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首页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字:
关灯 护眼
51小说网 >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 第七百五十八章 三天后渡劫x4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纵然记忆抹不去爱与恨都还在心底……」

    静室门前,陆北低声哼唱苦涩。

    怕什么来什么,他打破头也没想到,佘儇和朱齐澜会在同一天渡劫。

    「没这么玩人的,您老要是对我有什么不满,直接来个狠的,一道雷劈死我得了。」

    陆北仰头望天,来回小碎步,歪比歪比:「我知道了,你还在生气鲲鹏的事儿,没那必要,我都原谅自己了,你老人家心比天宽,何必放不下呢!」

    「在屋外瞎晃悠什么,有话进来说。」

    就在陆北絮絮叨叨的时候,静室内传来朱齐澜的声音,这死鬼,有段时间不见,还是这么喜欢扰人清净。

    「表姐,我进去了啊!」

    陆北握拳哼哼一声,推门走入静室,盘膝坐榻、揽住纤腰、阴阳双修,三步一气呵成,一看就没少练习。

    朱齐澜面上嫌弃,心下欢喜,靠着陆北肩头,偷偷吸了吸小白脸身上的香气。

    都是虞管家的味道!

    她冷哼一声:「陆宗主不在天剑宗纳福,跑到长明县这等遐州僻壤作甚?」

    「那我走?」

    「......「

    迎着朱齐澜咬牙切齿的小表情,陆北嘿嘿一笑,挑起精致下巴,低头一个深吻。

    片刻后,朱齐澜推开惹人讨厌的小白脸,还是那句话,都是虞管家的味道。

    「听说殿下渡劫,属下专程赶至,只愿此身能为殿下遮风挡雨,再无他求。」

    「你会这么好心?」

    「自然不假,这武周上下,谁人不知天剑宗宗主忠君爱国的美名!」陆北一脸正气。

    「忠君爱国……你还好意思说这个。」

    朱齐澜翻翻白眼:「似陆宗主这样的大贤,千百年才出一固,我朱家气运不足,承不起你的忠诚。」

    「话不能这么说,正所谓贤臣择主而弑,错的肯定不是我,是老朱家不地道。」想想玄陇赵家,想想昭秦姜家,陆北深以为然。

    「哼!」

    朱齐澜扭过头,留下一个漂亮的后脑勺。

    陆北不以为意,说起了甜言蜜语。

    这年头,傲娇之所以退环境,不是市场卷得太厉害,而是心口不一的别扭性格被大众熟知,并出台了一套完善的攻略技巧。

    再怎么嘴硬的傲娇面对这套攻略都只会一败涂地,久而久之,大众觉得无甚乐趣可言,傲娇自然而然也就退环境了。

    陆北拿着完善攻略,一晚上能骗朱齐澜三回,之后还能被她骗三回,几句话的工夫就把长公主哄得心花怒放。

    「表姐,你三天后要渡劫了?」

    「白虞告诉你的?」

    朱齐澜略显不喜:「都说了让她不得外传,她还是没管住自己的嘴。」

    「哪有,虞姐嘴巴很紧的我也是废了好大力气才让她吐露实情。」

    陆北揽住香肩:「再说了,她也是关心你。」

    「你倒是疼她!」

    「我也疼你呀!」

    陆北掰过肩膀,对视倔强双眸,神色凝重道:「表姐你性子要强,这是好事,但你有白虎命格在身,渡劫凶险莫测,必须有我在一旁护法。」

    「可……」

    「没有可是,长明府我说了算。」

    陆北一锤定音,霸道定了下三天后如何渡劫的章程,两人分工明确,朱齐澜负责躺赢,他负责背着岁月前行。

    可能是小白脸少有认真,也可能霸道直戳芳心,朱齐澜脸颊发烫低

    下头,心脏不受控制开始加速。

    这死鬼,终于学会说人话了。1

    啪!

    「怎么跟虞姐似的,看到我就走不动道。」

    陆北拍了拍屁股,注入海量先天一然,而后将朱齐澜送入小单间:「好好稳固境界,剩下的交给我,天劫而已有我在,老天爷也动不了你。」

    一个时辰后,陆北离开长明府,直奔岳州藏千山。

    没办法,虞管家楚楚可怜,见老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强颜欢笑的模样像极了被遗弃的小宠物。

    陆北最见不得翅膀受委屈,百忙之中抽出身,让她哭了一个时辰。

    ----

    岳州,藏千山。

    陆北做贼一样抵达了他忠诚的天剑宗,大门口,瞄了眼对面的玄陇外交官邸,唯恐白毛花枝招展请他进去跳舞。

    今天真不行,无欲无求一滴都不剩了,没有世俗的欲望,欣赏不来高雅艺术。

    按往常的流程,陆北抵达岳州,第一目标应该是北君山勿忘峰,强势插入,打散两位师姐的橘势大好。

    有他在一天,红白就别想组CP。

    顺便拿出准备已久的无量剑典,让两位师姐尽快领悟无量道韵。陆北没敢去,他怕了。

    怕一见到两位师姐,便得到三天后渡劫的惊喜。2纯当事人,这和三天后执行死刑没啥区别。

    今天的天剑宗异常清冷,校场比剑的弟子大猫小猫两三只,陆北一路飞过,发现往日人头攒动的天剑峰,今天也是门可罗雀。

    问题很大,陆北双目一眯,怀疑皇极宗卷土而来,又对手无寸铁的天剑宗下手了。

    「岂有此理,这不是欺负老人嘛!」

    陆北冷哼一声,决定打上京师清君侧,顺便拽起病榻上躺着的朱修云,讨要一个公道。

    「拜见宗主!」

    巡山的九剑长老‘大畏天,谢青衣刚好路过,见自家宗主面色狰狞,浑身散发不祥,急忙上前行礼。

    这表情他知道,按以往的经验,又要有人倒霉了。

    以防头号大冤种斩乐贤遭殃,创死在宗主三步开外,谢青衣拔高声音,试着将莫须有的误会解开。

    「什么斩不斩的,本宗主都不知道老小子是谁,山门今天什么情况,人都去哪了?」

    说到这,陆北阴仄仄道:「谢长老,你只管开口,可是皇极宗惹是生非,仗着人多欺负我们天剑宗人少?」

    「宗主说笑了,这偌大岳州,大大小小的势力都要看咱们天……都要看宗主的脸色行事,哪还有什么皇极宗。」

    谢青衣干巴巴笑道,抬手抹了抹冷汗,解释起来:「禀宗主,今日是牧长老的好日子,算算时间,也该开始了。」

    在谢青衣的说明下,陆北这才明白,牧离尘渡劫,几位九剑长老前去护法,天剑宗精英弟子,分公司的友善单位凌霄剑宗也去了不少人。

    「渡劫又不是越热闹越好,凑这么多人作甚,一个个的,生怕本宗主的师祖平安渡劫是吧?

    陆北吐槽一声,再三确认皇极宗没有打上门,心下颇为失望,改口道:「是不是斩乐贤那老小子提议,才去了这么多人观礼?」

    「那倒不……」

    「嗯?!」

    「......「

    谢青衣及时收声,眼观鼻,鼻观心,不愿卷入宗主后院的矛盾。

    别看斩长老成天被宗主欺负,但凡有点不顺心,都是斩长老背锅。可明眼人都知道,宗主对斩长老的爱女百般呵护,护着护着就护到了床上,甚至还将山门最大传承不朽剑意倾囊相授。

    有这层关系在,九剑长

    老里,除了牧离尘,没人敢有资格和斩乐贤平起平坐。

    「果然是那老小子搞的鬼!」

    陆北冷哼一声,问得牧离尘渡劫之地,身化金光直冲离去。

    0.25秒后,他原路倒回,眉头不安皱起:「那什么,既然凌霄剑宗的人也在,三代弟子白锦是不是……」

    「禀宗主,两位宗主夫人均在现场观礼。」谢青衣回道。

    嘿,你小子一看就是干大事的料!

    陆北欣慰点点头,拍了拍谢青衣的肩膀,板着脸道:「莫要乱说,哪有什么宗主夫人,还两个,传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

    「宗主所言极是。」

    「嗯,念你劳苦功高,本宗主今天就不追究了。切记,山门威严不得有损,这番话别再提了,若是日后本宗主在外听到了闲言碎语,定要拿你严惩,重罪不饶。」

    「依宗主吩咐。」

    谢青衣躬身行礼,这就让门人弟子出去广为流传,务必保证陆北能听到闲言碎语。

    「好好干!」

    陆北摸出一个乾坤戒,闪身消失不见。

    片刻后,云淡风轻的谢青衣浑身打起了摆子,泪水模糊眼眶,誓要为陆北粉骨碎身。

    ----

    藏千山以东。

    荒芜山脉,人烟少至。

    阴沉沉的雷云压下,有斩乐贤、廉霖等九剑长老持剑护卫周边,以防路过的野生修士打扰牧离尘渡劫。

    后者淡定立在山巅,手持九剑大严天,以赤诚剑心问天。

    远远地,可见组团围观的几百号剑修,或是好奇,或是钦佩,屏气凝神对牧离尘投去了注目礼。

    轰隆隆————

    第一道天雷劈下,牧离尘身躯晃动,以剑体硬抗雷霆之威。

    陆北站在人群后,嘴里喊着地火水风,一路挤到最前面,强势插入了一黑一白中间。

    黑衣是斩红曲,白衣是白锦。

    有段时间没带,感觉二人清减了不少。

    「师姐,这么巧,你们也在啊!」

    看到小白脸突然现身,白锦和斩红曲皆是一愣,情不自禁给了好脸色。

    但看着陆北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欲要左拥右抱,当即撇开一段距离,神色也变得不冷不淡起来。

    「今日良辰,祖师选在今天渡劫,当真是明智之举。」

    陆北强行找话题,几句尬聊后,惴惴不安道:「两位师姐,你们是不是也快渡劫了?」

    听闻此言,白锦面上冷色散去,斩红曲甜甜一笑,感应到小白脸无微不至的关心,皆是点了点头。

    「三天后渡劫,届时还请宗主前来观礼。」

    「宗主,我和白师妹同参剑道,渡劫也在同一天。」3

    「....…」

    陆北:二(°-o;)17.

    「宗主?!」

    「宗主,你说话呀!」

    「我我我……我回去准备一下,你们先看师祖遭雷劈,我我,去去就回。」

    陆北干巴巴挤出哭丧脸,僵硬转身朝藏千山走去,同手同脚,越走越快,最后一步撞开虚空,直冲到藏千山秘境。

    嘭!!

    惊上宫门外,陆北一脚飞踹,掀翻两扇大门望着空荡荡的宫殿,深吸一口气:

    「太傅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