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王爷家的蜜罐又丢了
字:
关灯 护眼

【056】我稀罕你

        赵凤戟心中的弯弯绕绕,白星夅自然是不知道的。而实际上,就连赵凤戟自己,也是难得的有了这样孩子气的时候。

        若是以往,或者那晚换了个人。这个时候的赵凤戟,也许就不是幼稚的想着立正妃和侧妃的事,而是想着该杀对方三族,还是九族的事了!

        没有人可以玷污摄政王那纯洁如玉的身体,除非……除非是他堂堂摄政王也打不过的人!

        赵凤戟心思复杂,一边是不服气,一边又是舍不得,说是立侧妃,后又补充说不会有正妃,一句话说得扭扭捏捏的,用一个不太恰当的词语来形容,大概也就是情窦初开的模样。

        只是这些话听在白星夅耳里,她却是感受不到那层层绕绕的含义,不过这也不影响她做出决定。

        白星夅缓慢又坚定的摇头,“我并不需要你娶我,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在一起,但不是你娶我。”

        白星夅现在属于了解大赵国的婚嫁习俗,但却无法适应的阶段。像是什么出嫁从夫,以夫为尊,相夫教子之类的,她也正是因为明白,所以才十分排斥。

        不过她也懂得绕弯子,不嫁给赵凤戟,并不意味着两个人就不能在一起啊。像是他们的部落里,结伴之后并不在一起生活的雌性和雄性也有一些,并不是什么稀罕事。

        所以她只要想着,他们是在一起了,那么所谓的婚嫁问题,对于她来说,也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不过有件事情我要提前说清楚。”白星夅不等赵凤戟说话,继续说道:“如果你答应和我在一起,就不能和别人在一起了,不然的话……”

        白星夅想了想,在赵凤戟的怒目瞪视下,笑着道:“你这么好看,我自然是舍不得打你的。”

        “……那你想如何?”赵凤戟咬牙切齿的问道!

        白星夅夸张的叹了一口气,眉宇间有着笑意,也有着一丝宠溺和认真的神色,道:“那你就真的要失去我了。”

        她舍不得伤他,但却也不会毫无底线的纵容。

        白星夅并不想去思考那些没有发生的事情,但如果有一天,他们真的无法在一起了,她也会潇洒离开。

        世界那么大,失去一个重要的人,哪怕再伤心难过,坚强的人也会勇敢的活下去。

        赵凤戟脸色变了又变,这一晚上,他的脸色也不知道变了多少次了。

        “说得好像本王多稀罕你似的!”赵凤戟依旧嘴硬。他其实原本不是这样的人,但那晚被强制抱上床的情景,他只要想到,就会觉得气不顺,很想要破坏些什么!

        “好吧,你不稀罕我,我稀罕你就够了。”白星夅纵容道。她是一个心思敏感的人,对方对她的感情,是善意还是恶意,她的心里十分清楚。

        “咱们不说那些有的没的了,这么多的好吃的,你就不想尝尝吗?”白星夅说着又晃了晃手里的卤鸡腿,熟门熟路的撕开包装后,就将鸡腿递到了赵凤戟的嘴边,“啊……”

        赵凤戟瞬间就被气笑了,“你啊什么啊,拿本王当小孩哄呢!”

        “你不是小孩子,你是大孩子啊。”白星夅见人笑了,也不管是怎么笑的,反正她就跟着开心。而且笑起来的雄性,是真的好好看啊。

        吧唧!白星夅飞快的上前,在人家好看雄性的脸上吧唧了一口。

        “你,放肆!”赵凤戟全身僵硬,反射性等待着下一刻的难受。但实际上,他只是僵硬,并不难受。

        这让赵凤戟微微皱眉,难道白星夅对于他来说,真的不一样吗?

        白星夅笑得美滋滋,“快吃,快吃,我陪你一起吃。”

        赵凤戟不想吃鸡腿,但精神恍惚下,还是咬了一口。倒是白星夅,取过了另外一只卤鸡腿,就着一旁的糕点,又打开了一些吃食,吃得比赵凤戟还香。

        赵凤戟吃着吃着也就没了脾气,恍然发现这鸡腿味道竟然真的很不错,也学着白星夅的样子,吃了好几口。

        “你这几日都去了哪里?”犹豫片刻后,赵凤戟淡声问道。

        白星夅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将晋家的事说了一遍,最后还总结道:“……这晋许冉找我这么个外人护送,说是信任吧,却又防着我,也怪有趣的。”

        这里的有趣,实际上是贬义词,大概是有些嫌弃晋许冉的意思。

        不过在赵凤戟听来,却不是那么回事,他连耳朵都支棱了起来,有些疑惑的问道:“有趣?哪里有趣?”

        “啊?就是挺无聊的吧。”白星夅傻乎乎的想了想,“一边想要交好我,一边又让我觉得不实在,又聪明又傻的。”

        “他为什么想要交好你?”赵凤戟追问道,眉头又皱紧了两分。

        这个答案,白星夅还真就知道,“他当然是看上了我……”

        “什么?他看上了你?他痴心妄想!”赵凤戟拍床而起,怒气腾腾的样子,可比追打白星夅的时候,真实多了!

        白星夅傻眼了,讷讷的接着说道:“是啊,是看上了我的实力,他们都说我现在算是半步宗师了。”

        其实她比半步宗师可厉害多了,只是没有那么强的对手来找她,无法衬托出她的厉害。

        赵凤戟的怒气被白星夅的话憋在了心里,恨恨道:“你说话就不能一口气说完吗?”

        “啥?”话题跳跃有点大,白星夅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不过她不傻,仔细琢磨了片刻后,眼睛一亮,贼兮兮的说道:“央珏,你刚刚那种反应,不会是吃醋了吧?”

        赵凤戟脸色通红,身体都颤抖了一下,“你胡说什么,你这脸皮厚的,是不是真以为本王不会撵人!”

        白星夅哪里会怕他的威胁,继续美滋滋又贼兮兮的笑着,用着无比得瑟的语气说道:“哈哈哈,我就知道,我这么好,那么多人喜欢我,你怎么可能会不在意呢!”

        赵凤戟张了张口,想说自己根本就不喜欢她,但最终问出来的话却是……

        “那么多人喜欢你?那你说来听听,都有谁喜欢你?”

        ……

        ------题外话------

        如·醋王·花:说,都有谁敢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