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首页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字:
关灯 护眼
51小说网 >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 第七百五十五章 西幽妖域

    陆北套上一件长袍,出于对天赋神通的尊重,让资质动了一下。

    【操星Lv2(1/5000)】

    【星主Lv2(1/1E)】

    升级消耗感人,刚刚砸了一百亿,不想在无底洞投入更多。

    他的资质来之不易,每一点背后,都有一位大乘期修士的血和泪,双修就能办到的事儿,没必要让这些大乘期血泪成盒。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叮!

    精神境界↑。

    两门天赋神通,看注释的话,操星较为简单,掌控、驾驭群星,大抵和操蛇一个意思。

    星主就比较利害了,衍群星之变化,掌周天之伟力,无需借助星辰幡,一人便可自成星斗大阵。

    延伸出去,另有诸多神通变化,细分极多。

    衍生而来的变化对悟性要求极高,若是天赋极高者,比如姜素心那样的,凭此一门神通,便可推演周天无穷之数,从而诞生出大大小小上百个星斗分支。巧了,陆北对自己的天赋极具信心。

    他眼光好,看人很准。

    不论韩妙君还是颜笑霜,她们都是成熟的大乘期修士,该学会了自己动了。悟性方面或许比姜素心差了那么点意思,但对现如今的他而言已经足够。

    哦,韩妙君天资斐然,举一反三,已经学会了自己动,颜笑霜还差点,需要他领进门指点一二。

    想到这,陆北越发期待起来,搓搓手就要离去。嗡嗡嗡一

    就在陆北转身的时候,一道白练匹芒拦住去路,崩碎虚空黑暗,抹平一方天地飞速缩小。

    「道友请留步!」

    大抵是诅咒之类的呼唤声传来,陆北眉目不善转身望去。

    鲲鹏化形后的中年白脸本就有几分阴鸷,心情不爽之下,面相更加阴寒。这么说吧,别人演反派演得不像,他这个反派不像演的。

    来者肩臂魁梧,孔武有力举世罕见,明晃晃的甲胄撑在身上,犹如一堵遮天蔽日的高墙,压得旁人喘不过气。

    相貌就比较磕碜了,只能说初具人形。

    苍白的面孔褶皱层次感分明,边边角角长满了黑刺一般的鬃毛,尖牙利齿,有一条形似象拔蚌的长鼻子。

    妈耶,鸡儿成精了!

    陆北心头狂呼,一时间,竟没分清眼前的妖怪,究竟是脸长在了鸡儿上,还是鸡儿长在了脸上。

    极具特色的一张脸,提神醒脑,只看一眼,这辈子便无法忘怀。

    陆北惊叹之下,竟是遗忘了对方见面就送上的诅咒,双手抱拳,很是客气道:「阁下何人,因何挡本王去路?」

    「本王笏獬,应天城城主,敢问尊下高姓大名!」应天城城主,笏獬。

    陆北眉头一挑,大乘期级别的妖王,应天城排位第二的城主。

    关于二城主自称城主,这点没毛病,搁哪都一样,重点是陆北知道这个妖怪。以他浅薄的修仙界常识,单是武周、雄楚那边都没绕明白,更别说横跨昆仑山脉,几乎到了极西之地的西幽妖域了。

    认得这个妖怪,是因为应龙给的任务情报。

    白纸黑字写得很清楚,应天城有两位城主,大城主猊陛,二城主笏獬,两妖是斩鸡头烧黄纸的手足兄弟,关系好到穿一条裤子。

    而这位大城主猊陛,正是陆北的任务目标之一,玄武胯下星宿—虚日鼠。姜素心还是玄武的时候,陆北和这位虚日鼠交过手。

    应天城大城主猊陛,就是那个肉身强横,不朽剑意都难以破开的僵尸守墓人。「尊下?!」

    「不好意思,走神了,久闻笏獬城主尊姓大名,可谓如雷贯耳,今日一见,真乃本王平生一

    大快事。」陆北拱拱手,扭头就要离去。

    「尊下稍等。」

    「怎么,城主还有事?」

    笏獬傻眼,他的确没别的事,见面只为请客吃饭混个脸熟,但像陆北这么没心没肺,演都不带演的直肠子,他还是都一会见。

    还有,你倒是把名字报上来啊!

    「既无事,本王便告辞了。」

    「尊下再留步!」

    笏獬再次阻拦,这次也不寒暄了,直接问道:「尊下并非西幽修士,在应天城渡劫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有悖本地的规矩,本王和尊下一见如故,这般小事便不再追究。」

    「但西幽有西幽的规矩,应天城也有应天城的法例,劳驾尊下留下名讳,本王也好给无辜受惊的城民一个说法。」

    说话间不卑不亢,给足了礼数又坚定了立场。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大妖,居然脸上长了象拔蚌。以貌相人最是不该,妖也不例外。

    陆北表示又学到了,点点头道:「城主大人言之有理,是本王失礼了,但事出有因,本王也没想到,城主竟不知道本王是谁?」

    「本王和尊下见过?」笏獬微微皱眉。「不曾。」

    「城主莫恼,你我虽未见过,但本王和你手足兄弟猊陛却是旧识,过命的交情,朋友的朋友便是朋友,你我之间唤上一声兄弟也不为过。」

    陆北哈哈大笑,拱手离去:「城主若还是不知,不妨去问问猊陛,他会告诉你的。」

    空间撕碎,气质阴沉的中年白脸踏空离去,留下笏獬原地若有所思。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神秘大妖虽神神叨叨,举止亦颇为古怪,但说话尚且客气,笏獬决定信他一次。

    「到底什么跟脚,竟和大哥是旧识,怎么没听他提过这段过往?」笏獬自言自语,放下了些许忧虑。

    刚见到巨大鹏鸟的时候,他还以为是万妖国的妖王又来闹事了,放着自家宽敞的后花园不用,非得跑到西幽祸害无辜。

    现在看来,鹏鸟专程选在荒山野外渡劫,应该只是一次意外。「还是要问个清楚,到底是什么跟脚。」

    笏獬松了口气,幸好只是一场意外,否则应天城可招架不住。

    前几天猊陛外出,说是找些不开眼的血食打打牙祭,顺便找点乐子。

    笏獬知道,自家大哥好战成狂,出门既不是找血食,也不是找乐子,纯粹是手痒,想去人族大国找个可堪一战的对手。

    笏獬对猊陛的实力很有信心,手痒而已,干几架就治好了。没承想,真治好了。

    猊陛仰天大笑出门去,断臂吐血抬回来,落了个身受重伤的下场。手断了,没法痒,可不就治好了嘛!

    猊陛是僵尸,没有元神可言,轻伤也好,重伤也罢,一律是肉身受创。

    放别的修士,断条胳膊而已,放着不管自己就能长好,可僵尸不行,若非猊陛拼着命不要夺回断臂,少说也要养个百八十年。

    届时,他就习惯一只手过日子了。

    何人所伤,猊陛执意不肯说,在笏獬的呵斥下,乖乖低头认错,并表示以后好好作妖,再也不出去浪了。

    另一边,一脸嚣张的猊陛和几位西幽妖域的城主不欢而散,血气充盈的他佯装无事,并未被其他几位城主看出端倪。

    返回应天城后,他身子骨一虚,躺在小山般高的天材地宝上胡吃海喝。

    一边吃,一边狠狠有声:「该死的天明子,此事定不与你善罢甘休,你给本王等着,千八百年后,本王定要在你坟头,扬了你的衣冠冢!」

    用最狠的语气,说最怂的话。

    猊陛也不想这样,出来混

    最重要是一个面子,丢什么也不能丢脸。

    可打不过就是打不过,且不说他联手仇元被「天明子」完虐,单是后来姜素心被劝飞升,就断了他报仇的心思。

    家大业大,报仇之事不提也罢。只要他不说,没人会知道。

    「大哥,我回来了。」

    笏獬披着重甲踏入城主府,见胡吃海喝的猊陛,长鼻卷起一块玉石,放在口中咔啪咔啪嚼碎咽下。

    「大哥,他们几个没起什么心思吧?」

    「怎么没有,一群妖魔鬼怪,个个心怀鬼胎,这群废物在一天,西幽妖域就别想太平。」

    猊陛不屑一笑,而后道:「他们已经被我打发走了,不说晦气玩意儿,二弟,渡劫的鶸是哪路妖怪,你可问清楚了?」

    「大哥,那鸟妖倒是很客气,自称与你相识,还说是过命的交情。」笏獬奇道。

    「竟有这样的事?」猊陛也奇了,过命的交情,他怎么不记得有过这样一位好友。

    「大哥再想想,可是以前被打坏了脑子,忘了这位挚友?」「或许吧.....」

    提及伤心事,猊陛嘴里的血灵芝都不香了,有那么几年,他被斩去一半头颅,丢了部分脑子,好些事记不清了。

    「算了,不说这个,只要不是万妖国的杂碎就行。」猊陛低头,稀里哗啦吞食起来。

    笏獬上前帮忙,小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为平地:「真要是万妖国呢?」「待我养好伤,和他战个痛快。」

    猊陛双目微眯,咬牙切齿道:「这一次,本王绝不会败!」

    笏獬点点头,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有他在旁帮衬,二打一,怎么看都是优势满满。

    敌人不来也就罢了,若是打上门,定让其有来无回。这把稳了!

    ·....

    「那个象拔蚌一脸阳刚威武,能长能短,一看就厉害的样子......」陆北踏步虚空,琢磨着用什么手段完成任务。

    既然是立威,必须打出一个碾压局。

    问题不大,刚入手两门神通,让炉鼎发发力,这把应该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