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言情小说

首页 四合院之饮食男女
字:
关灯 护眼
51言情小说 > 四合院之饮食男女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别撕吧啊,又不是给你的

    黄干看着李学武这幅模样都想掐死他了,咬了咬牙,拉住了要闪过去的李学武,瞪着眼睛说道:「吃饭的费用我出」。

    李学武眨了眨眼睛,看着黄干说道:「所有费用」。

    「你别得寸进尺啊!」

    「哎幼好累啊,困死了~」

    李学武接过王筝笑着递过来的书,转身就要往教室外走去。

    这会儿教室里已经没有人了,所以李学武的演技再浮夸也不觉得尴尬。

    「你赢了你赢了!」

    黄干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就当救济穷人啦!」

    「哈哈哈哈」

    李学武笑着转回身对着黄干招招手。

    黄干一脸不耐地说道:「干什么?」

    李学武歪着脑袋笑道:「再不去请假班主任就去吃饭了」。

    「草!」

    黄干说着就要跟上李学武。

    可这会儿王筝不干了,拉着黄干的手说道:「我也去!」

    黄干回头看着自己妹妹吓唬道:「那镇子可脏了,臭死了,你不要去了,乖啊!」

    王筝眯着眼睛看着黄干说道:「二哥,你要是这么说,我就去班主任那儿说你不请假熘出去了!」

    黄干瞪着眼睛看着王筝说道:「我什么时候熘出去了?!」

    王筝也瞪着眼睛回道:「你没熘出去怎么知道镇子上又脏又臭?」

    「我!……」

    黄干顿时觉得这个妹妹不亲了,也不可爱了。

    李学武都走出教室了,见ATM机没跟上来,又转回身站在门口说道:「还走不走?不走我可走了啊!」

    黄干指了指王筝说道:「你没看见这儿还一个跟屁虫呢啊!」

    李学武不耐烦地说道:「你就是最大的跟屁虫,快快快,让她跟着吧!」

    「好哎!」

    王筝笑着走到李学武身边,笑着说道:「以后我管你叫二哥,他降级了」。

    黄干怒目看着自己妹妹跟着李学武出了教室,忙跟了上去,嘴里还碎碎念道:「有奶便是娘是吧!」

    王筝的小嘴皮子很是不让份儿:「没奶那是爹!」

    李学武没搭理两人的斗嘴,赶在刘正拧上钢笔前进了办公室。

    「老师,我们申请出门」

    刘正见是李学武三人进来了,板着脸说道:「理由」。

    李学武说道:「每逢佳节倍思亲嘛,想去镇子上看看有没有土特产,想要带回去给家人和朋友」。

    黄干和王筝站在李学武的旁边,一脸佩服地看着李学武,这理由真好啊!

    「你们也是吗?」

    刘正转过头问了问站在李学武旁边的两人。

    这三人经常集体活动,李学武带着两人进来请假,刘正倒是没觉得惊讶。

    对于黄家的老二和王家的小丫头,刘正也是看着长起来的,对于他们跟着李学武一起玩,他是没什么可担心的。

    据他所了解的,李学武是一个正派的,稳重的,值得信任的好干部。

    「是是是」

    黄干笑着点点头,王筝也是甜甜地笑着,两人都是一脸无害的模样。

    「嗯」

    刘正点点头,拿起钢笔在一张出门条子上写了三人的名字,又签了字。

    在将条子挪到李学武面前的时候还叮嘱道:「六点前,别忘了啊!」

    「是」

    李学武边答应着边敬礼道:「祝老师元宵节身体健康,万事顺心」。

    见李学武突然拍马屁,黄干和王筝也是快速地跟着李学武敬

    起了礼。

    刘正笑了笑,摆摆手让三人出去了。

    等出了门黄干对着李学武笑道:「你特么下次能不能给个提示,我们很被动啊」。

    「是啊」

    王筝笑着对李学武说道:「什么时候给我们传授一下这方面的经验」。

    听着两人的调侃,李学武笑着点了点手表,道:「时间有限啊,再不去菜可就凉了」。

    这下两人着急了,王筝怕两人自己跑了不带自己,把书递给了黄干,说道:「二哥你去放书」。

    黄干无语地看了看手里的书,张了张嘴,问道:「为什么是我?你怎么不去?」

    王筝眨着眼睛说道:「我跑的慢嘛,耽误时间啊!」

    黄干将手里的书扔给李学武,道:「你跑的快,你去!」

    李学武捧着书,冷冷地看着黄干。

    黄干倒是满脸委屈地说道:「看着***什么?我去搞车啊!」

    得,李学武说不过这俩人,只能拿着书往宿舍走。

    刚走一步,王筝看了看跑去停车场的二哥,对着李学武说道:「李学武,出门条我帮你拿着吧,来回拿着多累啊!」

    说着话,走到李学武身前,从李学武的手里拽走了那张写着三人名字的条子。

    李学武看着一脸小狐狸一样笑容的王筝,又看了看尥蹶子往停车场跑的黄干,不由得咬着牙说道:「造孽啊!」

    在王筝「咯咯咯」的笑声中,李学武快速跑回宿舍,手里拎着装行李的大包又跑回了集合地点。

    这儿黄干和王筝已经坐在威利斯上等着李学武了,王筝这会儿正乖巧地坐在后座上,很怕李学武把她从副驾驶拉下去似的。

    等李学武跳上车,黄干便踩着油门出发了,车后面被轮胎挠出一股子烟灰。

    李学武感觉黄干的车本就特么是买的……不,应该是特么自己画的!

    「草!」

    李学武一个没坐稳差点儿飞出去,这特么给门卫看了门条,黄干一脚油门就飞出了大门。

    这可真真儿的是飞出去的,大门口有个小柰子,只要减速就没什么事儿。

    可特么现在这个小柰子耽误黄干他起飞了,直接一脚油门就干过去了。

    李学武扶稳了以后回头看了看坐在后面的王筝,见这姑娘一脸的澹定,手虚抓着扶手,很是习以为常的样子。

    「你特么的驾照是飞行驾照吧!」

    黄干戴着蛤蟆镜,笑着说道:「我是想考来着,可是没有门路,咱们系统不给配飞机」。

    (这个蛤蟆镜有没有反驳我违反历史的?嘿嘿)

    李学武踹了踹这台状况不是很好的威利斯,问道:「你是怎么借出来的?」

    「哈哈哈」

    黄干一脸得意地说道:「驾驶课教员跟我处得很好」。

    还没等黄干把这个哔装完,坐在后面的王筝撇着嘴说道:「要是有人帮我白干活,我跟他也能处的好,非常好」。

    「哈哈哈哈」

    现在轮到李学武笑了,看着黄干一脸的凝滞,李学武转过头对着王筝点点头。

    「你做的对,就应该让你哥时刻保持清醒,以免被某些思想冲昏了头脑」。

    坐在后门的王筝很是正式地回道:「是,保证完成任务」。

    「哈哈哈哈」

    威利斯上飘着笑声,一路进了学校边上的这个小镇子里。

    车进了镇子后便放慢了速度,镇子里的味道也飘进了车里。

    王筝耨耨着鼻子,对着驾驶位上的黄干说道:「二哥,你还说你没出来!」

    「我叫天屈!」

    黄干很是无语看着路两旁沟里的臭鱼烂虾残骸,他哪里想的到,随口说出的理由却是蒙对了。

    进了镇子见到人以后,李学武让黄干停了车,自己跳下威利斯,跟着一位看着这边路人问道:「同志,请问裴军刚家怎么走?」

    「哦哦哦」

    这人见李学武他们是来找裴军刚的,便指了指前面的路口道:「左拐,捡直走,街底儿倒数第三家奏是」。

    「谢谢您啊」

    李学武道了谢,跳上已经启动了的威利斯。

    黄干这孙子为了吃已经什么时间都省了,李学武打听道儿的这会儿功夫都等不及了。

    李学武指着供销社的位置叫黄干停车。

    「干啥?时间不是来不及了吗?」

    李学武转身伸出手,道:「你特么上人家做客干手爪子去啊?」

    黄干打了李学武的手掌一下,道:「那你跟我伸手干什么?」

    李学武拍掉黄干的手,再次伸出手道:「不是你说的嘛,所有费用你全出」。

    「买上门礼的钱也是我出!?」

    李学武点点头,道:「我都说不叫你来了,你偏来,现在好了,所有费用」。

    「靠你大爷!」

    黄干跳下车,跟着李学武往供销社里面走。

    不一会儿,李学武抱着两箱橘子汽水走了出来。

    王筝捂着嘴笑了笑,问道:「就买两箱汽水吗?」

    李学武将汽水交给了后面的王筝,笑着指了指身后拎着两瓶酒出来的黄干,道:「你二哥说光拿汽水不太好,就又买了两瓶酒」。

    「我特么什么……」

    黄干本来想要反驳李学武的,但是反应过来后,又点头说道:「是,是我要买的」。

    这特么钱都花了,再不落下名,那不是妥妥的大冤种了嘛。

    但是现在想想,黄干还是觉得特么冤得慌。

    吃特么龙肉啊,这么贵?

    按照那人的指点,黄干把车直接停在了裴军刚家的门前。

    这边的格局就是普通的院落,就是墙高了一些。

    这并不稀奇,冀省、豫省、津门等地的民俗即是如此,各家门户的围墙都很高。

    李学武跳下车,还没等着去敲门呢,院门就打开了。

    「你来了啊,正好开饭……」

    说着话还看向了李学武身后的两人,话也说到了半截。

    李学武笑着侧过身子说道:「是我两个要好的同学,不介意多加两个人吧?」

    「没事没事」

    裴军刚倒是没有什么惊讶的,见李学武这么说,便将李学武等人往里面让。

    看着李学武三人都抱着礼物,还笑着客气了几句。

    「媳妇儿生孩子,老娘去伺候了,家里奏我一个人儿,别嫌弃我手艺差啊」

    「哪能呢」

    李学武笑着进了屋,将汽水放在了柜子上,接了黄干手里的摞在了上面。

    而王筝手里的两瓶酒则是递给了裴军刚。

    「谢谢啊」

    「客气了,是我们今天叨扰了」

    王筝笑着客气了一句,便跟着黄干站了。

    裴军刚倒是很热情,让着几人上桌。

    屋里的桌子上已经摆了蒸好的海鲜,螃蟹、海螺、虾爬子。

    说着话裴军刚又从厨房里端出来一联子扇贝,没有后世那么大。

    「介玩意儿我也不太常吃,做的一般,你们别介意啊」

    「太客气了」

    李学武笑着说道:「我们连吃都没吃过,也不知道好不好吃呢」。

    「哈哈哈哈,你说笑了」

    虽然京城是内陆,但是离津门不算远,没吃过海鲜就是玩笑了。

    海带不算海鲜吗?

    海米呢?

    李学武见裴军刚还要往厨房走,便笑着说道:「裴哥,这些菜就够多了,不要再整了」。

    裴军刚从厨房走出来,端着一盘花蛤和蛏子杂炒,笑着说道:「当当吃海货,不算不会过,今天来了朋友,必须招待好」。

    这会儿李学武已经给几人的面前都摆了酒杯,又都倒上了带来的白酒。

    王筝因为不会喝,所以起了一瓶带来的橘子汽水。

    「快吃吧,介玩意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哎」

    李学武见裴军刚给每个人面前的碗里夹了一只螃蟹,便笑着应了一声。

    裴军刚很是热情,对着黄干和王筝让着菜。

    「介螃海不大对,你们来晚啦,九月份到十一月份来才对味儿呢」

    李学武拆了螃蟹,看了看里面,虽然裴军刚说时节不对,但这会儿里面还是有肉的。

    「嘶喽~」

    李学武咗了一口,还是觉得香。

    前世没少吃这玩意儿,但是现在吃着就是比记忆里的味道好。

    黄干吃的倒是快,这会儿已经去拿第二只了。

    见大家吃的香,裴军刚笑着说道:「我特意打的海水煮的,味道比自来水好」。

    「嗯嗯嗯」

    王筝吃了一口花蛤,鲜香辣一下子就冲击了口腔里的味觉系统,不住地点头表示好吃。

    李学武端起酒杯谢了裴军刚,众人都借着第一口海鲜的味道干了一杯。

    白酒配海鲜,绝了!

    裴军刚指了指王筝爱吃的花蛤和蛏子说道:「介是昨儿朋友去赶海捡的,换了几遍水儿了,没有沙子吧?」

    「没有,特别鲜!」

    王筝用手绢擦了一下嘴,都着红嘴唇不住地夸赞着裴军刚的手艺好。

    惹得裴军刚「呵呵」直笑,要不怎么说饭桌上有个女人,气氛就是不一样呢。

    尤其是王筝这样性格开朗,能说会道的漂亮女人。

    桌上几人一句题外话都没聊,光聊这海边的渔镇,聊这海鲜了。

    李学武吃了两只螃蟹就没再吃,挑了虾爬子吃了不少。

    桌上的虾爬子得有成人一扎半长,肉特别鲜。

    几人光吃海鲜吃个饱,饭后王筝收拾的桌子,李学武三人则是坐在凳子上聊起了海货的话题。

    裴军刚当然知道李学武来可不仅仅是吃海鲜来了,不然他也不会这么下本儿地去招待李学武。

    「走,我带你去看看你奏知道了」

    李学武看着站起身的裴军刚,问道:「你们家没有吗?」

    「哈哈哈」

    裴军刚笑着解释道:「我们家以前是晒的,可我进了海产公司,我爹没了后我娘身体也不好,就没人晒这些东西了」。

    见李学武几人的神色有些遗憾,便又笑着说道:「但我们家亲戚是做这些东西的,等一会儿我带你们去看看,喜欢什么我去给你们要」。

    李学武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笑着点点头说道:「好,我们只看,不说」。

    黄干和王筝也听出了李学武的意思,裴军刚说的是带你们去看看。

    而李学武又强调了一下,只看,不说。

    意思就是很明显了,想要,可以,得我去说。

    说着话,裴军刚带着三人出了

    门。

    也没往远处走,就是穿小巷子,左拐右拐的。

    也不见裴军刚敲门,推开院门就进了一家。

    这会儿正有一个老太太坐在院子里,身前的板凳上放着一个簸箕。

    簸箕里面好像是小虾,白色,还带着粉色。

    几人一进院,这老太太便抬头望了过来,但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

    「老婶儿,我军刚,带几个朋友来转转」

    「哦哦,刚子啊」

    老太太好像是刚认出裴军刚一样,但仅仅是打了个招呼,看了看后面进来的李学武等人便不再说话了。

    裴军刚也没理会老太太,直接带着李学武等人进了里屋。

    好像就是自己家一样,踅摸了一圈儿,在墙角发现了几个袋子,将手上的烟叼在嘴上,伸手就将袋子拽了起来,直接打开了绳子。

    李学武一进屋就闻见海味儿呢,应该是海鲜晒干的制品,因为院里还垒着一口大铁锅呢。

    裴军刚也不说话,把袋子口对着李学武示意了一下。

    李学武走上前看了看,原来是海米。

    这玩意儿别的地方什么叫法李学武不知道,但四九城管这玩意儿就叫海米。

    「凡虾之大者煮爆去壳,谓之虾米,食之姜醋,馔品所珍」

    袋子里海米色泽呈现澹黄色,李学武伸手往里面抓了一把放在眼前看了看。

    这么看又有点儿粉红色的光泽了,虾干形体完整,大小不算很是均匀,但是干度很足。

    「尝尝」

    裴军刚点了点李学武手里的海米说道。

    其实李学武也不大懂这玩意儿怎么判断好坏,但还是拿起一点放在了嘴里。

    好吃,光熘熘的,但是有点儿硬,还有点儿咸。

    李学武点点头,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裴军刚也没在意李学武的态度,见跟过来看的黄干和王筝也从李学武手里拿了一点儿去尝,笑了笑没说什么,而是又把袋子用绳子封了口儿。

    接着又从地上拽起一个袋子打开来让李学武等人看。

    「这两个不一样吗?」

    见王筝问,裴军刚笑了笑也没解释。

    李学武伸手掏了一把看了看,白色半透明状态的虾皮很是「直熘儿」。

    倒不是说这样的不好,而是晒制的方法不同。

    弯曲的那种是盐水煮过晒的,有点粘手,这种是直接干晒,盐度少,容易保存。

    这次李学武没有尝,刚才那一口的咸味还在嘴里呢。

    把手里的虾皮扔回袋子里,裴军刚便又上了绳子。

    收拾完带着几人出了屋子,也没跟院里的老太太打招呼,直接出了门。

    王筝也看出了李学武的意思,瞪着眼睛跟在后面,满脸的好奇和惊讶。

    这特么算不算……?

    走了几步进了另一处院子,还是那个套路,裴军刚跟屋里走出来的妇女点点头,便带着李学武等人进了屋。

    而刚才出门迎接的妇女直接去了大门口站着了。

    李学武看出那么一点儿意思了,这就是最原始的那种贩卖制度了。

    你直接来买,不卖,我们这个是自己吃的。

    但我们家亲戚领来的,看看家里的吃食,没毛病啊!

    裴军刚显然是熟悉这个套路的,进屋打开一个袋子给李学武看。

    李学武探头看了看,好家伙,黑不出熘儿的,麻麻赖赖的,跟大肉虫子似的。

    退后一步看了看这袋子的大小,好家伙,够那支「享誉世界」足球队吃一顿的了

    。

    见李学武看完,裴军刚又封了袋子口,打开了另一个袋子。

    这玩意儿李学武认识,前世也没少吃,鲍鱼干,炒作的挺厉害,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儿。

    李学武只要是看好了,裴军刚就换一袋儿,期间是一句话都没有。

    尤鱼干、干贝、墨鱼干、皮皮虾干。

    看来这家还是有点儿能跟的,裴军刚带着李学武等人出来的时候,那妇女还想跟裴军刚说话来着。

    可是被裴军刚一个眼神顶了回去,那妇女显然是有点儿怕他,唯唯诺诺地抿住了嘴。

    走出门,裴军刚在前面,李学武和黄干带着王筝跟在后面,黄干跟李学武对视了一眼。

    李学武倒是没怎么觉得,不谨慎的他还不敢合作呢。

    最后进了一家,跟着院里的老两口打了声招呼,也没进屋。

    因为要看的东西就在院里的架子上放着呢。

    鱼干有大有小,大的是黄花鱼,已经去了头。

    小的是杂鱼干,李学武也看不出都是什么鱼,成人手指长短。

    头发花白的老头儿看了李学武一眼,说道:「这边是澹水的,这边是海里的」。

    李学武看了看笑而不语的裴军刚,拿起澹水小鱼干尝了尝。

    怎么说呢,有鱼的香味,当并不是李学武想的那种脆,而是劲道。

    在老头儿的关注下点了点头,又拿起海鱼干尝了尝。

    鲜、咸、冲头。

    看着李学武的表情,老头儿「嘿嘿嘿」地笑了起来,站在大门口的老太太也笑了起来。

    黄干和王筝也不知道他们笑什么。

    还是裴军刚笑着解释了一句道:「这个还是做汤吃或者炖菜的时候好吃」。

    这么说是给李学武留面子了,就没直接说这玩意儿不能直接吃了。

    李学武笑了笑,把手里剩下的一半也放进了嘴里,倒是叫老头和老太太看的点点头。

    李学武又看了看架子上的大虾条,这不是后世的那种膨化食品,而是真正的大虾晒成的虾条。

    不到成人一扎长,看着就好吃,但是李学武没尝。

    就在裴军刚准备带着李学武走的时候,老头对着李学武指了指院里的小缸,示意李学武要不要看看。

    李学武看了看回头看自己的裴军刚,跟着老头走到小缸前,由着老头儿掀开了封盖。

    好家伙,一缸的虾酱,这玩意儿李学武认识,前世没少吃这玩意儿。

    可前世很少能买到好的虾酱,这玩意儿别看是虾子做的,但是做的好的话是一点儿异味都没有。

    可能会有一点点儿腥气,但都是正常的,只要不臭就说明没有变质。

    老头儿看李学武点头,又将另一个缸打开了。

    这个李学武就有点儿受不了了,缸里是腌制的螃蟹。

    见李学武皱眉头,老头儿也没在意,重新封上了缸口。

    裴军刚这会儿已经带着黄干和王筝等在门口了,见李学武出来,带着他们往回走。

    回头见李学武还皱着眉头,便笑着说道:「那玩意儿不是本地人吃不惯,我现在都不吃」。

    李学武点点头,笑着说道:「可能是我的味觉有点儿灵敏,现在感觉还有味儿呢」。

    许是转完了,裴军刚也跟几人说起了话,介绍了这边打鱼晒鱼的历史。

    「我小时候还见着我爸跟我老叔他们下海弄这些玩意儿,那个时候也不值钱,就是换点儿零花罢了」

    等到了家大门口,裴军刚转身对着几人说道:「这边镇子里大概就是这样,因为合营嘛,现在只

    能晒给自己吃,或者送给亲戚吃了」。

    李学武笑着点点头,道:「挺好的,我看着晒的都挺好的」。

    见李学武这么说,裴军刚笑了笑,指了指他们家巷子的尽头说道:「从这上去一直走就是海边,景色还不错,就是风有点儿大,我带你们去看看啊?」

    黄干笑着摆摆手说道:「我们自己去吧,李学武喝的有点儿多就别去了」。

    什么叫听话听音儿啊,黄干这么长时间没说一句话,而裴军刚给了台阶他就下了。

    李学武对着黄干笑了笑,说道:「我休息一会儿就去找你们」。

    「得」

    黄干拉了王筝一把,指着海边说道:「车留给你,等会儿去找我们吧」。

    说着话已经带着王筝往里边走去,王筝还回头看了李学武一眼。

    李学武看着黄干走远,便跟着裴军刚又进了院子。

    显然是做惯了这种买卖的,裴军刚走到里屋拿了一个本子走了出来。

    在李学武的注视下,将刚才看见的种类写了一遍,到最后看了李学武一眼,将虾酱写了上去,咸螃蟹没写。

    李学武接过来看了看,每种海货后面还跟着单价,这是方便李学武填写具体的数量的。

    李学武搁心里算了算,一笔没动,又将本子推了回去。

    这倒是给裴军刚整蒙住了,皱着眉头看向李学武说道:「价格不满意?」

    说着话点了点本子说道:「咱们都是实在人,我给的价……」。

    裴军刚还没等说完呢,就见李学武摇了摇头。

    「你是不想要?」

    裴军刚虽然眉头紧皱,但还是点头道:「行,回头儿我再看看有没有好……」。

    虽然有点儿心疼中午那顿,但是做买卖就是这样,现在可不敢玩儿强买强卖那一套了。

    刚要收起本子,却是见李学武一巴掌拍在了本子上。

    「我全要」

    「啥!」

    李学武笑了笑,将手上烟递到嘴边抽了一口,给了裴军刚一个缓冲的时间。

    随后松开了按着本子的手,笑着说道:「我说我全要了」。

    「这……」

    裴军刚倒是有点儿蒙住了,这么壕无人性的吗?

    「您确定?」

    「呵呵呵」

    听见裴军刚都用上敬称了,笑着点点头说道:「我跟你说了,我胃口好,能吃」。

    裴军刚还要再说话,却是被李学武伸手拦住了,点了点手表说道:「我喝的有点儿多,睡两个小时」。

    说着话对裴军刚摆了摆手,便上了火炕。

    炕上应该是裴军刚的行李,李学武也没拖鞋,头朝着炕里,枕着被子,盖了自己的衣服便睡了。

    裴军刚看了看炕上的李学武,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笔记本,最后咬咬牙,起身出了屋子。

    听见门动静,李学武缩在衣服里的手松了握着M911的枪把的力气,但并没有完全松开。

    伸手扒拉开衣服的一角往外面看了看,又遮盖了回去。

    只要你乖,我买你一条街,你要不乖,脑袋给你拧下来。

    没多大一会儿,就听院门被打开了,还不是裴军刚一个人回来的,但是没有进屋,在院子里说了一会儿话院门又响了。

    反反复复的,李学武这一觉儿也没睡踏实。

    就在迷迷湖湖打着呼噜的时候,裴军刚摘了手上的手套,拿着笔记本进屋了。

    一进屋就见李学武睡得香,不由得咧咧嘴,但是想到外面没回来的两个,又释然了。

    裴军刚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李学武会一个人来,果然。

    李学武是不了解这人的心理活动的,也不知道他误会了黄干兄妹两个。

    李学武的胆气全凭自己的魅力,绝世的容颜,过人的气度,令人信服的气质和怀里的***。

    「老弟,醒醒」

    「嗯?」

    李学武扒拉开衣服,睡眼惺忪地看了看炕边叫自己的裴军刚。

    「整完了?」

    「嗯」

    裴军刚点点头,看着李学武说道:「都给你放在院子里了,要不要去看看」。

    「看什么?」

    李学武坐起来打了个哈欠,摸了摸炕头说道:「睡热炕真醒酒啊」。

    说着话接过裴军刚递过来的本子。

    刚才看的鱼干、虾干等都有,多的有上千斤,少的有百多斤。

    最少的就是李学武最后看的那缸虾酱,许是家里留了些自己吃,在本子上写的是一百一十斤。

    李学武看了一下最后的金额,不多,一千出点儿头儿,出头儿那点儿被划下去了。

    裴军刚见李学武看完,神情有点儿紧张地说道:「您给一千整就行,零头我给抹了」。

    李学武笑了笑,从兜里掏出一叠钱,直接当着裴军刚的面儿数了数,正好是一千的。

    又从兜里掏出钱数了数字后面的零头,将两份钱叠在一起,放在了跟自己一样坐在炕边的裴军刚旁边。

    「你这是干啥!」

    裴军刚见李学武又给数了零钱,便要把李学武的手退回去。

    李学武的手躲了一下,对着裴军刚说道:「别撕吧啊,多少都收着」。

    见李学武放下了钱,裴军刚把成捆大团结上面的钱拿起来又给李学武放了回来。

    「你收了这么多东西,该给你实惠的」

    李学武拿起炕上那三十多要往裴军刚手里塞,裴军刚倒是怎么都不要。

    「都说不要了呢,我老叔刚才来还说呢,没见过这么敞亮的小伙子」

    李学武见裴军刚不要钱,直接手往后一使劲儿,直接把钱扔到了炕里。

    「挣的都是卖命钱,该是多少就是多少,你要当我是朋友,等下次来,你记得再整这么好的伙食就行了」

    「你这……」

    裴军刚也被李学武的气度镇住了,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一摞子大团结,不占自己便宜,这小子真是不简单啊。

    没等裴军刚说完,就见李学武又从兜里掏出五张大团结。

    「你这是干啥?」

    见李学武还要给自己钱,裴军刚急了,站起身就往后退。

    李学武笑着说道:「这是祝你弄章之喜的,这是礼钱」。

    「李学武,可没你这样的啊!」

    裴军刚真不好意思了,虽然他给介绍这个会拿回扣,但是没这么拿的。

    该拿的钱他已经拿了,现在李学武又是给零,又是给礼钱的,李学武的实在让他不好意思了。

    李学武下了地,将钱硬塞进了裴军刚的兜里,嘴里不满地说道:「别撕吧啊,又不是给你的,这是给我大侄儿的,等小子大一点儿,带他去京城玩,我招待」。

    「兄弟你……」

    「收着」

    李学武摆摆手,道:「不收就是不拿我当朋友」。

    裴军刚现在是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看着李学武瞪眼睛,也就收了。

    没管炕上的钱,带着李学武出了门,指着院子里的袋子说道:「都在这儿了,怎么弄走你自己看着办,我去找你那两个朋友,带他们转转,晚上我老叔要

    招待,你们吃了晚上饭再回去」。

    李学武忙摆手道:「我们六点前得回去,别麻烦了」。

    裴军刚摆摆手,指着两个麻袋说道:「这是我给你准备的带鱼和胖头,还有点儿别的,你带回去给家里人尝尝」。

    说完就往出走,边走边说道:「你们赶时间,那我就告诉我老叔现在准备伙食,你快点儿的吧,一会儿直接去刚才看的最后一家」。

    话还没说完,人已经没了影。

    李学武站在院里看了看大门的方向,掏出烟盒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等一根烟抽完,李学武看了看一人多高的院墙,一个助跑就上去了。

    这边的院墙是真的高,李学武站在墙上能看出老远去。

    这会儿离得近的几个院子里除了有一家有老人出来一会儿,就没再有人出来了。

    站在墙上看了一会儿,李学武跳下墙,把东西收拾了,看了看地上用装酒那种大白桶装着的虾酱笑了笑,最后收进了指尖。

    走到大门口把大门开了,上了威利斯打着火,便往镇子外面走。

    到了镇子外面打个晃儿又往回走,如此跑空车来回了十几趟,看着天色暗下来,回到院子关上了大门。

    也不管屋里放着的,裴军刚没收的钱,开着车往中午看的最后那家去了。

    到大门口见屋里已经亮了灯了,一进院就见黄干和王筝已经坐在了屋里。

    裴军刚不复中午那会儿的讳莫如深,给李学武介绍了这老头和老太太。

    原来这就是他老叔和老婶。

    看着岁数挺大,其实也才五十多岁,这海边的渔民就没有看着年轻的。

    晚上倒是没再吃带壳的,而是尝了尝这边的海鱼。

    老太太很是热情,给做了两样海鱼,还有一小锅虾酱炖豆腐。

    裴军刚说了李学武等人晚上还要回去,所以也没多喝,只是互相敬了几杯,便吃起了菜。

    等裴军刚和老头老太太送李学武等人出来的时候,月亮都起来了。

    摆摆手,跟站在门口的几人道了别,李学武三人踏上了归途。

    王筝坐在后座上,摸了摸身边的几个袋子问道:「这是啥?」

    李学武转头笑了笑,说道:「给你们也带了一份」。

    「谢谢了啊」

    王筝笑着道了谢,而黄干则是回头看了看,笑着对李学武说道:「多少钱?」

    李学武扶着座边的把手,看着黄干道:「咋地?真想所有费用啊?」

    「哈哈哈,那就谢谢了啊!」

    知道李学武的意思,黄干也就不再说这个了,倒是王筝摸了下面的两个小袋子,问道:「怎么还多了两份儿?」

    李学武踹了踹车,说道:「好借好还,再借不难」。

    「哈哈哈哈」

    黄干倒是开心地笑了起来,倒不是笑李学武说的这个意思,而是笑李学武的办事方式和人品。

    回到学校,黄干先是把车停在了宿舍,跟李学武两人把三人的袋子拎上了楼。

    等下来,李学武拎���一个袋子,让黄干去还车,让王筝上楼。

    王筝和黄干见李学武拎着袋子离去的方向都笑了笑,各自干自己的事情去了。

    李学武的销假手续办的很顺利,刘正对于李学武的礼物倒是严肃地推辞了。

    李学武倒是挺能整,笑着对刘正说道:「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恩师也是亲人啊」。

    看着刘正露出了笑容,李学武便转身敬礼出了办公室的门。

    这个世上就没有送不出去的礼,只有不会送礼

    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