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龙族:永恒时光之龙
字:
关灯 护眼

第二百二十六章 虎和夜叉

        奢华的和式包间内。

        穿着和服的美女跪坐在一旁演奏着和风乐曲,她们低垂着眼帘,美得令人心颤。

        长桌上摆着丰盛的食物,极品清酒。

        “我们代表蛇歧八家欢迎校长莅临日本!”犬山、龙马、宫本家主一齐深鞠躬。

        昂热坐在上首,把玩着酒杯:“阿贺,弦一郎,志雄,  你们三个都曾是我的学生吧?”

        “是啊,我们两个足足有二十六年没见了吧?我都老了。”犬山家主有些感慨地说。

        “卡塞尔学院95级实用炼金系毕业,曾荣获过校长奖学金。”宫本家主恭敬地说。

        “卡塞尔学院83级龙族谱系毕业,曾听过校长的《炼金术引论》”龙马家主点头道。

        “学生不要在老师面前说谎的道理你们都忘记了么?你们是来欢迎我的?”昂热看似随意地说道。所有人都感觉空气降了几度。

        三大家主额头甚至冒出了冷汗。

        许久的沉默之后,犬山家主缓缓开口:“如果校长是来日本旅游的,我们当然表示欢迎。”

        “噢,你们还当自己是天真的孩子么,  认为我来日本只是为了旅游?”昂热笑着问。

        “校长这次来,  是为了我们日本分部从秘党之中独立的事情吧?”宫本家主问道。

        “你们的事情归执行部的施耐德教授管,  该头疼的是他,我来这里自然是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办。”昂热漫不经心地说。

        三大家主微微一愣,昂热这番话的意思非常明显,就是根本没有把他们日本分部给放在眼里,这态度让他们感到非常的不爽。

        “能劳烦校长亲自过来的事情……恐怕是关于神葬所的吧?几十年来秘党不就为了得到关于神葬所的秘密才会屈尊和日本的黑道合作的么?”犬山家主的声音冷了下来。

        “神葬所的事情是我们蛇歧八家的家事,我们只是不希望秘党过度地介入我们自己的事情而已。”龙马家主表情肃然地说。

        “家事?什么算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昂热夹起一块新鲜的生鱼片,放进了嘴里。

        “家族的秘密,无可奉告。”犬山家主说。

        昂热冷笑一声,缓缓开口:“那我来给你们说说你们家族的秘密好了,日本在古代时期就是一个封闭的岛国,在明治维新之前,我们连‘蛇歧八家’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犬山家主表情凝重了起来,他摆了摆手,示意歌女们退下,在日本,男人说正事的时候,没有女人说话的余地。这是传统。

        歌女们停止了演奏,  迅速后退,  退到了墙角,低垂着头颅,仿佛一切与她们无关。

        “直到我登上日本岛,发现了你们,通过对比了你们的基因,发现你们的血统不属于任何龙王,而是来自一个未知的龙王。”

        宫本家主和龙马家主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犬山家主把手按在了他们肩膀上。

        昂热推了推挺拔的鼻梁上的眼镜,继续说道:“龙族基因分为地、水、火、风四类,全都是来自掌握着这四大元素权柄的四大君主。而你们……是第五类,精神元素。”

        “那么请问,除了四大君主以外,还有那位龙王被我遗漏了呢?”昂热直视犬山家主的眼睛。

        “原来伱早就知道了。”犬山家主幽幽地说。

        “唯一漏掉的龙王,就是传说中的……白王。他是和四大君主一样,和人类留下了后代。”昂热缓缓地说,“没想到白王血裔竟然真的存在,凌驾于其他血裔之上,全世界的混血种都会因为想要得到你们而疯狂。”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  “白王”在蛇歧八家里一直是一个禁忌的词汇,因为他们知道,  这個词将会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如昂热所说的,全世界的混血种都会为了得到他们,或者说是得到他们继承的白王之血而疯狂。

        “你想要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犬山家主的声音微微颤抖。

        “一切。”昂热竖起一根手指。

        “一切?您在开什么玩笑?”龙马家主拍案而起,大声地说,“蛇歧八家不可能再次成为秘党的附庸!我们是自由的!一直都是!”

        “是么?那么你们能处理好问题么?”昂热语气有些冷地说,“瞧瞧你们都干了什么好事?神已经逃跑了,就是因为你们死守着这个秘密却不作为!你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放出了什么样的存在,那是灭国的妖魔,接下来整个日本都将因为你们的无知而完蛋!”

        仿佛有无数把无形的刀刃从昂热的身体里面刺出,三大家主全都被震慑住了。

        角落里的女孩们更是瑟瑟发抖。

        冷汗从他们的额头流下,宫本家主鼓起勇气,站了起来:“校长,在你眼里我们就是一群没用的黑道混混么?”

        “哦,我并不是在鄙视黑道。”昂热淡淡地说,“否则,你们也不会活到今天了。”

        宫本家主额头青筋跳动,脸部肌肉微微抽动,这对于他这个温文尔雅的科研人员来说是非常罕见的,昂热确实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底线。这是对他们引以为傲的尊严的践踏。

        犬山家主站了起来,把手按在宫本家主肩膀上,盯着昂热,语气森冷地说:“校长,蛇歧八家并不想用激烈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你觉得我会怕么,阿贺?你不会忘了吧,1946年,我也是独自一人来的日本。”昂热悠悠地给自己倒上一杯酒,由始至终他都只是坐在原地喝酒吃饭,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永远都是那么的从容,即使身处龙潭虎穴。

        “意思是您一个人就能够面对整个蛇歧八家?”宫本家主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寒芒。

        “我想你们已经忘记了六十四年前我给你们的教训,是该给你们补补课了。”昂热笑容和煦地站起了身子,慢慢挽起了自己的袖子。

        左手腕是猛虎的头颅,右手腕是狰狞的夜叉鬼面,主色调为红色和青色,造型无比华美,象征着日本黑道中最高等级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