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言情小说

首页 太古第一仙
字:
关灯 护眼
51言情小说 > 太古第一仙 > 第317章 一剑过,万物生!

    “多方杂烩,装神弄鬼,岂是剑道真解?”

    青簪面色冰寒,手握‘青魇剑魄’,故意以剑身震荡空气发出暴乱剑鸣,一边吸引救援,一边杀向云逍!

    她眼前的少年,双目猩红,如真仙又如猛兽凶魔!

    不得不说,青簪这青魇剑魄和葬天剑魄,竟有异曲同工之妙!

    她出自剑墟枯氏,而枯氏乃死亡剑道,故而这青魇剑魄看似生机勃勃,却也是掠夺生机的凶剑。

    曾经青魇剑魄的品阶没这么高,青簪是嫁到卍劫符狱‘想开了’之后,得到了不少符修的宝贝,剑魄品阶跃升到了上品荧惑阶,仅次于符皇的社稷符品阶。

    而现在,这青魇剑魄碰到祖宗了!

    青簪并不知葬天剑魄之可怕,她天府境圆满的圣元足够雄厚,剑上九千层剑罡也不差!

    “黄口小儿,也敢装仙?”

    青簪冷笑一声,手中青魇剑魄震荡挥舞,掌剑变换,杀出一朵青色的剑花!

    正是枯灵剑狱·往生花!

    她施展出的这一剑,和枯氏其他人很不同,她的剑中花有种郁郁葱葱之感,仿佛春天到来,可这青色往生花所到之处,连岩石和沙尘都黯淡枯竭!

    如此一剑盖向云逍头顶,展现出了剑墟未来狱主的超高水平,其剑势锁住四方,密不透风!

    方才沐大泷就是败于这一剑,剑魄差点碎裂,还被杀出一身剑痕。

    面对这一剑,云逍眼中只有冷漠。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他撞入青簪剑势当中,手中青剑一指,同样是一朵青色往生花杀出!

    这一朵青色往生花,并不如青簪的剑花那么大,但却是一株青莲,它看起来更娇艳!

    嗡!

    同时,云逍眉心那镇狱命符化作‘道龙’涌遍全身,紫色道龙和一身红尘血脉融合,让他的皮肤显得无比诡异!

    在他出剑的同时,他那镇狱命符的符文和皮肤上的血纹猛然交融,化作了一道道鬼魅般的鲜花藤蔓纹路!

    一朵血色蔷薇,在其身上盛开!

    嗡!

    一招来自血魔龛的血道术‘血魔蔷薇’自体内发出,顺着云逍手中剑,猛然加成在‘往生花’上!

    血色和青色双花融汇,剑术和血道术叠加,葬天剑魄和镇狱命符组合,一剑穿杀而出!

    当——!

    云逍施展出了有史以来最强一剑,这一剑娇艳而肃杀,鲜花漫天飞舞,就如绝世之美学!

    剑光闪耀之下,那青簪天府圆满的往生花被猛然吞没、撕裂,云逍那一剑斩在了她的剑上,发出一身爆响!

    轰!

    青簪在圣元上有优势,但是在剑术、血肉力量下完全处在下风。

    “嗯?”

    两剑碰撞在那一刻,她虎口震裂,人如断线风筝一样飞了出去,手中青魇剑魄悲鸣一声,崩裂开三道裂纹!

    嘭!

    她当场砸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密集的剑气肆虐下,她半身护甲爆开,一身染血!

    “这么强……!”

    青簪脸色惨白,几乎窒息。

    一个不到十八岁的少年,强到这种程度,说实话,她的内心开始崩裂,第一次相信真的会有真仙转世了……

    这是她最错乱的时刻!

    沐大泷亲眼看着这不可一世的青簪,竟然被云谪仙一剑碾压,表情更懵了。

    “云谪仙!”青簪内心一动,她猛然爬起身来,跪倒在地上,恭敬道:“此前是我有眼无珠,今日受您一剑,我意识到我等行径无知、可笑!还请云谪仙给我和卍劫符狱一个忏悔与效力的机会!”

    “站起来。”云逍握着葬天剑魄,冰冷走向了她,“我不想杀跪着的人,但你执意不起来,我照杀。”

    青簪内心狂颤,悲声道:“九狱相斗,必波及凡尘,徒增死伤,云谪仙若体恤众生,就饶恕我们一次吧!”

    “饶你大爷。”云逍目光扫过沐大泷身上的伤势,心里火气不减。

    现在知道怕了?

    没用了!

    伤人后再道歉,傻子才接受。

    而且这青簪到底是不是真心忏悔,谁知道呢?

    一会儿符皇一到,她说不定有上蹿下跳了!

    云逍白衣飞散,剑破虚空!

    “不可理喻的杀人魔!”

    青簪感受到了他的杀心,没法再装了!

    她猛然跃起,手中那青魇剑魄猛然化为六尺御剑,朝着云逍杀去!

    御剑术·万物生!

    从无根草到往生花,再到这万物生,都是枯氏的剑道绝学,青簪脚踩巨剑,杀得狂暴,一剑过,万物生!

    生,其实是死!

    在枯氏的理念里,只有杀死过去,才会有新生,所以这一剑御过,横扫这一条巷道,带来了死亡!

    “御剑?”

    云逍最喜欢用敌人擅长的手段!

    他轻跃剑上,脚踩葬天,同样是万物生,他以葬天剑魄所过之处,青色风暴怒卷,更为暴烈!

    甚至在他身后,猛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白色漩涡!

    这是月仙的第二妖法‘噬神’!

    御剑术,加噬神!

    等于万物生于噬神!

    噬神旋转,万物毁灭,一剑御天如千军万马!

    在这其中,云逍还小小加了月仙那狐妖的迷幻妖法,让青簪在这噬神之中,看到了她死去的子女符蝶、符龙象……

    轰!

    御剑对撞,乃是剑修最刚猛的对决!

    不是生,就是死!

    碰撞那一瞬间,青簪双眼已经撕裂开来。

    “不!”

    一声绝望哭泣,挡不住青魇剑魄爆碎成碎片,更挡不住云逍那葬天剑魄洞穿了她的胸口,压着她的尸体前冲三百丈!

    一具完好的身体,全磨在街道上,从脚磨到了脑袋,在这破碎的青石板上磨出了一地的血沫!

    最后,只剩下一个惨然的头颅,瞪大眼睛绝望而恐惧的看着云逍!

    她的面容,永远定格在了最惨的一刹那。

    “天庭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得进。”

    云逍跳下御剑,伸手一收,葬天剑魄潇洒入身。

    他转身看向沐大泷。

    那女人站在街角,微微张着檀口,哪怕是一身伤痕,似乎都不觉得痛了。

    她又看了一眼青簪那留在地上的首级,表情万分精彩。

    呼!

    就在这时,她又亲眼看着云逍的身体一分为三!

    左边出现了那狐妖月仙,而右边那一团血回到了战公主的身上。

    汩汩!

    战公主的娇躯快速恢复了圆润饱满诱惑,看得沐大泷都感觉自愧不如。

    “呃……”

    沐大泷不知道说什么了。

    她的世界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什么都不许说。”云逍看着她的眼睛说。

    “嗯嗯。”

    沐大泷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一副懵懂的样子。

    “去八卦战场疗伤。”

    云逍说着,挑起了青簪的头颅。

    他这明显是要狠狠刺激一下今天搞事的人了……

    他说话时,月仙直接就走了,而那战公主见有外人在,便嘟囔着抱怨了一句:“都不知道提前说一声,疼死了,我还以为自己死了呢。”

    云逍瞪了她一眼。

    “切,嘴上这么凶,还不是舍不得人家死。”战公主撇嘴道。

    “滚。”云逍道。

    战公主见远方有动静,再恼怒看了云逍一眼,这才转身进了黑暗之中,依依不舍的走了。

    这一幕,又让沐大泷看得叹为观止。

    “云谪仙……”沐大泷支支吾吾。

    “我说了,别多问。”

    云逍说着,踩上葬天剑魄,准备御剑而行。

    沐大泷幽幽道:“其实你可以对战公主温柔一些,我感觉她和你挺配的……”

    “她啊?”云逍莞尔一笑,“是我小奴,伺候我的,不用客气。”

    沐大泷:“……”

    她已经脑补了这小奴被云谪仙狠狠鞭挞的画面了。

    “上来吧。”云逍忽然道。

    “嗯?”沐大泷怔了一下。

    “你剑魄有裂纹,先找你爹,拿点灵物滋养一下。”云逍道。

    “嗯嗯。”

    沐大泷心里暗暗道:“原来云谪仙还是很细心的……”

    她还在愣神,云逍御剑一晃,压了个弯,拦腰抱住了她,瞬息消失在了原地。

    狂风中,沐大泷抬头看了一眼少年的侧颜。

    她忽然怀念自己的青春少女时期了。

    如果那时候能碰上云谪仙,是不是好一些?

    可想起女儿,她忽然又明白,这少年便像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她决定不想了。

    她伸手抱住了少年的腰部,脸颊贴在了他的胸口。

    云逍没有拒绝!

    很快,八卦战场到了。

    沐大泷主动松手,落在了地上。

    她忽然感觉一生好像圆满了,便柔声一笑,低头对云逍道:“谢谢。”

    “谢什么?”云逍问。

    “谢你……给了很短暂,但却很动人的梦。”沐大泷道。

    云逍怔了一下,然后道:“不管我去了哪里,九狱界我都会回来的,我的家在这里。”

    “那太好了。”沐大泷眼眶微红。

    “嗯。”

    云逍微微笑了一下,然后越过了她。

    他在离字宫遇刺的消息,已经由其他剑修通告回来了!

    八卦战场当场大乱。

    人心浮动!

    天剑狱主带着一群人回救,却扑了一个空,没想到云逍却带着沐大泷,安全回到了八卦战场。

    一时间,全场死寂!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当!

    云逍上前几步,将那一个人头丢上了战台。

    那是个长发女子。

    起先,她的发丝挡住了脸面,没人知道那是谁。

    直到她停止滚动,长发滑落,露出了一张恐惧的脸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