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深渊斩魔人
字:
关灯 护眼

第八十一章 计划

        “依我看,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他们运输的路上将其劫下来,否则到了白昼城这人多眼杂的地方,更不好办了!”

        齐牧蹙眉问道:“你们知道人被关在哪儿嘛,还是说你们在守卫军有人?”

        “回大人的话,我们的人就是看管目标人物的其中之一,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我这里会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玫瑰自信满满地说道。

        齐牧手撑着下巴,似是在考虑着什么,半晌之后他说道:“我们能想到的,大夏域的人不会想不到。”

        “没准他们就安排了人手在等着我们在路上把人劫走。”他出口否定了玫瑰的想法。

        虽然说在路上把人救走的确要比在城内行动保险许多,因为他们不能暴露的原因,所以这次行动困难重重!

        一旦暴露身份,圣教隐瞒不下去了,那么没准会直接开启正面战争,遭殃的还是平民百姓。

        而且齐牧知道,以圣教的实力,不想暴露一定是因为有势力能够抗衡他们,甚至消灭他们!

        想到这儿,齐牧不禁问道:“你知道为什么咱们圣教不能暴露吗?”

        “以我们的实力灭掉二十四域不是轻轻松松?”

        他双眸紧紧地盯着玫瑰,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玫瑰面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大人,您忘了众神府了吗?”

        “众神府这些年来行事越发神秘,而且手底下的三支兵团从来人知道他们的实力。”

        “我可不相信众神府就没有掌握魔能之人,圣教也不是傻子,当然要先摸清楚敌人的实力再做打算!”

        对啊,还有众神府,这时候齐牧才终于想起来这个势力的存在,这个压在所有人之上的庞然大物。

        统治了人类超过五万年的势力,底蕴自然不是一句两句能说得清的。

        看来圣教真正在意的只有众神府,至于其他二十四域,在他们眼中不过蝼蚁罢了!

        齐牧紧紧皱着眉头,“你们的人确定押送目标人物之中没有掌握魔能之人吗?”

        “有,而且远不止控火境。”玫瑰听到齐牧的问话,此刻也微蹙眉头

        (本章未完,请翻页)

        。

        这也是他们难办的地方,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这次任务主要还是齐牧带头,他们只能够从一旁协助齐牧。

        但玫瑰瞅了瞅齐牧身上的能量波动,欧阳舵主怎么会派一个刚入控火境的小子来?

        齐牧注意到玫瑰的眼神,尴尬的咳嗽两声。

        他知道自己实力不行,可也不用这么盯着自己吧。

        毕竟他又不像圣教中的人,早就知道了魔能的存在,这玩意儿自己也才刚刚了解好不好?

        “依我看还是明日营救目标人物吧。”

        “那个掌握魔能之人多半只是大夏域的域主负责护送他的。”

        “而现在,我们两方都不能暴露对方的存在。”

        “要是让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看到了我们的交手,魔能的存在恐怕就瞒不住了。”齐牧冷笑着说道。

        “到时候众神府调查大夏域隐藏掌握魔能之人的时候,就是一场狗咬狗的好戏了!”齐牧眼神中重新露出一抹希望。

        他现在不能暴露身份,烛龙的人也一样!

        魔能的事情越晚公开越好,否则欧阳康盛如何解释这些人的存在?

        众神府可不是傻子,将所有事情联合起来,一定会猜到欧阳康盛私底下培养了一群掌握魔能之人。

        为的是什么?到时候欧阳康盛自己恐怕也说不清楚。

        这就是双方都投鼠忌器的一面。

        但齐牧可以用啊!

        他暴露魔能的力量没有一点事,只要不让人知道他是谁就足够了。

        而且不动用魔能的力量也很难从巡察司的层层封锁之中将人带出来!

        心念至此,齐牧胸有成竹地看了玫瑰一眼,“你们的人就尽快将消息传递给我,并帮我在明天处决的地方安排的人手。”

        玫瑰微微点头,然后问道:“到时候需要我们做什么?”

        “帮我制造混乱,一旦我动手之后,我要你们的人帮我尽可能的将现场弄乱,越乱越好!”

        (本章未完,请翻页)

        “越有乱,才能够帮助我顺利脱身!”齐牧双眸之中燃烧着一股熊熊烈火,对于明日的任务,他势在必得!

        夕阳若隐若现,鲜艳的红色渲染着整片天空,连云彩都被披上了自己的衣服。

        白昼城守卫军。

        他们的编号是12130,此时众将士们正坐在草地上休息着。

        一人戴着龙首面具静静地矗立在一旁,身旁之人被紧紧捆着,嘴里还塞着一团衣服。

        “你说这是谁啊?来到咱们营地两天了,不吃不喝,一直守在那人旁边。”

        “被捆着那人好像就是白昼城明天要处决的对象。”有人小心翼翼地说道。

        周围的人顿时来了兴趣,他们纷纷追问道:“快说说,怎么回事啊?”

        “对啊,什么处决?你小子又知道什么了?”

        抵不过周围人的追问,那人轻声开口说道:“我城里的朋友说,明日正午会在中央广场公开处决一个人,据说那人是北海城事件的凶手!”

        众人的脸上纷纷浮现一抹震惊,难以置信地看着一旁被捆着的男子。

        有人皱眉说道:“不能吧,你看那小子,那么瘦弱,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能让北海城这么大个地方凭空消失?”

        “对啊,你看他那一副肾虚的模样,说出去谁信啊!”

        那人也拿不定主意,他低声说道:“我也不清楚,不过咱们营地这两天就来了这么一个人,不是他是谁啊?”

        烛龙二十七号静静地听着周围人的议论,面具之下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喂,你这么被当众议论,有什么想法?”

        他朝着一旁的欧阳泽问道。

        此时的欧阳泽,全身经脉被人打断,已经成为了一个废人,身上的伤势令他虚弱无比,此时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的忧愁。

        “成王败寇,没什么好说的,不过你们想让我当北海城的替罪羊,真是好计算!”他冷笑着说道。

        “总得有人出来背锅不是吗?这是我们对你剩余价值的压榨!”烛龙二十七号冷漠地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