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重生之小农女修仙记
字:
关灯 护眼

第三百零四章惊险一刻

        现在没有人去关心那些折子。

        折子掉落地上的声音也彻底打断了卞痕要说的话。

        卞痕知道寒溟泫为什么这么生气,其实寒溟泫没什么可纠结的,人人都渴望至高无上的权利,他也免不了俗。

        相信这一点寒溟泫并不陌生,寒溟泫喜欢去人间游历,皇家争夺皇位的故事比比皆是,他应该也见过不少。

        按理说寒溟泫应该心里最清楚不是,为何还要多此一举的问他呢。

        说白了,在寒溟泫的心里对他还存有那么一丝的希望,只可惜啊,他让寒溟泫失望了。

        他的目光看向寒溟泫身下的那张椅子。

        那是他梦寐以求的椅子,只可惜他精心谋划了那么多年,到最后还是败了。

        他终究是没有坐那把椅子的命。

        卞痕的一个目光便解释了他所有的不理解。

        寒溟泫仿若泄气的气球般,无力的闭了闭眼,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眼前的这个人。

        等他再次睁眼眼睛的时候,又恢复了那个强大的寒溟泫。

        目光犀利,语声低沉,“有关卞炫的事情本尊自会派人去查,若是他真的没有参与进来,我会饶他一命,权当……”寒溟泫停顿了一下,又继续道,“还了你当年救我的那一命。”

        听到了寒溟泫的承诺,一直稳如泰山的卞痕终究没忍住,嘴唇颤抖,双腿微微弯曲,跪在了地上,像寒溟泫行了一个大礼。

        “多谢魔尊。”

        说完还没等寒溟泫离开,卞痕已经瘫倒在地,半响没见他起来,寒溟泫立刻意识到了不对,连忙上前。

        寒溟泫正要叫人,被卞痕一把拦了下来,扶起的卞痕朝寒溟泫摇了摇头,“没用了,在来之前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卞炫那里你不用担心他会报复你,我已经跟他说的很明白,一切都是我自作孽,与你无关,而他更没有理由来找你报仇。”

        寒溟泫的目光看向卞痕的胸前,他也是走近了才看到卞痕的胸前。

        在看到卞痕的胸前的黑洞时,寒溟泫整个人都吓了一跳,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种情况。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他感觉萦绕在卞痕胸前的那团魔气是活的,会动。

        很快寒溟泫便知晓了,他所猜不错,这团魔气是有生命的,它自己会动。

        寒溟泫想到从他见到卞痕开始,他便一直将双手置于胸前,也不说话,难道他是在隐藏这东西的存在。

        可既然这东西是卞痕的,为何它会伤害卞痕。

        这团邪气的魔气在慢慢吞噬卞痕体内的魔气,身体,此时他的前胸已经被腐蚀出一个大洞。

        寒溟泫被吓了一跳,正要抽手离开,却不知卞痕早有预谋,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刻。

        卞痕怎么可能会放寒溟泫抽离。

        寒溟泫眼睁睁的看着那股萦绕在卞痕前胸的邪性魔气在慢慢向自己手臂移动,像是找到了新的宿主。

        那团魔气比刚才寒溟泫看到的更加活跃了。

        寒溟泫惊恐的看着眼前那不知是什么东西的魔气,挣扎着就要挣脱,内心是拒绝让那股邪性的黑气靠近他。

        奈何卞痕死死抓着寒溟泫的手,寒溟泫想挣脱都无法挣脱。

        “卞痕,你放手!”寒溟泫目次欲裂,怒喝道。

        在看到那不知什么东西的魔气已经在往他身上窜时,寒溟泫顿时便慌了,他恨不得现在一掌拍死卞痕。

        结果卞痕不紧不慢,示意寒溟泫不要紧张,“寒溟泫你有能力,有实力,做魔界的魔尊什么都好,但唯独有一点。”

        “寒溟泫,你太注重感情了,这事我早就告诉过你,但你从来不将其放在心上,而这一次我看到那名女修时,我越发的觉得自己有必要帮你一把,寒溟泫,你注定是不可一世的魔尊,你不能将感情看得太重,这是你做为魔尊最大的忌讳,也将会是你最大的弱点,我现在是在帮你。”

        “等你有了这股魔气,断了你的情脉,你不仅不会有任何的损伤,还会让你变得更加强大,来,接受它吧,它会让你变得更强。”

        寒溟泫被卞痕的一番言论给说懵了,什么时候魔界还有这么个东西,他竟然都不知道。

        还有他什么时候说过要断情了,不,寒溟泫再次发动全身的力量挣脱。

        寒溟泫隐隐感觉到有股力量在死死的钳制着他,不让他逃脱。

        卞痕见此,还一副为他好的模样,“你不用在费力挣扎了,一旦被它缠上,你是无法挣脱的。”

        寒溟泫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不听卞痕说的,还在奋力的挣扎。

        此时的寒溟泫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他不要断情,他喜欢沐芸姝,他要跟沐芸姝一直在一起,他们约定好的。

        他用另一只拍打着卞痕,气急败坏,横眉怒眼的冲着卞痕吼道,“停下来,快让它停下来,我命令你让它停下来,停下来。”

        面对寒溟泫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卞痕仿若听不到一般,无动于衷。

        他面无表情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寒溟泫发疯,寒溟泫打在他的身上,也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任由寒溟泫折腾。

        无论什么事情他都像是没有感觉一般。

        就在寒溟泫眼角划过一滴眼泪,整个人缩成一团,好似毫无生气,濒临绝望之际。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了。

        沐芸姝仿若九天神女般降临在寒溟波面前,沐芸姝的出现让寒溟泫燃起了希望。

        而进入大殿的沐芸姝没有错过寒溟泫那濒临崩溃的双眸,在他对面的卞痕冷眼看着寒溟泫崩溃,一副熬过去就好了,他这么做也是为了他好的一幕。

        沐芸姝脸色一沉,怒火冲天,她什么时候看到过有人把寒溟泫逼成这副模样。

        沐芸姝二话不说一掌天象伏魔印打去,把卞痕一掌击飞。

        哐当一声,卞痕重重的撞在了后面的柱子上面,柱子的角都被撞掉了一块,可见沐芸姝这一掌出了多少的力。

        随即卞痕像是破布般跌落到地上,一动不动。

        卞痕本身就进气少出气多,现在受了沐芸姝这一掌,整个人是彻底不行了。

        现在也没有人管他好不好,是否还活着没有。

        沐芸姝连忙跑到寒溟泫身边,神色紧张的道,“寒溟泫,你怎么样,伤到了哪里没有……”

        沐芸姝话还未说完,寒溟泫一把将沐芸姝紧紧拥入怀中,抱着她的双手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差一点,就差一点,他就要被断了情脉,他以后就再也不能喜欢沐芸姝了。

        那时的他真的是好担心,好害怕,寒溟泫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会,而今他体会到了一次。

        终此一生他不想在发生第二次这样的事情。

        沐芸姝身体僵硬,一动不敢动,就这样让寒溟泫抱着自己。

        寒溟泫的力气很大,沐芸姝感觉自己都快要喘不多气了,但是她没有出声,一直忍着。

        还腾出一只手在寒溟泫的后背上轻拍着他轻颤的身体。

        这一刻,沐芸姝感觉这样脆弱的寒溟泫更加的真实,他是有血有肉,不是一个高高在上,身份不凡的魔尊。

        他也会怕,他也有脆弱的一面,只是他的身份不允许他将自己的另一面表露在众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