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库格修斯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百零八章 海岸边



    但思索再三之后雨曦觉得夜深这样做也不偿是一种划算的选择,杰斯卡确实需要自保的方法,这样不仅是为了减轻他们的负担,也是他自己的安全。

    在这之前她其实询问过杰斯卡是否会使用魔法,杰斯卡当时给她的回答是不会。既然杰斯卡无法使用魔法,也没有学过什么有使用要求的武器做为防身技巧,那么面对未知的危险和可能存在的怪物简单粗暴的便携武器或许也是一种好选择。

    所以雨曦最终只是在夜深之后又多叮嘱了杰斯卡几句,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使用那些危险的武器,杰斯卡对此若有所思的连连应声。

    如果可以,他们都希望那些炸弹没有派上用场的机会。

    供三人做好前往海域边缘准备的时间并不算长,麦格和荷迪与处于总部领事馆专员们的谈话结束得很快,在他们确保了通讯设备和相关计划技术支持没有问题之后,亲自下达了后续任务的指令,紧接着,麦格和荷迪就带着三人穿过空无一人的普尔其斯城区,前往那片有着风王洞穴所在的海域。

    而对于司徒夜深提出要带着杰斯卡一同前去的要求,麦格和荷迪意外的只是对视了一眼便表示了默许,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好像这样的情况出现也在他们的意料之中,又或是他们对于司徒夜深和杰斯卡会做这样的决定并不意外。

    这次前往那片最靠近风王洞穴海域的时间明显缩短了不少,因为不比上一次三人兜兜转转的侧绕,留驻在这片区域的总部专员们早就已经打通了前往那片海域最近的道路,此次一行人乘行着专车直奔城区外海域,直至汽车在没有道路的城区外围沙滩边境停下。

    而位于原本立于此处作为阻拦的高大围墙大门此处也早就被打开,这次旅途前前后后花费的时间甚至到不了夜深和雨曦上一次徒步走去贫民窟的时长。

    要是上一次也这么方便该多好。

    夜深下车停驻在这片熟悉的海域之际脑子里出现的第一思绪居然是这样的感叹,这次抵达目的得太过迅速,甚至有些出乎他的意料,而且他们一路过来除了看见空无一人的荒凉城市以外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这样的顺利似乎是有些太过他的构想之外了。

    停驻在这片海域的人倒是还有别的不少,因为已经明确了风王沉睡洞穴海域的具体位置,所以大部分靠近一线的任务负责专员早早就已经把很多设备和临时监测点设置在了这附近,上一次夜深来时回头远眺还空荡的海边远滩之上此刻堆搭着大大小小的军用帐篷。

    技术人员和其他一线工作者在此来往忙碌一个两个都穿着专业防护设备整装待发,所有处在这片区域的专员们全都神经紧绷不敢懈怠手头的工作,因为他们现在是这片普尔其斯地区离死亡最近的人,所有人都要做好应对突变的准备。

    如果计划失败风王真的苏醒,那么他们将会成为风王爪下的第一批亡魂。

    夜深等人作为第一批潜海探索队在下海之前需要做全面的防护和检查,所以他们在抵达这片远岸后勤设备区之后,不得不在军用帐篷里又一次短暂驻留,等待下潜设备和防护装备的处理。

    在轮流做简单身体检查的空隙里,好不容易有了独处机会的麦格和夜深一同靠在检测军用帐篷之外背面的承重箱上,眺望那片远处空荡的海域。

    这看似完全不一样的一老一少组合身上似乎也有少见的相似之处,比如面对即将要到来的危险行动这两人却似乎都有些满不在乎,脸上看不出什么紧张或者畏惧的神色来。

    他们望向那片藏有怪物的海域目光里带着几分风轻云淡,好像他们来到此处不是要执行危险的任务而是度假。

    这样的两人身上散发的气息和周围的紧张格格不入,但是却又没有谁能够从他们身上对此挑出违和感来。

    这顶检测军用帐篷是在这里呈圈围型搭筑的帐篷群里最靠近外圈海岸的其中一个,所以它堆放了承重置物箱的背面有很开阔的视野能够看到不远处那片空荡白净的海域。

    最开始独自来到这里的是最先做完身体检查的夜深,他不是很喜欢和各样的人群打交道,这里忙碌的专员们也没有能够空闲聊天的存在,所以在需要独自一人打发时间的环节里,他习惯性的挑选了安静的地方独自思考问题。

    但是在这里没有独自待上多久,麦格就意外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同他一样站在这片无人的角落远眺同样的景象。

    两人都各怀心事的如此沉默半晌之后,麦格望着那片空荡的海域忽然开口。

    “很快就要去执行面对巨大怪物那样的任务,不紧张吗?”

    “我独自一人已经见过一次面的怪物,有什么好紧张的?”

    夜深没有转动自己眺望海面的目光分毫,淡声回应这么一句话。

    麦格闻言笑着点头:“你果然是特别的孩子,大人都没有几个能做到你这般冷静,正因为你有这样的特殊,我们才敢于把赌注压在你的身上。”

    麦格那么说着回头,目光扫过身后这片一线后勤区来往的专员们,又说:

    “如果我们的计划失败,那么这里的所有人都会没命,而那只是一个开始。”

    “是觉得我没有什么压力所以想来给我施加一点压力吗?”夜深直身贴靠在身后堆叠的高箱上,双臂交叉环抱在胸前轻笑一声,“但是这样的话或许打动不了我,我可没有那么大义的思想,也没有什么要拯救所有人愿望。”

    “我只不过做我决定要做的事,麦格,这样的激励应该说给有英雄梦的小孩子听。”

    “我不是要给你施加压力,不过是来和你聊聊一些我不愿看到的现实。”麦格轻摇头,“你不是有英雄梦的孩子,但是我却是想要救所有人的顽固老头,我不希望在这次任务里看到任何人出事,包括你。”

    “你关心人的方式一直很别致。”

    夜深眉间微不可见的动了动,随后轻描淡写的说出那么一句话。

    “只是像你这种孩子太难接近了。你以前不是说我是古怪的老头吗,关心人的方式别致一点或许也不算什么。”麦格又笑笑,看着夜深的目光微微一闪,片刻停顿后又开口。

    “如果最后不能够成功驱使古王的魔质或者不可控风险太大,那么撤退也是一种选择,我们有备用方案,不要做得太过了。”

    麦格这样的话传进耳里,夜深这次终于从远处的海域收回了目光,他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麦格,脸上露出笑意来:

    “毕竟如果连我身体里封印的索托尔斯也失控的话,状况会变得更糟对吧?”

    麦格看着夜深的眼睛一怔,随后低叹一口气无言的点头。

    夜深望着麦格那双带着几分沧桑凌厉的晶蓝色眸子沉默了片刻,随后他也轻吸了一口气从身后靠着的箱子上换变重心立身站直。

    接着,他盯着麦格的眼睛轻声说:

    “既然把赌注下在我的身上,那么就该相信我,不是吗?”

    夜深脸上几分笑意分毫不减,但这句话话音一落他就转头从麦格身边擦身走过,重新走向了人来人往的后勤区内部。

    麦格站在原处望着夜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思索着他走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语,半晌,他又一次带着无声的叹息转头,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那片灰蒙乌云已经压至水天相交之界的海域。

    他又何尝不愿相信司徒夜深?只是人类试图操纵怪物又或是掌握不属于自身力量这样的尝试在人类的历史里做过无数次,为此牺牲的性命和事物数不胜数,而成功的次数却是那么寥寥无几。

    而真正能够掌控怪物的,只有比怪物更为恐怖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