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鉴宝无双
字:
关灯 护眼

第15章 舍玉器而取漆器

        姚知源指了指吴夺,“你啊,哈哈哈哈······这么着,让你敞开了看,再者我也不占你便宜,你抹零,我就送你一件玉器吧!”

        “我就是爱好,不怕您笑话。这要到别的店里,不是熟客,好东西他也不拿出来啊!另外我也是想跟您学习。”

        “没问题!小吴,我也算个老玩家,咱们以后可以多多交流探讨嘛!”

        交易愉快地完成了。

        姚氏父女并没有问吴夺东西的来路,不过,他们签了很正式的交易合同,合同里有关于权利瑕疵的具体条款。

        完事之后,姚瑶说要去修车,提前走了。

        姚知源招呼吴夺看东西,期间还说中午一起吃饭。吴夺想想已经提前在化肥两个狗食盆里分别倒了水和狗粮,也就应了。

        玉源居里面的老玉器,好东西的确不少,吴夺一边“鉴定”,一边进行总结;同时,他也对姚知源在玉器水平佩服不已,因为他“听”到的内容,和姚知源介绍的,基本差不了太多。

        另外,玉源居还有少量瓷器摆在外面,但都是大路货。

        姚知源自己也收藏了几件瓷器,但是,和古玉相比,姚知源在瓷器上的功夫要差不少火候。

        比如有件双圈底款“大清康熙年制”的青花海水龙纹观音瓶,姚知源一口咬定是“老康”,但是根据吴夺的“鉴定”,却是“小康”。

        老康和小康,是瓷器玩家的口头语。所谓老康,就是康熙本朝的瓷器;而小康,则指的是光绪仿康熙的瓷器。

        光绪朝是仿康熙瓷器最多的时期,有大量的仿品是连款儿都直接带着,也落“康熙”。

        对于水平不够的玩家来说,光绪仿康熙还是有一定杀伤力的。

        当然,吴夺现在若是不能“听”,那未必比姚知源强。

        不过,吴夺的特长是理论知识很丰富,所以当确定是小康之后,就着光绪仿康熙的知识储备,很快就能找出几点依据。

        这就好像只给你题目,你做不出来,但是连题目加答案一起告诉你,而且你还知道相关知识点,那么就很可能找出解题思路。

        姚知源有些惊讶,“小吴,你可以啊,什么时候开始玩瓷器的?”

        “也就这两年。我玩得杂,样样通、样样松。”

        “还挺谦虚。”姚知源笑道,“这瓷器方面,看来我倒是得跟着你学习啊!”

        “姚叔你就别笑话我了······”

        这时候,吴夺已经将店里的东西看得差不多了,时间也已经到了中午,说着这句话,他顺手拿起了一件漆器笔筒。

        上手之后,顿感分量不轻。

        “这笔筒,不会是铜胎的吧?”吴夺一边说,一边用左手中指搭上了。

        “不是铜胎就是陶胎,创汇期的东西,没什么道道。”姚知源随意应道。

        所谓创汇期,是指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中期,这个期间有很多工艺品是为了赚取外汇,工艺风格接近民国时期,但是却又比较呆板,因为毕竟是批量制作。

        此时,吴夺的面色却微微一变。

        这件漆器的胎······

        漆器的外层都是漆料,也分实胎和脱胎两种,脱胎的工艺比较复杂,实胎的工艺相对简单。

        漆器的胎各种各样,木胎,竹胎,铜胎,陶胎,夹纻胎,等等,各有利弊。

        比如木胎,优点是轻便,但容易裂,所以往往会在胎上再用漆灰黏上麻布加层,这和古时某些老家具的“披麻挂灰”有异曲同工之妙。

        铜胎和陶胎的漆器,相对就比较重了。

        这漆器笔筒是简单的圆柱形,漆面感觉很厚实,外红内黑,红漆面只是浅刻了几竿修竹,很是简单。这个漆器的工艺,有点儿不太精细。

        吴夺心道,这漆器笔筒的年份,和创汇期差不多,在六十年代中后期;但是这胎,居然是紫砂的!而且年份居然有三百多年!

        紫砂一般是制壶比较多,看着笔筒的形状,里面的胎不可能是壶。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包裹在里面的缘故,吴夺“听”到的内容,只有紫砂质地和年份,没有别的具体的了。

        “姚叔,这笔筒怎么卖啊?”吴夺拿着笔筒,看向姚知源。

        “不卖。”

        “啊?”

        “你想要的送你就是了!这东西是收货搭来的,我摆在货架上,就是为了搭配一下。”

        “别别别,您这开门做生意,哪能这样?”

        “你抹了祖母绿的零头,这个笔筒算啥?我说了,还得送你一件玉器呢!”

        吴夺想了想,“那这么着吧,您也别送我玉器了,就当我用零头买了这件笔筒了!这样一来二去,咱俩都满意!”

        “非得分这么清楚吗?你们年轻人呐······”

        “就这么说好了。您还得请我吃饭呢!”

        “行,随你吧。”姚知源借坡下了。其实他也挺舒坦,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之前说了送件玉器,少了几千块也拿不出手。

        现在好了,是吴夺坚持,舍玉器而取漆器,有了说法,他姚知源又没费俩钱儿。

        而吴夺非要这么较真,自是因为里面的紫砂胎。

        这东西三百多年了,怎么还顶不了一件几千块的现代玉器?

        退一步讲,不管有没有惊喜,就冲这年份,也值得赌一把。

        午饭是在赤霞山古玩市场附近的一家全羊馆吃的,姚知源说贴秋膘,所以推荐了这里。

        两人点了一只烤羊腿,加上葱爆羊肉、辣炒羊血,外带两个素菜。

        吴夺没想到姚知源还点了烤白腰,吴夺不吃这玩意儿,提前说了,姚知源还是点了两个,自己给干完了。

        其实吴夺并不怎么喜欢喝酒,那天喝醉了纯属心情不爽,所以中午吃饭就喝了一瓶啤酒,姚知源不喝啤的,不过也没多喝,自己来了一瓶小二。

        吃饭的时候,两人也交流了一些杂七杂八。姚知源就姚瑶一个女儿,也结婚了;他生意做得也挺好;并无烦事挂心头,日子过得很滋润。

        午饭后吴夺直接回了家。

        这次在姚知源的店里,吴夺进一步验证了很多东西。由此也能确定了,基本就是他之前总结的三个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