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库格修斯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百零六章 死亡笼罩的普尔其斯

        任务行动计划发布两日后,库格国总部的清剿计划第一行动组准时从首都凌都出发,搭乘任务专机再一次直飞前往位于特维国边境的小城普尔其斯。

        司徒夜深和上官雨曦此次任务中就被编制在这只第一行动组里,但所谓的第一行动组其实也只有他们两人,这不过只是挂上了名义的编制,不满足平日任务流程里的组队规格,也没有领队指导的实际编排。

        而带领这样一只名义行动组的,却是行动最高指挥官麦格和指挥副官荷迪。

        因为从行动计划来看,他们将会是第一批潜进海底靠近风王洞穴的人。

        这样的计划安排早在昨日就已经在参与此次行动计划的百来人之中分发熟记,想必此次战役之后如果作战顺利,参与这次作战的人估计都不会忘记写在计划最前端核心开路的那两个实习专员的名字。

        在没有任何坚固防护外置仪器的状态下直接深入怪物的巢穴,这样在外人来看无异于送死的计划落在了两个不过十多岁的年轻人身上,这样的安排本当不管谁来看都会觉得匪夷所思,但是在整个风王绞杀计划的庞大行动组里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提出异议。

        因为知晓两人特殊之处的人都是高层的心腹,深知此次计划如此安排的含义,清楚谁到底是这次计划的真正核心,而不知晓他们的特殊的人也本能的会认为高层另有安排,不会去多行一事反对执行。

        于是除了那些一直长期扎住停留在普尔其斯小城的部分专员以外,司徒夜深他们成为了从本国之内赶来的行动专员之中最早抵达普尔其斯的一批。

        这趟直达的任务专机之上除了机务组一共就只有五人,也就是麦格与荷迪,夜深与雨曦,以及并不参与任务,但是由他们带着返回此地的杰斯卡。

        从首都库格国凌都的到边境普尔其斯的机程算不上近,即使是乘坐经过装备部研究人员特别改良的超速任务专机,这段需要在空中度过的时间也接近十五小时。

        这段时间比上一次要来得更加压抑,因为坐在专机之内的人在这样的十五小时里几乎都鲜有交流,而这样的压抑气息对于杰斯卡来说尤为煎熬。

        直到前日傍晚出发的飞机于次日午时抵达普尔其斯,停在那片熟悉的宗教学校操场之中并打开机组大门之时,那股一直处于专机之内的压抑气息才终于得到些许缓解,让本来觉得呼吸都不太顺畅的杰斯卡敢于再次大口呼吸。

        于是杰斯卡成了整个队伍里最急不可耐跃下飞机的人,他坐在靠近大门的边围所以率先下了飞机,落地第一件事就是抒发自己的压抑长长的喘息。

        但是杰斯卡的喘息仅仅只是片刻,很快他就在这片自己曾经熟悉的土地之上感受到了一股陌生的不适与压抑,于是他微微愣神,接着皱起眉头神色古怪的望向了明明是正午却灰暗得和傍晚一般的天。

        接在之后走下任务专机落步于地面的是司徒夜深,先是望着最先下来喘气此刻却神色一边的杰斯卡垂眼眸光微闪了片刻,随后又将目光转回到前段时间刚刚见过的熟悉景象里。

        低矮的破旧而又散乱的楼房和远处灰蒙看不到云层之后亮光的遥远天际交融成画,这座小城还是和之前一样只要浅看一眼就能给人带来压抑的气息,而且比起上次这样的压抑感还在变本加厉。

        对于司徒夜深来说这座城市带给他的不适感更加远远不止如此,此刻他刚抵达这里,却不用再看任何停留在此处检测组的魔质报告,就能清楚的知道风王的魔质确实已经大片开始在这片土地之上散溢。

        因为在直升机还未停落于此,只是刚靠近这片区域之际,他肩头封印里属于古王的魔质就已经开始产生了共鸣的躁动,这是上一次来到这里是都未曾发生过的状况。

        上一次那样的影响还仅仅只是留在那片海域附近,可是这一次那样的魔质气息却好像已经笼罩了整个普尔其斯,那些属于古王的魔质好像是看不见的空气,在这片区域的每一处四散藏匿,已经侵蚀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

        这确实是风王已经做好了将要苏醒的前兆,它将自己的魔质布落在这里的每一处,似乎是想要将这里当作孵化自己的巢穴。

        夜深因为血继遗传天生有着比他人更为敏感的感知能力,普尔其斯的地域魔质浓度已经远远超出了正常值,倘若是换一个其他对魔质有着敏感感知力的人来到这里,估计都会被这样的魔质压得喘不过气来。

        而事实上,就算是对此没有太过敏感感知力的人,在这样浓密的魔质之下也早就开始受到影响了,从前几日周围地区风王的魔质浓度不断攀升开始,生活在这里的居民和工作人员就已经开始陆续有人出现了异常。

        有人开始受到精神上的影响,有人身体开始没有征兆的出现疾病,有人体内的魔质控制则开始趋于不稳定开始走向失控暴走的边缘。

        驻留在此处的专员们早在前几日就已经开始做起了防护和处理,并且在这座城市里疏散了很多本地的人群将他们送进了临时搭建的魔质防护地,但即使如此这场因为风王的魔质而带来的灾难也不会就此走向终结。

        高浓度扩散的魔质有时会像核辐射一样对生物而言极其可怖,风王很显然希望这片土地上的一切生灵都成为自己获得新生时的祭品,它将此作为巢穴在无数生灵的尸体之上重生,这座小城却也会因此而毁灭。

        此时此刻,那些笼罩在普尔其斯地区的古王魔质,就好像是笼罩在这片土地之上的死亡。

        再一次回到这片熟悉的土地,从任务专机下来的成员里却没有任何人感到一丝怀念,甚至是杰斯卡这样将普尔其斯视作故乡的孩子,此刻也觉得这里的无比陌生。

        几人离开任务专机后没有在宗教学校操场的空地之上停留多久,很快就被穿着了特殊防护任务服的接待专员接到了临时领事馆内,而直到麦格和荷迪他们前去与留在此处的工作人员们交谈,给其余三人留下了短暂的空档时间时,杰斯卡才靠站在夜深和雨曦的身边有些茫然地低声问出那么一句话。

        “这里是经历了什么?”

        他知道自己过去生活的普尔其斯并不那么繁华热闹,可是大多时候这座沿海的小城里还是会透出许些生气的,但如今映入他眼帘里的,却是一座被死亡笼罩的死城。

        夜深看着杰斯卡那双之前好不容易有些光亮,现在回到这里又有些暗淡下来了的眼睛,眉头微不可见的轻皱了几分,随后低声开口回应他,说:

        “风王的魔质在这片土地上肆意外泄,现在普尔其斯被高浓度的魔质笼罩着,这种情况会影响到生灵的身体或是神智,这里的一切都那么死气沉沉,或许是因为没有居民在这座城里了。”

        “很多本地居民应该都被工作人员组织去避难了,所以城镇里看不到人气。”

        雨曦也低声接上了夜深的话茬,回答了杰斯卡的问题。

        他们本意以为是杰斯卡担心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所以还特意告诉了他那些人应该已经被安置妥当,可没想到杰斯卡脸上却没有因为两人的话语露出一分舒心的神色,反倒是仰头看向两人问出了第二句话。

        “你们要在这样的情况下靠近海岸吗?”

        夜深和雨曦对视一眼,随后不约而同地点头,接着夜深望着杰斯卡的眼睛停顿片刻,说:

        “这样的情况正是意味着风王临近苏醒,是执行我们核心计划的最好机会,倘若错过这样的机会,普尔其斯或许就会就此成为风王苏醒的牺牲品,成为一座真正的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