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龙族:永恒时光之龙
字:
关灯 护眼

第二百二十五章 校长驾临

        “犬山君!”风魔家主沉声说。

        如果犬山家主拒绝参加这场战争,对他们来说,无论是士气还是整体实力都会造成一定的影响,在这种你死我活的战争里面,微小的细节,往往就能够决定战争的走向。

        许久的沉默,仿佛每一秒都是煎熬。

        犬山家主缓缓地站起身子,  走到源稚生面前深鞠躬:“犬山家将追随在您的马后!”

        所有家主重重地都松了一口气。

        “但我想告诉大家一个坏消息。”犬山家主表情凝重,“希尔伯特·让·昂热即将抵达日本,在这个时候与他为敌,真的好么?与他合作的话,这件事情也许会简单很多。”

        所有的家主都沉默了。

        他们明白犬山家主的意思,昂热的实力很强,强得离谱,  而且在屠龙方面比任何人都要专业,  如果能得到他的帮助,  那么这场与猛鬼众,或是与神的战争里,胜算会大大提高,但想要获得帮助,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

        “与他合作的话,我们要付出沉重的代价,那就是尊严。”橘政宗说,“他是很强,当初他踏上我国领土后,蛇歧八家就名不副实了,有的只是日本分部,如今我们终于重获自由,难道诸君想重新回去当他的走狗吗?”

        所有家主都无话可说。

        橘政宗说进了他们心里,没有人愿意让一个外国人在自己国家对着自己发号施令。

        橘政宗继续说道:“我们的体内流淌着和他们不同的血液,是更加暴虐的神之血,远没有他们的血统稳定,  在他们眼里,我们和鬼没有区别,如果让昂热知道了这个秘密,那么等待我们的或许是漆黑的牢笼。”

        “政宗先生已经把利弊分析得很清楚了。”风魔家主说道,“你觉得呢?犬山君。”

        又是许久的沉默。

        犬山家主忽然抬起头来:“我已经完全明白了!犬山贺愿为蛇歧八家出生入死!”

        “很好。”橘政宗轻轻鼓掌,“那就由犬山家主和龙马家主以及宫本家主去迎接昂热吧。你们曾经都是他的学生,接待老师是应尽的礼节,要好好地让昂热明白一件事情,日本,不是他昂热的日本,从来都不是!”

        “哈咿!”三位家主点头领命。

        所有的家主都退出了房间,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下源稚生和橘政宗两个人。

        “老爹,你知道我根本不想当这個大家长,为什么要把位置传给我,组织里有能力的人多的是,他们也很愿意继任。”源稚生望着窗外的城市,霓虹闪烁,有些惆怅地说。

        “因为你体内流淌着皇血,除了你以外,  其他人都不够格,  包括我。”橘政宗缓缓地说,  “现在正是家族最关键的时刻,需要你站出来,这是你与生俱来的命运,或者说是责任。”

        “我已经厌倦了啊……这些年我已经杀了太多人了。”源稚生目光飘向了远处。

        “你杀的不是人,而是鬼,这么多年了你还对稚女的事情念念不忘么?”橘政宗问。

        “我怎么会忘?因为我斩杀的第一个鬼,就是我的亲弟弟。”源稚生幽幽地说,“他到死都不相信我会用刀刺穿他的心脏。”

        “别想太多,这一战结束之后,我们将照亮时代,到时候你就可以自由了。”橘政宗伸手拍了拍源稚生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

        源稚生看着城市的夜景,没有说话。

        ……

        成田国际机场。

        一辆黑色的湾流飞机在此降落。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踩着私人定制的皮鞋,从飞机上走了下来。

        顿时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因为这个老头身材笔挺,苍老的面孔仍然能够看出他年轻时候的英俊,身上的穿着一丝不苟,胸口还插着一支玫瑰花,像极了从电影里面走出来的英国老绅士,优雅而又成熟稳重。

        像一瓶香醇的老酒。

        一些不谙世事的年轻女孩甚至都看呆了,这种成熟老爷爷的魅力实在令她们难以抵抗。

        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人在接机口两侧,站得笔直,所有人都纷纷避开了他们,因为他们知道,这些黑衣人都是日本的黑道分子。

        老人对此毫不在意,只是淡定地走了过去。

        黑衣人在围观路人震惊的目光下整齐划一地深鞠躬,异口同声道:“昂热校长好!恭迎校长驾临日本!”

        昂热露出和煦的笑容,招了招手:“同学们好。”

        这一幕让周围所有人的人都目瞪口呆,大张着嘴巴,下巴都快惊掉了,他们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优雅的老绅士竟然在日本黑道里有如此之高的地位,校长?黑道教父?

        “昂热校长……好久不见。”一个披着黑色羽织的老头走出人群,声音微微颤抖。

        “你是?”昂热微微一愣。

        老头深深地鞠躬:“犬山家长谷川义隆,恭迎校长驾临日本!如有准备不周的地方,还请您见谅!”

        “哦哦,原来是伱啊,我想起来了,那个娃娃脸小屁孩,没想到你都已经这么老了。”昂热皱了皱眉,“这么大年纪了还混黑道,真是不像话,带这么多人过来,很威风么?”

        “最近东京不太平,所以为了保证校长的安全……”犬山家主弱弱地解释道。像极了被长辈训话的小孩子,但他的外表看起来比昂热还要老,这幅画面实在令人感到滑稽。

        “要是有人能威胁到我的安全,那么你带的这些人都只是活靶子。”昂热淡淡地说。

        “您说的是。”犬山家主点头哈腰,不敢有任何意见,“车已经备好了,还请你上车。”

        一支黑色的奔驰车队停在不远处,格外引人瞩目。

        昂热点了点头,走了过去,立刻有黑衣人帮他把车门打开,昂热低头,钻进车子里面。

        奔驰车队浩浩荡荡地在东京街头行驶,

        最终在在黑水晶般的建筑物前停下。

        犬山家主恭恭敬敬地拉开车门:“校长请!”

        昂热下了车,抬头看了一眼悬在夜空中的巨型霓虹灯招牌,“玉藻前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