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首页 逆天邪神
字:
关灯 护眼
51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第1972章 白影

    西神域,青龙界。

    云澈的身影由虚到实,如从虚空中走出,直接现身于青龙帝寝宫之前。

    浩大王城,守卫无数,无一人察觉。

    “云……云帝!”

    青若这些天一直亲自守护在外,她先是猝然惊觉,又匆忙收敛气息,便要下拜。

    一股气息将她托住,云澈淡淡摇头:“你退下吧,我去看看她。”

    “是!”青若连忙应声,快步退下。回首之时,眸中满是激动。

    这还是第一次,云帝主动踏足此处。

    青龙帝的寝殿极为简洁清冷,一如沐玄音的冰凰圣殿。

    踏入寝殿后,云澈便没有再刻意隐匿气息,足以被青龙帝瞬间察觉。

    但,对于他的到来,青龙帝的气息唯有一片如静水般的平和,无惊无澜。

    绕过屏风,一个外逸着奇异气息的水潭出现于视线之中。

    水潭呈淡淡青色,无天光映耀,却泛动着粼粼青光。

    一个身材颀长的女子静坐于水潭之中。青丝拂水,雪肌浮华,极美的容颜又带着慑人的寒凛,宛若降世于前的洛水女神。

    尤其是她的一双玉腿,不但长度惊人,线条纤美,纵没于水潭,依旧流溢着无暇美玉般的肤光。

    这是第一次,云澈如此认真的直视于她。当抛开她青龙帝的身份,这个仿佛不愿与尘世合流的青龙女子,竟让他看得一时怔目。

    “未经允许,擅入女子寝殿。”水潭中的青龙帝缓缓张开眼眸:“云帝当真如传闻那般,是个极度放浪淫逸之徒么!”

    青龙帝显然在疗愈之中,穿着极简,身上只覆着小衣。

    以她青龙帝之尊,这一生还是第一次以如此之态示人,自然愠怒。

    云澈目光回焦,心头一阵怒骂:神界还有这等传闻!?简直岂有此理,苍释天怎么也没管管!

    他向前踱步,说着不容置疑的帝语:“你是我的帝妃,你我之间何需有隔。”

    “……”青龙帝毫无神情变动,似乎不屑对这个“虚名”有所反应。

    她聚凝气息的双臂从胸前缓缓移开,便要取出青衣蔽体。但眼前身影一晃,玉臂已被一只温热的手掌轻轻握住。

    云澈就这么直接立于水潭,五指沿着她手臂的雪肤滑至皓腕:“别乱动,让我看看你的伤势。”

    他的玄气,已是不由分说的涌入青龙帝躯体。

    青龙帝无从抗拒,只得重新闭目。

    云澈的神色逐渐凝重,随之眉头也缓缓皱起。

    青龙之躯虽不及龙神,但亦远胜寻常生灵。但,那毕竟是来自陌悲尘的致命重创。强如青龙帝,纵保下性命,也需要漫长的时间才能完全恢复。

    而今尚不足半月,青龙帝的伤势和元气,竟已恢复了三成有余。

    那时,他残存的意识可是清晰感觉到,青龙帝将陌悲尘的力量尽封体内,五脏俱碎。

    他的气息在青龙帝周身游走,想要寻找池妩仸所说的“光明气息”。

    但显然为时已晚,他连一丝痕迹,都未能寻得。

    神识收回,他直接问道:“救下你的光明气息,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果然不是来自于你。”青龙帝目光淡淡,声音听不出是否有失望,或是怅然。

    云澈道:“你当时与我相近,我的状态你最清楚不过,怎么可能还有力量释出能强到如此程度的光明玄力。”

    青龙帝之言,已是变相回答了云澈的问题。他拧紧眉头:“你真的完全不知?一点印象都没有?”

    青龙帝青眸如水,毫无涟漪:“当世拥有光明玄力者,除你之外唯有神曦。而我一生与神曦从无近触。就算有,我也不可能被她灌入光明玄力而久不自知。”

    “不是她。”云澈一声轻喃:“以你当时的‘必死’之创,以及你如今的恢复程度,就算是她全力施为,也几乎不可能将你救回,更无法让你恢复如此之快。”

    “我也不能。”

    被越高层面的力量所伤,暗隐的余力会让伤势恢复速度越是缓慢。恢复能力强如云澈,在第一次被陌悲尘重创之时,都昏迷了半个月之久。

    而青龙帝却……

    到底怎么回事?

    到底是谁!

    “你确定那是光明玄力,而非你们青龙一族深隐的某种自愈能力 ?”云澈问道。

    青龙帝眸光微抬:“魔后为证。”

    云澈沉吟许久,道:“既如此,那股光明玄力必然是在我失去意识之后才出现在你身上,否则我不可能毫无察觉。”

    “我失去意识之时,你的生命气息已几乎散尽,但不至于在那么短时间让深层意识陷入沉睡,甚至有可能残存几分表层意识。”

    “那么……你有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

    问出之时,云澈并没有指望得到什么肯定的回答。因为若有,魔后早已知晓。

    但,青龙帝却没有摇头。

    短暂的安静之后,她缓缓说道:“前段时日虽留下性命,但伤重之下,魂海混沌游离。这几日意识逐渐清晰,我记起,当日在我将死之时,我的意识,似乎触碰到了一个隐约的白影。”

    “白影!?”云澈心神剧动。

    “那似乎是一个女人。”青龙帝的双眸泛动着异样的青芒,似乎难以找到合适的词汇去诠释那刹那的画面:“那个白影明明很近,但带给我的感觉,却又无比的遥远,遥远到……我永远都不可能触及。”

    这种明明临近,却又遥不可及的感觉,她平生只有过一次。

    那就是当年的绯红裂痕前,她面对归来的劫天魔帝时。

    不过,这件事她并未有说出。因为她深知云澈对于劫天魔帝极为敬重,若是说出……将一个虚幻之影与劫天魔帝相提并论,无疑是对劫天魔帝的冒犯。

    “你有没有看清那个白影的面容?”云澈沉声道:“或许感知到她的气息特征?”

    “没有。”青龙帝很是果断的回答:“我甚至觉得,那更可能,是我意识溃散前的错觉。”

    “……”云澈短暂思索,便没有再追问,转而道:“算了,你好好养伤,其他的不必多想了。”

    当日的必死之创,如今已是完全无碍。云澈自然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他的手从青龙帝身上移开,转过身去。

    “恭送云帝。”青龙帝闭上眼眸,没有起身。

    云澈没有就此离开,他淡淡问道:“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青龙帝气息平和,就连身下的青池也不见半丝涟漪:“谢云帝宽恕麒天理。功恩相抵,我与云帝就此互无亏欠,只望云帝重诺如山,胸博如海,今后不再提及麒天理之罪,追以罪罚。”

    明显疏离的言语没有让云澈面露不快,他反而微笑了起来:“你的担心多余了。我既已饶恕了他,便是彻底揭过此事,绝不会日后寻隙追算。至于功恩相抵,更是大错特错。”

    “他的老命,还不配与我的命相提并论,亦不配与你的命并论。”

    青龙帝:“……”

    云澈道:“当日,所有人都被重慑于陌悲尘的半神威压之下。面对他的绝命一击,纵为神帝,远遁也是本能。”

    “而你出手救我,不仅超脱半神威压下的本能,还是未经思索,瞬间之下做出的反应。绝无可能……是为了以此功,挽麒天理之罪。”

    青龙帝启唇,想要说什么。但云澈没有给她开口的时机,继续说道:“我即将前往深渊,未知前路,有些话,等我安然归来,再说给你听。”

    青眸猛的睁开,即将出口的言语尽化失声:“你要去深渊!?”

    “我若不入深渊,这个世界便会永堕深渊。”云澈微笑道:“放心,我会回来的。我现在这条命是你拼死救回来的,若是再草率的死掉,岂不太伤你的心意。”

    “在我回来之前,希望你能正视一件事。”

    云澈迈步,声音随着身影缓缓远去:“我封帝之日,你的‘青妃’之名广昭天下,无人堪言之为虚名。”

    “既为夫妻,所谓‘互不相欠’,可不是由你一人说了算。”

    “……”寝殿恢复了静寂,久久无声。

    但那一汪清池却是泛起了阵阵缭乱的涟漪。

    …………

    帝云城上。

    深渊之厄,云帝重创,北神域自然难安。但这段时日,池妩仸却丝毫没有去管理外事,而是将自己静于殿中,恢复自己受创的魔魂,以及竭力去翻寻魔魂悸动的根源。

    渊皇用以穿刺深渊通道所用的诡器究竟是什么……

    她总有一种隐隐的感觉,这个问题的答案至关重要。

    如果能将之毁去,是不是就意味着深渊的生灵再无可能进入到现世?

    这时,殿门被推开,云澈走了进来,神色一片如悠云般的平静。

    池妩仸从静思中抬眸,微现讶异:“这么快?”

    云澈走过去坐到她的身前,道:“牵挂和不舍果然会消抹决心。我越想在离开前尽可能的减少牵挂,心灵上却越是难挨。”

    “所以,该走了。”

    牵挂、亏欠、未尽的承诺、未完的心愿、无数的言语……皆待他归来之日。

    所以,他一定……一定要活着回来。

    他的伤势,也在这段时间里基本完全恢复。

    “好。”池妩仸轻轻颔首,云澈的心境,她能感同身受。而他的这个决定,也是一个逐渐成熟的帝王该有的决断。

    “我的魔魂也已恢复了七七八八。”池妩仸看着云澈的眼睛:“这些天,我也将来自陌悲尘的记忆与认知重新清晰和整理了一番。现在,我便将深渊目前的基本格局,与一些核心的人物详细告知于你。”

    “你务必牢刻魂中。”

    云澈没有说话,微不可察的点头,一双明眸蕴起一片寒澈的暗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