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库格修斯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百零四章 地下城市

        库格国凌都一区总部中心地下研究所,专用通道的电梯铃响,微光从电梯缝隙之中片刻闪透而过,崭新的钢化电梯玻璃门向两侧收合,观测电梯的内层防护在麦格面前缓缓打开。

        麦格提着黑色的公文包抬眼望了一眼电梯顶端红色的楼层标识,又抬手轻理了理自己的领带,接着他独自一人迈步走进电梯之内,听着身后电梯大门关合。

        “去LZ号技术研发区。”

        麦格站在电梯之中轻声开口,目光落在正前方那面看似光洁干净的金属墙面之上,他口中的话音刚落,那面看似光洁的墙壁就忽然开始迅速变动,密密麻麻的显示光点在墙壁之上随即反转变化,转化成了半透明的电子模拟光屏,光屏之上红点闪烁,下一秒电子扫描光线落于麦格身上一闪而过。

        电梯之内的全息光线扫描投影出模糊的人形数据立体网点,电子信息甄别片刻通过之后麦格身前的墙壁迅速分隔向两侧收缩退开,干净清晰的落地观光玻璃呈现于他的面前,赫然显示出这部小小电梯之外一副别有洞天的景象。

        处于总部建筑群区域之下的地下工作所,通常都是一座规模远超地上区域的地下城市。

        建筑紧紧贴合连接建立在地底之下的城市状如巨大的深渊巨穴,处在这里的大部分的建筑都围绕着中心之下深不见底的黑色洞口成圈而建,无数大小不同的方块式空间堆砌组建成了巨大的连通要塞,这些泛着同样金属光泽的白色建筑远看像是密集而层次不齐的砖瓦,围靠在巨大穴口的边围一路向下收缩延伸,直至消失在平日里看不见光亮的深渊底部。

        而这里除了那些位于边围的方块式建筑之外,还有着位于巨穴中央的三只作为支柱,由底端延伸而上高塔状长楼。

        那些塔楼的底端直通这座地下城市的最深核心,底端的层数通常是这里鲜少有人能够前去的禁所,其上的层数不少则是外围圈层的建筑群从不同的高度交错接连数百条浮空通道的中转通道。

        这样的地下城市虽然位于平日里见不到阳光的地底,但是却不管什么时候都和地上的城市一般明亮,无数有着自己岗位和工作的总部专员会在这里没有停歇的交替轮值,无数来往或是生活于此的人们让这里永远灯火通明。

        库格国设立于全国各区的总部分署真正的心脏都位于这样的地下城市里,所有大型研究项目和具有风险的计划测试都会在这样的地下城市之中进行,这些地下城市是在这个国度建立之初就已经开始规划,花费了很多技术与精力不断扩建而出的巨大工程,它是位于库格国地底巨大的特殊城市网络,也是总部势力下多个部门赖以生存的命脉。

        平日里这里是总部成员工作生活的机密院所,而在面对巨大的危机和变故之时,这里也能成为避难迎敌的战争堡垒。

        麦格站在电梯厅内的落地观测窗前,看着窗外的景象飞速变化,电梯沿着运行通道的选择轨迹稳当的快速向下行进,落地窗外远处的大大小小块状房间的窗中灯光明暗交错,不断穿行而过连通楼道内时常能够看见身穿白大褂或是工作服的专员们来往行进的身影。

        这座地下城市总是在如同永远上好了发条的精密仪器那般周转,能够堆砌出这样的城市,是总部很多代人努力过很多次的结果,可来到这样工程浩大几乎囊括了所有人类先进科技技术的地方,却并不能让麦格感到一丝舒畅和自豪,他凝望着窗外不断变动的场景许久,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摸自己外衫衣物下怀中的烟盒,可是当他想要抽出那盒香烟的一刹,最后却犹豫了片刻,又收回了手去。

        “这里不能吸烟,我得和那些年轻人一样守规矩,总不能给那些年轻的后辈们做坏榜样吧?”

        他在独自一人的电梯厅里轻声自言自语,后退了两步侧靠在电梯厅边侧的墙壁之上,有些苍老的眼角微微下垂,勾起了几分自嘲的笑意。

        他明明是这个国家里的名义元首,也是目前统管总部的最高执行人,可是此时此刻他独自一人待在这里之时看起来却只像是个有些颓废的老年社畜,即使是在无人监管的电梯里他也不敢违背规定偷偷吞云吐雾。

        电梯运行通往他所要去往的目的地还需要些时间,在这个分化研究区域的地下城市里电梯不会简单的来去直行,而是会在庞大的电梯运输通道里变道行进,智能化电子系统在麦格报出目的区域一刻就开始迅速计算最近的行径路线,但是即便是如此,想要抵达远在地底一百多层的实验区也需要花费些功夫。

        麦格靠在电梯厅里长叹了一口气,从怀中摸出暗金色的怀表垂眼看了一眼时间,他并不那么喜欢这样独自一人看着眼前景象的时间,其实对本人他而言,这样的景象见久了总会让他回忆起很多他不愿回忆的东西,也总会让他感到些许心闷烦躁。

        自从总部高层会议结束催促他要去LZ号研究区探察情况已经过去了有近一小时了,而麦格此时才抵达这里,他已经能够预料到自己之后会被负责掌管研究部的老同事说上几句的短暂未来了。

        倒也不是麦格闲于偷懒所以迟到,只是他此次来到这里检查情况之前花了些功夫又见了司徒夜深和上官雨曦一面,按照此次前往普尔其斯的计划来看明日他们就会动身再度前往那片海域,对于这次不管对哪一方而言包含着几分赌注的尝试,他终究是没能忍住去对司徒夜深单独多叮嘱交代了几句。

        毕竟抹杀风王的计划终究是有太大风险,而这样的风险其实很多都担在司徒夜深的身上,此次前去最后的结果会变成如何其实谁都没有把握。

        “怪物击败才能击败怪物”。这样的话说出来轻描淡写,但却是很多年前人们就在开始布局的计划,也是他们将雷王封印进司徒夜深体内后属于他无法改变的命运。

        而成为正真成为怪物是有风险的,没有人知道到底会是司徒夜深能够成功利用雷王的魔质击杀风王,还是雷王会利用自己魔质和意识将他吞噬。

        所以在计划之中只要是有那么半点意外,司徒夜深可能就会回不来了。

        在这点之上其实麦格远比其他人要承受着更多的压力,甚至于好像压力大过司徒夜深本人,至少在会面之际夜深在他面前表现得几分不甚在意的模样,而他才是变成了话多担忧的那一个,看起来比对方还要紧张。

        其实麦格也经常会想,让一个不过十多岁的孩子来承受这样的压力是否合适?

        但是现实不会给他满意的答案,因为现实不会让人有那么多选择,很多时候现实里都没有合不合适,只有能不能够。在与那些怪物的角逐里司徒夜深是他们唯一的胜算,哪怕是极低的概率要去赌,麦格也必须去赌这样的一个奇迹。

        麦格是目前为止高层中的所有人里最不希望夜深在任务里出现意外的,一方面因为司徒夜深是司徒玥托付给他的后辈,也是他相处了这么几年看着长大的孩子,论起来高层里没有任何一个人像他那般对司徒夜深怀着复杂的感情。

        而另一方面,如果这个任务出了意外,就意味着他们布局了这么多年的计划出现了巨大的漏洞,这对总部来说会是不可估计的损失和噩耗,而且除此之外他们很可能也会增加新的敌人。

        所以不管出于何由麦格都希望能够一切顺利,而越是怀着这样的情绪,他就难免愈发焦虑。

        电梯运行前往目的地的时间在麦格目视窗外不断变动的景象出神,心里怀着复杂思绪低叹之际悄然流逝,电梯声时隔半晌又响,他才恍然从自己的思绪里回神。

        麦格听见身后电梯大门洞开,光线从他身后投射而进相对灰暗的电梯之内,他缓缓转身,望着自己身后宽敞明亮却又空旷的实验室隧道,迟疑片刻后又轻叹一口气走出了电梯。

        他沿着安静的实验区域通道走廊直走到尽头,刷卡打开了尽头那扇厚重的金属大门。

        耳边原本的清净一刹那间就被人声的嘈杂取而代之,宽敞匆忙的试验区景象映入麦格的眼帘。

        围绕着中心实验设备场而修筑的环状实验边台之上身穿白卦的工作人员个个神色带着匆忙,每张桌台之上都堆叠着厚高的数据报告纸张和零散的仪器设备,还未关闭的仪器数据建模投影仍旧悬浮在工作台之上缓缓旋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