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字:
关灯 护眼

557、神仙眷侣

        白天的白贵,以三寸不烂之舌挑拨魏王、信陵君内讧,有苏秦、张仪之风,而且临危不惧,实乃伟丈夫。然而到了晚上,却偷偷跑到她的闺房……前来窃剑。此等作为可足以跌破常人眼镜,纪嫣然亦是一样。

        堂堂的列国名士,何以至此。

        一把剑而已。

        “纪小姐,纪才女,你这般激怒我,真的不怕我一剑将你杀了。”白贵冷冷扫了纪嫣然一眼,他纵然不介意身份暴露,但能走脱还是走脱的好,“立有把握,在纪才女出声的那一刻,就将你杀死。”

        实力不济,说太多话都是废话。

        纪嫣然惊了一下,连忙向后退了几步。她没想到,白贵这个登徒子,竟然如此狠辣无情,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是了,上次比剑的时候就是。白贵一剑,就轻易将她这个剑道高手击败,连表面的客套也没有。白贵有没有能耐在她出声的那一刻杀她,她一点也不质疑,因为这肯定是真的。

        不过向后退了几步,她就恢复了镇定。白贵若真欲杀她,就不会和她扯这么多废话了。当然,这只是白贵目前的想法,若是她不慎激怒了……,未来的结果也不一定。

        “立公子说笑了……”纪嫣然抿唇一笑,她明眸皓齿,笑起来顾盼生姿,“立公子是堂堂的大男人,列国的英豪,又岂会和妾身这么一个小女子计较,至于那把剑,妾身给你取出来就是。另外今日之事,妾身也会保守秘密,不会多嘴一句。”

        说罢,她走到临床边的橱柜,从中取出了一个剑匣。

        “立公子请拿好此物。”

        她双手捧着剑匣,朝前递了过去。

        纪嫣然本就在床榻上打坐歇息,练习呼吸法,身上穿着单薄,在白贵入屋之后,就用薄毯裹了身子。可随着她躬身递物,薄毯滑落至腰间,露出了白色的胸衣,以及被妙物撑起来的沟壑,夺目至极。

        剑匣、妙物……。

        白贵没有着急接过剑匣。吃一堑长一智,刚入屋的时候,他就被纪嫣然放在剑架上的假物骗了一通,此刻这剑匣里面的东西是不是寻秦世界的干将剑,还是尚未可知之事,

        他小心的从自己的泥丸宫内分出一丝神识,去探查这剑匣里的秘密。

        万一剑匣是机关,这颗就得不偿失了。

        在纪嫣然还未出声之前,他有杀死纪嫣然的把握,可那难免要暴露出自己的修为,于计划不利。

        空气静谧了。

        纪嫣然感觉身上起了一层细微的鸡皮疙瘩。她裹在身上的薄毯掉落了下去,这她已经知道了。只想着等白贵接过剑匣后,就急刻的拉上去。但白贵一直不吭不响,反倒眼睛在盯着她看。

        看哪里?剑匣?胸前……。

        她是应该立刻弃剑匣而让春光不外泄的。但她怕自己的乱作为而遭至杀身之祸,她知道,自己在白贵手底下撑不过一个回合。即使发出了声,惊动了外面的人,可也对她的性命无济于事。

        其外,她非是普通女子,而是名士口中的奇女子,奇女子又怎么会因为此等小事……而导致方寸大乱呢?

        今世身的百日筑基尚未完成,挤压出一缕神识不是易事。等待了三十几息之后,白贵终于分出了一丝神识,这丝神识从他的灵台出发,缓缓覆盖到了剑匣之上,然后渗透了进去。

        剑匣里面,是一把长剑,没错。

        确实也是干将剑。

        白贵捻决收回神识,然后点头,将剑匣拿到了手中。拿到剑匣的这一刻,他才恍然发觉纪嫣然的异常,于是眼睛忍不住扫了两眼。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也不例外。纪嫣然既然是没有着急拉上薄毯,显然也是不在意此事。毕竟江湖儿女,一些小节不必在意。

        “登徒子!”纪嫣然暗骂一声。

        她还是比较惜命的。本以为白贵接过剑匣之后,她就能及时遮掩住自己的不雅了,可没曾想,接过剑匣之后,这个登徒子反倒更加毫无遮掩了起来。

        “怎么办?”

        她内心慌促不安。

        一点春光外泄也就外泄了。先秦之世,还不用守礼教。可她能察觉出白贵的好色。好色和不怜香惜玉并不相悖。

        万一她的一些动作……激怒了……。

        “立公子你要一直盯着妾身看吗?”纪嫣然内心惧怕,但面上却做出一副毫不在意的神色,甚至挺了挺身体。

        “纪才女的美貌确实无愧于列国美人之称。”白贵笑了笑,收回了目光,全然不在意道:“只不过在下看的美人多了去,纪才女尚且排不到前五。”

        他说的不是假话。

        别说前五,就是前一百名,纪嫣然都难。暂且不提三界第一美人嫦娥,就是天庭中的仙娥们,哪一个不是才艺双绝,纪嫣然也只是凡人中的出挑,放在天庭中,黯然失色,泯然众人矣。

        “立公子此言是在激将妾身?”纪嫣然柳眉一颦,趁机拉上了薄毯,裹住了自己的窈窕身躯,“天下之大,我雅湖小筑的情报也不弱,妾身虽不算天下第一美人,却也自知,美貌在列国之中,亦能排得前三。”

        有好事者,将她和寡妇清并列,称呼为天下两大才女。这个才女,亦是和美貌有关,若不是因为她的美貌在列国值得称颂,不然的话,还真不见得能和寡妇清并列。寡妇清可是秦国的巨贾。

        “你……”

        白贵摇头,不作辩解。

        和一介凡人女子有什么好计较的。以他修仙的年龄,哪怕没在天庭任职,一路上见过的美色亦是无数,不少人真不见得比纪嫣然差。纪嫣然比的也只是寻秦世界这一个小世界的女人罢了。

        “如今此剑已经落于我手,纪才女再会。”

        他拱手,准备离开。

        以纪嫣然的聪明才识,哪怕发现是他窃走了剑,亦不会声张。声张之后,对纪嫣然没有太大的好处。而是将此事作为一个不大不小的把柄握在手中。故此,白贵并不担忧纪嫣然会毁他名声,这样未免太过不智。

        “欲擒故纵,还是……”纪嫣然内心生出许多想法,不过她见白贵就这样坦然朝外走的时候,心里顿时就着急了。一是,好胜之心,二则是,要是白贵这样光明正大离开,那么他纪才女的声名就毁于一旦了。

        之所以她和寡妇清能有如此名声,和她们都是冰清玉洁的女儿身是分不开关系的。一旦白贵就这样离开,先不提屋外的侍婢,在雅湖小筑的各府眼线必然会发现白贵的踪迹,那么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她急忙叫住白贵,“立公子,你怎么来的,就怎么出去,别这么就走出去了,你也要为我着想一下……”

        她说着话,语气就带了哭腔。

        闻言,白贵就立刻止步,也觉就这样出去有点不适。只不过他来的时候,是用神仙妙法化作一缕青烟钻了进来。若离开之时……,再用此法,明显就暴露了他的一部分底,这可比毁了纪嫣然的名声还要可怕。

        就在两人僵持的过程中。

        忽然门外传来脚步声,“小姐,怎么灯亮了,可是有什么吩咐?”

        一个娇俏的侍婢站在门外,偷听着里面的动静。

        今夜有点不太寻常。往常的时候,纪嫣然绝不会在此刻点灯。哪怕点灯,屋内也是静悄悄。但今夜屋内竟然隐约传来了男子动静声……。

        高门大户的侍婢都是夜里不睡觉的,几人轮着夜休,等着伺候主人。

        所以纪嫣然闺房的动静,很快便被守夜的侍婢察觉了。

        侍婢知道纪嫣然是个守身如玉的女子,断不会出现与他人进行苟且之事,所以她在看到闺房灯亮、且有动静之时,先是通知了雅湖小筑的好手,进行戒严,然后潜伏在四周,等时机成熟,一冲而入。

        而她,就是专门过来试探屋内情况的人。

        “完了!玉儿发现了屋内的动静,她一向最是聪慧,肯定通知了别的门客。”

        纪嫣然脸色唰的一下就惨白了起来。知婢莫若主。她心思聪慧,挑选侍婢也是个顶个的心思玲珑之人。如今屋内的动静一大,定然惊扰了外面守夜的侍婢,从而……。她越想越是惊恐。

        要说溜进来的只是个小蟊贼,这也罢了。可偏偏是“赵立”这个剑道高手,她要是多嘴,一瞬间就会人头落地。而“赵立”养望,这是她能看出来的,一旦她让“赵立”毁了名声,“赵立”也不会饶过她。

        门外,玉儿对四周门客眼神示意后,她又敲了一下门,“小姐,要不要添一些熏香……”

        大户人家,都会在屋内点熏香,来防止蚊虫叮咬。尤其是女儿家的闺房,熏香更是必不可少。

        这个理由合适极了。

        纪嫣然脸色焦急,使了一下眼色,让白贵快想一个办法。她扫着闺房,一时之间也没什么可躲藏的地方。

        推门声渐响。

        “抱歉了,纪才女。”白贵叹息一声,拦腰将纪嫣然一抱,然后顺手捂住她的嘴巴,就带着纪嫣然跑到了床榻上,一张薄毯盖住了两人的身体。

        纪嫣然羞怒,趁机咬了一下白贵的手指。

        两人到了塌上。

        来不及细思,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纪嫣然也没了责怪白贵的时间。因为门已经被玉儿推开了。

        “小姐……”玉儿双手端着木盘,里面放着一盒熏香,小步朝着内室的珠帘踱去,她边走边说道:“小姐,你怎么突然就掌了灯,是不是睡不安稳?”

        她用话试探,并且眼睛余光也扫着屋内的陈设,试图找到贼子的蛛丝马迹。

        “也没事,就是晚上有点睡不着,所以打算掌灯看看书。”二人紧贴在一起,纪嫣然浑身都不是滋味,她面颊似火烧,待玉儿走到珠帘处的时候,及时叫停了,并说了这么一番话。

        这理由可不算合适。

        玉儿心中生出疑窦,揭开珠帘往里一望。床榻上,仅有纪嫣然一人,未见旁人,而闺房内能藏一个活人的地方也不多,她一一看过了,都没有。

        “小姐,玉儿暂且告退。”

        她道。

        说完话后,她眼神不断朝纪嫣然示意……。

        纪嫣然哪会将真情说出来,她见玉儿的神色,以为是“奸夫”被发现了,也有点心灰意冷,摇了摇头,叹道:“出屋后,就将灯熄了吧。”

        一世清名毁于一旦……。

        “你得对我负责。”闺房内灯熄,门关,纪嫣然一咬白贵的肩膀,咬出血痕后,玉容露出了泪花,“我好端端的名声,全被你毁了,今后我怎么见人。”

        说罢,她趴在白贵的怀里不断痛哭。

        “完了,完了……”

        白贵也暗道一聲“完了”。

        他在玉兒進入的一刹那,就使用了障眼法,让玉儿看不到他。然而此刻纪嫣然却误会玉儿看到了他们二人,他和纪嫣然又在床榻上……,所以纪嫣然哭泣的时候,也浑然不压抑自己的声音了。

        门外,上百火把骤然发亮。

        透过门扇,隐隐绰绰的一大堆人影。

        “算了,反正纪嫣然也是一个美人,我又不吃亏。夜宿雅湖小筑也算是传扬列国的一个名声吧,公子風流……”

        白贵叹了一口气,只能这般安慰自己了。

        事发突然,实在太过巧合了。

        要不是纪嫣然也会一部分粗浅的修仙法(呼吸法),他也不至于会误判了闺房内的动静,从而被纪嫣然发觉。而后又因屋内的动静导致纪嫣然的侍婢发觉,再然后就是他使出了障眼法……。

        “赵立心慕纪才女,深夜来访。”

        “纪才女……于立早已互生情愫,如今花田月下,还请诸位勿扰!”

        白贵略一思索,便放开声音,喊了一声。

        言毕,他讲腰间的长剑解下,干将剑被他一甩而出,直接出了闺房,射入到了一块大石之上。

        片刻间,剑深深扎入了大石之中。

        闺房门外的门客瞬间骇然了。

        “是赵立?立公子?”

        “他是赵国的第一剑客。这一招飞剑入石当真是世间的绝技。也难怪小姐会倾心于他了。”

        “他亦是赵国使臣,年纪轻轻,就能出使列国,可见其人才学……”

        “今日王宫和信陵君府邸……”

        “上次小姐剑败于立公子,看来就是那时小姐喜欢上了立公子。”

        “一队神仙眷侣啊。”

        门客、婢女们一个个言语交谈道。

        须臾间,他们便如潮水般退下。

        要是别的登徒子唐突了纪嫣然,他们必然会急眼。可白贵的声名已经在列国有所传扬,刚才又展露了一手剑技,他们觉得,即使他们全然冲进去了,也不见得能拿下白贵……。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个窃贼?若是窃,也只是窃心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