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首页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字:
关灯 护眼
51小说网 >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 第七百五十一章 五气朝元观想图

    向慕青闻言一愣,警惕望向魔修,冷静道:「师尊,来者不善,可要徒儿在旁听候差遣?」

    魔修歪了歪脑袋,缭绕的黑雾霎时一静。

    韩妙君轻笑一声,挥手赶走向慕青,高端局,她把握不住,留下来也是白给。向慕青一头雾水离去,听师父的意思,神神秘秘的魔修似乎是熟人。

    白练倒挂,飞瀑激起朦胧水雾,韩妙君美眸带笑,踏足水面朝陆北走去。她抬手散去黑雾,揽着小白脸的脖颈递上红唇香吻。

    两人沐浴水花之中,韩宫主衣履俱透,白衣濡湿紧贴曲线。

    深谙五行道法,领悟五行造化之道的大乘期修士,被寻常瀑布湿了身,只能说,她是懂勾人的。

    陆北还是个孩子,哪受得了这般委屈,一番唇枪舌剑试图夺回主动权。没成功。

    韩妙君浅尝几口,拍了拍屁股,恢复冷傲孤清的官方表情,踏出飞瀑水流,贴合曲线的白衣瞬间蒸干。

    陆北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多少有些郁闷。

    两人朝戾鸾宫大殿方向走去,一路上,小白脸引来不少好奇视线,围观的女修们叽叽喳喳,或是评头论足,或是指指点点。

    在五气山,三条腿的癞蛤蟆属于希有物种。

    很快,有一位女修认出了陆北,咬牙切齿讲出了他的身份,武周天剑宗宗主。这位女修被陆北揍过,齐燕秘境的时候,她和三位师姐妹,连同向慕青总计五人,全被陆北按在地上摩擦过。

    「原来是他.....」

    人群叽叽喳喳,围观群众越来越多了,以至于向慕青闻风而来,加入了磨牙队伍。

    「韩宫主,贵山门家教不错嘛,你这个做宫主的一点威严都没有。」陆北调侃出声,入眼大大小小,有青山对峙,有重峦叠嶂,作为被围观者,他表示赏心悦目。

    韩妙君娇颜冷漠,自内而外的清高拒人千里之外,闻言回眸一瞥,淡淡道:「戾鸾宫不是天剑宗,门人弟子修行因材施教,少有厉法重惩。」

    「宫主误会了,天剑宗也是其乐融融,本宗主和长老们都是当哥们儿处的。」陆北说完,心头补上一句,有一位长老除外,谁都行,唯独他不能当哥们儿处。

    没错,正是牧离尘。

    便宜师父的师父,陆北对自家师祖非常敬重。

    拾级而上,是立于云雾飘渺,好似俯瞰人间的仙宫建筑群。

    白砖碧瓦,飞阁流丹,居高临下,连绵山脉如百里画廊,一江秋水交融绿意,使得灵动沉稳相辅而成。

    大殿前,有渡劫和地仙级别的长老问询赶至,传音韩妙君询问,来客是敌是友。

    韩妙君回了一句友人,散去围观群众,大门合拢,吱呀一声轻响,偌大殿堂就剩下了她和陆北。

    陆北四下看去,一时间颇感失望。

    他去过几家山门,姑且也算见多识广,忽略那些小山门,以及落魄的祖上阔过,但凡有点名气的大山门,装潢都比天剑宗精美华贵。

    还是捞太少!

    没了外人,韩妙君仍旧一幅不食人间烟火的高贵,白衣纯洁不可亵玩。陆北挤挤眼,这招已经过时,另外一位韩宫主每天都用。

    见所作无用,韩妙君大抵明白了什么,移步清莲:「陆宗主,此行从何处而来?」

    「昭秦。」「昭秦....."

    「嗯,去那边和人约了一架,打完就回来了。」

    陆北点点头,满不在乎道:「一个叫彦王的家伙,据说在昭秦很有威望,实力还行,本宗主花了不少手段才将他拿下。」

    听闻此言,韩妙君愣了愣,抬手摸上小白脸,闭目感应了片刻:「天人合一,

    陆宗主当真有大机缘,有些时候,本宫都忍不住怀疑,你其实是老天爷的私生子。」

    渡劫时往死里劈的私生子?

    陆北正欲吐槽,突然发现轻抚面庞的皙白素手一路下滑,继续下滑,还在下滑。

    韩妙君目光流波,挑逗道:「陆宗主是打算先赏观想图,还是先赏本宫?」「先赏图!」

    「也好,正事要紧。」

    韩妙君嘴上说着认可,身体却一动不动,依偎吹着香风,说着只有两人才懂的小秘密:「账本带来了吗?」

    「啊这.....」

    陆北支支吾吾,言辞闪躲,见韩妙君眼中戏谑,咬咬牙摸出了账本。

    没啥好看的,字里行间横平竖直,每一笔都堂堂正正,他愿称其为正气歌。韩妙君接过账本,只看一眼,美眸深处的笑意便荡然无存。

    她想过会有账本,但没想过陆北欠了这么多债,一时间,眼中飘过一张倾世容颜,另一个自己对她百般嘲讽。

    你的小白脸真好用。

    韩妙君冷哼一声,抬手就要撕碎账本,正欲动手,及时停下下来,白了陆北一眼道:「我们当初说好了,你怎么待她,便怎么十倍待本宫,陆宗主可还记得。」

    「记得,的确有这么一个承诺。」陆北纠结了一下,点点头。

    当初约定双倍,不是十倍,但和女人讲道理是没用的,他只能选择委屈自己。韩妙君脸色好转,移步朝后殿走去。

    陆北跟上,报仇不隔夜,拍了拍屁股道:「宫主,什么时候开始还账,现在吗?」

    「现在去看观想图!」

    韩妙君没好气道,输给谁都能忍,毕竟是后来者,和陆北之间的阴差阳错又夹杂了些许尔虞我诈,但输给自己,实在咽不下这口恶气。

    【越想越气JPG】

    曲径通幽处,后殿一条暗道似是直达地心,台阶没有尽头般一步步落下。

    「我戾鸾宫祖师寻求机缘,在此地得五行生莲之术、藏星诀,以及刻在地宫石壁上的观想图,这才有了五气山....」

    一路上,韩妙君科普五气山戾鸾宫起源,和不老山天剑峰一样,都是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原本的五气山并非名山,因为戾鸾宫在才齐燕名声大噪,每一任宫主又有大乘期修为,保住了戾鸾宫清净免于外界打扰。

    「这些,陆宗主应该都听过才对。」

    「没有,本宗主头一回听说,不愧是你们戾鸾宫,好厉害的样子。」陆北惊叹出声,刘姥姥误入白虎堂,直呼涨姿势。

    韩妙君白了他一眼:「那贱婢为了保全自己,定是如实相告,把所有的事情全部告诉了你,顺便,还说了不少本宫的坏话,没错吧?」

    「宫主多虑了,比起她,本宗主更相信你。」「账本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因为她和你长得一模一样。」

    嘴脸过于无耻,韩妙君又气又恼,挑明道:「陆宗主既去了昭秦,又击败了大名鼎鼎的彦王姜素心,拿捏本宫轻而易举,便是这戾鸾宫你也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何必再假言戏弄本宫?」

    说着,眼圈一红。

    陆北翻翻白眼,戏挺足,就是有点过了。

    他也索性摊牌道:「宫主是聪明人,知道本宗主讲明此事的目的,也应该猜得出,我愿意主动相告,便是对你留有情义。」

    「那你还唤我宫主,处处提防不愿亲近?」「刺激呗。」

    韩妙君眼皮一跳,挥袖前方带路,一步一个脚印,表明自己心情糟糕透顶。陆北耸耸肩,同样是一挥袖。

    黑白门户闪现。

    带路的韩妙君

    娇躯一颤,身躯虚化消散,再次出现时,已经依偎在了陆北怀中。

    眼眸迷离,面带酡红,轻轻咬着下唇,一脸回味无穷的陶醉。「***!」

    两位宫主相见,气温瞬间降了下来。

    眼瞅着一正一邪即将开撕,陆北横身一插,挡在了两人中间,熟练左拥右抱,揽着二人沿石阶向下。

    力量惊人,两位宫主根本没有挣扎的余地,她们倒是可以虚化消失,但都不愿便宜对方,故而隔着陆北对视,展开了言语上的惨烈交锋。

    我骂我自己!

    邪性一面的韩妙君最是气恼,来之前,小白脸可不是这么答应她的。

    猛然间,她想到一种可能,小白脸两不相帮,不是因为手心手背都是肉,这个舍不得,那个也舍不得,而是因为他两个都想要。

    两位宫主皆是脸色一白。

    陆北这边,感叹着同是天涯沦落人,吹嘘着和睦相处的伟大蓝图,劝她们好好过日子,别成天想着你死我活,抵达地宫下层,果断将二人往旁边一扔,搓着小手朝观想图走了过去。

    迷雾朦胧,观想图是一幅描述仙宫壮阔的壁画。没等他抬手触摸,画面似是活了过来。

    仙气彩霞之中,有仙神衣袂飘飘鸾鸟伴行,轻盈潇洒,超尘脱俗。

    宫廷殿宇延绵万里,仙神俯瞰云端,或是下尘凡,或是返瑶阙,天风琅琅,一派盛景。

    最为醒目的中心处,气势恢宏的大殿中央,鸾鸟化作仙子献舞,群仙觥筹交错,一道模糊身影藏在最深处。

    陆北眨眨眼,眸光跳动金焰,但等他细细看去,那道模糊身影隐去,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了。

    「陆宗主可看出了什么?」x2

    左右两边,两位韩妙君迫于生存压力,下意识卷了起来。「你们看到了什么?」陆北反问道。

    「鸾鸟。」「还有五气朝元!」「然后呢?」

    「.....「x2

    显然是没有了。

    陆北抿抿嘴,抬手按在了壁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