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龙族:永恒时光之龙
字:
关灯 护眼

第二百二十七章 父子对决(4K)

    “请校长赐教!”

    犬山贺振开和服,按住了别在腰间的日本刀刀柄,名剑“鬼丸国纲”,日本历史上出名的斩鬼刀,刺骨的杀意瞬间弥漫全场。

    “犬山君!”龙马家主沉声说。

    他虽然也很不爽,但并不想真的和昂热彻底闹翻,一旦动手,将和昂热彻底决裂。

    “龙马君,这里是我犬山家的地盘,得按我犬山家的规矩来,你放心,这种事情我和校长没少做。”犬山贺说,“对吧,校长?”

    “是的,我记得你每次都被我打趴下爬不起来。”昂热微笑着说,“我来得匆忙,忘记带刀了,武器不对等的话,不会很无趣么?”

    “给校长刀。”犬山贺对墙角的歌女说。

    “是。”歌女恭敬点头,从一旁的刀架上取下两柄日本长刀,小碎步来到昂热身旁。

    “名剑‘一文字则宗’,校长请。”

    “名剑‘长曾弥虎彻’,校长请。”

    “这么多年过去了,校长还记得自己所掌握的刀术,‘二天一流’么?”犬山贺说。

    “在美国不常练,但对付你,应该是足够了。”昂热双手交握,拔刀出鞘,冰冷的刀身上寒芒乍破,映照出歌女们绝美的容颜。

    “很好。”犬山贺拔刀出鞘。

    随着一声清响。

    一道红光闪烁,直逼昂热门面,快得肉眼看不清。居合拔刀斩,这是极致的快刀!

    言灵·刹那!

    但就是这么快的刀在昂热面前却忽然慢了下来,一个无法察觉到的领域迅速扩张,周围的一切事物都如电影慢放镜头。

    言灵·时间零!

    “铛!”

    刀剑碰撞的声音响起。

    犬山贺不知何时已经越过了十米长桌,来到了昂热的身前,他背后的长桌也已经被一分为二,包括桌子上面的花瓶、酒壶!

    歌女们瞪大了漂亮的眼睛,这才反应过来战斗已经开始,连忙再次后退到了墙角。

    “太慢了,阿贺!”昂热爆喝一声,猛地振刀,将犬山贺的刀给弹飞了出去,“再来!”

    他这幅样子看起来不像是在进行生死对决,反而更像是给学生指导剑道的老师。

    犬山贺咬了咬牙,握紧手中的刀,大吼着朝昂热极速突进,体内龙血沸腾,如洪水猛兽在血管里奔涌,刹那的领域极限扩张!

    昂热提刀迎击,无数的刀光剑影在房间里闪烁,家具、木门、挂画都被一刀两断。

    龙马家主和宫本家主已经退到了安全的距离,都被两人的速度震惊的目瞪口呆。

    他们深深地明白,自己无法插手这场对决,无论是面对犬山家主还是昂热校长,他们甚至都不可能活不过一秒钟,这个想法一冒出,冷汗就已经浸透了他们的背部衣物。

    “传闻昂热当年在日本习得了二天一流,通过试炼获得了剑圣头衔,如今一看果然是真的。”龙马家主表情凝重地低声说道。

    “二天一流?!那不过只是一种剑术理念,无人可现,被称为‘空想之剑’么?”宫本家主看着场内的刀光剑影,满脸不可置信。

    “是啊……你说得没错,但昂热做到了,他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剑圣!”龙马家主说。

    场内的刀光还在闪烁着,犬山贺的刀光很快,但昂热更快,他由始至终都没能破开昂热的双剑防御范围,这是速度上的差距!

    “慢!太慢!”昂热一边格挡一边嘲讽。

    犬山贺额头青筋暴起,仿佛一個被大人戏耍的小孩,他不断挥刀,快!还要更快!

    “慢!太慢了!就这点程度而已么?”昂热不断嘲讽,“看来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啊!”

    犬山贺感到无比的屈辱,回忆起几十年前被昂热打败,和昂热相处的那段时光。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昂热确实是他的老师。

    两人的身影不断交错而过,刀剑的碰撞之声连绵不断,汇聚成一首暴力的交响乐。

    犬山贺的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每一次挥刀甚至有音爆之声炸起,令人胆战心惊。

    终于,他突破了刹那的极限,使出了他毕生以来最快的一刀,“居合自在极意斩”!

    一大片红色的刀光吞没了整个房间,仿佛空间都要被它斩断!龙马和宫本家主以及歌女们都被这耀眼的红光刺得睁不开双眼。

    即便快如昂热,也无法完全躲过这一刀,刀芒割破了他肩膀的衣服,血花飞溅!

    昂热停止了嘲讽,眼里闪过一道欣慰的光芒,他握着长曾弥虎彻的手捻转刀柄,刀背向前斩切。犬山贺颈脖中招,横飞出去。

    “八嘎。”昂热淡淡地骂了一句。

    “我的速度能达到你的一半么?”犬山贺捂着僵硬的颈脖,苦涩地笑笑,艰难地说。他知道自己有一次彻底地输了,要不是昂热手下留情,自己的脑袋已经和身体搬家了。

    而昂热不过是出了一身汗,肩膀只受了一点擦伤,像是做了一场简单的有氧运动。

    “不知道。”昂热说,“在刹那被时间零克制的情况下,你能伤到我,说明你长大了。”

    “我都已经快要老死了……在你眼里才算是长大么?”犬山贺自嘲一笑。

    “在老子的眼里,孩子永远都是孩子。”昂热从口袋掏出一根雪茄,塞进嘴里点燃。

    犬山贺愣住了。

    他没想到昂热会说出这番话,虽然不想承认,但昂热确实是他的老师,他和昂热在一起生活了三年,比昂热的任何学生都要久,比起师生关系,他们更像是……父子。

    “我派来日本的三个学生,你都见过了么?”昂热笑着问,“他们是不是都很有趣?”

    “啊,很有意思的三个年轻人,是你钟意的学生吧,不像我这个笨蛋。”犬山贺说。

    “是么?组长叫莫时,看起来对谁都很有礼貌,但你又觉得他离你很遥远,似乎没有将一切放在眼里,拥有着绝对的自信,相信自己就是世界最强的,即便面对龙王。”昂热缓缓地说,“他也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优秀,‘青铜与火’和‘大地与山’都被他所斩杀,今后他一定还会在屠龙的战场上活跃,我无法看透他的实力,他是天生的屠龙者。我不需要教他任何东西,他都能完美解决。”

    “副组长楚子航像是一柄需要锤炼的名刀,越是经过锤炼,刀刃就越是锋利,所以我总是派他去执行最离谱、最危险的任务。”

    “至于路明非,他很棒,我只需要对他微笑就好。”昂热侃侃而谈,眼睛非常明亮。

    “哈哈,你看起来就像在对养子炫耀优秀的亲生儿子。”犬山贺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上面是穿着吧白色军装的昂热和还是少年的犬山贺,昂热把双手压在犬山身上,犬山贺则是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像父与子。

    “不,我只是对不同的学生的教育方式不同罢了,你需要的是记住自己的弱小,只有这样才能促进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昂热摇摇头,“今天你做到了,看到你的神速斩,我感到非常欣慰,你打败了曾经的自己。现在的你,可以称得上是一名真正的强者了。”

    “是么……?”犬山贺喃喃低语。

    “是的,已经穿越了荆棘,恭喜。”昂热呼出一口白色的雪茄烟雾,转身向外走去。

    犬山贺注视昂热的背影,深深鞠躬。

    昂热走到院子里的瞬间,浑身肌肉瞬间紧绷了起来,他感觉到恐怖的杀机朝自己席卷,细微的金属碰撞声响起,雨幕般的子弹从屋檐上倾泻而来,全方位360度无死角!

    所有人都始料未及!为了表示诚意,宫本和龙马家主他们根本没有携带枪支弹药。

    “老师!”

    犬山贺大喝一声,强行催动体内的龙血,将刹那释放的极致!扑到了昂热的背后,“噗嗤!噗嗤!噗嗤!”子弹没入肉体的声音响起,犬山贺身上的血在昂热面前飞溅,然后变成慢放的镜头,时间零的领域扩张!ŴŴŴ.81ŹŴ.ČŐM

    无数子弹在这一刻变得缓慢,昂热转身,抱着犬山贺,折刀从袖子里滑出,将停留在自己面前的子弹全都斩断,火星四溅。

    他抱着犬山贺,冲到了房间里安全的地方,这才接触了时间零,枪林弹雨还在院子里呼啸,但对于犬山贺来说世界仿佛安静。

    “傻瓜!”昂热脸庞有些扭曲地骂道。

    从他进入到这个会所以来,就一直保持着风轻云淡的从容,脸色从来都没有这么难看过,这是身为校长的昂热,罕见的失态。

    他不是来这里和蛇歧八家谈判的,他昂热从不和任何人谈判,他只是来看一眼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学生,看看他成长了没而已。

    “我确实是个傻瓜啊,那些枪的事……我不知道。”犬山贺露出一个淡淡地微笑。

    “我会为你复仇的。”昂热低声说。

    “战争已经开始了……现在没有人能够相信,老师……去找那个男人……他还活着,他能够帮助你……”犬山贺艰难地说。

    “我会的。”昂热点头。

    “老师说的道理,我现在懂了。”

    犬山贺在昂热怀里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外面的枪林弹雨声咆哮足足持续了一分钟,这才平息了下来。昂热轻轻将犬山贺放到了榻榻米上,阴沉着脸走出这个会所。

    他的身上,又多了一个需要为之复仇的亡魂,这是一件,令人非常不爽的事情啊。

    ……

    此刻莫时小组正躲在一家游戏公司里面,面对着液晶大屏幕,激烈地按着手柄。

    这是叶胜他们持有股份的一家游戏制作公司,名叫卡普空,制作了许多经典的游戏作品,有《街头霸王》、《怪物猎人》等等。

    “没想到莫时哥的朋友这么牛逼,待在这里实在是太爽了!”路明非操纵的八神庵将对手的草薙京给撕碎,捂着脸纵声狂笑。

    他拿起身边的冰可乐,喝了一大口。

    “还行吧。”莫时微笑着说,操纵着一个猎人,将一头庞大的龙给斩杀,然后从巨龙身上剥取各种材料,他是在玩《怪物猎人》。

    楚子航坐在沙发上,默默地翻阅着一本关于游戏制作的书籍,这很符合他的性格。

    现在他们三人的通缉令已经在大街上贴满了,还放在各种显眼的闹市区以及大商场的大屏幕上滚动播放,轰动了整个日本。

    罪名是非法偷渡,非常持有管制刀具,非法携带烈性炸药,街头械斗罪等等,完全把他们描述成了三个凶残无比的恐怖分子。

    至于有没有杀人,却是没有提,应该是源稚生将莫时斩杀了死侍化的猴脸男这件事给压了下来,毕竟那是关于龙族的秘密。

    “笃笃笃。”

    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

    “请进。”莫时说。

    房门开了,是穿着制服套裙的真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各种点心以及饮料,她从曼波网吧辞职之后就怀着忐忑的心情拨打了莫时给她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非常温和的男声,果然一报出莫时的名字对方就立马给她安排了工作,而且还是非常轻松,不需要任何专业知识的职位,薪资也非常不错。

    听说了那晚曼波网吧发生的事情之后她还非常庆幸莫时提前让自己辞职回家,这才没有遭遇什么危险,同时也担忧莫时等人的安危,还好最后知道他们都没事,至于他们被通缉的事情,她觉得肯定是警察搞错了,他们三个都是好人,怎么可能会犯法。

    莫时三人来了以后她就被安排负责照料他们的日常生活起居了,像是保姆一样。

    “莫时先生,路明非先生,你们的可乐喝完了吧。”真走了过来,非常礼貌地问。

    “哦哦,谢谢真小姐!”路明非接过一杯可乐,又抓了一个点心塞进了嘴巴里咀嚼。

    “谢谢,麻烦你了。”莫时微笑着将空杯子递给了真,和她换了一杯全新的可乐。

    “不用客气,服侍莫时先生正是我的工作内容,倒不如说……莪本人也非常乐意这样做的。”真连忙摆了摆手,俏脸微微发红。

    莫时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明白真喜欢自己,但自己和她根本不是两个世界的人,所以他只能装作不知道。

    真又端着盘子来到楚子航面前,微笑:“还有楚子航先生喜欢的桂花茶和桂花糕。”

    “谢谢。”楚子航点了点头。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阅读最新内容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请退出转码页面, 阅读最新章节。

为你提供最快的龙族:永恒时光之龙更新,第二百二十七章 父子对决(4K)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