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首页 至尊神皇
字:
关灯 护眼
51小说网 > 至尊神皇 > 第三千九百一十六章 元道族老族皇

    话,终究是要挑明的。

    就在白无常神殿的大殿中,元笙将一切都讲了出来。

    关于「十二石人」和「大尊之诺」,便是元簌殷也不知道。

    得知此秘,她心神激荡,眼中充满异彩和急切,盯向张若尘问道:「十二位老族皇现在在你手中?」

    张若尘沉默以对。

    但,沉默已经是回答。

    劫天坐在雕花扶椅上,脸上早已没有兴奋劲,抬起眼皮深深盯了元笙一眼,继而又看向元簌殷和张若尘,心中不知在盘算什么。

    他现在完全是被元笙架在了火上烤。

    元簌殷何等精明强干之辈,一眼便看出问题的关键所在,显然张若尘不愿交出十二位老族皇。

    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她和元笙联手也未必是其对手,根本不可能强行营救。

    所以,她的目光,自然而然落到劫天身上。

    劫天干咳了两声,道:「既然是大尊当年的承诺,我们做为后辈子孙,若不遵从,岂不是……」

    不等他说完,张若尘道:「大尊未必做了承诺,这一切,只是大冥山神乐师和仙乐师的一面之词。」

    劫天话锋一转,盯向元簌殷道:「这也是有可能的!」

    元簌殷眼神坚决,态度冷硬,道:「元道族老族皇乃是我父皇,既然他还活着,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今天我也要将他接回去。张劫,你到底什么态度?」

    劫天头疼不已,怎么突然冒出一个岳父?

    劫天道:「簌殷,你先别激动嘛,大家都是一家人,完全可以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张若尘,你看,可怜天下子女心,你自己也是为人子女的,你父亲被囚命运神殿,你不也想拼尽一切将其救出?相互理解,相互理解。」

    张若尘平静自若,道:「我当然能理解大长老的心情,若真只是家事,放人又如何?但,这真只是家事吗?」

    「我想问大长老和元族皇一句,太古十二族何时向上界发起全面战争?」

    这话一出,大殿内,空气都像是凝固了一般。

    劫天完全明白张若尘为何不肯放人了,于是道:「这么大的事,恐怕不是元道族可以决定。」

    这看似是在帮元簌殷和元笙解围,实际上,却是在帮张若尘找了一个不放人的理由。

    张若尘扬声倒:「我知道!就是十二位老族皇回归的时候。」

    劫天和稀泥,道:「战争不好,一旦爆发全面战争,上界也好,下界也好,都会死很多人。而且,在幽暗深处还藏着一群处心积虑的灭世者,就等着我们自相残杀,相互削弱。这是亲者痛。仇者快!」

    「那我们太古十二族就活该世世代代活在黑暗之渊下面?被人称作诡兽?」元簌殷道。

    张若尘和元簌殷的身上,皆释放出神气,对冲在了一起。

    气氛一下就变得剑拔弩张。

    元笙没有料到张若尘态度如此坚决,也没有料到局势瞬间恶化,于是,连忙拦到元簌殷的身前。

    劫天也被吓了一跳,立即起身,大喝道:「你们要干什么?老夫还在这里呢,要战是不是?冲我来!张若尘,你给我坐下!」

    继而,劫天又瞪向元簌殷,道:「我和张若尘可从来没有说过太古十二族就该世世代代活在黑暗之渊,我们也没有将你们视为诡兽。」

    「张若尘说得对,十二族皇若是回归,下界必然发动全面战争,到时候你们两个能阻挡得住大势?这个千古罪名,我昆仑界张家不背。」

    「好!张劫,你牢牢记住今日的话,他日战场再见。我们走!」

    元簌殷性格刚烈,自知不是张若尘

    和劫天的对手,留在这里已没有任何意义。难道真要不惜一切代价出手?

    元笙暗暗松了一口气,还真有些怕大长老控制不住情绪,爆发战斗。

    那就不只是撕破脸,更是要决生死。

    她心中已经后悔了!

    「且慢!」

    张若尘突然开口。

    走到神殿门口的三人停下,元簌殷微微侧脸,道:「帝尘这是不打算放我们回下界了?也对,放虎归山,后患无穷,非枭雄所为。」

    「哗!」

    无数神劲气流,在元簌殷身上流动了起来。

    元笙和元解一知道张若尘绝不是这样的人,但心中还是不免紧张。这里毕竟是上界,而且酆都鬼城就在附近,城中高手如云。

    劫天满脸无奈,正要开口劝说。

    却见,张若尘从空间中,将一尊全身裂纹的石人唤出。

    这石人高达数千丈,手持一根青铜柱,如山似岳般的挺立,释放着元道族的淡淡气息。

    看到眼前这尊石人,元簌殷锐利的眼神,渐渐变得柔和,继而,浮现出一层水雾。

    是父皇的气息。

    她像是被拉回十个元会前的那个夜晚,父皇将她抱起,举过头顶转了一圈,继而,挥手远去,渐渐消失在雾中。

    久远回忆中的身影,和眼前的高大石人重叠在了一起。

    张若尘道:「我不能将十二石人全部交给你们,但劫老毕竟是我族老祖,我怎么都得给他一个面子。既然元道族老族皇是大长老的父亲,我便将他交给你们,成全大长老的孝道。」

    元解一深深点头,对张若尘的敬佩更深了,抱拳向他行了一礼,以示感激。

    张若尘或许不是一个狠辣无情的枭雄,但却绝对是一个值得结交的有情有义的朋友。

    心中更加激动的却是劫天。

    他仰首挺胸,满脸自得,暗叹:「张若尘这小子终于将老夫当做祖宗看待了,知道老夫为难至极,这次算是给足了面子。」

    劫天气势凌人的向元簌殷走了过去,冷声道:「看到没有?看到没有?看看我张家儿孙何等心胸?你就知道发脾气,一言不合就要打要走,今后再发生这样的事,老夫可不惯着。」

    见元簌殷一言不发,哼了一声后,劫尊者转身走回座位,指向石人,道:「带上你们的老族皇,赶紧走。从此,恩断义绝!」

    元笙和元解一面面相觑,觉得劫天是动了真怒。

    元笙正要上前说些什么,却见元簌殷先一步走过去,眼神中带有一抹愧疚,道:「对不起,是我……是我完全站在了自己的位置上考虑问题,没有为你们考虑。」

    劫尊者四平八稳的坐着,但眼睛紧闭,一副不愿搭理她的冷淡模样。

    张若尘太了解这老家伙,指不定此刻心里已经乐开花。

    按照他的说法,女人都喜欢强势的男人,不能一味的讨好,该硬的时候就要硬。特别是自己有足够道理的时候!

    「元族皇,我想单独与你谈谈!」张若尘道。

    张若尘和元笙走到神殿深处,元解一盒小黑识趣的走出神殿大门,将大殿留给了劫尊者和元簌殷二人。

    白无常神殿自成世界,越往里走,越是深邃。

    来到一座黑色大山下方,走在后面的元笙忽的开口,道:「我知道你很生气,我可以向你道歉。」

    张若尘停下,摇了摇头,道:「不必了!镇压罗恸罗,冲击不灭无量境界,甚至是对付命祖的时候,你都帮了我大忙,这些我都记着呢!」

    元笙连忙道:「可是你也两次帮我夺取殷槐神树,为了救元解一,你在石叽

    娘娘那里付出了巨大代价……」

    张若尘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道:「此事之后,恩怨两清如何?」

    元笙向前一步,急道:「连朋友都没有办法做了吗?」

    张若尘道:「上界和下界的矛盾不可调和,迟早有一战,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不要做朋友,不然,到时候对谁都不好。我有一个问题问你,你可以选择不回答。」

    元笙能感受到的张若尘按而不发的怒火,看他如此冷漠,心中不免一痛,低声道:「你说!」

    「为什么帮我,而不是帮大冥山的山主?我想听真话!」张若尘道。

    元笙恢复族皇气度,道:「若命祖是真正的鸿蒙族,就算他多年不回大冥山,我也一定会助他。但,古之强者的残魂夺舍归来,真的还算鸿蒙族吗?他真的会全心全意为太古生物谋利?他是天枢针的器灵,也是命运神殿的修士,更成立了量组织,一直在为冥祖做事。」

    张若尘道:「这一切全是你主观的想法?」

    「山主在上界,若是遇之,不可全信其言。」这是临走时,神乐师告诉元笙的密语。

    见元笙为难,张若尘道:「算了,你走吧!提醒你一句,魁量皇的另一个身份,乃是大冥山的圣乐师。关于命祖是山主,魁量皇是圣乐师的秘密,你最好不要告诉任何人。」

    元笙点了点头,道:「我记住了,多谢!」

    「还有,既然圣乐师可以是魁量皇,太古十二族的内部未必干净。若冥祖真还活着,会放弃对太古生物的控制吗?不要相信任何人,要相信自己。」张若尘道。

    「嗯!」

    元笙应下一声,盯着张若尘的背影,道:「你自己也保重。」

    ……

    九百年后。

    以无常鬼城为中心,上亿里的原野上,诡异之气被张若尘的太极四象图印吸收一空,隐患彻底解决,诡异血泉不再存在。

    而三途河流域和酆都鬼城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

    今天在公众号讲的,都是发自内心的,大家可能觉得很水,但其实真的已经将不重要的东西一笔带过,时间线已经跳跃了好多次了吧?奈何人物太多,线索太多,不可能全部都省了不写吧?我觉得哪怕是后期,该细写的,还是要慢慢稳步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