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首页 嘉佑嬉事
字:
关灯 护眼
51小说网 > 嘉佑嬉事 > 第七百九十八章 杀机

    两仪天外,清明虚空。

    小金刚须弥山化为千里大小,静静悬浮。

    大非天、宝光功德佛,乃至镇狱玄光佛,以及各自门下一脉的主要核心弟子,全都聚集在小金刚须弥山上,静静的看着视线中已然缩小到拳头大小的两仪天。

    这里,距离两仪天已然极其遥远。

    错非是大非天以无上伟力携带,寻常佛陀想要从两仪天飞到这里,都要耗费十年以上。

    四尊佛主大能,一百九十八名佛陀级存在,大菩萨、小菩萨境的高手总数过万。这就是如今卢仚这小小的小金刚须弥山上聚集的,佛门大能、高手的数量。

    大非天,宝光功德佛,镇狱玄光佛,以及大非天这些年来,秘密调教出的,从未对外宣称自己存在过的另外一尊佛主级的存在——春秋宝藏佛,这就是四位佛主。

    一百九十八名佛陀,其中大半战力,得益于那些倒霉的姜氏族人。

    他们的荒古皇脉被抽取,镇狱玄光佛用皇天秘府抽干了大片蛮荒山岭,将其涸泽而渔化为一片死地,终于造就了一百零八尊一劫境、二劫境的真佛战力。

    而剩下的九十尊佛陀,二十三位是宝光功德佛的心腹,十二位是春秋宝藏佛的门生,刨除元定、元善、元觉三位新晋佛陀,剩下的五十二尊实力强横,可以冠之以‘古佛’头衔的存在,尽是大非天无数年来,在两仪天秘密蓄养的‘私人武装’。

    看着这些气息森然,举止之间搅得虚空震荡,异象迭出的强横佛陀,卢仚只能感慨——两仪天,尤其是两仪天的佛门,水太深了。

    谁也不知道,那深水下面,究竟藏了多少巨型怪物!

    大非天本身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大非天座下的春秋宝藏佛,更是一个特例——但是,春秋宝藏佛,就是大非天‘夹袋’中的所有?

    不见得!

    天知道大非天这位在佛门经典中都不怎么出现过的太古老怪物,究竟秘密经营了多大的势力?

    大非天如此。

    那些在佛门历史上,传说已经陨落,已经泯灭,已经彻底销声匿迹的古佛、佛老们,又有多少人依旧滋润无比的苟在某处逍遥快活,偷偷摸摸的培养出了一大群的老贼秃、大贼秃、小贼秃?

    呃……

    佛门的这些大能,一个个心黑的很。

    卢仚是懒得揣测什么了……总之,你们爱干什么都好!

    “走吧。”大非天兴致勃勃的看了一眼被一层润泽神光笼罩的两仪天,笑道:“两仪天,即将起风云……嘿嘿,希望我们回返之时,两仪天还是个囫囵个,没有被打散摊子罢!”

    卢仚等人同时合十,长颂了一声佛号。

    此次出行,小金刚须弥山上,尽是一群精兵悍将。大非天和三位佛主门下的那些修为不高的门人弟子,则全都藏去了大非天这些年经营的一处秘密巢穴。

    那是清明虚空中,一朵巴掌大小,随着清明灵风漫天乱飞,谁也不知其轨迹,也难以捕捉其行踪的金色曼陀罗花。那朵奇花,被大非天耗费千万年苦功,融入了无数的天才地宝,甚至不惜暴力破毁了六个下界的小世界,抽取世界本源注入其中,将其炼制成了一方广袤无边的佛陀圣土。

    就算是和大非天修为相当的大能,也不可能在清明虚空中找到那一朵金色曼陀罗。

    各家的门人弟子,包括卢仚琼华山道场中的那些亲朋旧友、门生徒众,全都躲进了那处秘府……安全,是毫无疑问的,哪怕两仪天被打爆了,也不可能波及那秘府丝毫。

    安置好了大后方,众人就可以安安心心的去楼兰古城一行。

    这是为了探宝。

    更是为了避灾!

    “两仪天,不会安静喽!”大非天幸灾乐祸的笑着:“瑶华那小娘子,说话不尽不实,嘿……古散人会被她牵连到死的……”

    “瑶华身后,还有人,那人居心叵测,还不知道在谋算些什么。”

    “那突然暴起的姜氏一族,还有那些邪诡……啧,秋风微寒蝉先知……吾等,就是那知晓天机的蝉儿,该避避的时候,可就该避避。不要仗着自己有几分修为,就不知道天高地厚,硬着脖颈、迎劫而上!”

    “那不是勇气,那是蠢!”

    “一如当年姜氏皇朝的姜万古,何等英雄人物,不就是脖颈太硬了,腰杆太硬了,硬得都忘记怎么弯了么?”

    “不肯低头,不愿弯腰,那就只有死!”

    大非天古怪的笑了起来:“老衲就不同了,老衲最是知晓趋吉避祸……否则,老衲如何无惊无险、无病无灾的活到现在?”

    “你们啊,都和老衲我学学!”

    “只要自己保得性命。”

    “只要自己舟船不破。”

    “才能撑着船儿,携带亲族旧友,横渡苦海,直达彼岸……若是自己这掌舵人都陨落了,若是这条船儿都破了大洞漏水了……呵,还说什么呢?”

    抒发了一通感慨,大非天大袖一挥,朝着卢仚指了指。

    “这次去楼兰古城,一切以法海为主。”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法海身上气运浓厚无比……似乎,瑶华小娘子的劫运大法,辛辛苦苦劫来的好处,都被法海半路给劫走了?”

    “是以,元定、元善、元觉,成佛。”

    “是以,镇狱也莫名其妙成就佛主。”

    “是以,看看,看看,如今法海身边,他的一群心腹门人,有多少人拥有了佛陀战力?”

    众人目光炯炯,凝聚在卢仚身上。

    不看不知道。

    细查方知恐。

    小金刚须弥山上,一百九十八尊佛陀战力,卢仚自身是一个,阿虎等虎爷当中,一骨碌冒出来超过六十个,青柚三姐妹有三个,卢旵、鱼长乐配合上他们从那阴阳地穴中得到的先天灵物,同样也拥有了佛陀级战力。

    拢共不到两百的佛陀战力,卢仚一人麾下,这就差不多占据了三分之一!

    而这些佛陀战力,都是在最近数年中,犹如冒蘑菇一样急速生长出来的!

    “善哉,善哉!”

    “慈悲,慈悲!”

    一群实力强横的佛修纷纷合十,口诵佛号,心中暗自打定了主意。

    大非天一声轻喝,小金刚须弥山微微一震,放出金灿灿一片霞光,推开了四周的清明之力,一头撞入了外界的鸿蒙混沌。

    四面八方,一道道色泽混杂的恐怖潮汐顿时汹涌袭来,狠狠冲撞在小金刚须弥山放出的霞光上,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好似无数雷霆在耳朵边炸响,震得卢仚都双耳剧痛,眼前隐隐有金星闪烁。

    侥幸,出发之前,大非天和其他三位佛主联手,用了他们积攒的家底子,帮卢仚将这座小金刚须弥山重新祭炼了一番,如今这座佛宝的品阶,已然不弱于卢仚的本命佛宝番天印,加上大非天的全力护持,任凭混沌潮汐汹涌,小金刚须弥山依旧坚定的向前破浪而行。

    混沌不知年。

    一切概念、感观都被扭曲。

    向前行进了不知道多远,也不知道是过了一年还是一弹指间,又或者是百年岁月已然飘然而逝……前方突然一团清风流云荡起,一抹玉光闪烁,一声声惊怒交集的恐怖吼声不断传来。

    已然因为四周朦胧模糊、彻底扭曲的世界,变得有点麻木的卢仚打了个激灵,打点起精神,朝着那处望了过去。

    这一看,卢仚顿时乐了,可不就是老熟人么?

    就看到,一头体长千里,肥得圆润的大白羊四蹄喷射出金光,双眼闪烁着紫霞,头顶一双硕大的金色盘角好似火把一样熊熊燃烧,喷出数千里高的金花紫火,烧得四面八方呼啸而来的混沌之气‘轰轰’巨响。

    白羊背上,是一片绵延数百里的宫殿楼阁,内有无数头戴羽冠、大袖飘飘的道人手持各色仙宝,通体萦绕着霞光仙气,组成了仙阵严阵以待。

    在那些道门仙人中,卢仚一眼就看到了林浩然、林浩泫这两个老熟人。

    他们正好似鹌鹑一样,蜷缩在几个气息森然的老道身后,而那几个老道,在面目特征上和他们有好些匹配之处,显然都是源自同一血脉的亲族长辈。

    不出意外,这几个老道,就是青羊林氏十二位道主境老祖中的人物。

    在那白羊头顶,两根硕大的金角中间,白阳上人手持一柄玉如意,正不断轰出一道道清气四溢的仙雷。一道道清澈如水的雷光看上去威势不大,但是一旦爆开则是地动山摇,炸得白羊面前方圆千万里的虚空剧烈震荡。

    混沌虚空就是有这么神异。

    那些混沌之气被仙雷爆开后,浑浊无比的气流急速沉淀、分化,其中发生了莫名曼妙的法则变化。就有厚重的土块凭空凝聚,有清风雨云升腾而起,甚至在那色泽浑浊的土块上,有纤细的花茎急速生长。

    这分明就是大能开天辟地的景象!

    只是白阳上人显然还没有真正开天辟地的神威,这些异象出现后,只是持续了一弹指间,四面八方混沌之气向内一合,刚刚诞生的‘小小小小世界’,就‘啪’的一声彻底湮灭,重新归于混沌。

    随着四周汹涌的混沌潮汐涌来的,还有大群宛如‘魔鬼鳐’,通体漆黑,没有厚度,好似一片薄薄影子的奇异生灵。

    它们无声无息的混在混沌潮汐中,朝着大白羊急速的穿梭飞行,不时将细细长长,足有数万里长短的黑色尾巴,犹如软鞭一样狠狠抽向大白羊的身躯。

    大白羊四蹄上的金光闪烁,双眼喷出的紫气,还有盘角上的烈焰金光汹涌,那些细细的黑色尾巴宛如闪电一样袭来,和这些金光紫气略微一碰,就发出比暴雷还要响亮千百倍的巨大轰鸣。

    大白羊的身躯微微震荡。

    祂背上的宫殿楼阁晃荡着,好些修为不怎么够的道门仙人就一个趔趄,很是狼狈的连滚带爬,好容易才稳住了身形。

    白阳上人手中玉如意又是一连串的仙雷轰出,恐怖的爆炸将那一头头巨大的奇异生灵炸得翻翻滚滚飞走,但是不多时,它们又顺着汹涌的混沌潮汐袭来。

    很显然,白阳上人的仙雷,对这些奇异生灵的杀伤力不是很足够。

    很显然,白阳上人这一行,唯有他一尊圣贤……他绝大部分力气,都用来庇护大白羊背上的那些后生晚辈,也并没有全力攻击这些古怪生物。

    所以白阳上人就显得有点狼狈。

    就大非天停下小金刚须弥山,卢仚等朝着那边张望的短短呼吸间,白阳上人已经被那些奇异生物抽了三千多下,更有几头体积格外庞大的奇异生物,从大概是口器的位置,喷出了几丝极细的黑光,狠狠打在了白阳上人的身上。

    那些尾巴抽打的威力也就罢了,只是将白阳上人护体仙光打出了几丝涟漪。

    但是那几道极细的,看上去很不显眼的黑光,威力则是超乎寻常的强大——卢仚就看到,白阳上人的护体仙光,被那几道黑光打得崩碎了好几层,更有大片仙光被污染、发黑,差点就蔓延到了白阳上人本体。

    “嚇!这老爷子,好可怜的样子!”

    青柠、青檬姐妹两,同时捂嘴窃笑。

    混沌之中,天机不存,命数混乱,两女这般偷笑,白阳上人并没有像在两仪天那般,第一时间察觉到有人在背后议论自己。

    但毕竟是圣贤大能,灵觉极其敏锐。

    他感受到了一道道犹如火焰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他百忙之中一道狂雷轰飞了三头朝着自己猛冲猛打的奇异生灵,然后猛地回头朝着这边望了过来。

    “大非天,还有……”白阳上人原本准备喝骂几句,但是猛不丁看到大非天身边站着的宝光功德佛、镇狱玄光佛、春秋宝藏佛三位,感受到他们身上带给自己的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白阳上人猛地闭上了嘴。

    三尊佛主!

    加上大非天自己,四尊!

    白阳上人的瞳孔,都骤然散乱了一瞬间——对于他这样的大能而言,会出现如此内心失控的征兆,可见这件事情对他的冲击有多大。

    无数年来,两仪天的佛门,对外宣称的佛主拢共就十三尊!

    好嘛,这里一下子冒出来四个!

    而且除了宝光功德佛是在那十三尊的名单中,包括大非天在内的另外三尊,全都是‘啪’的一下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也,藏得太深了。

    “诸位道友,可是看老夫的热闹么?”白阳上人语气不善的轻喝道:“这些异物凶邪无比,若是诸位道友不想惹麻烦,可以离开了。”

    宝光功德佛微笑:“白阳道友哪里话?我们,只是想问问,道友可需要一点点援助?”

    双手把玩着一串儿念珠,宝光功德佛笑得很和善:“似乎,道友的‘道法’对它们的克制不够,或许,换成吾等佛法,会有更好的效果?”

    天地之间,天地之外,大道法则数不胜数,相生相克有无穷奥秘。

    没有任何一尊圣贤、一尊佛主,胆敢说自家的‘道’、自家的‘法’,就能‘包打天下’,就能‘通吃万物’。是以,白阳上人面对这些奇异生物的时候,乍一看很是有点吃瘪,但是换成大非天他们,或许一名修炼了不同‘佛道’的佛陀,就能将这些奇异生物碾压成渣!

    白阳上人在犹豫。

    一声尖锐的唿哨声传来,那些奇异生物似乎也注意到了卢仚他们的到来,它们骤然加快了对白阳上人和大白羊的进攻。四周的混沌潮汐中,超过十万头大小不一的奇异生物同时涌现,它们身体轻轻一晃,一条条极细的尾巴就带着尖锐的破空声直刺向了大白羊身后的宫殿楼阁,刺向了上面的众多道门仙人。

    白阳上人一声轻喝,他双手一拍,一卷青色的玉质书简飞出,书简冉冉展开,不过一握粗细的书简,却有重重叠叠不知道多少万片薄薄的书简。

    青色的书简上,一枚枚蕴藏了无穷道秘的金色文字涌出,迅速覆盖了整头大白羊。一枚枚金色文字爆开,化为大片紫气光霞缠绕在一起,内有山水胜景升腾,俨然化为一方完整的小世界,挡在了那一条条极细的黑色尾巴前。

    刺耳的爆裂声不绝于耳。

    一道道黑色尾巴笔直刺下,那金色文字所化的山川河岳一座接一座的爆炸。

    可怕的冲击力震得那玉质书简微微震荡,更多的金色文字飞出,化为一柄柄巴掌大小的刀枪剑戟,带起一道道金色流光,笔直的刺向了那些奇异生物。

    凄厉的痛呼声传来,好些奇异生物被金色流光打得遍体鳞伤,身上穿透了无数的大小窟窿。更有金色的火焰附着在伤口上,烧得这些黑色生物‘嗤嗤’直响。

    四周混沌潮汐一阵汹涌,受创的奇异生物们发出尖锐的唿哨声,猛地转身,一头扎入了混沌潮汐,顷刻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刚刚密密麻麻漫天袭击的奇异生物们骤然消失,汹涌澎湃的混沌潮汐呼啸奔卷,四面八方骤然回复了‘清净安静’,一时间让人都有点不适应了。

    白阳上人微微一笑,朝着大非天这边颔首示意:“道友好意,贫道心领了。不过是区区一群……”

    一声惨嚎传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头体长只有七八丈长短的奇异生灵,居然穿透了白阳上人和大白羊的双重防护,直接侵入了那一片宫殿楼阁。

    它细长的尾巴狠狠一甩,‘嗤嗤’声不绝于耳,它身边数百名道人浑身被穿透了无数细小的窟窿。他们的身躯急速化为黑色,然后一晃就化为了一片片薄薄的,没有任何厚度的黑色阴影,悄无声息的飞入了这头奇异生灵的体内。

    体长不过七八丈的奇异生灵身躯微微一颤,它的身躯又向内塌缩了一圈!

    所有人心头骤然有了明悟。

    这些奇异生灵,它们并非体积越大越强悍,而是实力越强,体积越小——这头体长不过七八丈的小家伙,才是刚才十几万头奇异生物中实力最强悍、手段最莫测的一头!

    它趁着同伙溜走,白阳上人心头一松的关头,不知道用什么手段侵了进来,直接击杀了数百道修——让人无语的是,它闯入的地方,恰恰就是青羊林氏族人的阵列,它击杀的倒霉蛋当中,恰好就有林浩然、林浩泫这两位卢仚的老熟人!

    卢仚双手合十,声音不大不小的开始念诵超度经文。

    毕竟是熟人一场,是吧?

    只是,白阳上人的老脸就有点不好看了!

    当着他的面啊……其他那些被击杀的林氏族人也就罢了,林浩泫,可是被他收入门下的弟子……当着镇魔岭这么多修士的面,他可是将林浩泫正儿八经纳为门徒的!

    “孽畜,该死!”白阳上人团身而起,右手紧握玉如意,带起一道凌厉的雷光,直接朝着那头奇异生灵当头敲了下去。

    “白阳道友……唐突了。”大非天优哉游哉的说道:“他可不是体修,这样近身,怕是不妙!”

    也不知道大非天这张嘴是开了光,还是亲了乌鸦的屁股,他话刚出口,那头大白羊身边,就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混沌漩涡。

    白阳上人距离那奇异生灵还有数十里远,那混沌漩涡中,一点惨绿色的幽光亮起,一根笔直的花茎急速生长出来,花茎顶部一团拳头大小的花骨朵好似爆炸一样绽放开来,区区拳头大小的花骨朵,骤然绽放开了直径三千多里的巨型花朵。

    如此小的花骨朵,绽放出如此大的花朵,可想而知那花瓣纤薄到了何等程度。

    纤薄无比的花瓣上,一条条诡异的墨绿色混乱道纹闪烁,无规则、无章法,充满了混乱暴虐、凌乱惨淡的气息。巨大的花瓣好似一张大口张开,然后狠狠向内一合。

    ‘噗嗤’一声,偌大的大白羊,连同羊背上的白阳上人,这么多白阳上人带来的道门仙人,被花瓣一口吞下。花瓣收缩成了拳头大小,花茎骤然向内一缩,‘嗤’的一声,连同那混沌漩涡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下一瞬间,刚刚消失的混沌漩涡骤然炸开,一声巨响,混沌乱流中硬生生被爆开一个直径万里的巨大缺口。一道巨大的人影在那缺口中一闪而过,白阳上人的面庞浮现,他急促的呼喝了一声,一只通体释放出白色仙光的手臂往外狠狠一推,那头硕大的大白羊,连同背上的宫殿楼阁就被他一掌推了出来。

    好些气息森然的道门真仙嘶声痛呼:“祖师!”

    “大非天,算我欠你一个人情!”白阳上人急促的声音从那爆开的缺口中传来,通过朦胧的光影,可以看到十几条极其纤长,比例绝对非人的惨白色手臂正横七竖八的缠在了他的身上。

    这些手臂惨白好似死人手臂,没有任何光泽的皮肤上,毛孔中,一根根极细的黑色毛发生长出来,狠狠扎向了白阳上人的身躯。

    白阳上人通体散发出一道道澄净的仙光,死死抵挡着这些黑色毛发的侵蚀。

    就听‘嗤嗤’声不绝于耳,一道道仙光不断被黑色毛发破开,那些手臂上升腾起大片浓白色的烟雾,极其凄厉的惨嗥声传来,几条手臂硬生生被仙光崩碎,但是更多的、密密麻麻的、数以万计的手臂从白阳上人身后缠绕了上来。

    白阳上人的护体仙光被勒出了一条条深深的凹痕,他身上的衣袍,一件顶级的先天灵宝,居然被硬生生勒出了几条极细的裂痕。

    宝光功德佛、镇狱玄光佛和春秋宝藏佛同时看向了大非天。

    他们眸光闪烁,显然脑海中正翻腾着无数的念头。

    大非天则是眉头一挑,笑吟吟的看向了卢仚:“小法海,伱说呢?老衲,倒是有几分把握救他……白阳老儿,修的自然之道,而自然之道,对这些混沌中的生灵,杀伤极弱……毕竟,混沌就是逆反自然之物。”

    “但是我佛门神通,对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最是杀伐强横。”

    “毕竟,我佛门功法,七八成威力都在‘心’上,而这‘心’,却是无论自然与否,都是‘唯心而动’。所谓‘念起处生’、‘念灭处灭’。”

    卢仚诧异的看着大非天,帮不帮白阳上人,这事情怎么问他?

    嗯,他突然想起了之前大非天的叮嘱——此行,一切以他卢仚为主?因为他身上,莫名的聚集了瑶华圣母劫运大法汇聚来的滔天气运?

    还有这说法?

    摇摇头,卢仚沉声道:“若是刚才,白阳前辈孤身一人逃出来,我会鄙视他,甚至,有机会,我会给他背后来一脚,将他踹回去……但是他居然将这些门人弟子推了出来,让自己陷入危局……”

    “这人品,不坏啊。可以帮一帮,可以救一救。让他欠您一个‘大’人情,也是好的。”

    “不过,救他出来后,最好离他远一些!”

    “这位前辈,估计走背时运……我们这一路行来,多么的风平浪静,怎么他老人家就遇到这么多乱七八糟的麻烦?可见他走霉运,可不要将坏运气带给我们!”

    大非天一声狂笑,连连点头:“小法海说得有理,就是这个道理!”

    狂笑声中,大非天身后八十一重光轮内,一条九头十二翼六爪,生得威猛非常,通体金色羽毛,每一片都闪耀着神异光辉的巨鹏突兀飞出。这巨鹏翼展超过万里,翅膀一挥,就冲到了那崩碎的潮汐破碎前方。

    一声轰鸣,这大鹏通体燃起了金色烈焰。

    一颗金色太阳在混沌之间冉冉升起,金光所过之处,缠绕在白阳上人身上的那些惨白色手臂急速的燃烧、融化,化为一缕缕白色烟雾升腾而起。

    白阳上人一声清啸,身体一晃,化为一道流风窜了出来。

    他恼羞成怒,手中玉如意狠狠一扫,顿时方圆百万里的混沌潮汐轰然崩塌,粉碎,无数拇指大小的清澈仙雷在那一片混沌中爆发开来,密密麻麻的爆炸声持续了足足一刻钟时间,硬生生在百万里方圆内炸开了一处山清水秀的小世界!

    在那小世界中,一条通体惨白,形如鮟鱇鱼,但是头顶生出了密密麻麻无数手臂的奇形生物惊慌失措的在山水之间往来游荡。

    白阳上人冷哼一声,他手一指,那个小世界中的自然道韵就化为一缕缕杏花春雨、一条条杨柳微风,极其温柔的缠绕在了这奇异生灵身上。一缕缕,一条条,温柔无比,犹如十六岁少女的细细水蛇腰,杀人不见血……

    那奇异生物体内的混沌道韵被自然道韵一点点取代,一点点侵蚀。

    当它体内的道韵,有七八成都变成了自然道韵,白阳上人面无表情的双手一合,这个在混沌潮汐中坚持了足足一盏茶时间的百万里小世界瞬间崩毁,顷刻间湮灭。

    ‘嗤’的一声,这刚刚还将白阳上人弄得无比狼狈的奇异生灵,就此化为飞灰。

    一颗直径数里大小,散发出磅礴精血气息的晶石从那崩碎湮灭的小世界原址飞出,白阳上人随手一捏,那颗晶石就化为了拇指大小。

    他大袖一挥,晶石飞向了法海。

    “大非天,算老夫欠你一个人情……”

    咬咬牙,跺跺脚,白阳上人狠狠的瞪了法海一眼:“小贼秃,不为人子……你,你,你们这群贼秃,一个个心都是黑的!”

    卢仚极其委屈的看着白阳上人,摊开双手做无辜状。

    白阳上人冷哼一声,懒得说话!

    他之前将自己的一众门人,还有青羊林氏的一票族人强行送了出来,拜托大非天对他们进行庇护,无论结果如何,这个人情,并不算大!

    毕竟,只是一群门人弟子而已,大非天庇护他们,不需要耗费多少力气,真正就是举手之劳,这个人情可以很轻松的就还上。

    但是卢仚一开口,大非天直接出手,将白阳上人从那困局中救了出来!

    他需要人救么?

    需要么?

    虽然狼狈了一些,虽然看上去危险了一些!

    但是他怎么都是一尊圣贤,而且是两仪天道门青羊正宗中实力靠前的圣贤啊!

    只是被一群奇异生物打了个措手不及,他的道法,他的道韵,不怎么适合应付这些诡异的混沌生物……只是不怎么适合,并不是说不能应付!

    给他一点点时间,他完全可以轻松的挣脱困局,反杀那头该死的混沌生灵。

    可是卢仚多了一句嘴,大非天不等白阳上人拒绝,就‘义薄云天’的‘拔刀相助’,强行将白阳上人救了出来——白阳上人是不好意思开口,否则他一定会亲口问候卢仚的老母!

    救一群门人弟子,和救了自己本尊相比,这个人情,欠的太大了!

    想要还上这个人情,除非白阳上人也救一救大非天!

    但是……苍天在上啊!

    卢仚这个不是人的东西——大非天身边,还带了三尊佛主级的门徒,他们这一行,可是有足足四位佛主,还有这么多佛陀大能追随!

    这样的势力,如果都需要白阳上人出手救人的话,他们得遭遇多大的危险啊?

    这,是个天坑!

    白阳上人算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脚踩空’,被逼着一脚踩进了陷阱里!

    他对卢仚能有好脸色,这才有鬼了!

    可是他还不能不感谢卢仚——毕竟,人家也是一番好意啊,人家可是‘央求’自家祖师,大力出手将自己救了出来!

    所以,这颗混沌生灵的生命结晶,一颗放在两仪天,都会被佛门大能们抢破头,用来淬炼肉身堪称绝世奇珍的生命结晶,就被白阳上人丢给了卢仚!

    白阳上人的心,有点渗血!

    这等生命结晶极其罕见,极其难得,并不是每一头混沌生灵体内,都能凝聚这样的宝贝——如果不是卢仚多嘴,他得了这颗宝贝,拿来培养自家的门人弟子,不好么?

    可是现在……

    白阳上人阴沉着脸,一言不发,跳上了大白羊的背,一声轻喝,大白羊发出‘咩咩’的叫声,朝着卢仚撇了个白眼,然后扯着嘴角,向大非天极其谄媚的笑了笑,甩了一下尾巴,带着白阳上人和一众道门仙人,屁颠屁颠的向前疾奔。

    一道道混沌乱流汹涌而来,几个冲撞,漫天雷光地火乱溅,大白羊和祂背上的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非天、宝光功德佛、镇狱玄光佛、春秋宝藏佛相互看了看,然后同时扯着嗓子大笑了起来——用一个可有可无的小人情,换了一个天大的人情回来,嘿嘿,白阳上人这个亏,吃的结结实实!

    吃了亏,还得惦记着自家的好,未来还得尽心尽力的还人情!

    “这笔买卖,做得,做得!”大非天笑得极其灿烂,大袖一挥,小金刚须弥山撞碎了几道混沌洪流,随着白阳上人远去的方向快速飞去。

    卢仚笑呵呵的,将手上那枚奇异的结晶把玩了一阵,就握在手掌心中,一缕缕本命佛炎升腾而起,一点点的炼化里面微乎其微的一些杂质,只保留下内中最纯粹的生命精元。

    一旁,大鹦鹉趴在青柚的脑袋上,嘴角已经有涎水都滴答了下来。

    而兔狲,则是干脆的抱住了卢仚的小腿,极其谄媚、娇媚的‘喵喵’乱叫,嘴角四溢的口水顺着毛发不断滴落,那模样真正是……没脸见人了。

    甚至,就连平日里最稳重、憨厚,很有老大哥模样的大黄狗,都一本正经的蹲在了卢仚身边,一爪子按在了兔狲的尾巴上,摆出了一副‘老子正在制止贪吃鬼’的架势……偏偏,这货的嘴角,也有一丝涎水若隐若现!

    至于翠蛇,更是在卢仚的袖子里翻来滚去,好像一条发狂的小妖精……

    至于说鳄龟么……

    祂体型过大,倒是没站在山巅,而是趴在山腰部位一座新建的功德池中。只不过这家伙,祂如今将身躯维持在三五里方圆大小,一条龟脖子却是伸长到了十几里长短,好似一条软棒槌,垂在卢仚头顶,同样是口水滴答!

    看着这群平日里矜持的大爷,居然都是这般表现,卢仚一边炼化这颗生命结晶,一边感慨道:“这玩意,真有这么好?如果真有这么好,那就,再来四只罢?否则,怎么够分呢?”

    卢仚只是感慨,没想到梦想成真。

    真正没想到,他话音刚落,前方混沌潮汐中,就传来了惊天动地的轰鸣声。

    一团炽烈的紫青二色的仙火,正在混沌中熊熊燃烧。仙火中裹住了一座造型华美、方圆百里的宫殿,一名身穿紫色鹤氅,手持一柄风火扇的老道人,正站在宫殿门口,不断扇动扇子,放出大片紫火流星轰击四面八方围攻的巨型生物。

    这些巨型生物倒也生得——雅致!

    它们的形状,大体像是一支甲鱼,只是身上的甲壳不是一整块,而是一片片造型狰狞嶙峋的黑色甲片重叠而成。它们背后,更是生出了一对黑漆漆,同样是鳞片覆盖,造型有点像是蝙蝠翅膀的肉翅。

    这些‘大甲鱼’体长十里左右,背后的翅膀翼展超过百里。

    这些翅膀极薄,极其锋利,稍微一动,就带着一支支大甲鱼化为一条条黑色流光满天乱飞。这些翅膀带着刺耳的撕裂声,撕开了一道道汹涌凶狠的混沌潮汐,好似一柄柄利刀,不断切割在那座宫殿表面燃烧的紫青仙火上。

    黑色翅膀和仙火碰触在一起,不断发出热油锅烹炸食物的巨响。

    这些大甲鱼被烧得焦头烂额,不断惨叫,但是它们却锲而不舍的疯狂扑击,数百头大甲鱼团团围住了宫殿乱飞乱斩,漫天飞舞时,往往有几头大甲鱼几乎是紧贴着交错而过,却没有任何一头大甲鱼撞在同伴的身上。

    在这些大甲鱼的飞遁轨迹中,分明充满了一种‘混乱’但是‘有序’的‘道韵’!

    随着它们的不断飞斩,这些道韵就好像一道道刀影,不断切割在那座宫殿上方,虽然没有直接劈砍中这座宫殿,但是无形的伤害一遍遍的加持,渐渐地,在那座宫殿表面,就有细微的火光喷溅,一些细细的裂痕不断出现。

    大白羊就蹲在不远处,直勾勾的盯着那座宫殿。

    白阳上人双手揣在袖子里,正朝着那紫袍老道大声呼喊:“唷,这不是那位最擅长烧火炼丹的道友么?这些年不见你动静,怎么你也跑来这凶险之地……游玩了?”

    紫袍道人斜了白阳上人一眼,忍不住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紫袍道人,自号‘宝鼎居士’,同为道门十八圣贤之一。

    只是,他并非青羊正宗十二人之一,也不是一元虚静那四人小团伙的成员,而是和古散人一般,是十八圣贤中仅有的两位‘闲散人等’之一。

    虽然是‘闲散人等’,但是宝鼎居士在两仪天的影响力极大,人脉极广,而且……身家极其的豪富。

    他是两仪天道门‘丹道第一人’!

    就这个头衔,就足以说明很多!

    只是没想到,这位平日里蹲在洞府中不问世事,一门心思闭门炼丹,丹成后高价拍卖的纯技术性老宅男,居然也跑到了这里来!

    要说他不是为了瑶华圣母口中的那份机缘而来,那才是有鬼了!

    白阳上人正在这里调侃,后方一声低沉的佛号声传来:“我佛慈悲……诸位道友好快的脚程……居然,都赶到了老衲前面!”

    卢仚等人回头,就看到一座极其恢弘,占地数千里,通体黑金色的单体佛殿撞碎了大片混沌潮汐,带着森森威压奔驰了过来。

    预先请假,明天12月1号,一大早被抓出去参加活动,整天在外学习、参观,要晚上才能回家。不知道明天具体情况如何,可能有更新,可能没有,预告一声,还请谅解。

    年底了,活动开始多起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