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最长一梦
字:
关灯 护眼

第三百四十章 动机

        “从齐叔叔和邓叔那一代往后,中国摇滚就一直在走下坡路。原本以为你们是中国摇滚的起点,没想到却是巅峰。十年过去,不仅摇滚式微,摇滚听众也早不复当年。大多数百姓已经不在意听的到底是什么了,摇滚或是民谣,对于普通听众而言,没什么分别。

        他们只在乎,旋律是否悦耳,歌词是否走心,仅此而已。我觉得,这没错。邓叔怎么看?”

        邓林下来后,张青都没提是否有资格加入,直接谈起了行业现状,并抛出了问题。

        邓林道:“以前我们讲究摇滚精神,追求独立思考,抗争,不随波逐流,甚至批判。但回顾这些年,嘴上喊的最凶的那批人,靠这种摇旗呐喊博得了好大的名声,名利双收,但对音乐的发展几乎毫无贡献,因为压根没写几首歌。真正尝到了世间疾苦,而不是靠想象愤愤不平后,我对形式的看法已经变了。音乐,没有高低之分。当然,我写的歌还是以摇滚为多,因为我只擅长这个。”

        张青笑道:“那就好。这样,邓叔叔的专辑,我出两首歌。剩下的,由你自己来写。民谣还是摇滚,都由你做主。对于创作型歌手,杜鹃给予最大的尊重和支持。当然,必须在法律范围之内。”

        他伸手要过吉他后,走上了舞台。

        有老顾客见此,还未听就已经开始鼓掌。

        尤其是一桌衣着打扮和这个时代明显不同的都市丽人,其中一个长发姑娘,显得很激动。

        还有她的同伴,居然近乎挑衅一般看向了齐娟。

        齐娟非但不怒,反而嘿嘿直乐。

        张青坐在高椅上后,与热情的客人们点头微笑后,正要开口,齐平却打了个暂停的手势,然后走到最后一桌客人处,笑道:“这位兄弟,我们酒吧不少都是原创歌曲,所以不能录像,也不能录音,包涵一下。”

        正摆弄录像机的男子闻言,有些失望的问道:“不外传也不行?”

        齐平摇头笑道:“圈内规矩就是这样,录一次,下次就没歌手再来唱原创了。”

        齐娟走过来笑道:“你想录,等花蝴蝶、周艳艳她们来唱的时候再录嘛。”

        周围客人都惊喜了,道:“她们会来?”

        齐娟笑道:“来是肯定会来,我们都是朋友,但不敢打包票是哪天。我们酒吧也不会因为来了大明星就抬高门票费,撞着一回,就等于赚了一张演唱会的前排票。”

        有位阿姨年纪的女士哈哈笑道:“不愧是齐大哥的女儿,爽快!好,以后只要有时间,我一定在这坐等。”

        其他人也劝拿录像机的男人:“音源要保密的,信得过我们才在这唱原创。”

        男子悻悻收起录像机,对齐平道了声:“不好意思。”

        齐平笑道:“没事,你这杯我请了。”

        然后给张青打了个继续的手势。

        张青笑着点头后,拨动琴弦,一串旋律响起后,开口唱道: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长得好看又善良

        一双美丽的大眼睛

        辫子粗又长

        ……”

        齐娟没忍住,眼睛骤然睁大,“哦”的一下,惊笑出声。

        太土了吧!

        倒是邓林,面色有些古怪的看向,面色更古怪的齐平。

        “在回城之前的那个晚上

        你和我来到小河旁

        从没流过的泪水随着小河淌

        谢谢你给我的爱

        今生今世我不忘怀

        谢谢你给我的温柔

        伴我度过那个年代

        ……”

        李素芝下班过来,进门后刚好听到这一段,面色更古怪起来,眼神有些不悦的看向齐娟。

        不过又疑惑,齐平当年的事,齐娟并不知情啊。

        一曲罢,以邓林原本有些忧郁的气质,都没绷住,呵呵呵的乐个不停。

        张青却没停,顿了顿微笑道:“再唱一首。”

        也没去享受下面渐起的掌声,吉他声起: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对自由的向往

        天马行空的生涯

        你的心了无牵挂

        ……

        心中那自由的世界

        如此的清澈高远

        盛开着永不凋零

        蓝莲花!!”

        齐平脸上的尴尬消失,邓林也不笑了,两人目不转睛的看着引吭高歌的张青。

        尤其是邓林,眼中的激荡,让他兴奋难平。

        虽然他方才那样说,但摇滚,永远是他心中最神圣的音乐殿堂!

        唯有摇滚,才有如此清澈的呐喊,才有对自由最纯粹的向往和追逐!!

        一曲唱罢,张青结尾后起身鞠躬下台。

        走下台阶的那一刻,掌声才骤然炸响。

        在互联网远未盛行,智能手机还是神话的年代,百姓娱乐方式真的不多。

        也因为如此,对音乐的欣赏,也远比二十年后看重的多。

        “大才子,交个朋友呗。”

        张青正要走向吧台,路过台下第一桌时,却被拉住了胳膊,一个短发精练身着西装的女孩看着他笑道。

        张青有些诧异,平时他脸上少见笑容,比较严肃,所以愿意搭理他的人不多,因为怕尴尬。

        不过张青也没故作高冷,点头微笑道:“你好,我叫张青。”

        短发女孩哈哈笑道:“知道。杜鹃文化的传奇才子嘛,我们是DDB的,就在附近。都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喜欢音乐。从没想到,国内还有你这样的音乐人。我叫卢瑶,她是秦晓,她是赵璇,她最喜欢你,听你的歌都能听的泪流满面。”

        秦晓起身和张青握了握手,赵璇还在擦眼泪,不过也没多耽搁,伸出白净的手,和张青握手后,说道:“关注你很久了,不过你最近都没怎么来酒吧唱歌?”

        张青歉意道:“太忙了。你们坐,酒我请了。今天来了长辈,我先过去了。”

        赵璇笑道:“去吧。知道这是你女朋友家里的店……有联系方式吗?”

        张青迟疑,卢瑶看了下后面,笑道:“别误会,我们广告公司希望能和杜鹃文化合作……不介意吧?”

        齐娟从后面走来,道:“很好啊,没想到来一趟酒吧还能接一个业务。”

        赵璇看了齐娟一眼后,从包里拿出纸笔来递给张青,张青留下了办公室的座机电话后,再次致歉,随后和齐娟一起回到了吧台。

        等张青问候过李素芝后,邓林也是不开眼,笑道:“以你的形象和条件,真入圈子,这种事挡都挡不住。”

        张青惭愧:“所以我不够格入圈子。邓叔,你觉得刚才那两首歌怎么样?”

        邓林哈哈笑道:“第一首歌的创作动机来自哪?”

        李素芝和齐平都盯着他。

        张青自然道:“看了几本有关知识青年回城的小说,比较有感觉,就写了这首。我觉得内地市场,目前还是比较适应这种乡谣情歌。第二首是最近才写的,和娟子谈了几次关于自由的话题后,有些触动。”

        齐平释然,夸赞道:“写的不错。”

        邓林道:“第一首很好,但我更喜欢第二首,绝了。我们这样的老江湖,本以为早已水火不侵,没想到还会因为一首摇滚而震撼内心。乐坛奇才,名不虚传。”

        张青道:“这两首歌就给邓叔了,明天您去杜鹃文化,找欧阳晚晴签约,然后就可以找徐珍总监录歌。另外如果急需用钱的话,可以先从公司支一笔。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因为肯定能还得上。岳灵儿之前就支了一笔,不,支了好几笔,给她奶奶治病,给弟妹旅游……灵儿学姐比较自信,肯定能还上这笔钱。果然,没用半年就还得起了。”

        邓林闻言,没说什么,只是向齐平竖起了大拇指。

        齐平哈哈大笑道:“一般一般,还年轻,要多批评才能成长。”

        邓林嫌弃的看他一眼,道:“这个年纪,这样做事风格,比我们当年强一万倍了。他都一般,我们当年成什么了?”

        李素芝微笑道:“越是这样,越希望他能继续上进。”

        邓林严肃起来,显然知道李素芝的身份和性格,告辞道:“明天要上班了,不多聊,我回去整理一下作品,过段日子再来。”

        然后坚决离去。

        齐平很是不舍,连挽留了几回都没挽留住。

        送出门折返后,有些无奈的看向李素芝。

        李素芝面色淡淡,对张青道:“要严格要求公司艺人的品德,不要被表面所蒙蔽。这位邓林,看着文质彬彬,当年风流的名声却响亮的很。而且那也不叫风流,恣意玩弄所谓的果儿,那叫风流吗?那叫下流!”

        张青懊恼:“阿姨您要早点回来,我就不唱了。”

        齐娟咯咯笑道:“你这也太看不起我爸了吧?我爹地就这么没牌面?”

        张青哑口无言,李素芝宽和微笑道:“不过如今应该没什么了,吃了那么多的苦,知道了人间疾苦和世态炎凉,总该有长进。爸爸妈妈怎么样了?昨天忘了问。家里新得了几支老参,是你齐叔叔的老同学从东北送来的,你看看什么时候派人送回去。”

        张青忙婉拒道:“真不用了,阿姨,我爸妈年纪也不大,不用这么大补。”

        李素芝摇头道:“早年亏空了许多,还是补补的好。你最好劝他们来平京一趟,我找中医国手给他们看看。”

        张青苦笑道:“他们不愿来,小蓝说我爸妈回去后,已经摆了几天的席了。上门恭喜的人太多,他们得管饭。”

        李素芝微微严肃道:“张青,阿姨拿你当自己孩子,所以说话不拐弯抹角了。即便和亲朋来往,也要有度。尤其是,不该答应的,不能随便许诺。不然他们在外面打着你的招牌做事,后果很严重。他们违法乱纪,违反的是你的形象。”

        张青笑道:“阿姨放心,这一点我妈还是拎的清。”

        齐娟也笑道:“主要是他外公特别明智,一家人都很有骨气。对外一直说,连他们这些至亲都在家里种地,其他人就更不要多想了。他二叔三叔以前倒是打着他的名头招摇了阵,也很快被警告了。如今县里的头头都知道,张青和他们不亲,还有仇。”

        李素芝笑道:“难得明白人。艳艳昨天的生日过的怎么样?我记得她和珊珊是一天啊,怎么推后了一个月?”

        张青笑道:“那会儿是把农历当阳历过了,其实是昨天。”

        李素芝笑了笑,没说什么,齐平道:“准备什么时候飞美国?”

        张青道:“三天后。”

        齐平道:“天鸿在那边有律师团队,有需要你不用客气。”

        张青笑道:“六叔已经给我介绍了一支TVB在美国的律师团队,用了二十年了,有三成还是华人。我过去后联系,比较方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