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首页 嘉佑嬉事
字:
关灯 护眼
51小说网 > 嘉佑嬉事 > 楔子 和尚的哀鸣



    那一日,江山小雪。

    北溟浩瀚,鲸龙潜伏,一座座太古冰山漂浮银蓝色浪涛之上,寒风呼啸,卷起漫天玉龙碎鳞,三条舟船逆风而行,如箭矢穿波跨浪,穿行座座冰山,一路径直向北。

    一条舟船长不过十尺,船体尽成青色,乃一根万年古松树干整体抠成。

    两个眉清目秀的小道童驾驭木舟,一名青年道人盘坐船头,手持玉箫,吹着一首淡淡雅雅的曲子,飘逸出尘宛如仙人。

    一条舟船长达百丈,船体为青铜铸就,前后三重船楼,通体雕刻无数鬼神图案,威严而狰狞霸道。

    舟船甲板上,矗立着数百身披重甲魁梧大汉,一个个生得威武霸道,周身杀气腾腾。

    一名比寻常人高出将近两尺的壮汉裹着一裘白虎踏云战袍,手持两丈四尺白虎戟,面带冷笑左顾右盼,顾盼之间眼眸中寒光四射,目光宛如实质,端的气势逼人。

    一条舟船长有一丈六尺,船体呈淡金色,却是一根根晶莹剔透宛如金色琉璃的骨骼拼凑而成。

    这条舟船并无人驾驭,船上唯有一名身穿雪白长袍的俊俏僧人盘坐。

    头皮刮得溜光,头顶有九颗淡金色戒疤的僧人面带微笑,双手捧着一卷青色树叶钉成的经卷,慢吞吞一个字一个字的诵读着。

    青年道人箫声响起,曲调婉转波折间,舟船下方隐隐就有云气晃荡,舟船的速度就一点点不断提升。

    俊俏僧人诵读经文时,每一字、每一词出口,骨舟光芒就微微闪烁,每次闪烁,骨舟都骤然向前奔驰数百丈。

    那壮汉所乘青铜巨舟却无任何神异表现,只是道人、僧人所乘坐舟船还要绕过一座座巨型冰山蜿蜒前行,他所在的巨舟却是蛮横无比直接撞过。

    无论百多尺的小冰山,还是千多丈的大家伙,这条巨舟速度丝毫不减径直穿过。

    从高空俯瞰,三条舟船各有神通,大致上是齐头并进,谁也甩不下哪个。

    船行不知数万里,绕过一片盘桓洋面如长城的冰崖,前方天色豁然敞亮。

    风不动,雪消停。

    茫茫洋面上白雾升腾,刺骨寒气凭空萌发,在洋面上凝成了一朵朵巴掌大小,白色的冰晶莲花。

    三条舟船放慢了速度,缓缓的从洋面上划过。

    船体撞击洋面上凝聚的冰晶白莲,发出细微的‘叮叮’声响。

    这一片海域,天、水尽成一片银蓝,高空不见云彩,一轮大日懒懒悬挂在极远极远的天边,阳光被空气中无数细碎的冰晶折射了无数次,一轮轮七彩虹霓宛如海市蜃楼,在众人身边盘旋闪现。

    向前再行数千里,一只巨掌从海水下突兀探出。

    此处海水极其清澈,无鱼,无虾,无鲸、蛟、鳌、龟之属,就连一片海藻都踪影全无。

    透过海水,可见一尊极大、极大的道人石雕静静的盘坐在深不可测的海水中。

    这石道人,也不知通体有多么大小。

    单单他探出海面的那一只手掌,手掌心的面积,就有数里方圆。

    道人掌心,托着一座通体五色的大山。

    大山之巅,站着一尊四面八臂、面容狰狞的百丈巨人。

    这巨人身躯残破,通体密布无数大大小小的透明窟窿,透过那窄窄的、锋利的透明伤口,可见体内五彩晶莹宛如琉璃宝珠的五脏六腑。

    岁月不知过去了多久,这巨人体内,依旧有黑烟、黑炎不断冒出,透过一个个伤口,宛如蒸包子的蒸笼一样,腾腾的向四周散发。

    在这巨人面朝北面的那张面孔上,他嘴里一根莲茎蜿蜒生出,一路向上生长,长到了他头顶上,绽放开了一朵方圆有十几丈的红莲。

    三条舟船在石道人探出海面的手掌附近停下。

    道人、壮汉、和尚,三人同时向那石道人的手掌、手掌上的巨汉、巨汉嘴里叼着的那一朵莲花行三跪九叩之礼,然后腾空而起,轻轻巧巧的落在了那一朵盛开的红莲上。

    千瓣红莲,中间莲台方圆不过三丈,一名生得姿容绝美、端庄神圣的女子,静静的盘坐在莲台正中。

    她发髻高挽,一裘白裙,通体披挂着无数璎珞宝珠,左手托一净水钵盂,右手结不动印,轻轻向前点出。

    女子双眼紧闭,暴露在外的、白皙润泽如象牙的皮肤上,密密麻麻尽是裂痕。

    一如一尊被不小心打碎的白瓷宝瓶,却因为某种奇异的力量,依旧紧紧的粘合在一起。

    她的右手不动印前,一缕淡淡的紫色光气若隐若现。

    光气长不过三寸,比头发丝还要细千百倍。

    一股可怕的凌厉锋芒,不断从那光气中缓缓渗出,一点点的侵蚀着女子的躯体。

    道人、壮汉、和尚飞身上了莲台,他们凝气、屏息,战战兢兢的看向女子指尖的那一缕紫色光气。

    ‘啵’的一声脆响。

    紫色光气悄然崩碎。

    女子通体披挂的璎珞宝珠同时‘咔咔’碎裂,各色碎片‘噼里啪啦’的洒了一地都是。

    ‘咔嚓’一声,下方支撑这一座红莲的四面八臂巨汉的躯体,骤然裂开了七八条从头到脚、几乎将整个身躯撕裂的巨大裂口。

    伴随着刺耳的碎裂声,下方的石道人通体,也不断出现一条条大大小小的裂痕。

    道人微笑,用力挥动了一下手中玉箫:“挡住了!”

    壮汉狂笑,他原地跳起,在空中翻了三个跟头:“哈,挡住了!”

    僧人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向那浑身密布无数裂痕的女子顶礼膜拜了下去:“善哉,挡住了。”

    道人微笑,摇头,向那盘坐在莲台上的女子稽首一礼,然后脚踏清风,飘然回到船头:“清风,明月,速速归去。我等道途,成矣!”

    那大汉带着一道狂风从天而降,重重的砸在青铜巨舟的船头。

    他手舞足蹈的大吼:“速速归去,速速归去。嘻,牛鼻子,死秃驴,这道途,还是要争一争。”

    数百彪猛大汉齐声狂笑,笑声中,青铜巨舟急速调头,带起一道狂飙急速远去。

    和尚站在莲台上,俯瞰着两条远去的舟船,轻轻的摇了摇头:“你等且去,却也不急一时。我教先贤骸骨,自当恭迎回山则个。”

    和尚微笑,摇头,然后再次向那女子顶礼膜拜,喃喃念诵一篇超度经文。

    两条舟船已然远去,视野中再不见丝毫踪影。

    和尚从袖子里取出一块金色锦缎,又朝着女子拜了又拜,毕恭毕敬的走到她身前,正要捧起她的身躯,一声轻笑突然从他身后传来。

    ‘噗嗤’一笑,声音甜美而柔媚,端的是销魂蚀骨。

    和尚瞳孔骤然一缩,就听到身后一声娇滴滴的呼喊声传来:“相公,我们配对耍子来?”

    漫天七彩虹霓缓缓旋转。

    洋面上,朵朵冰晶白莲轻轻对撞。

    和尚一声凄厉的惨嚎响彻云霄,然后再也没有半点儿声息。

    巨大无比的尸道人、身躯魁伟的四面八臂巨汉、莲台上的女子,同时在和尚的惨嗥声中崩塌、瓦解,坠入深渊。

    微风吹过,寒气萌发,洋面上朵朵白莲凝聚。

    银蓝色洋面上,映出了一双艳红色的绣花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