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重生之小农女修仙记
字:
关灯 护眼

第三百零五章生不逢时

        过了好久之后,寒溟泫颤抖的身体才有所缓和,他也意识到了自己抱沐芸姝抱的太紧。

        他连忙松开了手,神色慌张的道,“沐沐,我是不是伤到你了,你刚才应该推开我的,我,对不起,我,我没有注意。”

        上下摸了摸沐芸姝的身体,要不是沐芸姝拦着,他都能扒开她的衣服,想要看看她到底有没有受伤。

        若不是此时寒溟泫的精神不对,沐芸姝都怀疑他是不是乘机吃她的豆腐。

        或许之前的寒溟泫是有这个念头的,不过现在的他,绝对没有那样的想法。

        他一心一意的都在沐芸姝有没有受伤,没有别的心思。

        沐芸姝抓住寒溟泫那两只躁动不安的手。

        拿着寒溟泫的手捧着自己的脸,认真的对他说,“没关系,你看我还好好的,我一点事都没有,不要担心,不要害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

        寒溟泫眼眸呆滞,脑子反应慢半拍的感觉,好在沐芸姝的这般举动让寒溟泫安静了下来。

        见寒溟泫安静了下来,沐芸姝放开他的双手,用自己的手捧在寒溟泫的脸上。

        将寒溟泫搂在自己的怀里,像寒溟泫之前安慰她那般,这次换她给他安全感。

        寒溟泫被沐芸姝这轻柔的声音包裹着,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沐芸姝跪在地上,抱着寒溟泫,给足了寒溟泫安全感。

        她不知道他跟卞痕之间发生了什么,居然会让寒溟泫变成这样。

        不过此刻那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寒溟泫这个人,只要他没有事,其他事情都可以延后。

        沐芸姝正这样想着,怀里已经平静下来的寒溟泫像是突然受了什么刺激,脸色突然大变,一把推开了沐芸姝。

        沐芸姝没有想到寒溟泫会推开自己,丝毫没有准备的她直接被推搡了出去。

        “啊,嘶!”沐芸姝的肩胛骨撞在了地上,让沐芸姝疼的不由的叫出了声。

        听到沐芸姝吃痛的声音,寒溟泫显得更加手足无措,他担心自己伤了沐芸姝,但又不敢靠近她。

        他不是有意的,他只是想到了自己身上的那团邪性的魔气,担心会传给沐芸姝,他这才推开沐芸姝的。

        现在他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向沐芸姝解释,只能干巴巴的道歉,“沐沐,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不是……”

        寒溟泫语无伦次,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能让沐芸姝理解他的意思。

        沐芸姝忍着疼痛,她知道他想表达什么,也知道他并不是真的想伤害。

        沐芸姝缓缓靠近,“没事,我没事,寒溟泫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你可以告诉我,我们一起解决。”

        原本她觉得发生的事情不重要,可以后在说,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寒溟泫像是疯魔了一般,不让沐芸姝靠近他,一边推拒着沐芸姝不让她靠近,一边驱赶着他的另一条手臂。

        仿佛那手臂上有什么脏东西,需要寒溟泫不停的驱赶。

        沐芸姝看向寒溟泫那什么都没有的手臂,不知道为何寒溟泫会有此番举动。

        要是她没有记错的话,那条手臂正是卞痕握住的手臂,难道是卞痕做了什么。

        沐芸姝连忙后退了几步,“我不靠近你,我不靠近你,我们保持着距离。”大概离了三四米的距离。

        沐芸姝才停下脚步,“好了,我们现在离了一段距离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寒溟泫将卞痕要断他情脉的事情告诉了沐芸姝,还将那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有邪性的魔气也告诉了沐芸姝。

        那委屈巴巴的模样,让沐芸姝看着心尖刺痛。

        原来是这样吗,他是因为要被断了情脉,担心会忘了她,所以才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吗。

        此刻沐芸姝心中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其他什么。

        只是这样的寒溟泫,让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寒溟泫因为要忘记她,而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沐芸姝宁愿他忘了她,也不高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魔尊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寒溟泫不是把甜言蜜语挂在嘴边上的人。

        但每次他做的事情,比那些甜言蜜语更让沐芸姝感动,这次更是。

        看到寒溟泫被折磨成这般,她还以为是因为什么原因,理由竟然是他不愿忘了她。

        比起忘了她,不能跟她在一起,他宁愿放弃生命。

        这样真挚的感情,在有些人看来或许不理解寒溟泫的这种做法,认为他这种人是疯了,不然怎么可能会有人宁愿放弃生命,也不愿失去一个人。

        这已经不能称之为爱,而是偏执了。

        但在沐芸姝眼里,或许这样的感情有些偏执了,但这恰恰也证明了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痴情。

        比起那些见一个爱一个的人,沐芸姝更偏向于寒溟泫这样更纯粹,更真挚,甚至有些偏执的爱。

        方才她走着走着,突然间心神不宁,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能让她心神不宁的人在魔界,也只有寒溟泫,可这里是魔界,是他寒溟泫的地盘,他怎么会遇到危险呢。

        犹豫了一下,沐芸姝觉得还是来一趟吧,不然她就算回去了,心里也一直想着这事,即便是睡觉,也睡不安生。

        没想到因为她的举动,真的救了寒溟泫一命。

        而让寒溟泫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还在,此时沐芸姝恨不得将那人碎尸万段,魂飞魄散,让他死都不得安宁。

        沐芸姝起身气势外漏,冷冽杀伐的气势很能震慑人,她锋利的眸子落在卞痕身上像是利剑一样,可以伤人。

        她深吸了一口气,一步一步朝卞痕的位置走去。

        此时的卞痕正躺在柱子旁边,几乎算是吊着最后一口气了,他的眼底充满了遗憾。

        终究他还是没有成功,那团能够断情脉的魔气被沐芸姝打断后,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体。

        一般情况下,不应该是这样的,想到刚才沐芸姝给他的那一掌,那似乎是用于克制邪魔的一种手印。

        这也难怪它会害怕,下意识的缩回了他的身体。

        现在看到沐芸姝,感应到她身上散发着的气势,卞痕狭长的深眸忽然紧紧一缩,脸上写满了愕然。

        对于沐芸姝的事情,他都是从旁人口中得知的,今天是他第一次见到沐芸姝。

        无论是之前他从旁人口中听到的信息,还是在刚才他在人群中看到的沐芸姝。

        一直以来他都自以为是的认为沐芸姝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女修,她的存在只会影响寒溟泫,从而忽略了沐芸姝的价值。

        现在她看到了沐芸姝本人,刚才的一幕他也都看在了眼里,这让他不得不从新审视沐芸姝。

        或许一开始他便错了,自从沐芸姝来魔界以后,所发生的变故多多少少都与沐芸姝有关。

        这要说期中没有沐芸姝的手段,那是不可能的,而今他才恍然醒悟过来。

        一切都已经晚了。

        卞痕不禁感叹,寒溟泫还真是好命啊,当年若是他也有这样的好命,此时的魔尊之位早就是他的了。

        只可惜他生不逢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