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首页 嘉佑嬉事
字:
关灯 护眼
51小说网 > 嘉佑嬉事 > 第七百八十九章 换天(2)

    佛门,西域。

    蛮荒山岭间群魔乱舞之时,宝焰千手佛的道场,却是静谧祥和。

    巨大的洞府中,几个地火喷口今日都是烟火全无,好似破产的饭店后厨,一点火星都没有。往日里在地火喷口附近炮制各色珍稀材料的宝焰千手佛,今日也没有做任何手工活,而是盘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皱着眉头,掐着手指卜算着。

    宝焰千手佛不擅掐算天机,他就不是这块材料。

    但他毕竟是一尊佛陀,战力虽然不强,但是也活了很多的年头,论年龄,他在佛门三百许佛陀中,排名也能在前五十之列。

    人家山林中的黄鼠狼活得够久都能成精,何况他这样的佛陀大能呢?

    所以,这几天宝焰千手佛就觉得一阵阵的心惊肉跳,一阵阵的心血来潮,左右眼皮不断的跳上几跳……甚至,他还收到风声——他在两仪天世俗红尘的俗家亲族,宗族的祖坟在冒黑烟!

    是啊,宝焰千手佛在世俗红尘,是有亲族的。

    他是个极其念旧的,他入道之后,就对世俗的亲友极其照顾,找了块风水宝地,将亲族安排在了那边,在他的一力周全下,他的世俗亲族衣食无忧、悠闲度日,过得很是逍遥快活。

    等得宝焰千手佛证了佛陀果位,他的俗家亲友们,小日子就过得更加滋澜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和宝焰千手佛隔了不知道十万八千代的世俗亲族,居然建起了一个极其强势的修炼仙朝——‘宝焰佛国’!

    时至今日,宝焰佛国已经占地兆万亿里,子民不知凡几,单单其宗室皇亲,人口就超过百亿。如此庞大的佛国,如此鼎盛的皇族,其先祖陵寝诸般布置,自然是顶尖的,各种禁制、阵法,也都是绝顶的。

    宝焰佛国的祖坟,居然冒黑烟了!

    配合上自己这几日感受到的异兆,宝焰千手佛沉吟了许久,终于一跃而起,大声鼓掌咆哮:“诸位徒儿,收拾包裹,打点行装,带上所有的门人弟子,连带着那些火工头陀、杂役沙弥全都带上,为师带你们去一处好地方。”

    人家狡兔还有三窟呢,何况是宝焰千手佛这等存在?

    作为佛门赫赫有名的,堪称‘两大最富有佛陀之一’的宝焰千手佛,他在偌大的两仪天,布置几个不为外人所知的安全据点,将其打造成金汤城池,这不是很轻而易举的事情么?

    甚至,宝焰千手佛布置的最周密的一处安全据点,根本就不在两仪天!

    他自信,只要自己带着众多门徒躲进去,两仪天哪怕天崩地裂,也无法伤损他一根汗毛。

    一通发号施令后,宝焰千手佛又沉吟了片刻,缓缓道:“速去宝焰佛国,从宗室中,挑选资质最好、品性最佳的一万宗室子弟,带着他们一并上路罢!”

    法旨一出,宝焰千手佛的诸多弟子顿时纷纷忙碌起来。

    前文已有赘述,宝焰千手佛的弟子黑铁和尚,已经偷偷摸摸的证了佛陀之位,虽然只是一个烧火打铁的‘苦功’和尚,但毕竟也是一尊佛陀。他行事极快,三两下就收拢了灵垣山宝焰洞的所有大小和尚,更是亲自出发,前往宝焰佛国。

    一声若有若无的佛号声远远传来。

    等候在灵垣山宝焰洞主殿中,只等黑铁和尚从宝焰佛国返回,就带着所有门人弟子和世俗亲族后代暂离两仪天的宝焰千手佛面皮骤然一颤。

    那话儿,来了?

    一抹若有若无的佛光长驱直入,避开了沿途一重重佛阵、禁制,长驱直入,直达灵垣山宝焰洞的正殿。沿途无数的佛阵、禁制,虽然宝焰千手佛并没有刻意的控制、激发,但是这些佛阵、禁制也并非虚设!

    可是这一道佛光却是如入无人之境,就这么没有惊动任何的阵法禁制,直接闯了进来!

    灵垣山宝焰洞的诸多禁制阵法,都是宝焰千手佛亲自布置而成……这道佛光的主人如此轻松的登堂入室,可见在阵法、禁制一道上,他的造诣远超宝焰千手佛。

    或许,不仅仅是佛陀中顶尖的造诣……而是,而是……

    宝焰千手佛不敢深思。

    他站起身来,几条胳膊齐齐合十,向那一道佛光行了一礼:“哪位师兄大驾光临,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宝焰有失远迎,还请师兄恕罪则个!”

    佛光一收,一名瘦高个,皮肤微微发黑,脸上很有一些皱纹,气息微弱,看上去很有一把年龄,气质有点像是一名与世无争、知天命的山乡教书老先生模样的老僧,悄然站在了大殿门口。

    下颌的长须抖了抖,老僧晃了晃身上空空荡荡的粗布僧衣,细声细气的说道:“哪里需要这些冗余礼节?老衲生平,最是不耐这些东西。”

    轻叹一声,老僧笑着点了点头:“好些年不见了,宝焰。”

    宝焰千手佛呆呆的看着老僧,他沉默了一会儿,干笑道:“请恕小僧眼拙,敢问前辈?”

    宝焰千手佛绞尽脑汁,想要记起这老僧究竟是谁。

    以他的修为、境界,以他佛陀大能拥有的智慧、手段,但凡是在他生命中出现过的人和物,就不该被遗忘……但是这老僧说出来的话,显然是认得宝焰千手佛,而宝焰千手佛却记不起他,这就……很古怪了!

    或者,他见过他,但是这一份记忆被抹掉了?

    这就更加恐怖了。

    老僧微微一愣,然后笑了起来:“是极,是极,老衲这幅模样,你当是没见过……唔,那还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你刚刚拜入佛门的时候,曾经跟着你当时的上师大雄尊者,在回燕山不鸣谷听过经。”

    回燕山,不鸣谷。

    宝焰千手佛记起了这个地名……那时候,他刚刚拜入佛门,只是佛门一名普通寻常的小高手大雄尊者座下的记名小弟子。大雄尊者自己,那时候也不过是刚刚踏入小菩萨境,而宝焰千手佛甚至连真仙境一重天的修为都没有。

    他的确是跟着大雄尊者,在回燕山不鸣谷,听一位佛门的佛老讲过经。

    那尊佛门佛老,尊号‘幻光’,听闻是曾经在佛祖座下听过讲的,佛门资历最深的老怪物之一……只是不知道为何,这尊佛老或许是‘道路’出了纰漏,多少年了,他连一尊佛陀之位都没混上。

    也就是那一次,宝焰千手佛见过幻光佛老,之后,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他再也没听说过幻光佛老的消息,甚至回燕山不鸣谷,都在好些年前,因为一次佛魔争端,被某尊盖世大魔用魔焰生生烧成了一片白地。

    “您是……幻光佛老?”宝焰千手佛悚然动容,沉声道:“当年,小僧追随大雄上师,听您讲述‘真幻’大道,实在是受益匪浅。小僧这些年来,颇有几件得意的佛宝,运用了‘光幻’巧妙,很是博得了一些名气。”

    幻光佛老微笑:“名气不过虚幻,你却着相了……”

    向左右看了看,看到大殿中聚集的灵垣山宝焰洞诸多大小和尚,幻光佛老诧异的一挑眉头:“这是什么个意思?你这是准备?”

    宝焰千手佛皱起了眉头,轻声道:“小僧偶有所悟,召集门人弟子,准备将最近的佛法心得,传授给一众门徒。是以,灵垣山宝焰洞,准备封山百年。”

    “封山百年?”幻光佛老叹了一口气:“这,怕是不好。”

    宝焰千手佛轻声道:“有何不好?”

    幻光佛老掏出了一枚拇指大小的舍利子,也不见他动作,这舍利子就径直出现在宝焰千手佛面前。他淡然道:“老衲给你送一份机缘,你收下后,老衲还有些事情,要你去做……你若是封山百年,岂不是错过了机缘,错过了老衲一番好意?”

    那颗舍利通体澜泽,光芒熠熠,虽然只有拇指大小,但是散发出的佛韵古老、厚重,其中佛法气息浩瀚无边,好似有一整个完整的世界蕴藏其中。

    这颗舍利的品阶,高得吓人!

    宝焰千手佛的嘴角剧烈的抽搐着,他嘶声道:“无功不受禄!”

    幻光佛老微微一笑,轻轻摇头:“这话,又是虚幻……什么功不功,禄不禄的?老衲送上门的东西,你只管安心手下,仔细炼化了,认真帮老衲做几件小事,如此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何必想太多?”

    幻光佛老的笑容变得很是微妙:“世间一切愁苦,原本都是虚幻,本来没有一物,就是因为东想西想、胡思乱想,想得多了,诸般愁苦就来了。”

    宝焰千手佛轻声道:“若是不想,岂不是泥胎木雕,就是傀儡一般?”

    幻光佛老微微一笑:“做傀儡,不好么?泥胎木雕,你以为不好,但是你看世间那些寺院禅林中供奉的佛像,金身熠熠,坐享香火,何等快乐?又有什么不好?”

    大殿中,一众宝焰一脉的大和尚小和尚已然悄然结阵。

    这些和尚,没有一个蠢的,他们都看出来了,这幻光佛老来意不善,是想要用一颗舍利子,拖整个宝焰一脉蹚浑水!

    当然,这颗舍利子的气息的确无比诱人,真正是让人流口水。

    但是这幻光佛老来得古怪,而且态度如此的诡邪,显然不是什么正经路子……一众大和尚、小和尚默诵经咒,结成了佛阵,勾动了灵垣山宝焰洞的一应阵法禁制,只待宝焰千手佛和幻光佛老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他们就会立刻驱动整个道场的所有布置,将幻光佛老镇杀当场!

    这里,是他们宝焰一脉的主场!

    宝焰千手佛坐镇此处,一人起码能发挥出堪比十尊佛陀的恢弘伟力!

    一尊名不见经传的‘佛老’,十三佛主中没有他,佛门三百诸佛中不见他,区区一‘资历怪’,无论他来得多古怪,反掌之间也就镇压了。

    “唔,诸位小和尚,稍安勿躁。”幻光佛老微微一笑,大袖一挥。

    一道道佛光从他袖子里轻轻飞出,数十道人影从佛光中显出身形。

    空气中,顿时飘荡着浓郁的药香气。

    宝焰千手佛骇然看着那数十道人影,尤其是最前方那尊身穿墨绿色僧衣,身上袈裟好似用无数金绿色叶片拼凑而成,浑身充盈着浓厚丹药香气的老僧,更是让宝焰千手佛大惊失色。

    两仪天佛门广大,有两尊佛陀,是公认的‘土财主’,甚至其身家,隐隐堪比佛主。

    宝焰千手佛这佛门‘炼器第一’的佛陀,自然是其中一人。

    而另外一人,则是佛门‘炼丹第一’的不死药王佛!

    如今从那幻光佛老袖子里飞出的一众佛修,赫然是不死药王佛,以及他座下的玉钵、金杵、赤鼎、灵泉四位佛脉真传大弟子,四尊大菩萨!

    但是,不对。

    玉钵、金杵、赤鼎、灵泉四位大菩萨,其体内散发出的佛韵厚重浓郁,佛力波动浩瀚悠远,他们一字儿排开站在不死药王佛身后,其气息隐隐和不死药王佛融为一体!

    这哪里是四尊大菩萨?

    分明是四尊佛陀!

    而且,他们当中最弱的灵泉,也有一劫以上的实力,绝非初入佛陀境的菜鸟,而是在佛陀境有了不菲造诣的高手!

    至于不死药王佛……他的气机深邃莫测,宝焰千手佛也不敢断言,这位究竟有多强!

    最少,宝焰千手佛擅长锻造炼器,在修炼上,这些年他耗费的功夫有点少……是以,宝焰千手佛入道多年,他也不过是一尊二劫佛陀。

    对面的灵泉只有一劫,他敢肯定,赤鼎大概是二劫修为,他就不是很有把握……玉钵、金杵的气息比自己强出了一大截,或许是三劫?

    而不死药王佛,曾经修为还不如宝焰千手佛呢,可是今日给他的感觉,却是如此的可怕!

    “这!”宝焰千手佛面皮一片惨白:“药王师兄,你这是?”

    不死药王佛淡然一笑,轻轻颔首:“宝焰,两仪天,当有一番新天地……未来,你我堪为新天之主宰,岂不是比如今这不上不下的境况好得多?”

    宝焰千手佛骇然看着不死药王佛!

    “你说什么?你把……他们……当什么?”宝焰千手佛骇然朝着头顶指了指。

    新天地之主宰?

    呵呵,道门十八圣贤,佛门十三佛主,他们才是这一方天地至高无上的主宰!

    不死药王佛这话,简直……简直……

    “你,莫非是心魔迸发,让你……”宝焰千手佛脑壳里‘嗡嗡’直响,他如今脑海里一片混乱,也仅有这个念头在不断的滋生——若不是心魔发作,不死药王佛怎会说出这样的胡话?

    幻光佛老淡然一笑。

    他轻描淡写的伸出了右手,掌心突然有一点变幻莫测的佛光闪烁。宝焰千手佛闷哼一声,身不由己的腾空飞起,一下就被吸入了那一点幻灭不定的佛光中。弹指间,他在那一点佛光中已经经历了兆万亿年,轮回了千百万次……

    下一瞬间,幻光佛老一挥手,浑身大汗淋漓,面皮上满是皱褶,精气神几乎枯槁,原本雄厚的佛力消耗得涓滴不剩,好似风吹都能倒地的宝焰千手佛哆唆着从佛光中遁出。

    他‘咕咚’一下跪倒在地,哆哆嗦嗦的看着幻光佛老,嘶声道:“佛主?”

    幻光佛老犹豫了片刻,轻轻摇头:“倒不是正经的佛主境界……老衲,是取巧了……确切的说,老衲有佛主级的战力,但是并无佛主级的底蕴。老衲可以轻松镇压任何一尊佛陀,哪怕十尊、二十尊佛陀联手,老衲弹指可破。”

    “但是面对一尊真正的佛主么,老衲有五成的机会遁走、保命,想要和他抗衡……难!”幻光佛老微笑看着宝焰千手佛:“但是,类似老衲这般的,如果数量足够,加上宝焰、药王你等襄助,加上几位真正的‘大能道友’为首……”

    幻光佛老抬头看向了天空,幽幽道:“两仪天的天,该换一个了。不是么?”

    除开本尊和幻光佛老,没人知晓宝焰千手佛在那一弹指间,在那佛光中经历了什么东西……一颗佛心几乎破碎的宝焰千手佛怔怔的看了幻光佛老许久,他终于颤巍巍的伸出手,将面前悬浮着的那颗舍利一把握在了手中。

    “小僧只想问一句,佛老,有几分把握?”

    宝焰千手佛问得很诚恳:“小僧倒是无所畏惧,却要为这些门人弟子,为那些世俗的亲族多一份考量……这等事情若是失败……”

    他们要做的事情,是给两仪天换一个天?

    呵呵!

    若是成功,一切好说。

    若是失败,在那些佛主、圣贤的追索下,但凡和他们有关的任何生灵,绝对是魂飞魄散、永不超生的下场……宝焰千手佛已然没有选择,他问出这个问题,只是想要给自己一份‘安心’!

    幻光佛老双手合十,轻颂一声佛号:“宝焰,你且放心……你以为,数千年前,道门、佛门联手,突然扫荡整个两仪天,将那妖蛮、邪魔打得土崩瓦解,这一场大战,是如何来的?”

    不等宝焰千手佛回答,幻光佛老已然轻声道:“不妨实话告诉你,那一场大战,正是由吾等耗费百万年苦功,一点点积蓄大势,一点点运筹帷幄,最终将涓涓细流化为滔天洪水,正式发动。”

    “当年的妖蛮、邪魔,其大势绝不弱于道门、佛门,但是在吾等操作下,依旧飞灰了去……你以为呢?”

    轻笑了几声,看着目瞪口呆的宝焰千手佛,幻光佛老淡然道:“好了,如今你们二人,一个擅长炼器,一个擅长炼丹,那就,赶紧做正经事情罢……接下来,我们需要很多强力的佛宝,我们需要很多强力的佛丹……这,就看你们的手段了。”

    这等事情,这等场景,在佛门三百许佛陀的道场中,接连发生。

    一尊尊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一副与世无争、人畜无害模样的佛门佛老,悄然撕下了往日的面具,露出了真正的峥嵘嘴脸。

    他们发动自己多年来积攒的人脉,启用无数年来卖出去的人情,甚至是动用了不知道多少年前埋下的手段……威逼,利诱,实力震慑,利益说服。在整个佛门表面上一派风轻云淡之时,佛门明面上的三百余佛陀,有超过六成,悄然改变了立场。

    一颗颗来历不明的古老舍利被赠送出去,一部部高妙玄奥的佛门宝典被随意出手,一件件古老的佛兵、佛宝,一件件在两仪天从未被人听闻的先天灵宝……

    这些改变了立场的佛门大能,当即得到了诸多馈赠,他们的实力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得到了恐怖的提升,得到了巨幅的增强。

    偌大佛门,好似一片山水明丽、平静无波的大湖,在那静谧、祥和的湖面下,可怕的暗流在汹涌,掀起了足以吞噬万物的巨大漩涡。

    一道道法旨从一尊尊佛陀、大菩萨那里不断向四处下发,遍布两仪天西域、北域、南域的众多古刹、寺院、禅林、下院,一座座大小不一的供佛道场内,诸多佛修跪地接收法旨,随后用最快的速度,将自家正殿中供奉的佛陀法相,换了主人。

    一尊名为‘太上元佛’的佛陀法相,悄然出现在两仪天超过一半的寺院中。

    无数被佛门掌控的世俗势力,那些大小仙朝,那些大小城池,那些乡镇小村,但凡佛修意志可以笼罩之处,或者是皇室的宗庙,或者是城池的祭坛,又或者乡镇村落的祖祠,乃至庶民家中的神龛上,以前供奉的佛陀、菩萨全都更迭,变成了‘太上元佛’!

    那些世俗势力得到授意,举行了规模盛大的祭祀仪式。

    大半个两仪天,无数生灵跪地,膜拜,向那太上元佛焚香、祈祷,大声诵读赞颂太上元佛的礼佛经文……更有精妙的佛门观想法传了下来,哪怕是稚龄童子,也都在诵经赞颂这尊不明来历的佛陀时,在脑海中勾勒这尊佛陀的法相真形。

    一时间,两仪天佛门的领地上,无法计数的香火信力纷纷涌向了这尊太上元佛!

    在那些佛陀、大菩萨、小菩萨、高阶佛修掌控的两仪天之外的小世界道场中,也有数以万计的小世界,无数的生灵更迭了自家膜拜、供奉的对象。

    ‘太上元佛’出现在无数寺院、祭坛上,无数生灵焚香、膜拜、献祭、赞颂……滔天的香火信力化为滚滚洪潮,穿透了两仪天的世界壁垒,直接被这尊不知身在何处的太上元佛吸纳。

    更让人惊惧的是,在道门好些道主、真君掌控的下界道场中,也有无数的修士操控世俗凡人,建起了一座座临时供佛的大殿,布置了临时的祭坛,转道入佛,向‘太上元佛’献上虔诚的信仰。

    在两仪天,佛门、道门史无前例的虔心合作,偷偷摸摸的干成了一桩大事!

    偏偏这等动静,偌大的两仪天,十八尊道门圣贤没人知晓,十三尊佛门佛主,同样没人惊觉。

    待得幻光佛老进入灵垣山宝焰洞三日后,这一日正午时分,卢仚道场琼华山的山门外,高耸的山门牌坊入口处,一尊通体呈纯银色,不断有森森佛炎向四周涌动的六丈佛陀,悄然显出了身形。

    山门牌坊内,几个琼华古刹的知客僧悚然动容,急忙走出山门,向这尊神异不凡的纯银佛陀合十行礼:“弟子恭迎佛陀大驾,敢问佛陀尊号,来我琼华古刹,有何贵干?”

    纯银佛陀抬起头来,看着牌坊后方那高耸入云,宛如擎天之柱,通体笼罩在厚厚玉华精气中,被阳光一照,就显出亿万条七彩虹霓的琼华山,目光又着重在那山顶琼华古刹上方凝聚的庞大庆云上狠狠一凝。

    满意的点了点头,纯银佛陀轻声道:“好一座天造地设的佛门圣地,此处道场,当与老衲有缘……尔等可愿,拜入老衲门下?”

    来者不善!

    看守琼华古刹山门的几个知客僧,都是卢仚从下界带上来的卢氏族人,他们修为不高,但是最是精明机灵,最擅长处理诸般庶务杂事。

    听得这纯银佛陀这般说话,几个知客僧二话不说,身体一晃就退入了山门牌坊。

    ‘铛铛铛’,牌坊一侧布置的知客僧小院中,钟楼里的警钟轰鸣,一个知客僧震荡全部法力,尖叫声撕裂浓云,响彻全山:“兄弟们,操刀子……有恶客登门!”

    山顶,琼华古刹内法钟轰鸣,一道道真仙气息冲天而起,滚滚佛光笼罩整座琼华山,一重重阵法禁制开启,足以阻挡数位佛陀大能猛攻的护山大阵同时开启。

    纯银佛陀呆了呆,轻笑着摇头:“却是一群被吓破了胆的。也不和老衲分说几句,就摆出这幅剑拔弩张的模样,这是怎么弄的?唔,欺负小朋友,倒是有点意思……”

    站在山门牌坊外,纯银佛陀淡然道:“稍安勿躁,不要摆出这等嘴脸来,老衲不屑于对尔等小辈动手……让你们山主出来和老衲答话。唔,你们山主叫做法海吧?那小和尚,也没什么资格和老衲呱噪……让你们山主的师尊、祖师出来!”

    纯银佛陀,就是配合归虚道圣行事的两位佛门大能之一。

    那颗老菩提树,已然随着归虚道圣去了蛮荒深处,而这尊纯银佛陀,却是出现在了琼华山外……此刻,琼华山中,卢仚、卢旵等人全不在,镇狱一脉的那些高手,也都在蛮荒之中对付姜氏一族的族人,抽取血脉抽得不亦乐乎,一时半会哪里赶得回来?

    山门牌坊后面光芒一闪,青柚、青柠、青檬三女驾驭剑光从山顶径直落下。

    三女使用的飞剑,是当日宝光功德佛借镇狱玄光佛,转赠的道门大能‘三光老人’的那一套三光剑。

    所谓三光,正是‘天之三宝’‘日月星’之意。

    日之浩然炽烈。

    月之深邃神秘。

    星之璀璨多变。

    三套飞剑共一百零八口长短剑器,三女借之可布下一套‘三光剑阵’,其中有无穷玄机、莫测神妙。三女从山顶飞落山门牌坊,已然悄悄布下了剑阵,是以三女身边有缕缕星光萦绕,森森杀机让纯银佛陀都不由得眉头微蹙!

    三光老人,当年可是佛门圣贤级的大能,只是在一次重劫中不幸陨落。

    三女借用他遗留的飞剑不成剑阵,那杀伐之力的恐怖,不用多说。

    放在以前,三女修为低微,她们想要自如驾驭这三套飞剑都很难。

    但是这些时日,三女作为和卢仚关系最密切的极少数人,她们莫名的修为飙升……尤其是数日前,就是镇字第九城内,白帝的那群剑修弟子犹如无头苍蝇一样跑出来送死之时,三女在琼华山的山腹中乱逛,无意中开启了一座密室。

    那密室中,居然遗留了琼华山当年的老主人琼华娘娘炼制的三瓶仙丹!

    这三瓶仙丹也是蛮横不讲理得很,三女还没想着服用呢,三瓶仙丹已然自行飞出,融入了三女体内,硬生生将庞大的药力灌注全身!

    琼花娘娘何等人也?

    那是两仪天历史上,距离当今最近的一个,也是有史记载的最后一个超脱飞升之人!

    那是一尊道行、修为超出了两仪天的极致,打破了两仪天的上限,硬生生破空而去,飞升去了一个比两仪天更加高维、更不可思议神奇世界的无上大能!

    她遗留的仙丹,不是三颗,而是三瓶!

    短短数日时间,三女的修为居然硬生生被提升到了佛陀境界!

    这等借助外力强行提升的修为,按理说,应该是根基不稳、极其虚浮的……偏偏三女毫无这等虚浮不稳的征兆,反而根基打得无比雄厚、法力运转极其灵变,就好像这修为是她们耗费了无数年苦功,一点点苦苦修炼而来!

    有了如此修为,加上三光剑这等神兵,又是同胞三姐妹组成剑阵!

    这剑阵散发出的威势,让纯银佛陀都感到有点棘手——更不要说,琼华山还有这么一座当年卢仚坑蒙拐骗而来,耗费了巨大代价布置的守山大阵!

    “前辈所为何来?”青柚缓步而出,不卑不亢的朝着纯银佛陀行了一礼:“琼华山广迎天下道友,但凡心怀善意者,琼华古刹都愿意以清茶一盏款待之……只是前辈方才所言,似乎并不符合做客之道!”

    纯银佛陀低头,直勾勾的看着青柚,沉吟片刻,他叹了一口气:“不和尔等小女子做口舌之争。老衲都多大年纪了,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和你们辩一个黑白对错,有何意义?”

    摇摇头,纯银佛陀右手一挥,手掌顿时变得比整个琼华山主峰还要大了倍许。

    纯银色的手掌带着可怖的气息从极高的天空一掌落下,纯银佛陀轻声道:“这处道场,与老衲有缘……老衲,特来登门化缘了!”

    星光乍起。

    剑芒飞射。

    缕缕剑芒如漫天流星飞逝,其中又有数轮大日皓月苒苒升起,光焰流转间,整个琼华山化为一片琉璃光雾世界。

    梵唱声不绝于耳,绵延数亿里的琼华山主脉上,每隔十万里都有一座大寺,内有众多佛修驻守。这些时日来,随着卢仚在镇魔岭一线兴风作浪,随着白帝在背后搅风搅雨,又有众多修士莫名被卷入‘劫运大法’的漩涡,卢仚的气运、命数飙升,连带着镇狱一脉都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卢仚为主,镇狱一脉为副。

    ‘副’者都成就了一尊佛主、三尊佛陀,可想而知,以卢仚为主持的琼华山一脉,又得了多大好处——当然,镇狱一脉真正得到好处的,只是和卢仚关系最紧密的四位佛老大能,而琼华山一脉和卢仚关系紧密者太众,得到好处的人,可就太多了!

    饶是如此,以琼华山道场得天独厚的先天条件,以‘劫运大法’恐怖的回馈,于不知不觉中,琼华山一脉,真仙级的佛修已经数以十万计!

    不提修为层次,单说数量,琼华山一脉的真仙数量,甚至超过了当年的混元罗天教!

    而混元罗天教,可是蜉蝣子耗费无数年心力,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一方大教,偌大一个混元罗天教,真仙级的战力也不过十万上下,而琼华山一脉如今拥有的真仙,数量可就不止这点了。

    一道道真仙气机冲天而起,漫天佛光,漫天祥云。

    偌大的琼华山脉犹如一条巨龙,龙脊上一座座寺院组成的大阵枢纽整个光焰喷涌,好似在熊熊燃烧一般。而数量更是真仙境佛修千倍、万倍的佛修,更是口口声声高颂‘法海’佛号,诸般经咒犹如潮水一样鼓荡。

    这些年月来,琼华山积攒的信徒香火信力升腾而起,一尊和卢仚生得一般无二,但是胯下骑一头圣象,左右双手分别紧握一条巨龙的佛陀法相在琼华山主峰上苒苒而生。

    纯银佛陀的脸色微变。

    他的巨大佛掌已经呼啸落下,那高居琼华山主峰的卢仚佛陀法相面无表情的一声轻喝,两条巨龙化为一道狂风、一条洪流,呼啸着冲天而起。

    他座下的圣象更是一声怒啸,口中金牙爆出刺目的光焰,化为六座弧形的象牙佛塔,狠狠刺向了纯银佛陀的佛掌。

    ‘呛琅’声不绝于耳。

    漫天日月星辰剑光命中佛掌,火星四溅中,佛掌被切开了无数条深可及骨的伤口。一条条深深的伤口拼凑成一起,恰恰化为一朵硕大的莲花印!

    而六条金灿灿的象牙佛塔光焰重重撞击在佛掌正中的莲花印上,一声巨响传来,纯银佛陀身体一震,踉跄着向后倒退了三步,他掌心被破开了六个透明的窟窿,纯银佛血犹如飞瀑一样喷溅。

    那风水巨龙化为巨大的漩涡升腾而起,狠狠将纯银佛陀的佛掌卷入了里面。

    这风水双龙看似一条飓风、一道洪流,实则内部却充斥着时间、空间道韵。

    纯银佛陀也被那风水巨龙的‘皮相’所迷惑,他没能细查这两条巨龙的内在实质,眼睁睁看着自家手掌被卷了进去……瞬息间,他身边时间流速变得极其诡异,他的一部分身躯在不受控制的向过去回溯,而他的一部分身躯则是在向未来跳跃。

    他回溯的那一部分身躯,居然直接狂奔向了他‘尚未出世’之时的‘胚胎’状态!

    而那种状态下的纯银佛陀,他毫无战力可言,一支普通的野鼠,都能将他轻松击杀。

    而向未来跳跃的那一部分身躯,完美的避开了一切光明的、辉煌的、吉利的、幸运的、有各种大成就的未来,一条道走到黑的,奔向了他未来‘天人五衰’、‘身死魂灭’、‘大道彻底断绝’、‘最终永世沉沦’的最悲惨的那个可能!

    “异端!邪术!”

    纯银佛陀惊呼怒骂!

    时间、空间!

    这放在任何一个世界,任何一个修炼文明,都是最高端、最深奥、最难以掌握,但是一旦碰触,就能凌驾同侪之上的至高大道!

    他不相信卢仚留在琼华山的区区一尊佛陀法相,居然就有如此伟力!

    时间和空间道韵?

    呵呵,在纯银佛陀得到的‘确切情报’中,卢仚只是‘镇狱一脉一个刚刚入门的小贼秃’,‘他的道行修为不堪一提’,‘他的法力修为弱不禁风’,‘他仅仅是走运得了一颗体修的古佛舍利,拥有了堪比大菩萨巅峰的金身法体’……而已!

    在纯银佛陀的认知中,卢仚也好,归于他名下的‘琼花一脉’也罢,那是弹指可破的存在!

    归虚道圣和那老菩提树跑去蛮荒深处行事,而他为什么来琼华山?不是故意找卢仚的麻烦,他、还有他们,还没无聊到这个程度,而是琼华山的地下,真的有他们需要的宝贝!

    毕竟,不要忘记,这里是琼华娘娘的道场。

    这里,更是琼华娘娘当年尚未化形时的母胎……这整座琼华山,堪称两仪天一等一的‘造化圣地’,这下面,隐藏了一道堪称两仪天‘独步天下’的‘造化之机’!

    这造化之机,对他们筹谋的大事,有大用!

    所以,纯银佛陀来了!

    但是,他居然沦入了这等狼狈的局面。

    被青柚三女借助三光老人的本命仙剑劈伤了手掌,也就罢了。

    他居然被卢仚留在这里的一尊佛陀法相,拉入了如此狼狈的境地——这完全没道理,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