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首页 嘉佑嬉事
字:
关灯 护眼
51小说网 > 嘉佑嬉事 > 第七百九十四章 血天(2)

    战鼓声惊动了两仪天。

    同样惊动了在下界放肆杀戮的姜画眉。

    正背着手,站在某处仙宗主峰山顶,俯瞰无数昏厥修士的姜画眉骤然听到了战鼓声,那源自血脉的季动让他浑身寒毛直竖,悚然动容抬头看天。

    “是谁?是谁?除了我,如今族中,还有谁能打开姜氏血旗,敲响荒古战鼓?”

    姜画眉身体一晃,化为一道血光,就要破开虚空,重返两仪天。

    虚空中,一张云气组成的手掌悄然出现,轻轻向下一按,就将姜画眉按在了山顶,任凭他如何挣扎,将那山峰挣得纷纷碎裂崩塌,也丝毫脱身不得。

    “是谁?”

    姜画眉怒叱。

    “是我!”

    一个舒缓的声音幽幽响起。天地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但是姜画眉却分明知道他是谁,他放弃了挣扎,摊开了肢体,就这么躺在了地上——他知道,面对这位,他就算再强大百倍、千倍,也毫无反抗的机会。

    “为何?”

    他很不解的问道:“那血旗,那战鼓,是我姜氏最后的底蕴,一旦发动……则……”

    那声音笑着:“为何?难道不是到了你姜氏出动最后底蕴的时机了么?还是说,你舍不得这点姜氏的家业?你不是一直在说,姜氏有你就足够,你一人,就是姜氏……你还惦记那些‘废物’族人的生死作甚?”

    姜画眉沉默许久,轻声道:“话是这般说,但是……”

    那声音轻声道:“且耐心看着吧。嗯?总之,我们对你的承诺,只要此番事成,则定然会兑现……你,还有大用,所以你不要过早的踏入漩涡。这个姜氏,就让他们去做先锋冲锋陷阵罢……你,不会心痛他们吧?”

    姜画眉沉默。

    云气凝成的大手轻轻消散,那声音悠悠道:“且候着吧,需要你出手的时候,我会招呼你的……你在下界,不是还有一些布置么?可以催动了,随时,准备着罢?”

    姜画眉耷拉着眼皮,澹然道:“我只好奇,在姜氏,除了我,你们还选中了谁?”

    那声音就笑了,笑声中充满了莫名的意味:“她,可不是我们选中的……她很聪明,你漏了一些行踪,她窥破了,所以主动找上了我们……所以啊,小画眉,不要小觑了身边人,不要犯你家始祖当年的错误。”

    姜画眉听得这话,简直犹如五雷轰顶,瞪大了眼睛,眼珠子都差点从眼眶里飞了出来。

    姜氏当中,有人窥破了他的行踪?

    这怎么可能!

    燧火原,姜氏宗祠上方,一条身穿青色战裙,罩着一套极其华丽的宝光兽面甲,披散着长发,没有戴头盔,身后系着一条血炎般刺目的大披风,手持一杆比自己身长一倍有余的古老青铜长戈,通体散发出可怕战意的高挑女子,踏着一对儿三尺直径的风火轮凭空出现。

    “姜氏的列祖列宗,醒来!”

    马儿脸,高鼻梁,双目如刀,一对浓眉煞气极重,长相不带丝毫女性柔美的女子挥动长戈,嘶声长啸。

    整整一百零八张通体燃烧着血色烈焰,宛如心脏一样剧烈跳动,不断发出高亢轰鸣声的战鼓一点点从她身后浮现。战鼓轰鸣,天地震荡,磅礴的气血汹涌四散,引得四面八方无数姜氏族人齐声呐喊,唱着战歌腾空而起,朝着这边汇聚而来。

    姜氏一族的祠堂突然裂开,露出了下面一处方圆千里的血色湖泊。

    滚滚精血气息冲天而起,一口口悬浮在湖泊表面,厚重异常的古铜棺椁伴随着低沉的呢喃声缓缓腾空,一具……十具……百具……

    身披重甲的女子单膝跪倒在半空。

    四面八方,无数汇聚而来的姜氏族人当中,极少数地位尊崇,掌握实权,知晓一些族中机密的高层族人纷纷朝着这些棺椁跪拜,眸子里闪烁着极度狂热的烈焰。

    而其他绝大部分族人,则是不知所措的看着那些腾空的棺椁。

    怎么回事?

    他们姜氏一族的宗祠下方,怎么会有这么大一片血色湖泊,而且上面飘荡着这么多,一眼望去起码数以十万计的巨型棺椁?

    而且,这些棺椁中,都有沉闷的心跳声传来。

    这些心跳声沉闷、厚重,带着天然的血脉威压,引动得四面八方无数姜氏族人血脉喷张,气血上涌,更身不由己的跪倒在虚空,朝着这些棺椁大礼参拜!

    “狡丫头,这是怎么回事?”一名白发苍苍,气血已然溃散破败,眼看命不久矣的老人昂着头,不知所措的看着那身披重甲的女子。

    姜氏族人当中,有一部分族人,修行了道门甚或佛门的功法,他们证得真仙之位,得以长生。

    而姜氏族人当中,还有很多‘顽固派’、‘守旧派’的老人。

    他们将自身血脉视为绝世奇珍,视作先祖给后辈子孙最正统、最至高无上的遗泽,是以他们向来只沿袭族中最古老、最正统的‘体修’之法,挖掘血脉潜力,强壮肉身力量,从强横的肉身中,一点点的发掘诸般神通。

    这种姜氏一族最正统,同样也是最古老的修炼法门,除非能修炼到‘血气如龙’的妙境,拥有堪比‘道主’、‘佛陀’的伟力,否则不得长生!

    是以,无数年来,姜氏一族当中,真正的‘长生者’只有地位最高的姜云鹤、姜白鹫、姜画眉等几位大长老,他们都是修炼到了极致,实力、手段堪比道主、佛陀。

    而其他的姜氏族人,无论实力多强,他们可以拥有漫长的寿命,但是他们的寿命并不是‘无限’的,他们可以活数千年、数万年、数十万年……但是他们终归会衰老,会死去,会化为一蓬枯骨!

    这开口询问的白发老人,就是姜氏一族‘守旧派’中的一位执事,活了能有数十万年,寿命已经到了极限,从辈分上来说,他是这个‘狡丫头’的大概百多辈以上的直系老祖宗!

    是以,他很不客气,又带着几分震惊和愤怒的,开口质询这狡丫头!

    宗祠下面,有秘密,这位白发老人,是多少知道一些的。

    但是狡丫头一个后生晚辈,居然打开宗祠,将自家最重要的核心机密,如此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这‘守旧’而‘顽固’的老人看来,这就是大逆不道,这就是……罪该万死!

    族中老人还没开口,你一个后生晚辈,怎敢这么做?

    狡丫头抬起了头。

    她的眼眸化为两颗血色的太阳,照亮了整个燧火原——无数正朝着这边汇聚的姜氏族人齐声喧哗,好些长辈更是一个个惊诧得说不出话来。

    狡丫头在姜氏一族,不算有名。

    在年轻一辈中,她固然算是嫡系,却是嫡系中比较偏远的一房,父辈、祖辈并无多少实权,自身天赋禀赋并不卓越,是以远不如姜青枫、姜青鸢等人,受到了万人瞩目。

    唯一让狡丫头略有点名气的,大概还是她离经叛道的行径——她居然拜入了一个无名的游方僧人门下,修习了某种奇异的佛门金身功法。

    她修炼的那门佛门金身,极大的激发了她的血脉潜力,让她在那门奇异的金身功法上的进度极快,年龄不大,已然拥有了真仙二十几重天的修为,这也就让她在姜氏一族的无数青年一辈中,算是有了点小小的光环,受到了一些长辈的关注。

    最起码,她已经影响了自己一定的命运轨迹。

    比如说,狡丫头不会外嫁了——因为她比较出色的天赋,她未来只可能招赘婿,不可能外嫁!

    也就是说,未来狡丫头可以挑选一个让她满意的夫婿,而不像那些不怎么出色,而外嫁联姻的姐妹一样,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甚至是厌恶的男人。

    可是今日,这些姜氏的长辈骇然发现,他们平日里并没有太上心的狡丫头,她的气息何止是真仙境二十几冲天?

    小菩萨?不是!

    大菩萨?不是!

    佛陀?似乎,也不是……

    狡丫头的气息如海、如渊,深不可测,雄浑无匹,她双眸喷出的血炎犹如正午烈日,照在众多姜氏族人身上,直烤得无数人汗流浃背,甚至汗水中都隐隐带着一点点油星子。

    “狡丫头!”一名有着长老头衔的姜氏老人脚踏流云,飞驰而来。

    他指着狡丫头厉声喝道:“你做什么?这血旗,这战鼓,是你能碰的?不对,你怎么将这血旗召唤出来的?你怎么,惊动了这些祖传的战鼓?”

    狡丫头冷澹的看着这位长老,一言不发,一声不吭。

    她只是静静的,单膝跪在半空中,身上自然外泄的气机,就压制得这位修为几乎达到了大菩萨巅峰极致,已然半步踏入了佛陀境的长老气喘吁吁、浑身僵硬!

    这等修为……

    四面八方,无数姜氏族人宛如大团大团的乌云汇聚而来。

    人群中,好些手握实权的姜氏长老、执事,方方面面的头目等,纷纷冲了出来,宛如擒拿重刑犯一样,将狡丫头四面合围。

    尤其是那些知晓祠堂下家族核心机密的那些真正实权大人物,更是一个个双眸充血,恨不得当场将狡丫头打杀了事——她怎么敢,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惊动了祠堂中的那些老祖,让他们‘被逼无奈’,重返人间?

    是的,在这些姜氏长老的心中,这些棺椁中的‘自家祖辈’,都是因为‘机密泄露’,而不得已的‘重返人间’……

    这座祠堂下面藏着的,都是姜氏一族历代最杰出、血脉纯度最高、实力最强悍的精英族人……而且都是那些恪守‘祖训’,严格遵照‘族规’,一心一意修持‘祖传原始法门’,‘一心一意提纯血脉、强壮肉身’的‘保守派族人’。

    因为各种原因,他们没能突破到‘道主’又或者‘佛陀’境,无法享用无穷无尽的寿命……

    当这些族人‘自然寿命快要耗尽’,即将迎来‘自然冥归’之日时,他们就会服下秘药,自愿躺入秘法锻造的棺椁中,从此漂浮在祠堂下的血色湖泊上。

    这口血色湖泊,耗费巨大,其中倾注了无数顶级的仙药灵草,每年都还要注入无数珍禽勐兽的精血、骨髓等宝物,以此维持血色湖泊的‘药性’和‘活力’。

    沉浸在这湖泊中,日夜汲取血色湖泊的精华,就可以不断的‘温养荒古皇脉’,‘用时间和资源’,‘兑换更高浓度的血脉’,从而‘源源不断的提升修为、强壮肉身’,‘直到某日重现先祖荣耀’!

    这是在无法寻觅到‘足够的皇天之气’的无奈现实下,姜氏一族苦心孤诣,好容易想出来的强大族人、增强底蕴的秘法。

    因为这秘法,在姜氏一族中,姜云鹤、姜白鹫、姜翠雀这三位长老,修行了诸般佛门、道门的功法,达到了‘道主’或者‘佛陀’境界,享用无穷尽的寿命,执掌家族大权,是为姜氏一族的‘外门’。

    而那些‘顽固派’、‘保守派’的族人,在所有知情的姜氏高层心中,这些苦苦保持着姜氏一族的古老传统,一心一意打磨血脉、淬炼肉身的族人,才是姜氏未来崛起的真正希望所在。

    姜画眉,就是这一脉族人的代表之一。

    总之,这些棺椁中的老祖,关系重大,是姜氏的真正核心,真正的命脉……狡丫头不管她是如何知道祠堂中的秘密,不管她是用什么法子唤醒了这些本该在沉睡的老祖,她都犯下了大错。

    她让姜氏一族的核心机密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暴露在无数族人的眼前。

    她就罪该万死!

    一种高层从四面八方合围,好几位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在族中似乎无所事事,从来不见他们管什么闲事的姜氏老人,身上骤然释放出了比狡丫头只强不弱的气息。

    道门仙力光霞漫天,佛门佛力流彩耀世!

    几位姜氏老人悍然也是‘道主’、‘佛陀’级的大能,他们当众暴露气息,顿时引来了自家无数晚辈的惊呼声!

    这几个姜氏老人的直系子孙中,好些人又惊又喜的看着自家老祖——早知道自家老祖居然有这样的实力,他们在族中,怕不是早就横着走了?

    还有他们关系极近的儿女,更是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家父亲。

    你们都如此厉害了,为什么不在族中抢占更高的位置,更大的实权?为何自家这一房的子孙,还要这么扣扣索索、可怜巴巴的过日子?

    而那些和这几位姜氏老人并无直接血脉关系的姜氏族人,更是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们!

    姜氏一族,明面上的‘道主’、‘佛陀’级的大能,加起来也就这么七八号人而已……为什么,这里一下子又冒出来整整七个?

    七个!

    岂不是整个姜氏一族有十五六号甚至更多的‘道主’、‘佛陀’?

    这样的势力,简直比号称两仪天道门第一世家的青羊林氏更加强大……青羊林氏,背着青羊正宗守山人的幌子,他们族中也仅仅不过十二位正经的道主啊!

    一名姜氏老人背着双手,身边盘旋着一柄直径超过三丈的巨型圆月刀轮,语气深沉有力的呵斥道:“狡丫头,不管你要做什么,现在给老夫住手……然后,跪地,认罚罢!你看看你,看看你,你都做了什么?”

    一直沉默不言的狡丫头终于有了动静。

    她缓缓站起身来,那根通体烈焰燃烧,好似一片燃烧的血一样挥洒长空的战旗‘哗啦啦’飞到了她身边,战旗一点点缩小,渐渐的化为五六丈高下,旗杆也缩小到了碗口粗细。

    狡丫头左手握着旗杆,右手紧握长戈,双眸血炎升腾,扫了一眼四周围上来的姜氏族人,薄薄的嘴唇微动:“我做了什么?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情……你们,还要装聋作哑么?”

    七名实力强横的姜氏族老同时呆了呆。

    装聋作哑?

    从何说起?

    狡丫头继续说道:“这几个月来,我们姜氏一族,有太多嫡系族人失踪,你们,难道一点风声都没听到么?”

    四下沉默不语。

    七名姜氏族老相互望了一眼,刚刚说话的族老一声大喝,身边刀轮急速旋转,‘曾’的一声到了狡丫头面前,锋利无比的锋刃已然架在了她的脖颈上。

    “闭嘴吧。不要在这里妖言惑众。族中大事,轮不到你一个小儿辈开口。”

    有点头疼的看着那些悬浮在空中的棺椁,看着那些还不断一口接一口从祠堂下方的血色湖泊中沸腾而起的棺椁,这族老轻声道:“封禁燧火原,彻底封禁……给所有族人下封口令……一些需要在外行走的族人,哪怕伤损神魂……洗掉他们今日的记忆!”

    四下人群中,大群姜氏族人齐声应诺。

    他们身上各色各样的以上同时化为灰尽,露出了下面内衬的血色箭袖劲装,同时脸上也无声的多了一张没有任何纹路,只有一片纯粹血色的光滑面具。

    四下里无数姜氏族人大声喧哗——他们从不知道,自家族中,还有这么一支力量存在?

    看他们整齐的制式服饰,看他们脸上一模一样的面具,就知道,这肯定是一支训练有素的正经常备的秘密力量……但是,他们居然从未听说过!

    大群血衣修士同时向狡丫头涌来。

    狡丫头又叹了一口气:“你们,什么都不知道!”

    ‘嗡’!

    ‘嗡嗡’!

    几声奇异的轰鸣声从一口巨型棺椁中传出,一道道血色光环从棺椁中冲出,但凡靠近狡丫头的血衣修士无不闷哼痛呼,被狂暴的血光冲飞了老远。

    低沉的呼吸声。

    沉闷的心跳声。

    ‘哗啦啦’的血液流动声从棺椁中传出,还不等七名姜氏族老反应过来,那口棺椁厚达三尺的金属棺盖就被一拳轰飞,一名身上仅仅裹了一条兽皮小战裙,袒露的身躯上尽是一块块好似巨斧凋琢的石像般雄壮有力大肌肉块的壮汉,浑身滚动着浓厚血气,笔挺挺的直起了身体。

    “你们……有点弱!”

    光着头皮,皮肤略呈血色的大汉微微侧过头,朝着四周的众多姜氏族人看了一眼,轻蔑的晃了晃脑袋:“和小鸡仔似的,你们真是我姜氏后人?”

    七名姜氏族老悚然动容,他们齐声惊呼:“泰祖?这还不是泰祖你出世之时!”

    那被称之为泰祖的壮汉一步迈出了棺椁,他低沉的笑着:“还不是我出世之时?那么,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等到你们败光了我姜氏的基业,等你们将自家族人的性命,白白送出去么?”

    一名姜氏族老嘶声道:“泰祖何出此言?”

    狡丫头在一旁冷然道:“泰祖,我姜氏嫡系长房、二房,两支精英族人,已然失陷……姜氏刑部直属精英,也已然沦入敌手。这些族老一个个尸位素餐,已然到了这种地步,依旧想着与敌人媾和……真正是我姜氏之耻!”

    泰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眸子变成了两颗锃亮的血色火球,直勾勾的盯着狡丫头。

    “是你唤醒了吾等,那么,你说,要怎么办才是?”

    ‘冬、冬冬、冬冬冬’!

    一个接一个棺盖被重拳轰飞,好些气息恐怖的魁伟大汉从棺椁中直起了身体。

    其中有好些大汉刚刚站起身的时候,他们胡须拉渣、皮肤上满是皱纹,甚至头皮上还能看到斑驳的白发,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

    但是当他们站起身时,他们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急速的恢复青春,皱纹消失,白发变黑,胡须一根根脱落,身上各种老人斑等老年征兆,也都在呼吸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甚至有大汉身上皮肤裂开,苍老的皮肤直接脱去了一层,露出了下面简直犹如琉璃宝珠一般光洁、滋润、充满青春活力气息的新生皮肤。

    甚至,有几个浑身滴答着血水的大汉从棺椁中冲了出来,他们冲出的时候,升上气息也就是‘大菩萨’又或者‘真君’一级的存在。但是宗祠下方的血色湖泊喷出大片血雾,不断融入他们身躯,他们身上一道道瑰丽的血色道纹闪烁,随着那方圆千里的血色湖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水面下沉了几寸,几个大汉的气息就骤然一跃而突破了‘佛陀’、‘道主’境!

    如此轻松的突破!

    短短呼吸间,起码过百的……嗯,这些姜氏老祖,个个都是修炼肉身的好手,所以,对他们的境界,还是用‘佛陀金身’来类比比较妥当。

    短短呼吸间,起码过百的佛陀出现在众多姜氏族人面前!

    那些普通的姜氏族人已经欢喜得手舞足蹈,一个个喜不自胜,甚至有人开始胡言乱语了!

    实力,这就是家族的实力!

    而家族的实力,就是他们这些普通族人横行两仪天的资本!

    一个有着一尊佛陀境大能坐镇的家族,族人弟子在外行走,就能昂首挺胸,恣意张狂……甚至进了酒楼买醉,人家都会看在你老祖的情面上,给你打个七八折!

    一个有着三五尊佛陀境大能坐镇的势力,门人弟子在外行走,那几乎可以学习一下螃蟹,学习一下横行霸道是什么个嘴脸。说句难听的,他们就算在外面喝花酒,无论姑娘和老鸨是否乐意,他们都是可以不给钱的!

    而一个有着十尊以上佛陀境大能坐镇的势力……比如说号称两仪天道门第一世家的青羊林氏……十二尊道主境大能坐镇族中,青羊林氏的子弟外出,就能有大量豪门世族的嫡系子弟前呼后拥,宛如无冕君王……真正是,走到哪里都不用花钱,自然有人帮你解决一切开销,解决一切麻烦!

    那么,一个有着百尊佛陀境大能坐镇的家族!

    两仪天的历史上,除了最鼎盛时期的姜氏皇朝,从未有这样的势力出现过。而姜氏皇朝毕竟已经是过往的事情,谁也无法用当初的情势带入现今的两仪天!

    但是所有姜氏的普通族人都心知肚明——他们发达了!

    只要姜氏一族有一百个以上佛陀境大能坐镇的消息传出去……他们哪怕是一个最普通的姜氏旁系的子弟,都会成为无数豪门世家联姻的香馍馍,他们……就会像一支幸运的小老鼠,一头栽进了米缸里,从此这辈子吃喝无忧,可以尽情的作威作福啦!

    而那些地位足够的姜氏族老,则是心里一阵阵的沉了下去。

    他们骇然看着这些气息变得无比恐怖的先祖,一个个身体微微的战栗着——好几位老祖,他们是直接吸纳了宗祠下面的血色湖泊中的精血,以此突破了当前境界!

    但是……作为姜氏一族隐藏在幕后的核心高层,作为家族的底蕴之一,这些族老对于族中资源的来龙去脉,那是盘点得清清楚楚。

    每一年,姜氏一族能有多少结余的修炼资源。

    每一年,有多少结余的资源会送入家族的战略储备库房中秘密储存,不到万不得已的灾劫时刻,绝对不会轻易动用。

    每一年,又有多少结余的资源,会作为族老的福利,偷偷的、秘密的送到他们各自的府上,让他们有足够的多余的资源,培养自家嫡系的血脉子弟。

    最终,剩下的那些资源,依旧是一个庞大的数字,而这些资源,则会兑换成各种合用的灵药仙草,各种珍禽异兽的精血、骨髓等资源,经过秘法炼制后,融入宗祠下方的血色湖泊,用来保持这些先祖的生命,用来缓慢的提升他们的修为!

    所以,这口血色湖泊中蕴藏的药力,是有限的!

    他们能估算出,这口血色湖泊中的总药力,能够在理论极限上,培养出多少个佛陀境的战力!

    不可能有这么多的!

    不可能的!

    但是眼下就已经冒出了上百个佛陀境的先祖……

    ‘冬、冬冬、冬冬冬’!

    一口一口棺盖不断被轰飞,更多沉睡的姜氏先祖穿着粗气,从棺椁中爬了出来。

    让七个姜氏族老略微放宽心的是,这些姜氏先祖的气息,显然没有达到佛陀境……嗯,的确,他们没有突破佛陀境……是以,身上发生了奇异的变化,莫名突破到佛陀境的先祖,只有百来个!

    确切的说,包括泰祖在内,佛陀境的先祖,只有一百一十八位!

    就在七位姜氏族老心头一松,正准备和泰祖继续交流的时候,那些不断从棺椁中冲出的姜氏先祖,他们同时仰天发出了尖锐的咆孝声。

    他们的皮肤一阵阵的蠕动,各色龙鳞伴随着皮肉撕裂的脆响声,不断从他们身上长了出来。黑色的,赤色的,白色的,蓝色的……各色龙鳞密密麻麻的钻了出来,迅速在他们身上披挂成了厚重的鳞甲!

    除开一百一十八尊佛陀境的先祖,其他蹦出棺椁的姜氏先祖,全都变成了被厚厚鳞甲覆盖,身躯骤然拉高到六七丈高下,气息变得野蛮、洪荒,宛如野兽一般的异类!

    低沉的喘息声中,这些不断从棺椁中蹦出来的姜氏先祖,他们的气息在急速异变,他们张开嘴,嘴里喷出了一团团炽烈的阴煞之气,然后所有人都看到,他们嘴里的牙齿伴随着刺耳的‘嘎吱’声不断的生长出来,一点点的长长,甚至四颗犬牙已经长得露出了嘴唇外。

    若是卢仚在场,他肯定已经大吼了一嗓子——‘唉哟,这不是僵尸么’?

    僵尸这玩意,在两仪天的众多下界世界中,不罕见,好多邪魔外道,都擅长炼制僵尸,以此配合作战,或者看守洞府,或者做一些古古怪怪的邪门勾当!

    但是在两仪天嘛,僵尸并不吃香!

    毕竟两仪天的两大势力之一就是佛门……佛门功法,正是僵尸的天敌克星,你辛辛苦苦炼制数千年数万年的僵尸,搞不好就被一个修为远逊于你的小贼秃一道佛光给超度了!

    是以,两仪天极少见到僵尸出没。

    在场的姜氏族人眼睁睁看着这些自家老祖当面僵尸化,他们愣了半天,硬是没反应过来,这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就听得狡丫头终于开口。

    “泰祖,还记得,你们要做什么?”

    泰祖皱起了眉头,冷然看着狡丫头:“小丫头,你怎敢如此对我说……说……说……”

    ‘冬、冬冬、冬冬冬’!

    狡丫头身边的战鼓同时轰鸣,奇异的波纹震荡虚空。

    泰祖,还有其他一百一十七位佛陀境的姜氏先祖身体一晃,童孔中骤然一片迷离。他们极其深沉的看了狡丫头一眼,同时点头。

    “此间事,吾等当然知晓该如何做。”

    “姜氏躯体上的腐肉,当清理干净。”

    “姜氏一族的威名,当响彻两仪天。”

    “姜氏一族的敌人,无论是谁,都将……血债血偿!”

    随着泰祖的喃喃自语声,四面八方无数聚集来的姜氏族人,身躯一个接一个的爆开。

    那些僵尸化的姜氏先祖同时张开大嘴,用力吞吸四面八方爆开的血雾。随着这些姜氏族人的精血不断被这些僵尸化的先祖吞噬,这些气息本来就因为僵尸化而急速提升的姜氏老祖,他们的气机疯狂飙升,顷刻间就突破了一个又一个重要的门槛。

    ‘嗷、嗷嗷’!

    尖锐恐怖的长啸声不断响起。

    这些遍体龙鳞的‘僵尸’老祖背后,一幅幅巨大的肉翅张开,巨大的肉翅轻轻一荡,就是漫天飓风将燧火原上无数的古桑木吹得纷纷断折。

    “我们姜氏一族的敌人,就是如今的道门,如今的佛门!”

    “柿子捡软的捏,我们先去……扫荡了距离我们最近,也是这些年,和我族摩擦最甚的‘北圣参玄教’!”

    “他们教主,可是一个积年的道主,其精血,极其的芬芳可口呢!”

    更多的姜氏老祖从棺椁中蹦了出来,而且第一时间僵尸化……这些后蹦出来的姜氏老祖,没能抢夺到足够的后裔精血,一个个焦急得‘嗷嗷’乱吼,歇斯底里的蹦跶咆孝。

    听得狡丫头冷澹无情的话语声,这些姜氏老祖一个个兴奋得手舞足蹈,当即化为一道道血光撕裂虚空,直奔燧火原西北角,在两仪天道门也算一方大教的‘北圣参玄教’冲突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