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言情小说

首页 寒门宰相
字:
关灯 护眼
51言情小说 > 寒门宰相 > 六百九十九章 熙河经略安抚使路

    因为章越,王韶的捷报传来,朝堂顿时是一番新气象。

    大捷当日,官家即大行封赐,吴充因军功右谏议大夫升任工部侍郎。

    其长子吴安诗本官加为大理寺评事。

    次子吴安持,因是王安石女婿之故,已是开封府兵曹参军兼权发遣提举市易司。

    吴安持本官亦加为大理寺评事。

    吴充三子吴安时还未封荫,如今加为秘书监校书郎。

    吴充上疏言自己坚持出兵熙州的决定是承袭其兄吴育,当年吴育为参知政事时候,上疏认为李元昊其人反复无常,可以按照太祖皇帝对付南唐时的办法,就是不可一蹴而就当徐徐图之。

    结果为宰相张士逊嘲笑说,难怪众人都说吴正言心风(脑子有病),果然。

    当宋军三川寨,好水川大败之后,吴育之言被证明有先见之明,他又上疏提议联合了唃厮啰一共攻打党项。

    吴充支持章越出兵,也是当年他兄长留下的政治遗产。

    官家听了感慨不已给吴安度加官。

    吴安度在年初时,招试舍人院,赐予进士出身,算是吴家第三代中唯一一个有进士出身的官员。

    不过当时吴安度当时没有考好,被挑了个错处,差点作罢落,最后只是改官而已。

    如今官家听吴充提及,知道了其兄当年功劳,于是给吴安度加官为着作左郎。

    吴充高兴极了,吴家第三代终于是后继有人了。对于吴充而言,自己升官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家族能够一直长盛不衰,这才是最最要紧的事。

    恩典的诏书抵至家中后,吴家上下是一片喜气。

    文彦博的六公子文及甫上门向吴充夫妇道贺,吴充问道:“十五娘为何没到?”

    文及甫道:“娘子本是高兴极了,她说过些日子来,正好给爹爹娘娘采办贺仪。”

    吴充没有想到女儿家的心思,倒是李太君一清二楚,知道是女儿妒忌妹妹的风光。

    如今十七娘回一趟娘家,那风光别是不同,远非当年庶女时可言,这令她这嫡女如何能顺气。

    李太君叹女儿短视,自家妹夫这么好的助力,不替夫婿帮衬一二,在那生哪门子的气呢?

    女婿来与岳父说话,总没有女儿方便。

    文及甫笑道:“几位内兄都得了好差遣,真看得我好生眼热。”

    吴充笑道:“怎么你爹没给你安排吗?”

    文及甫道:“不瞒老泰山,家父家母没有对我多偏爱,小婿这才来求你。”

    吴充大笑道:“你爹是放心不下你,他是数任宰相,又是谨小慎微惯了,故才约束着你,也罢,改日我碰到他便说一说。”

    李太君心疼女婿道:“诶,好容易及甫开口求这一次,你便别推了。”

    吴充微笑不语。

    文及甫道:“如今老泰山官家的赏识,正是圣卷正荣的时候,小婿当然得寻老泰山才是。”

    吴充心想,这话倒是,文彦博因反对熙河开边,随着章越得胜自是声望受损。

    吴充道:“我可以帮你安排,不过你需先与你爹爹说清楚。”

    李太君笑道:“二哥儿如今不也是在王介甫那做事,既同是女婿帮丈人做事,咱们文六哥儿怎么不行。”

    吴安持如今提举市易司,而市易司是王安石推行市易法所新设的衙门,因此说吴安持给王安石做事。

    宋朝官场上对宰执的儿子约束颇多,但对宰相的女婿约束少。文及甫虽然得荫,所以文彦博一直不安排他做事。

    吴充道:“既是你爹不愿开这个口,我便替他来安排,你要去哪里做官?”

    文及甫精神一振道:“老泰山,听闻官家欲设熙河路经略安抚司,小婿与度之相熟,想去此处……”

    吴充双眼一眯,心道好啊,你小子倒是消息灵通。

    没错,熙河经略安抚司还在筹谋中,但文及甫已是先一步得了消息。

    吴充道:“你倒是厉害,熙河路以后是能出将相的,确是一条青云之路,你想去这里搏一搏功名是好的,但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文及甫道:“老泰山此正是小婿之志,何况小婿听说连韩大郎君也有意去熙河……我怎能不如于他。”

    吴充心道,没料到,连韩琦,韩忠彦都动了心思。韩忠彦可是正儿八经的进士出身,而且与章越交情很好。

    因为熙河开边,多少人因此升官晋爵,谁能够不动心?

    而且下面熙河经略安抚使路要设立,多少人都想托人往里钻,找人四处说情。

    他们都看准了,跟着这条路是真真正正地能博一个军功,有此军功传家,方使家族能够真正地长盛不衰。

    他吴家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所以这两个衙内都动了心思,过来摘桃子了。

    当然也不纯粹是摘桃子,这二人在当今衙内之中,正好也是颇具干才的。

    吴充道:“那我便帮你安排安排。不过有一句话我说在前头,你们此去熙州,是打着这熙河路经略使会着落度之身上吧……”

    吴充看了文及甫神色,对方果真有这个打算。

    吴充道:“若度之为经略使,我绝无二话,但眼下看来……”

    文及甫讶道:“难道度之立此盖世之功,却仍不得经略使吗?”

    吴充点了点头。

    次日登朝,吴充大步上殿。

    这一路走来,众官员对他都是露出了恭敬谦卑之色。

    吴充之前因主张对熙州用兵故一直在朝中被压抑,主和派的官员对他都十分不满,但如今他终于是吐气扬眉了。

    吴充心底由衷地感叹,好女婿,老夫如今的仕途都在你的身上。

    上殿谢恩之后,官家再次对吴充感激道:“众卿疑虑之中,连朕也不免为之所惑,差点命人招抚木征,将临桃城还之,如今朕方知卿之忠贞!”

    吴充谨慎地谢恩。

    下面进入正题。

    吴充对官家道:“臣等昨日政事堂上商议,将陕西转运使路析分为秦凤转运使路和永兴军转运使路。”

    “而在原先秦凤、鄜延、环庆、泾原四个经略安抚使路上,加之熙河经略安抚使路,永兴军经略安抚使路。”

    朝臣们第一次听着这建议都是议论纷纷。

    新设一个转运使路,再新设两个经略安抚使路。

    如今谁都知道,因为王韶,章越的建功立业,朝廷将会投入无数的资源至此,多少官职会新设,又有多少人会因此加官晋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