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首页 嘉佑嬉事
字:
关灯 护眼
51小说网 > 嘉佑嬉事 > 第十一章 拓脉,夜奔



        初七,夜。

    云散月初,月光如水。

    镐京城上空笼罩着一层柔和的白光,那是各处山丘、树林、屋顶、运河的积雪和积冰反射的月光。

    卢仚盘坐在正屋云床,呼吸悠长,若有若无。

    脑海中,莲子状神魂灵光一丝一丝游离而出,如神人挥毫,一笔一划在脑海中勾勒出那三目神人踏象擒龙的无上威仪。

    一个时辰后,三目神人图在脑海中浮现。

    院子里,大黄狗、翠蛇、鳄龟、兔狲、鹦鹉同时吐纳天地灵机,呼吸频率和卢仚完全契合。

    五色灵光融入虚空,最终汇入小院水井。

    今夜,院子里的灵机比往日夜里更强盛数倍。

    东边的竹林,一片片竹叶新生,寒冬季节,地上居然有小指头大小的新笋冒头。

    北面水坑中,三尺厚的冰块融化,鳄龟浮在清澈的水面,丝丝灵机融入清水,清澈的池塘居然变得渐渐粘稠,隐隐有鳞片幻象在清水中晃动。

    西边窝棚里,兔狲匍匐的地下三尺,数十块细小的银白色金属缓缓滋生。这些珊瑚状金属块放出丝丝锐气融入兔狲体内,让这圆球通体寒意大盛,俨然出鞘利刃。

    南边鸟笼中,大鹦鹉浑身羽毛一根根竖起。

    丝丝火光环绕着它的身体,它瞪得溜圆的眸子里,隐隐可见巨大的羽翼虚影一闪而过,带起了滔天的金红色烈焰。

    大黄狗端坐在院子正中。

    丝丝黄气在它身边缠绕浮荡,它的头顶,可见一座三尺高小山虚影浮动,整个院子都因为这座小山虚影的存在,变得无比的沉重和压抑。

    井水急速旋转,一道灵机萦荡、生气充沛的水光盈盈而起,迅速涌入小院,化为一道肉眼不可见的华盖,将整个小院笼罩在内。

    卢仚恰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脑海中,三眼神人图一亮,一荡。

    神人脚下的金牙玉象微微抬起头,两颗弯曲的金牙左右一扫。

    虚空中,亿万朦胧虚幻的星辰内,一点清光缭绕,对应虚空中月亮星的那一点星光骤然亮起,从朦胧虚幻之态,化为半实体的形态。

    极高极高的天穹之上,月亮周边一抹毛萌萌的水汽缭绕。

    一缕极细的,凡人肉眼不可见的清澈光华宛如玉露琼浆倒卷而下,径直注入卢仚的天灵。

    卢仚一声轻喝,他右手五指颤抖,五条极细的清澈光华从指尖飞出,钻出窗户缝隙,注入了院子里大黄狗一众体内。

    卢仚身体剧烈震荡。

    大黄狗、翠蛇等身体剧烈震荡。

    卢仚深深一吸气,院子里的水光急速纳入体内,和月亮上垂下的这一道琼浆融为一体。

    他的身体内筋骨齐鸣、五脏六腑剧烈震荡、骨髓脑髓齐齐放出琉璃般光芒。他原本到了大圆满极致的培元境修为,居然猛地向前蹿升了一大步。

    就算资质妖孽的武者,培元境圆满,千斤力就是极致。

    培元境,千斤力,这是‘红尘凡人’所能达到的极限。

    卢仚此刻,境界尚未突破,身躯在那一道月华琼浆滋养下,肉体力量已然突破千斤极致,达到了一千二百斤上下。

    随之,院子里盈盈水光纳入全身,得五行灵机滋养,卢仚体内经络震荡。

    人体天生一座大宝藏,有十二正经缠绕全身。

    十二正经,天生贯通。

    所谓培元,其中一部分功夫,就是将那婴孩生儿细小、脆弱的十二正经,培养得粗大厚重、宛如蚯蚓化龙一般。

    培元境时,培养得十二正经越是强大,开拓十二正经后,从中提炼出的先天血肉精髓越发庞大、浓厚、精纯,循功法滋生的‘元罡’越是强大!

    琼浆入体,水光灌注。

    卢仚按泾阳卢氏一脉镇族武学,以石碑树于莱国公府宗庙大院中的《沧海劲》微微震荡十二正经,就听三声沉闷如雷的轰鸣声连绵而出。

    一个呼吸间,三条正经开拓。

    三条强横如龙的正经中,庞大的先天血肉精髓犹如海啸一般奔涌而出,顷刻间就化为一团幽蓝色莹光润泽的元罡,呼啸着闯入丹田,化为一个拳头大小的气旋缓缓旋转。

    一吸之间,卢仚成就拓脉三重天之境。

    元罡在丹田中旋转四十九圈,随后化为丝丝缕缕,游走周身,将身体滋养得越发强大。

    寻常资质最佳的武者,培元境能有极致一千斤力。

    世间寻常武学,开辟一条正经,肉身加八百斤力。

    故,寻常顶级拓脉十二重天的武者,肉体力量极限可达一万六百斤!

    而卢仚月华琼浆入体,正经尚未开拓,肉体力量飙升至三千六百斤。

    正经开辟,水光灌体,每一条正经,又给卢仚带来两千四百斤加成。

    沧海劲乃极品武学,比寻常人修炼的功法强出不止数倍,以沧海劲冲开十二条正经,每一条正经额外再加三千六百斤力。

    体内异象收敛,神魂灵光冉冉从三目神人图中收回时,卢仚的肉体力量稳定在了两万一千六百斤,脑海中,神魂灵光更是壮大了一圈,更凝实了些许。

    一道乳白色长气喷出,满屋劲风浮动,吹得家居物件‘哗啦啦’微响。

    卢仚冉冉起身,‘嗤’的笑了一声。

    他从云床上飘然而下,犹如一片落叶,轻飘飘落地无声。

    他举起右手,用力握拳。

    莱国公一脉镇族攻伐秘术《惊涛手》运起,体内丝丝缕缕幽蓝元罡注入手掌,卢仚整个右掌就变得水光隐隐,宛如一块海蓝水晶雕成一般,居然不见任何血肉之色。

    屋子里,方桌上,有一盏铸铁的油灯。

    卢仚右掌随意往那实心的铸铁油灯上一拍,只听‘啪’的一声响,铸铁油灯碎成了数十片,卢仚的手掌却没感到任何痛痒,皮肤轰都没红一点。

    数千斤大力,加上这力道浑厚无比的惊涛手,若是拍在人身上,杀伤力可想而知!

    “首代莱国公,不愧是以武勋打下的这一份家当。”

    卢仚轻声感慨:“可惜,这放在大胤也是绝顶的武道功法,除了天恩侯府,偌大的莱国公府中,居然没几个人修习了。”

    “嘿,祖宗地下有知,棺材板不知道压不压得住!”

    “不过,对我来说,武道只是护持之法,真正的根本么……”

    卢仚轻声自言自语,他转到屋子角落,从墙角的暗格中取出了一件白色斗篷披挂整齐,又取了一个白色面具扣在脸上,悄无声息的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大黄狗摇晃着尾巴走了出来。

    和白日里相比,同样得到一份月华琼浆的它,此刻身形更隐隐大了一圈,身上皮毛变得越发油光水亮,两眼更是炯炯有神,隐隐有黄光萦荡。

    卢仚拍了拍大黄狗的脑袋,朝着院门指了指。

    大黄狗点头,慢吞吞的走到院门口,趴在了大门后面,闭上眼睛打起了瞌睡。

    卢仚微笑,他轻轻一跺脚,脑海中神魂灵光微微一颤,院子里水井中,一片白茫茫的水光喷出,顷刻间化为淡淡的白雾笼罩了整个院子。

    整条雨露胡同内,屋顶上的积雪纷纷升腾起了丝丝白雾。

    裹着白色斗篷的卢仚身体变得飘忽朦胧,好似一条鬼影子,融入了白雾中。

    很淡很淡的雾气顺着雨露胡同西边的街门涌出,漫过了小市场,一号码头,流淌进了安乐坊西边的运河。

    河面上,也开始有水雾弥漫。

    黑夜中,月光下,这点水雾淡到了极点,根本没人注意。

    卢仚就借助这点雾气掩饰了身形,宛如一条鬼影一般在运河的冰面上急速滑翔。

    他脚尖轻点冰面,一缕缕无形的风缠绕全身,轻飘飘的身体在冰面上一点就是十几丈的距离,这速度,比起那些混了异兽血脉的奇种战马还要快了数倍。

    培元境,六个时辰不停奔跑,可日行千里。

    拓脉境全力施为,同样六个时辰不停奔走,则可日行五千里。

    而此刻借助三眼神人图观想出的神奇力量,卢仚驾驭流风,他的速度比拓脉十二重天的高手还要快了一倍有余。

    一个时辰,卢仚此刻就能奔出一千五百里上下。

    他很快就掠过了民安坊,直达民安坊西边的雨顺坊,在雨顺坊的三号码头登岸。

    一路上,坊市间的运河上有沟通两岸的桥梁。

    半夜三更的,有值夜武侯拎着灯笼,在桥上往来巡视。

    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发现在河道冰面上飞驰而过的卢仚。

    卢仚顺利踏上雨顺坊,淡淡的白雾也随之在雨顺坊的街道上蔓延开来。

    一名巡坊御史骑着马,带着一队武侯从雾气滋生的街道上走过,面容冷硬的巡坊御史突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见鬼,怎么突然有点冷。”

    卢仚从这一队人马身边掠过,相隔最近的时候不过四五丈距离。

    这些人拎着灯笼、打着火把,硬是没能发现卢仚的身影。倒是那巡坊御史座下的战马若有所觉,很不安的打了几个响鼻,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卢仚拐过街巷,一路如风,来到了雨顺坊东北角。

    这里有一座前后六进、左右双跨院,占地有百多亩的宅邸,正门口挂着的鎏金匾额上,赫然是‘白府’两个大字。

    这里,正是卢仚从小定亲的白家的宅子。

    白长空,还有他的九个儿子,二十几个孙子,一个孙女,还有一大群儿媳妇、孙媳妇等等,平日里都住在这里。

    雨顺坊,也是镐京城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四大一品坊市之一,雨顺坊内居住的,同样是朱门紫袍的贵人,这里一座小小的二进院子,都是天价。

    白长空素有‘清名’,什么‘两袖清风’啊、‘廉洁正气’之类,都可以扣在他的脑袋上。

    以白长空的俸禄,是买不起更养不起这么一座宅子的。

    但他是‘大贤’。

    大贤岂能缺钱?

    白长空的一幅三尺墨宝,据说能卖出……不,读书人的事情不能叫卖。

    白长空的一幅三尺大字,就能拿到数百贯钱的润笔!

    加上,他常年出书。

    诗集、词集、文章集子。

    “啧,两袖清风的有钱人。”

    卢仚嗤笑,绕到宅子后面,径直跃起,进了后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