,道:“我也是才来两天。”何况,除非特殊情况,她都是一日三餐正常饮食的。

  阿桐:“我们等凌真人一起吧。”另外几人也同意,大家初到异地就被蛟龙抓住封了丹田,委实不敢再大意。

  如果不是看到凌真人直接进谷,他们是打算不进来的。

  ……

  他们想等的凌真人,此时正和辛素道:“你是什么时候到这里的。”

  辛素说了具体时间,道:“那时你在闭关冲击结丹,我很想追上你的步伐。

  于是在宗内师姐的邀请下,到达东洲的秘市,寻找结金果和补天丹。

  却不料师姐拍到一件灵宝后,我拍到寿元丹,我们出来秘市就被追杀。

  我们误入一座小岛,在上面苦修多年先后结丹,可是,临要离开时,师姐突然对我出手。”

  “你哪个师姐?”

  “卞怀莲。师兄可见过她,我们斗法几天后,她居然拿出个定向传送符,跑了。”

  凌璋道:“应该是被我当成你,杀了。”他当年在三宗乱斗中,逐渐冷静下来后,发觉些许诡异之处再想调查,很多痕迹都不被清除了。

  “师兄此话怎讲?”

  “你先看看再说。”

  辛素看完他给的玉简,啪咔震碎道:“怪不得,在小岛上我破几次阵都出不去。

  现在想来,是她故意在使坏。

  只是,她为什么这么做?”

  凌璋不好意思的道:“阿素,你不怪我不信任你?”

  辛素看到玉简上内容,当然心里怨他,哪怕和人私会的那个“自己”是别人假扮的。

  但她现在修为掉落,打是打不过他出气的,且还想借助他的修为,想办法离开离灵大陆。

  “师兄,若我看到你和别人私会,也会非常愤怒生气。

  就比方说,跟你同来的两个女修,那个穿黄色法衣的,似乎很关心你。”辛素曾经结丹,她掉入离灵大陆的螭龙墓碎丹又重回筑基了,但神识还是结丹境的。

  破云舟离谷几十里外,她就看到了凌璋,晃神的功夫破云舟已然开到眼前。

  她道:“凌师兄,往事不可追,我们现在所在的离灵大陆,对高阶修士很不友好。

  所有人到筑基后,就无法在陆地上进阶结丹。

  然而一入深海,又会成为蛟龙的口中食。

  不知道你们此次有多少人传送来,能否与问天门合作阻挡龙湾派以活人祭献龙神。”

  凌璋道:“龙神是蛟龙?它们有多少?修为几何?

  你们呢?离灵大陆的修士一个成功结丹的都没有?”

  “龙神不是现在这些蛟龙,但吃凡人吃修士的是蛟龙。

  目前所知,蛟龙有四条七阶四条六阶。

  另有近百条四五阶的。”辛素多年来,不止呆在苍龙国,她是走遍了整个大陆。

  对某些事也进行了详尽的考证:“人修没有活着的结丹了。”否刚哪里会被八条六七阶蛟王挟持。

  凌璋感觉到阿素再不是从前那个追着自己跑的姑娘,他心底酸胀,却面上不显:“按说,蛟龙可随时入深海。

  远离大陆之后,它们为何只有八条结丹境的。

  是否和这里古怪的灵气有关?”

  辛素点头:“嗯,炼气筑基感觉不到,但是结丹修士吸收不了这游离的灵气,只能靠灵石修炼。

  我当时摔进来后,修炼不成就探入深海,却是误入螭龙遗宫丹碎。”

  凌璋望向她那双不起波澜的眼睛,“对不起,我没能在你需要时守在你身边。”

  “凌师兄,我们是修士,注定不能常相厮守的。”她看开了,淡淡笑道:“师兄可愿帮我?

  我们会把蛟龙引上岸,利用六阶七阶无法在岸上吸收引灵气的时机,以阵伏击。

  截走被献祭的修士们。”

  “我自是愿意。但和我同来的,得他们同意。”凌璋看了下自己的灵石,道:“我灵石不多了。”

  “我们有。”虽然少,但还是可以供应上的。

  于是两人连袂来到沈贯鱼所在的院子,向众人说出了合作方向。

  阿桐几个修士以凌真人马首是儋,答应伤好后同去。

  而沈贯鱼则是问道:“以往,你们行动一次,可以在祭龙神时截回多少修士?伤亡又是多少?

  海兽之中,除了蛟龙之外,还有多少已经结丹的,它们帮不帮蛟龙?

  那些被截来的修士的亲人,有没有被龙湾迫害?”

  一连串的问题凌璋听后,顿觉自己刚刚被情绪左右,未曾顾及这些。

  阿桐定睛看向她,这人定然是爹说的外界大宗门弟子。

  只见辛素道:“可以截回二三十人,灭杀恶蛟十几条,战损高达五十到一百。

  另,其他海兽没有六七阶,祭龙神时,它们也不被允许近前。”

  一旁的战洪道:“我们问天门修士,每十年一次的行动,都是寿元将近的筑基参加,为的就是不增加蛟龙的实力。”

  而阿桐这会问出了疑惑:“你们只从蛟龙手里夺人?龙湾不管的吗?”

  战洪哼笑:“他们,放下人就跑的比飞鹰还快。

  而六七阶蛟龙一旦上岸,耗尽灵力后甚至比五阶的好打。”

  沈贯鱼:“那你们几千年年来,有灭杀过一个六阶或七阶吗?”

  “你不愿意去就算了,问那么多作什么。”有人问天门弟子,朝着沈贯鱼瞪视。

  沈贯鱼才要说去,耳朵就有人传音,她改口道:“那我不问了,暂且不参加本次行动。”

  她向凌璋道:“凌真人,我打算去寻一寻辛大师他们。”

  凌璋不能阻止,可辛素却是道:“我可以用血脉追源,找寻老祖更快。

  沈道友,本门弟子也会时刻关注近海的情况,不如你和他们一起找。”

  沈贯鱼明白,人家怕她出去泄露些什么,“那我就先留下,烦劳给我个单独院落住。

  等祭龙神结束,我再离开。”

  “善。”辛素觉得对方还是很聪明的。

  可阿桐不觉得,她在安顿好后找沈贯鱼:“凌真人都应下了,你为何不跟大家一起?

  最早提议大家来问天门的,不就是你?”

  说完,她又改为传音道:“是不是你发现了什么不妥的地方。”

  “完全没有。我不去是因为有我没我,大家都能成功。”沈贯鱼自嘲一笑:“其实我怕死。”

  阿桐白了她一眼:“说的像谁不怕死似的。

  你再想想,反正还有好几天的时间。”

  “好。”沈贯鱼送人离开,立即开了房间禁制,又布下万隐阵。

  传音她的沈从云现身道:“我不愿意的时侯,他们看不见我。”

  沈贯鱼面露开心:“老祖,您什么时候到的,怎么找到我的。”

  “你们到谷口时我也到了。”沈从云掏出茶具,沈贯鱼赶紧煮水洗茶。

  他满意的点头:“至于找你,那还不是我想找随时就能找到?”

  “老祖厉害。”千马万穿马屁不穿,沈从云也喜欢别人夸他。

  沈贯鱼继续道:“老祖,这里距离灵界好远的,您看能不能借道回去?”

  “冥界的道?”

  “嗯。”

  “借不了。”

  “为什么?”

  “因为到了这边后我的境界被压制了。”不然在沈贯鱼摔出宝时,沈从云就能找到她,而不是拖到现在。

  他抿口沏好的灵茶,道:“古幽王和玉渊,还有姓辛的,都被困在深海区了。

  偏偏那里有很厉害的噬魂大阵,对我很不友好。”

  沈贯鱼心下一凛:“他们,现在都还活着吧?”

  活着是活着,但都不好受就是了。

  打退了妖修之后,古幽王就瘫倒在辛力寻的防御阵了。

  他神识铺向阵外面,有看到龙族的骨架,一具具骨架边,居然生长着幻蛊纱蝶的伴生灵植。

  古幽险些爆粗口,“这群王八蛋,太不是东西了。”

  倚在炼器炉上的辛力寻,抚额,不知道他在骂妖修还是在骂蛟龙一族。

  “古幽王,我未曾感知到那人是妖修,你是如何看出的?”

  “还用看吗?本王就是妖。”古幽冷哼:“可恶的幻蛊纱蝶,那些尖…嘶。”

  都没说完,他就抱头痛吼起来。

  要是辛力寻没有受伤,就会发现扣在炼器炉的五个结丹中,玉渊也在抱头拧眉。

  他也帮不了古幽,就丢个隔音结界,阵盘一划把人换到另外一个阵道里。

  “剑灵,你说这是哪里?为何仙界下来的外敌藏身在此?”

  紫凰剑躺在地上,凉凉的道:“你都不知道,我如何会知道是哪里。

  他们蛊蝶最擅幻化,藏身这里肯定是要搞什么阴谋,好让修士自己乱起来打起来。”

  在仙界时,幻蛊纱蝶就经常这样干,偏偏有些傻子就信。

  辛力寻还待说什么,就听见嘭的声响,自己的防御被人攻击了。

  他提起精神,放出婴火再战妖藤时,沈贯鱼这边看完了沈从云画的路线图。

  她道:“您说,想让我去破开那边的禁制?”

  “对,趁着这些人去破坏祭龙神,那些蛟龙都不在时。”沈从云自己是接近不了的。

  他道:“只要那两个出来,这片大陆包括深海,无敌。

  你也就可以回灵界了。再不济离开被压制的范围,我循循私带你从冥界走。”

  沈贯鱼:“恐怕他们有敌。”

  “嗯?”

  “我看到幻蛊纱蝶的伴生灵植尖尾折叶藤了。”沈贯鱼叹息一声,“有它出现,它的主人就不远了。

  您说,蓝萝为什么会选遗落的地方呢?

  是这片大陆有什么东西,是他们需要的吗?”

  沈从云反问:“怕了?”

  “怕。”沈贯鱼点头,“但也得去。我得点点,自己身上还有多少制她一时的东西。”

  沈从云看她放出半屋的法宝法器,灵符阵盘后,有些哭笑不得。

  到了辛素和凌真人率众离开后,沈贯鱼和谷中执事说闭关,实际是向深海而去。

  苍茫的海域上,破云舟快速的向南飞行着,忽然,有片海水浪打百尺,回落时旋成窝。

  沈贯鱼冲着那涡心,直直落下……

  


  (81416670/1011870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