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库格修斯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百零五章 德维达斯之枪

        有人趴坐在桌边敲算数据满脸焦躁,有人抱着数据纸张奔走神色紧张,还有人堆围在中心实验场的玻璃围墙边交谈争论,不断调式更改着玻璃围墙半透明银屏之上的代码与数据。

        这里的研究人员桌上放置最多的饮料就是冒着热气的咖啡,那是这里的研究员们用来缓解疲劳的最好饮品,毕竟忙碌与紧张是这里的常态。

        能来到这个实验区工作的大多都是总部里较为优秀的研究部专员,总部花了很多资金和很多时间来筹备LZ研究区的工程项目,这个项目很有难度,即使是聚集了不少优秀的人才的这里,研究员们也常会为一个微小的实验数据而忙得焦头烂额,此刻这个工程项目的结工期又已经迫在眉睫,所以最近一段时日里,研究者们来得格外忙碌。

        处于巨大玻璃围墙实验场之中的,是无数精细零件所组装拼接而成的放射性武器,这座连接着无数通线和仪器的长柄枪状巨大武器有接近百来米高,漆黑的巨大枪口直指其上直连地表的超长隧道,这是研究部专员们通过无数次粒子对撞运用的实验尝试所造出来的一门特殊粒子能量炮,被LZ实验组命名为“德维达斯之枪”。

        它拥有可以精准打击的超远射程和极具毁灭性的破坏力,是总部所期许了很久的能够对抗大型生物或者毁灭大片区域的高强度武器之一,如今临近风王的苏醒这样重要的武器终于是也进入了最终的测试阶段,今日实验终测之后,它很快就会在之后讨伐古王的战役里投入使用。

        麦格所谓的来此视察情况,其实也就是与这些研究人员一同观测最后的实验测试结果。

        他迈步从大门入口处走入人群来往的实验边台,有研究专员发现来人之后频频向他打招呼示意,“修斯大人好”“修斯大人辛苦了”“修斯大人您来了”之类的话语在他耳边此起彼伏的响,他也就此扬扬手微笑着与周围的年轻人示意。

        麦格独自一人没有在人群里走多久,实验所里所安排了负责接待他的专员很快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那名接待员向着麦格躬身握手微微致意,接着又挥手指向了靠近中心实验场的方向,说着“部长正在等您”,随后一路通下将麦格领到了处于台下的实验场之中。

        而刚刚走入实验场之中的麦格几乎是第一眼,就看见了独自一人站在德维达斯之枪所投下的巨大阴影之中的东方肃,于是他一边就此向着身边领路的接待者挥了挥手示意到此为止就可以,一边加快步靠近了独身站在阴影之中仰头沉默的东方肃。

        临近最终测试之际,大部分研究专员都停留在实验边台之上,此时只有东方肃一人还在这个实验场里,他背手站在距离德维达斯之剑底基不过十来米的阴影里,仰头目光似乎在望这座巨型杀伤性武器难以望见的顶端。

        东方肃身高近有一米九几,是周围人群里绝对算不上矮的个子,但即使这样人类之中的相对高个,和那样的长柄巨枪相比也渺小得像是蝼蚁。

        麦格快步一路走到东方肃身边,这样的过程里东方肃却只像是一尊雕像般保持原样立于原地,直到麦格带着笑意轻拍了拍他的肩头,他才忽而打破沉寂开口,但是对着麦格的第一句话却是“你又比上次晚了”。

        东方肃说完那么一句话才终于转头,望向麦格的那张脸上却面无表情不带什么多余的情绪,他的那句话语也十分冷淡,明明是句本该带着调侃责备的话,却被他说得和机械男声复读一样没有一分人情味。

        麦格熟知东方肃的性子,能听出他那没有感情的话语意思,但也并不在意他口中说出的那句调侃,反倒是伸手拍一了把东方肃的腰杆子,笑呵呵的说:

        “年轻人别成天一副老头样。”

        东方肃因为麦格那一推直起身子来,身高骤然又上窜了几分,看起来中年有余甚至年过半百的东方肃其实才三十来岁的年纪,平日里他总是像老头一样凌厉而死板,常年被属下在背地里嚼舌根吐槽不知为何如此老气。

        不过东方肃其实本人对那些闲言碎语并不怎么在乎,反倒更多时候比较无奈眼前老人爱叨叨的性子。

        撤走了所有其他研究人员的实验场内此时就剩下了麦格和东方肃的影子,两人并肩沉默着一同站在德维达斯之剑投下的阴影里目视打量了眼前的庞然大物片刻,随后麦格又眯着眼望向遥远的顶端封闭口,轻声开口说:

        “德维达斯之枪...这样的前缀在西部的旧地区语里有泯灭的意思,你听没听过一个很有年头的古老神话?据说曾经有一把代表着创世者怒火的天谴之剑,在地面之上的生灵违反了造物主的意志,就会有代表毁灭的天谴之剑降下神罚。”

        “虽然说是要我来视察实验情况,但是其实进程都很顺利吧?我信得过你的能力,在你手下负责的实验组很少有失败品...不过既然来了,我还是例行问问该问的事吧。”

        “粒子激发态能量束的收集和填充状态如何?威力范围和调动控制调试好了吗?”

        “从实验数据来看,理论上随时能投入使用。”东方肃面无表情的回声,“即使是对付古王那种怪物,只要能够击中也一定能够对其造成重创。”

        麦格听着东方肃的话轻点点头,仰望着面前泛着金属光泽的长枪基表,嘴角又勾起若有若无的笑意,接着他忽而又问了一句看似毫不相干的的话题:

        “你们这里禁不禁烟雾和明火?”

        “不禁,我们已经处理了烟雾对设备的影响。”

        麦格闻言满意的轻笑一声,接着从自己的怀中抽出一盒香烟来,动作熟练的夹起一支放进嘴里,随后指尖抹擦窜起一抹火苗,点燃了烟卷的烟头。

        火星随着蹭冒而出的烟雾亮起,烟味立刻随着他口中吞吐的烟雾在周围弥漫开来,站在他身侧的东方肃眉间微不可见的轻动,随后声音清冷地开口:

        “但是实验所里不准抽烟。”

        “修斯办公室也不准。”

        麦格冲他挑眉,又吐出一圈烟云来,示意自己太久没有吸烟了。

        东方肃自是拿他无可奈何的,只是目光多在他手中火星微闪的烟卷之上停留了一会。

        麦格也是个性格古怪的人,虽然坐在修斯的高位之上,但是从来不会对身边的熟人摆架子,兴许对他本人而言其实比起坐在修斯办公室里,能够坐在不错的静地和老友一同品茶吸烟更有意思。

        东方肃对于身边的老人很是了解,他知道麦格想吸烟的时候其实都是因为他心情不好,而其实对麦格来说真正能够和他一同静坐吸烟品茶的老友也早就所剩无几了,麦格曾经也有过意气风发驰骋沙场的时候,但是那时的他早就已经和那些在历史长河里不断故去的友人一同死去了,如今还留在这里的不过是一个靠着最后一点信念坐在高位之上面临暮年的孤独老人。

        在如今这个似乎看起来表面一切风平浪静的世界里其实没有一刻不在暗流涌动,而那些处于暗流之中的灾难很多都鲜为人知,可是这样的灾难大大小小却也夺去过很多人的生命,其中不乏麦格认识的友人。

        其实不仅仅是麦格,在无数暗角之中的灾难里像他那样失去了很多战友乃至亲朋的人数不胜数,就连东方肃也是如此,而让他在这些年头里记忆最深刻的,大抵是二十年那场鲜为人之的动荡与灾难。

        参与了那次行动活下来的人们如今几乎都在高层之中坐着了,东方肃就是如此,当然也有和他相似的人却选择了不同的道路。

        本来库格国高层的位置之上还该有一个和他一样的熟悉身影的,东方肃心里轻声说着这句话闭上了眼,脑海里浮现起了墨楚年轻时那张脸。

        而就在他少见的出神之际,耳畔忽而又响起了麦格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和平真好啊。”

        麦格夹着手中的香烟又一次吐出一口淡薄的云雾,目光落在面前的武器之上轻声自言自语:

        “平静而无忧虑,安定而充满笑语,所有的一切在表面风平浪静的和平之下看起来都是那般幸福祥和。”

        “这可不是在看着毁灭性武器时该说出来的东西。”东方肃说,“如果这次的计划并不够顺利,我们可能会为了击杀古王,毁灭那座名为普尔其斯的小城。”

        “确实,不管怎么看,我们似乎都不是为了和平所做的这一切。”

        麦格摇头又笑了起来,停声片刻后却忽而一顿,掐灭了手中的烟,望向东方肃的眼睛。

        “可是这样徒有其表的和平又到底还有多久?”

        “东方肃,你相信末日会再次来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