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首页 嘉佑嬉事
字:
关灯 护眼
51小说网 > 嘉佑嬉事 > 第七百九十二章 换天(4)


  燧火原。

  姜氏祖地。

  宗祠深处。

  姜画眉轻轻的哼着歌,手持一条洁白的手绢,擦拭着先祖牌位前的供桌。他极其小心仔细的擦拭着墨玉造成,造型极其憨拙厚重的供桌,将其擦得晶晶发光。

  姜画眉,族中称号‘巧音’,是与鹤唳、鹫啼、雀戏三位长老齐名的族中大佬。

  只是,鹤唳、鹫啼闻名遐迩,雀戏长老坐镇中枢,唯有他这位‘巧音’长老,多年前就被废黜了族中大权,打发来了宗祠照料先祖牌位,逢年过节的给诸位祖先供奉一碟猪头肉。

  一名宗祠的执事悄步无声,如幽灵一般踏入了祠堂。

  他来到了姜画眉身后,轻声道:“长老,出大事了。”

  姜画眉朝着供桌哈了一口气,不紧不慢的问道:“有圣贤打进来了?”

  执事摇头。

  姜画眉眉头一挑:“哦?有佛主上门强行化缘?”

  执事摇头。

  姜画眉就笑了:“那就没什么大事嘛……”

  执事轻声道:“鹤唳、鹫啼两位长老,前些日子带着本支族人,深入镇魔岭南方,尽皆失联……雀戏长老也带了刑部大队高手前往镇魔城,得罪了佛门大能,被一网成擒!”

  姜画眉身体微微一抖。

  这执事只说姜翠雀得罪了佛门大佬,但是不敢说出那位大佬的尊号,很显然,这是个名字都不能提起的禁忌存在——佛门十三位佛主之一?

  姜画眉丢下手中抹布,用力的揉搓起自己的太阳穴,他极其头疼的苦声道:“怎么回事?详细……嚇,也不用详细说来,召集留在家中的诸位长老、执事,清点库房里值钱的玩意儿……不管雀戏是死是活,我们姜氏的态度要放端正些。”

  “准备好大出血吧,赔钱,重重的赔一笔钱。”

  姜画眉喃喃道:“管他死活,先把自家根基护住吧……这混账,在姜氏作威作福也就罢了,真把自己当做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了?混账东西,在两仪天,我们姜氏得罪不起的人,起码有百来号……你们,可真会挑着人呢!”

  执事也在苦笑。

  在两仪天,不能得罪的,明面上只有三十三位大能。

  但是那三十三位大能,每个人最少也有三位真传弟子吧?这就是百来号不能招惹的一方巨擘。

  而这些一方巨擘的亲儿子、亲孙子、亲传门人什么的……真个论起来,姜氏虽然强横,却也是不能轻易冒犯的!

  姜翠雀跑镇魔岭一趟,直接触怒了宝光功德佛,这个烂摊子……啧!

  执事苦笑摇头,一溜烟的窜出了祠堂,去召集留守燧火原的姜氏高层。

  姜画眉皱着眉,正在思忖如何赔礼道歉,如何找几个可靠的朋友斡旋此事呢,他身边一点微光幽幽闪过,一缕神念沁入了他的脑海。

  姜画眉的眉头骤然一扬,整个人的精气神变得无比的亢奋。

  他猛地朝着虚空挥了三拳,悄然无声的笑了起来,他笑得浑身都在哆嗦,极力用双手捂住了嘴巴,笑得差点没摔倒在地。

  “终于是,到了这一日么?呵,呵呵,我姜氏……”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姜画眉骤然化为一道炽烈的火光冲天而起,直接撞碎了高空的云层,在高空一个转折弹射,带着沉闷的破空巨响,顷刻间就不知去向。

  几个正朝着祠堂赶来的姜氏高层目瞪口呆的看着远去的姜画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燧火原边缘,东南角,有一座小湖。

  这湖四周环山,山势险峻,满山尽是黑色奇石,生满了尖锐荆棘,偏僻而清幽,平日有少有人迹。姜氏族人都知道,这里是姜画眉圈占的静修之地,是以更不会有人轻易靠近。

  姜画眉从高空笔直俯冲下来,一头扎进了小湖中。

  湖中布置了极其高明的空间禁制,骤然看去,长宽数里的小湖深不过百丈,但是随着姜画眉不断下沉,这小湖真正的深度却是无比惊人。

  从湖面到湖底,这不起眼的小湖深达几近百万丈,沿途有无数恶毒禁制,好些禁制融合了诸般巫蛊剧毒之物,和姜氏的修行路数完全不是一码事情。

  湖底最深处,赫然是一座用血色仙晶垒成的祭坛,四周布置了一些浮荡着空间波动的旗幡,一枚硕大的,通体朦胧虚幻的空间仙纹悬浮在祭坛上,犹如一只眼眸死死的盯着姜画眉。

  姜画眉大步走到了祭坛旁,没有任何犹豫,一声呵斥,直接激发了祭坛,大步走了进去。

  下一瞬,祭坛启动。

  祭坛内,一处小小的折叠空间中,堆积如山的祭品仙晶瞬间燃烧殆尽。

  两仪天的虚空屏障被扭曲、撕裂,一条细小的空间裂痕直通向了位于更低空间维度,距离两仪天不知道多么遥远的下界。

  逆行,下界。

  姜画眉的身躯直接穿透了这条空间裂痕,化为一点微芒,向着下界某处小世界疾驰。

  沧海界。

  界如其名,整个世界,九成五的领域都是深海,大量的岛屿宛如崩碎的星辰,密布四方。偌大的沧海界,唯有一块大陆,而单单这一块大陆的总面积,就是当年卢仚飞升的元灵天总面积的百倍以上。

  这是一处‘大界’,在两仪天掌控的众多下界中,面积、底蕴、人口数量、修士水准等,全都能排入前十之列。

  尤其是修士水准这一块,元灵天最强的修士,只能是天人境。

  而沧海界最强的修士,悍然达到了真仙十二重天!

  这是一处有‘仙’存在的大世界。

  沧海界,微澜岛,这是一座面积不大,不过上千平方里的小岛屿。岛上有一个小小的家族,姜氏。和沧海界其他宗门、家族走的纯粹法修的路数不同,微澜岛的姜氏,走的是最纯正的体修路数。

  微澜岛地下,一处秘窟,姜画眉压缩气息、收敛气血,小心翼翼的迈出了布置在这里的祭坛。

  几名微澜岛姜氏的家老已经等在这里,见到姜画眉,他们二话不说,直接跪倒在地。

  姜画眉极其小心的点了点头,放慢了呼吸,放缓了花与速度,极其轻柔的说道:“这些年,倒也辛苦了你们……布置得如何了?”

  一名姜氏家老抬起头来,毕恭毕敬的说道:“除山海宗那一处最紧要的节点,实在是无法渗入,无法布置,其他各处节点,都已然布置妥当。”

  “山海宗么?”姜画眉淡然一笑:“那就,由我亲自走一趟罢。”

  是日,沧海界第一宗门山海宗,上界道门某位圣贤第五道脉真传弟子在下界的道场,被姜画眉暴力闯入。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山海宗内百名真仙悉数重伤,昏厥,被姜画眉生擒活捉。

  恐怖的气血波动宛如昊日,威压整个山海宗山门,压制得无数山海宗修士动弹不得。

  姜画眉好整以暇的,在山海宗的祖师大殿门前,掏出大量血色仙晶,布置了一座大型祭坛,随后直接催发。

  从高空俯瞰,偌大的沧海界四面八方,共有一万二千九百六十道血光,从一座座祭坛上直冲高空,顷刻间就化为一座巨大的光幢,将整个沧海界包裹在内。

  姜画眉走进了山海宗祖师大殿门前的祭坛,他大吼一声,倾尽全力释放自己的气血波动。

  道主级的气血波动顺着祭坛汹涌而出,通过这些祭坛相互勾连组成的大阵,宛如一座大山当头砸下,几乎是同时砸在了沧海界所有生灵的神魂上。

  数以兆万亿计的生灵齐齐昏厥倒地,一片片淡淡的血光立刻宛如闻到血腥味的苍蝇,急速的覆盖上了他们的身体。

  姜画眉低沉的咆哮着,双手握住了祭坛上涌动的空间符纹,将自身道主级的血气毫无保留的灌注了进去。

  他的面色骤然变得惨白一片。

  而整个沧海界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从沧海界到两仪天的某一处地域,虚空被撕开了一条巨大的裂痕,无数沧海界的生灵一个不剩的,被‘打包’送入了两仪天!

  如此大手笔,比当日卢仚借用接引宝船,比白鼋借用太上仙诰,带着数十万下界修士飞升两仪天,更加的不可思议。

  沧海界整个世界沦陷的同时,和沧海界比邻,无论面积、底蕴、修炼文明的发展程度,都不到沧海界百一的小世界金花界中,主宰这一界,公认的修炼界第一人,拥有真仙境三重天修为的佛门女修金花婆,正站在山顶,眺望沧海界。

  金花界,更像是沧海界的一颗‘卫星’,常年围绕沧海界运转。

  以金花婆的修为,她甚至可以看清沧海界茫茫海域中一座小岛上的风吹草动。如今整个沧海界都被血光笼罩,她自然第一时间发现了这等惊天剧变。

  “沧海界,这是遇了魔劫?”金花婆皱起眉头,通体佛光大盛:“传我命令,封锁山门,开启护山大阵,向上界本院传信,请求菩萨法旨……”

  一名生得膀大腰圆、行动间有狮虎之相的佛修大踏步走到了金花婆身边,向金花婆合十行礼。金花婆扫了他一眼,皱眉道:“法净,何事?”

  法净和尚微微一笑,突然出手。

  一出手,就是漫天血光,他的手掌膨胀到门板大小,当面拍在了金花婆身上,拍得她整个身体几乎变成了一块肉饼,哼都没哼一声就昏厥了过去。

  “何事?一点小事而已。”法净和尚轻声道:“无非是,借诸位一用而已。”

  法净和尚狂笑,冒着四面八方无数同门疯狂倾泻的神通、法术、佛宝、佛兵,直打得他浑身火星四溅,却丝毫无法伤损他分毫。金花婆不过是真仙境三重天的修为,而法净和尚此刻展露出的修为,起码达到了小菩萨境,而且是纯粹的体修!

  一座血色祭坛迅速成型,法净和尚和姜画眉一般,大步踏入了祭坛,倾尽全力,将自己血气注入了祭坛。

  整个金花界也是微微一荡,千多条血光冲天而起,顷刻间化为一道血色光幢包裹整个世界。

  无数生灵被磅礴血气一冲,好似当头挨了一重锤,直接昏厥过去。

  法净和尚怪笑一声,一把抓起了昏厥中的金花婆,顺着强行破开的空间裂痕,将她一把丢进了两仪天:“上师,你说得对,芸芸众生,不过是吾等修炼之资粮……那些黎民百姓如此,您,也是如此……多谢您的成就,哈哈,哈哈,哈哈哈!”

  法净和尚昂起头来,轻声道:“法净?这法号也太难听了些……从今日起,我不是什么法净和尚,我是……姜青囩(yun)!”

  沧海界、金花界被血光包裹之时,两仪天遥控的下界中,有近万个下界小世界,同样发生了巨变。

  有上界降临的顶级大能,直接抹平了小世界中的修炼界高层,将整个世界所有生灵打包送走。也有本土的修士突然暴起,展示出了远超这一方世界修炼界水准的可怕实力,碾压了当地修炼界,将无数生灵震晕后丢进了两仪天。

  近万个小世界中,唯有百来个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底蕴雄厚得可怕,在两仪天的后台足够强硬,而且平日行事保守低调、甚至堪称诡秘的世界,强行反杀了上界降临的大能,以及突然造反的土著修士,维护了自家世界的安宁。

  这百来个世界发生的异变,也通过沟通上界的渠道,用最快的速度传给了两仪天。

  但是下界和上界的时间流速不同,空间维度的隔绝,让信息的传送并不是很及时。

  是以,两仪天收到下界消息的时候,事情已经发生。

  事情,已然无力挽回。

  于此同时,两仪天,镇魔岭南方,无边莽荒山岭极深处,被数十重混乱的元磁风暴环绕之地,被数百层地火、罡风、毒瘴、煞气团团包裹的天险绝境,数百道朦胧身影,正络绎汇聚于此。

  妖气、魔气、邪气、鬼气,乃至蛮族特有的狂暴血气、惨烈杀气……诸般邪异、负面的气机缠绕在这些人影身上,伴随着鬼哭声、惨嗥声、凄厉的尖叫谩骂诅咒咆哮声,还有阴风鬼火、怪影黑雾缭绕盘旋,真个是群魔乱舞,好似地狱降临一般。

  ‘咯咯’、‘嘻嘻’、‘哈哈’、‘嚯嚯’……难听的笑声绵绵而起,好些人影骤然撞见彼此,顿时发出了酣畅淋漓的欢笑声。

  “老鬼,你还活着?”

  “唷,老家伙,你没死啊?”

  “巧娘子,当年听闻你被某位贼秃打杀,亏老夫惦记着当年的情分,还给你流了几颗眼泪!”

  “有趣,有趣,本以为,老子那笔账收不回来了……没想到,你这个欠债的家伙,居然还活着?”

  猛不丁的,就有突然撞见的死对头惊喜之余,暴起发难。

  神通、秘术、诡谲的诅咒、恶毒的禁法骤然发动,无声无息的,四周山岭凭空湮灭了数十座,好些条人影吐着血,打着旋儿向后倒飞。

  一时间,这一片天险绝地中乱成了一团,好些人影兴致勃勃的大吼大叫,一副随时可能卷入战场,将三五人的小冲突演变成了一场大乱战的架势!

  一株枝叶葱茏的菩提树,突兀的出现在这一绝地的正中位置。

  一丝丝绿色灵光从菩提树的每一片绿叶中涌出,化为一道遮天盖地的囚笼,笼罩在所有人影身上。这些兴致勃勃,正准备大打出手以庆祝‘久别重逢’的妖魔鬼怪们,好些人被压制得法力冻结、肢体麻痹,面带骇然之色僵在了原地。

  如此可怖的气息,就连那些依旧保持了一定行动能力的巨擘老鬼,也莫名的屏住了呼吸。

  许久,许久。

  菩提树再无半点动静,数百妖魔鬼怪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终于有一名头生一对儿龙角,尾椎骨后面,却拖拽着一条蝎子尾巴,身高六丈开外,气势极其雄浑、霸道的大汉,强笑着向那菩提树抱拳行了一礼:“某,戗喪妖帝逆倫,此番有礼了。”

  轻咳几声,逆倫轻声问道:“敢问前辈是?”

  菩提树的树皮上,一张苍老的面庞冉冉浮现,沙哑的声音震得四周山岭‘嗡嗡’直响:“逆倫啊,我记得你,当初你被打得重伤濒死,神魂都几乎蹦碎了,还是老衲亲自出手,将你救回来的,只是,你怕是不认得老衲这般模样。”

  逆倫骇然色变,猛地退后了两步:“你,你!”

  菩提树上一根粗壮的枝条伸展了出来,一缕灵光从枝条上垂落,‘咔嚓’一声,一朵灵花绽放,随后结出了一个水缸大小的菩提果。

  那果子裂开,露出了一名盘膝而坐,脑袋上生了个蒂儿,用一根细细的枝条挂在树枝上的,通体不着一缕的小小沙弥。

  这沙弥看上去只是七八岁年纪,生得雪白粉嫩、眉清目秀,颇为可爱。

  只是,这沙弥身上散发出的法力波动,却压过了在场的所有妖魔鬼怪——单从法力波动上判断,这沙弥怎么也是佛主级的存在!

  但是佛门对外公开的十三位佛主中,并没有哪个佛主是如同果子一般,从树上结出来的!

  逆倫等妖魔鬼怪齐齐深吸了一口气,同时朝着这犹如死尸一样闭着眼睛纹丝不动的小沙弥行了一礼。

  好几个气息森然的妖魔鬼怪同时呼出了一口气。

  这个小沙弥的出现,解决了他们心头最大谜团。

  数千年前,两仪天的道门和佛门联手,发动了席卷整个天地的大战,一举扫荡了两仪天的邪魔和妖蛮,破其山门,灭其苗裔,断其传承,将一众妖魔鬼怪打得几乎断子绝孙,一群老鬼也被追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在场的数百妖魔鬼怪,放在当年,都是道门、佛门追杀榜上名列前茅的人物。

  他们好些次都以为,自己是注定陨落,再无幸理的。

  但是每每他们身陷绝境的时候,他们总是因为各种匪夷所思的巧合和机缘,从那必死的绝境中挣扎着活了过来。最后,他们甚至瞒天过海,潜入了佛门、道门联手设立的镇魔岭,潜伏在了这蛮荒山岭中,优哉游哉的休养生息,潇潇洒洒的活了数千年。

  这数千年来,虽然蛮荒山岭的环境是恶劣了一些,但是他们修为强横无比,各种快活享受……比起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

  镇魔岭各大镇城,多少宗门、家族的商会,和他们下面的那些小妖小怪有勾结?

  蛮荒山岭的诸多珍稀药草、修炼资粮潮水一样涌入镇魔岭,各种高端奢华的吃喝享用之物也就潮水一样涌入蛮荒山岭,而那些奢侈品,甚至是娇滴滴、白花花的大姑娘、小美人儿,十成当中有九成九,不就落入了他们之手么?

  他们一直好奇,谁能有这样的逆天手段,从那等狂澜中,救出他们!

  今日一见,果然……

  这小沙弥,分明只是这老菩提树的一尊分身,其气息就如此强横可怕……那么这老菩提树本尊,又到了何等境界?

  两仪天的水,果然很深!

  ‘嗤’的一声,小沙弥头顶的那根细细的茎条折断,小沙弥轻盈的飘落地面,双腿一挺,站了起来。他睁开了眼睛,背着手,老气横秋的朝着身边的一众妖魔鬼怪上下打量着。

  “尔等,有人已经认出了老衲,这是极好的。”

  “也就不用和你们多浪费口舌了。”

  “老衲最近,在闯内关……你们不用明白‘内关’是什么,总之,老衲最近心情起伏不定,不是很好,尔等若是呱噪得厉害,老衲害怕自己会忍不住,一耳光抽死你们!”

  一众妖魔鬼怪中,好几个积年的老怪物眼神就不对了。

  纵使你的气息达到了佛主级……但是,这几个老怪物,也是和佛主平级的妖帝、魔尊级的大人物啊……当然,当年受到了重创,他们险死还生,逃出生天,但是根源受损,境界尚在,可是实力已经从那至高境界滑落了许多。

  饶是如此,他们自忖,若是发动底牌,还是可以和一尊佛主过过招的。

  所以,小沙弥如此态度对他们,他们莫名的就生出了杀心!

  虽然说,这些妖魔鬼怪当中,有不少是因为小沙弥的手段,才脱了当年的重劫,从那一场大战中幸存下来……但是妖魔鬼怪嘛,你指望他们会和你讲‘情谊’?你指望他们会‘知恩图报’?这不是开玩笑么!

  四面八方的气氛,就变得有点古怪。

  眼看着一场风波就要爆发,一缕清风吹过,淡淡祥和之气充盈四周,抹平了空气中那股让人不安的负面气息。

  归虚道圣踏着一团流云,出现在众人头顶。

  “诸位道友,好久不见。”

  “今日,是来和诸位做正事的……就不要,节外生枝了罢?”

  归虚道圣笑得很灿烂:“诸位,可想夺回当年失去的一切么?”


  (26985095/7483583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