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那些年的诡异事件
字:
关灯 护眼

第64章 浮生到访

        “你在哪儿呢?我怎么没看见呀?”

        “佳喜超市是吧?行,我这就过去。”

        跟我通电话的人是浮生。

        三天前,他突然来了电话说是要来找我,于是问了我们这边的具体地址,但不赶巧;他坐的这趟车只达镇上,所以我只好出来接人。

        ……

        “哎!姜遇,这儿!这儿呢!”

        才到超市路对面,另一边的浮生就禁不住兴奋的挥手喊叫,我一边看车一边走过去:

        “你怎么是在这边下的车?前边有一个专门下车的地方呀!”

        “哦,是我口太干,刚好看见这里有个超市,我就干脆在这下了车。”潘浮生笑嘻嘻道。

        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我说呢,这车都到站休息了,咋就是不见你人,还以为你赶错了车。”

        见他还是跟刚认识那会儿一样笑的没心没肺,我无奈轻笑地接过他手里的背包,道:“走吧,先回去,今晚给你接风洗尘。”

        “哎哎,等、等下。”

        才走了两步便被浮生一把抓住,我转过身来,不解:“怎么了?”

        只见他眼神微闪,略显拘谨道:“还、还有一个……”

        “还有一人?”我脑子一转,愣声问道:“难道,刘前辈也一起来了?”

        潘浮生眨了眨眼,有些不好意思道:“呃,这个人吧,他是我……”

        “姜遇哥哥!?你是姜遇哥哥!?”

        我正听浮生陈述,忽然从他身后传来一声颇为洪亮的喊叫,我寻思着谁呢,侧头定睛一看,整个人直接就给愣住了。

        “没想到真的是你!”

        我愣了好几秒,这才回过神来,扶着怀里的人,甚是意外道:“小、小皿,你怎么会在这?”

        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莫子皿,我心中不免产生大大的疑惑。

        “诶,你们认识啊?”一旁站着的浮生挠了挠头道。

        “浮生,这孩子……”我抬起头,有些急切的问他道。

        潘浮生见好友着急,也没再隐瞒,直说道:“哦,他啊,是我在往你这来的车站里遇上的。”

        “当时他鬼鬼祟祟的想跟上车,被售票员发现,痛打了一顿,我于心不忍就给拦下了人。”

        “一经了解,这才知道这小子竟然没买票,我本着好人做到底的想法,就帮他把票钱给补了,完了后,他就黏上我了……”

        “之后他才告诉我,他身上的钱都被人扒走了,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没想到还是被人发现了。”

        “可当我问起他为什么非要上这趟车的时候,他就不说话了,不管我怎么套话,他就死活不肯开口,一直在见到你后……”说完,还不由耸了耸肩。

        我蹲下来,有些心疼地替他抹了抹眼泪:“怎么了,怎么哭的这么伤心啊,哑爹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啊?”

        只见小子皿,抬起红彤彤的眼眸,哽咽道:“哑爹,哑爹他死了……”

        ——————————

        晚上,在给浮生他们接风洗尘后我才从小子皿的口中得知,半个月前他上山捡柴回来的时候,发现哑爹倒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

        而从未开过口的哑爹却在此时说出了话,并叮嘱他快逃。

        就在这个时候,一伙人突然冲了进来,他顾不得还未断气的哑爹从后门逃到了山上。

        他们那伙人一直紧追不舍,却因为不熟悉地形而让他侥幸逃脱,之后他躲在山里的矮草洞,靠着一张面饼在山上整整呆了三天才敢偷偷下山。

        偷摸着从后门进到家里,院子里哑爹的尸体还在原地,只是早已死去多时,身上也布满虫蚁开始发臭,血液早已经干枯。

        他跪在那里哭了许久,这才起身跑进屋里将藏在床底下的盒子找了出来,他深知那伙人肯定不会就此放过他,于是在磕了几个响头后,将房子连同哑爹的尸体一把火烧了。

        然而失去唯一亲人的莫子皿根本不知道该往哪儿走,只能漫无目的地朝镇上的方向赶去。

        期间,他不敢走任何大路,生怕还会遇上那些人,所以一路上他都走的山路,天黑以后他才从盒子里掏出了钱开了间最便宜的房间过夜。

        也是在那个时候才从盒子里的一张纸条上确定了他接下来要走的路,那是当时他厚着脸皮要来的联系方式。

        只是没想到在车上他因为连续的奔波睡着,到站后才发现钱盒子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扒走了。

        ……

        我听完后,心里着实有些复杂,倒不是觉得莫子皿麻烦,当初在初见他们的时候还好好的,没想到一经再见竟会是这样的情形。

        更料想不到哑爹竟然是会说话的,那他为什么要隐瞒?他跟那伙找上门来的人又是什么关系?

        听小子皿这概述的经过,那伙人的目标就是哑爹和他本人,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非要追杀一个才十岁的孩子呢?

        这些问题我都一一试问过小子皿,可他只摇摇头说不知道,打从他记事起,就只有他跟哑爹两个人相依为命,他也一直觉得自己就是哑爹捡来的;如果不是因为这次变故,他根本不知道哑爹会说话。

        ——————————

        “这件事,你怎么看?”浮生喝了口茶问道。

        我轻叹了口气,按了按太阳穴道:“我不知道。”

        潘浮生:“……”

        两人相对沉默了许久,我摇摇头,甩掉脑中过乱的思绪,道:“哎,说起来,你不是才刚跟刘前辈相认不久么,怎地不好好陪陪他,反而想起往我这跑?”

        只见他捧着茶碗的手一顿,不自觉抠着碗沿,过了会儿才闷闷的说:

        “这……不是四处流浪习惯了,突然让我回那什么都得守规矩的破地方我可待不住。”

        “哎,我说,你不会不欢迎我这个朋友吧!”只见他放下茶碗,怪嗔地看着我道。

        “呃,我是那种人嘛!”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

        只见他在听了我这句话后,又美滋滋的端起茶碗来喝,顺嘴还问起了洋子的近况,我当他这生硬的转移话题方式当没察觉。

        这小子自以为掩饰的很好,实际上把一切情绪和肢体语言都表现出来了还不自知;想来在回去的这段日子里,他肯定是发生了不少事。

        如此聊了许久,待到皓月当空时,两人才各自回屋歇息。

        ——————————

        第二天,在吃了午饭后,银蛇如往常一样的时间出现在院门口。

        “哟~今儿你这还挺热闹,不仅对面吹吹打打,家里也多了两人,怎么,不介绍介绍?”银蛇摇着折扇渡步上来调侃道。

        “哦,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子皿,这是浮生,都是我前段时间外出那会儿认识的。”

        “浮生,这就是我曾跟你提起过的银蛇。”我拍了拍浮生的肩膀给了他个眼色道。

        “哦!你就是传说中的银蛇,银清君!久仰久仰!”潘浮生抱拳道。

        “噗~姜小子,你这朋友好生有趣~”银蛇执起折扇挡住嘴巴,笑的明媚,继而将目光转向紧紧站在我身旁的子皿。

        小子皿大概是怕生,见银蛇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不免有些紧张,只一个劲往我身后躲。

        “呃,你收着点!这孩子前不久刚受到过惊吓,所以你别一动不动的盯着人家。”我站直了身子挡住银蛇有些森冷的目光道。

        只见银蛇被我掐了这么一句,白了我一眼,低声道:“哼,无趣。”说着自顾自坐到石桌旁开始饮茶。

        “怎么,你爹他们又去伺弄田地了?还有你那傻缺弟弟今日也该回来了吧?”银蛇问道。

        “嗯,今天开始去给人家还工,大家一来一往,至于姜奇,今天是星期五,下午他应该就会回来。”我答道。

        “哎哎,姜遇,你们这办理丧事都这么特立独行么?”

        只见浮生不知什么时候趴在院门口一个劲地往外看,我走过去瞄了对面一眼,道:

        “什么特立独行,那对家的小儿子听说在镇上跟人火拼被人砍死了,昨天半夜让人给送回来的。”

        浮生懵:“啊?多少人是想着各种法子能活得更长久,他倒好,还跟人打架丢了命?”

        “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银蛇在一旁接话道。

        “哼!什么初生牛犊,那小子从小到大是坑蒙拐骗、偷鸡摸狗、欺软怕硬;小学没读完就整天拉帮结派的跟人打架,多的是人恨他。”我斜了对面一眼,不屑道。

        “嗯……我怎么觉得你这怨气忒大呢?难道小时候你也被他欺负过?来来来,说说这幕后故事?”浮生凑到我面前,很不要脸的笑问道。

        “呵!”我凉凉地瞥了他一眼,手握成拳咬牙切齿道:“你觉得呢!”

        潘浮生看着晃在自己眼前的拳头不免直流冷汗:“呃……”

        我转过身坐在银蛇对面,也自己倒了碗茶喝。

        李华师那小子自然是欺负不了我的,小的时候就经常摸进我们家里,偷挂在厨房里的腊肉和菜干。

        被我撞见了几回仍不悔改,村中大部分人家里都被他光顾过。

        而且还趁我们不在,经常欺负年岁还很小的姜奇,导致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畏畏缩缩的。

        只是他年岁尚小,大家不想撕破脸皮只稍微教训而已,况且还有对过于宠溺他的父母。

        后来被我和陈药洋子逮着人套上麻袋打了一顿,并丢他在柴房里饿了整整一天,最后再见了我们他都识趣地绕道而走。

        之后书也不读,整天跟着一帮癞子疯玩,也因为打架偷东西而进过好几回看守所,只可惜并未吸取教训,反而愈加的猖狂。

        在曹师傅还住在我这的那段时间,他曾说那李华师是个短命相,注定活不过二十,现如今倒是应验了,那小子今年正好二十岁。

        “那,那些个五颜六色的发色和服饰是你们这边的丧葬风俗?”潘浮生边走过来边问道。

        “那是怎么可能,你见过哪个葬礼上谁头上不带白布,避免穿颜色鲜亮衣服的?”我无语道。

        “那……对面看着也有个四五十人吧,也不怕惊扰了死者或是不尊敬死者的家属?”潘浮生又弱弱问道。

        “我不是说过么,他打小就学会拉帮结派,所以来的那些另类就是他所谓的那些兄弟,估计就是过来凭吊他的。”我面无表情道。

        “嗯……那他们也还挺义气的,只可惜走了歪路。”浮生有些惋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