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龙族:永恒时光之龙
字:
关灯 护眼

第十章 没有人知道的列车

        几个月后。

        莫时和路明非远渡重洋来到了芝加哥火车站,站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等候着前往卡塞尔学院的cc1000次快车。

        他们各自拉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里面装的是各种生活用品,要不是父母硬塞进来,莫时打算什么也不带的,他的空间戒指里面储备了大量物资。

        因为古德里安教授要前往俄罗斯,所以他们的护照和行程单都是秘书诺玛准备的,还附赠了一份《卡塞尔学院入学指南》,并在路明非的指南上面贴心的加上了“傻瓜”二字。

        有这份指南的帮助他们十分轻松的来到了这个芝加哥火车站。

        “cc1000次快车?没有听说过……这张车票倒是真的……”值班人员摇了摇头。

        “莫时哥,为什么没有值班人员知道这趟cc1000次列车啊?”路明非有些烦躁。

        列车时刻表上面并没有这趟列车,他们也问了许多值班人员,他们都表示没有听说过这趟列车。

        “很神奇,不是吗?”莫时微笑着,“这让我想到了《哈利波特》。”

        这的确是他心里的想法,《哈利波特》里面前往霍格沃茨魔法学院的列车也是这般神秘,得撞墙穿过去才能找到前往魔法学院的九又四分之三列车站台。

        奇特的入学面试,神秘的列车……种种线索都指向了卡塞尔学院不是一所普通的大学,或许真的是一所魔法学院也说不定。

        对于魔法,他是再熟悉不过了。在他穿越过去的那个世界,龙族都是天生的术师,它们不需要学习就能掌握本命术法,而且威力会随着年龄增长而增长。

        “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是!”路明非惊喜地一拍大腿。

        “或许……我们可以找一面墙撞撞看。”莫时开玩笑道。

        “哈哈!好主意,莫时哥!”路明非哈哈大笑,烦闷的情绪一扫而空。

        “咕~”

        就在此时,路明非的肚子响了起来,他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嘴角扯了扯。

        “哈哈,我们先去吃饭吧。”莫时失笑。

        “我身上只剩20美元了……”路明非弱弱地说。

        “谁让你带那么多盗版光盘,结果不仅被海关扣下了,还被罚了不少钱。”莫时笑容灿烂,“要不是人家欣赏你的品味,你连20美元都不剩了。”

        “唉!我这不是第一次出国嘛……”路明非叹了口气。

        “小事儿,哥请客。”莫时拍拍路明非的肩膀,豪气干云。

        “莫时哥威武!”路明非赶紧抱大腿。

        “onedollar,justonedollar……(一美元,只要一美元……)”有人在他们背后气息微弱地说。

        “no,impoor!nomoney!(不,我很穷,没钱!)”路明非以朴实简洁的英语回复。

        两人回头一看,背后那个乞讨者是个魁梧的年轻人,有着铁灰色的毛发,英挺的面孔下顶着邋遢的络腮胡,烛火般闪亮的灰蓝眼睛充满渴求,身上穿着破旧的墨绿色格子衫和拖沓的洒脚裤。

        “中国人?”对方察觉了莫时二人的国籍,立刻换用一口流利中文,“大爷们赏点钱买杯可乐吧,我真不是乞丐,只是出门在外丢了钱包。”

        “不是专业乞丐你怎么会这么熟练!”路明非吐槽。

        “……”莫时用手托着下巴,“我觉的他不是乞丐。”

        他能看出来眼前这个乞讨的年轻人是在装疯卖傻,因为他的眼里好似藏着狮子,恐怕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对!这位大爷好眼光!”年轻人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从背后的挎包里掏出了字典般的课本,“芬格尔·冯·弗林斯,德国人,真不是乞丐,是大学生。”

        看起来颇有些年头的课本上,用英文混合拉丁文写着书名,依靠着龙族的语言文字天赋,莫时一眼就认出了上面的文字——《龙族血统论》。

        在卡塞尔学院的文件上他看过这种混合写法,即便是他,内心也泛起一丝波澜,也就是说眼前这名年轻人是卡塞尔学院的学生,而卡塞尔学院是一所研究龙族的学院!

        看来我和龙族……确实有着不解之缘啊……莫时心想。

        “你是卡塞尔学院的学生,在等cc1000次快车?”莫时问道。

        “没错,难道你们也是卡塞尔学院的学生?”芬格尔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磁卡票,晃了晃。

        “莫时哥,他的票和我们的票一样。”路明非也掏出一张一模一样的磁卡票,惊讶地说。

        “我们是今年入学的新生。”莫时说。

        “亲人呐!没想到能在这里碰见校友。”芬格尔一把抱住两人。

        “既然大家都是校友,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请客,随便吃。”莫时微笑着说。

        ……

        “炸鸡配可乐果然爽!以后你就是我亲大爷!”芬格尔四仰八叉地坐在椅子上,大口啃着炸鸡,喝着可乐,丝毫没有节操地对莫时说。

        “……”莫时笑而不语,这莫名其妙的自己又多了一个孙子。

        “他是我亲哥!以后我就是你二大爷!”路明非吐出一块鸡骨头,不甘示弱。

        “不不不!咱们各论各的!”芬格尔连连摇头。

        “好吧,师兄你几年级了?”路明非问。

        “八年级。”芬格尔语出惊人。

        “八年级?”路明非喷了芬格尔一脸可乐。

        “你是鲸鱼吗?其实是四年级,只不过我留级了。”芬格尔用纸巾抹了一把脸。

        “留了四年?”莫时问。

        “聪明!不愧是大爷!”芬格尔冲莫时伸出了大拇指。

        “那你真是个狠人!不过为什么没有人知道那趟列车,你以前坐过吗?”莫时问。

        “因为最后一个知道那趟列车时刻表的列车员去年老死了,据说从二战开始那趟列车就开始运行了。”芬格尔说,“不过不用担心,我每年开学都会坐那趟车去学院,只是我阶级比较低,要等车的时间比较长。”

        “阶级?”莫时若有所思。

        这么说起来进行声纹验证的时候确实有说自己是‘s’级来着,就是这个阶级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那是象征身份地位的东西,阶级越高获得的特权也就越多,学院的资源会优先向他提供,比如优先派车。”芬格尔解释道。

        “原来如此。”莫时明了。

        “你读了八年阶级还也不够高?”路明非问。

        “这……说来话长……一言难尽。”芬格尔摊摊手,“我一直被降级来着……在补分和退学边缘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