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首页 嘉佑嬉事
字:
关灯 护眼
51小说网 > 嘉佑嬉事 > 第七百九十五章 血天(3)




  蛮荒深处,群山之中。


    归虚道圣突然抬头,朝着琼华山的方向望了一眼。


    蛮荒虽然凶险,虽然天堑无数,甚至可以隔绝圣贤、佛主推衍天机、卜算命数,但是这等大能身处蛮荒之中时,以法眼观察两仪天,虽然依旧受到极大干扰,不能像在外界一样一眼遍观两仪天,但是区区南域的动静,还是看得比较清楚的。


    归虚道圣就看得真切,看到了琼华山山腹地心中,大非天和狩静大仙对峙的场景。


    他悠悠叹了一口气:“狩静……嘿,可不要被那大非天一顿老拳打死……应该不会吧?老木头,你说呢?”


    巨大的菩提树无数枝条轻轻摇晃了一下,每一片菩提叶中,都有一尊佛陀影像若隐若现,淡淡的梵唱声绵绵而起,偌大的莽荒山岭,顿时被一股祥和之气覆盖。


    菩提树上‘生出’的小沙弥微笑,他背着手,也不看归虚道圣,只是轻声道:“你管他呢?狩静大仙若要保命,除非那些已然超脱的天人逆行返回两仪天,否则谁能杀得了他?大非天……无论大非天何等实力,他总不能超出了这方天地的极限去!”


    归虚道圣叹了一口气:“是啊,这一方天地的极限。”


    小沙弥的脸色也变得极其的愁苦,他看了看天,轻轻的摇头:“可不是么?这一方天地的极限啊!”


    那些混在一众妖魔鬼怪中,曾经也是圣贤、佛主级大能的老妖巨魔们,脸色也变得极其的惆怅,他们默不作声的抬起头来,用莫名的目光,看着那光影烂漫的混乱天空。


    是啊,这一方天地的极限啊!


    不仅仅是‘力量天花板’这个概念上的极限,更是整个天地可以供养的生灵的总数,以及可以供奉的各阶真仙,各阶真君、大菩萨,各阶道主、佛陀,以及最终极存在的圣贤和佛主的数量!


    天地有限。


    生灵有限。


    资源有限。


    那些最顶级的‘大鳄’不可能,更不应该存在太多的数量……圣贤、佛主什么的,这类玩意儿数量一旦多了上去,天地承受不了也就罢了,更重要的是,大家排排坐分果果,天地资源总量就这么点,大家分到手的资源少了,想要超脱,可就难了!


    琼华娘娘为什么能够超脱而去?


    她为什么能够破界飞升,离开两仪天,去往那不可思议的高妙世界?


    不就因为她那个年代,两仪天的圣贤、佛主、妖帝、魔尊之类的存在,数量稀少么?按照如今诸方大能的估算,琼华娘娘那个时代,圣贤、佛主级的存在加起来,大概就是一掌之数!


    是以,琼华娘娘,还有在她之前的好几位顶级大能,舒舒服服的、无比充裕的修炼、提升,不断积攒底蕴,最终潇潇洒洒的离开了两仪天!


    而后来,天地生灵繁衍众多,顶级大能好似雨后蘑菇一样不断冒出来!


    经历了数十次天地重劫,什么圣贤、佛主、妖帝、魔尊之类的祸害陨落了一批又一批,结果个个有后手、人人有布置、到处有算计、满地是暗棋……这些顶级大能,陨落一批,又冒出来一批!


    等到数千年前,道门、佛门的那些大能忍无可忍,终于联手发动了针对妖蛮、邪魔的大洗荡的时候,两仪天东南西北四大域的顶级大能加起来,总数已然近乎百位!


    一番大清洗,妖蛮邪魔的顶级战力被洗荡一空,佛门、道门也有不少顶级大能陨落,这才形成了道门十八圣贤、佛门十三佛主的局面!


    但是,依旧太多了!


    明面上的三十一尊顶级大能啊……暗地里,还有类似大菩提树这样的老阴货藏在某个旮旯角落里……两仪天这个小池塘,依旧藏匿了太多的大鱼,那点资源,依旧无法让他们吃得足够白白胖胖,让他们超脱飞升!


    所以……换天吧!


    换一个新天……


    那将是一个美好的,顶级大能寥寥无几,各方修士陨落如雨,天地间无穷尽的修炼资粮,最终集中在寥寥数人之手的完美世界——在这个完美的世界中,那几位掌握了足够资粮的顶级大能,将有机会强大底蕴,突破自我,最终超脱飞升!


    ‘嗡’!


    虚空微微一震。


    归虚道圣长啸一声,他大袖一挥,一座血色祭坛带着沉闷的轰鸣声从虚空中冉冉降落。


    呈金字塔状,但是底部四边长达百里,高也在百里上下,通体血色,材质非金非铁、非玉非石的祭坛上,用极细的繁复线条,描绘了无比狰狞的地狱场景。


    尸山血海、刀山剑林,无数生灵在血海火海中挣扎求存,面上尽是扭曲绝望。


    甚至,所有人都能透过这些纹样,‘清晰听到’这些生灵痛苦的哀嚎声,绝望的哭喊声……


    一圈圈邪异的负面气息从祭坛上不断的扩散开来,这座祭坛就好像一块丢进清水中的墨锭,一点点的渲染开来,血色的气息、绝望的气息,急速的侵染虚空,侵染道则,侵染灵机……


    四面八方的山岭,在极短时间内就化为了一片血色。


    不仅仅是血光照耀的缘故。


    而是附近的山岭,从山石、花草,再到溪流、树木,这一切都被血色浸透,真正的、彻底的变成了邪异的血色。此刻随意劈开一座大山,这山体例外都是一片血色,而且似乎有血浆在不断的渗透出来。


    归虚道圣轻咳了一声:“诸位道友,开始罢?”


    小沙弥双手合十,轻声笑道:“机会,就在面前,希望诸位道友,不会让小僧失望罢?当年小僧,还有几位道友,可是冒着天大的风险,耗费无穷的心力,好容易才让诸位从那场大劫中活了下来……”


    一众妖魔鬼怪中,几个实力最强、凶名最盛,当年在妖蛮、邪魔中地位最高的老怪相互看了看,同时发出了尖锐的唿哨声。


    他们袖子里,一块块阵盘飞出,急速旋转着,‘叮叮当当’的拼凑在一起,顷刻间就组成了数十座直径超过百里的超巨型虚空挪移阵。一堆堆顶级的仙晶飞出,堆砌在阵盘上,伴随着低沉的破空轰鸣声,一道道强光从阵盘上不断的升腾而起。


    光焰升腾中,大队大队蛮荒山岭中的土著,各种稀奇古怪的妖魔鬼怪,还有大量没有任何修为,但是血脉非凡,体积巨大,体内蕴藏了庞大精血气息的飞禽走兽、珍禽异兽等等,纷纷从那大阵中快步奔出。


    “去!”几个老怪齐声呐喊,朝着那座巨大的血色祭坛轻轻一指。


    无数妖魔鬼怪、飞禽走兽嘶吼长啸,纷纷施展手段,用尽全速朝着那座祭坛冲去。‘嘭啪’声不绝于耳,大量飞禽走兽纷纷撞死在祭坛上,血肉即刻被祭坛吸收,化为无穷尽的磅礴精元,催动了祭坛内巨大的空间法阵。


    无垠虚空中,位于极高空间维度上的两仪天,某处亮起了一团刺目的血光。


    如灯塔。


    如道标。


    血光向四周汹涌,四面八方一条条极细的血色空间甬道从下界裂空而来,径直通向了这座血色的祭坛。伴随着无穷尽的嘶吼声,一处处下界大小世界中,无数修士、无数生灵的身躯化为一道道直径百里的血柱,‘哗啦啦’的顺着空间甬道传入了两仪天。


    归虚道圣微笑,他轻声道:“诸位道友,请……享用吧?如此血食、资粮,对尔等而言,实在是天地间最好的补品……希望诸位道友修为,能够更进一步!”


    小沙弥则是不吭声,他双手揣在袖子里,径直靠在了大菩提树上,笑吟吟的看着那些妖魔鬼怪。


    几个积年的老怪轻轻吐了一口气。


    他们沉默许久,任凭漫天血浆喷洒在自己身上,将他们身躯染成了一片猩红。如此良久,他们终于笑了起来:“也罢,不管你们有何等算计,总归是一件好事……将那些高高在上者拉下云端,踏入泥泞,固所愿尔!”


    他们狂笑着,一道道可怖的妖气、魔气、鬼气、阴气直冲虚空,更有几道让人窒息,宛如太古火山爆发一般磅礴汹涌的蛮族血气爆发开来,震得虚空都裂开了一条条黑色的裂痕。


    这些老怪,纷纷张开大嘴,朝着天空降落的血浆吞了过去。


    随着他们的动作,聚集在这里的一众妖魔鬼怪,也毫不客气的纷纷显出原形,或者显出法体,疯狂的吞噬天空降落的血浆。


    过万个下方大小世界,无数生灵,无数修士,他们的法力、修为、精血、神魂,化为滚滚血浆被这些妖魔鬼怪大口吞咽……对他们而言,这就是最极品的神丹妙药,这就是最佳的修炼资粮!


    只要有足够的修炼资粮,妖魔鬼怪们的修炼速度,会远比正经的道门、佛门众人快出许多!


    那些曾经重创而实力削弱的老怪,他们的气息在急速恢复。


    那些原本距离至高境界只差临门一脚的巨魔、巨妖,他们的气息在急速提升。


    那些原本修为强横,在曾经的妖蛮、邪魔中,也是一方巨擘,曾经割据一方呼风唤雨的大妖大魔们,在如此数量的精血灌注下,实力更是翻着跟头向上飙升!


    归虚道圣背着手,静静的看着这些气息急速蹿升的妖魔鬼怪,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如此大的代价,如此的耗费……啧啧,多年的布置啊……还差一点点!”


    小沙弥抬头,看向了琼华山的方向:“就差琼华娘娘的那母胎**了……得了祂,就是吾等成事之机……狩静,他一人能成么?”


    归虚道圣轻轻颔首:“虽说很想看狩静出丑,但是,不要小觑了他啊。干掉大非天,他是力有不逮的,但仅仅是夺走琼华娘娘的母胎**么……他想要抢夺什么东西,两仪天能阻止他的人……我不知道能有谁!”


    小沙弥嘴角勾起,露出了一丝极其邪异的微笑:“是么?”


    歪了歪脑袋,小沙弥突然轻声道:“你说,最终,我们这些人中,谁能超脱,谁能飞升?”


    归虚道圣沉默许久,挥手弹飞了一粒落向他额头的血珠。


    小沙弥看着沉默的归虚道圣,笑道:“或者说,离开两仪天,超脱去了上界,真的比留在两仪天更好么?我们在这里,已然是至高无上的尊者,我们去了上界……呵呵,那些从下界飞升两仪天的蝼蚁,他们过得是什么日子,你不会陌生罢?”


    归虚道圣闭上了眼睛。


    他幽幽说道:“不管怎样,能超脱,总比留在这里好罢?留在两仪天,路就到了尽头……去了上界,总归还能看到新的路。”


    “奈何,奈何,这路太窄,能够容纳的人,太少了,太少了……想要让自己上路,就得将同行之人挤下去……奈何,奈何?”


    漫天血浆疯狂坠落,天地为之一片猩红。


    归虚道圣右手搭在左手手腕上,右手食指轻轻的扣动手腕,发出了清脆的‘哒哒、哒哒、哒哒哒’的声响。


    与此同时,在姜氏一族的祖地,在燧火原的核心区域,惊天动地的战鼓声响起。


    ‘咚咚、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咚’!


    鼓声冲天而起,燧火原正中,最粗、最老的一株大桑树突然炸开,一根数人合抱粗细,高有千丈的笔挺木杆从大桑树的树心中飞出。


    烈焰升腾,点燃了木杆,原本青绿色好似绿宝石雕琢的木杆骤然变成了一根狂暴的火柱,烈焰冲天,卷起了狂风,风拉着火焰向一处急速飘散拉伸,顿时在高空中化为一片烈烈狂舞的火焰大旗。


    ‘呼啦啦’风火翻卷声中,点点金紫光芒在那猩红如血的火焰大旗中凝聚,化为一枚古朴有力的‘姜’字符印。


    四面八方,无数姜氏族人,无论是嫡系还是旁系,无论血脉浓厚,无论是在家的儿郎,还是外嫁的女子,心神骤然一阵,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他们的血脉在沸腾,情绪在奔涌,他们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低沉的吼声,身上更是喷出了一丝丝宛如火焰的精血气浪!


    “姜氏的列祖列宗啊!”


    一个凄厉的女子吼声冲天而起:“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