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大唐:开局玄武门,我助李世民夺皇位
字:
关灯 护眼

第149章 小赌也家亡啊!

        “你们!你们这简直是胡闹!这是陛下准许的,圣旨都在这呢!”礼部一官员高举着圣旨想要闯过去,却被三位老人合力推了下来。

        “圣旨?圣旨署名可是李渊?不是李渊那我们不认!”几个老人耍起了无赖,一把坐在了地上。

        “太上皇早已宾天,几位就不要阻拦了。”礼官都要跪下了,这几个老东西怎么讲不通说不明呢!

        “今日你就是说破大天,我们也不让!”几位老人像是准备好了常住似的,连铺盖都拿来了,铺在地上就埋头躺下。

        “几位若是一意孤行,可以踩着我们上山!”为首的老人李政说道,随后便躺了下去。

        “来人,请几位宿老回去休息!”礼官也是被逼急了,今天若是上不了山,回去了他可是掉脑袋的死罪。

        “慢着!”秦勉的声音传来,礼官回头一看秦勉正抱着盒子大步走来。

        “镇国公。”礼官恭敬的叫了一声便退到了一旁。

        “臣,秦勉,见过三位老祖!”秦勉将箱子放在地上,对着三位老人拱手表现得很是恭敬。

        “去去去!别妨碍我们睡觉!”李辉摆了摆手翻了个身,李政躺在铺盖上假寐,至于李星早就打起了呼噜。

        “镇国公,这三老是三兄弟,最大的李政就是发须皆白的那个,再就是李辉那个满脸白白净净的,最小的就是长得像卤蛋似的那个,那个叫李星,就是个酒蒙子。”礼官显然是被气到了,说话全然没了客气和尊敬。

        “放肆!说话给我放尊重点!这三位都是为了我大唐甘愿终日苦居泰山的宿老!是我们值得尊敬的人!”秦勉一边大声骂道,一边朝礼官使眼色。

        三位老人的脸上终于有了点好看的神色。

        “三位老祖,你们在这里坐着可有事情可做?”秦勉挥手赶走了礼官等人。

        “无事,不过是看看风景罢了。”醉醺醺的李星说道。

        “既然三位老祖闲来无事,不如赌一把玩玩可好?”秦勉贼兮兮的笑道。

        “好啊,老夫倒要看看逢赌必赢的镇国公能不能赢我们三个老鬼了。”李政一捋胡子坐了起来,李政三兄弟从李渊称帝三年后便在泰山上待了下来,平日里三个老兄弟就是靠赌钱为乐,尤其是老大李政,可以只凭另一人的呼吸就能判断出他拿的是不是好牌。

        “来来来!色子牌九你说玩啥咱就玩啥!”李星从地上翻起掏出随身携带的色子扔了出来。

        “玩点新奇的花样吧,麻将玩过没?”秦勉问道。

        “这麻将是何物?没玩过。”李政摇头道。

        “没事,没玩过可以学啊!”秦勉笑的很诡异,从地上的箱子里倒出了麻将牌。

        四人直接从地上玩了起来,太阳从东升一直到黄昏偏西,四人一直没动过地方。

        “哎呀!老夫又胡了!给钱给钱!”李政一手捋着胡子边笑边说道。

        “这麻将可真是个好东西!”李辉也哈哈大笑,三兄弟打了一天也赢了一天,如今的秦勉身上只剩一身衣服,就连腰间的玉佩也输了过去。

        “三位老祖,时间也不早了,小子身上也没什么钱了,不如我们明日再打?”秦勉一脸输怕了的表情,边说边想着站起来。

        “天还没黑呢!早什么早,没钱你不会先欠着吗,今晚上陪我们打通宵!”李政拉着秦勉的袖子死活不让走,开玩笑今天运气这么好,不多赢点都对不起自己。

        “对对对!打欠条嘛!”李辉也拉住了秦勉。

        “那,那好吧,小子就再陪三位老祖打一晚上。”秦勉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

        在暗处观察的长孙无忌急得跳脚,四人的赌注越打越大,到了最后甚至李政胡一次牌就能赢上万贯秦勉若是再这么打下去说不定能输光家底,可长孙无忌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趁着一次次的过去送水送饭时给秦勉使眼色,可秦勉也当没看见反而一直在主张加赌注。

        “镇国公,胡一次一百万贯,我们怕你赔不起啊!”在秦勉将赌注加到百万贯时,李纲抬头说道。

        “长孙叔,说说我身价几何!”秦勉像是赌疯了一样,抓耳挠腮的叫来了长孙无忌。

        “够了!”长孙无忌呵斥道。

        “说啊!什么就够了!”秦勉一边呼喊一边朝长孙无忌使眼色。

        看到这里长孙无忌好像明白了什么,秦勉一个逢赌必赢的人没有完全的把握怎么可能来赌,就是送钱也不是这么送的吧,秦勉所有的行为汇聚到一起只有一个解释。

        “秦勉身价几何我知道的不多,但光是我知道的就有上千万贯的现银,另外当下最火热的琉璃和烈酒也都是他的产业,五姓七望的家产他也占了三成,粗略的估计下来,两三千万总是有的。”长孙无忌仔细的思考了一下,得出的结果都吓了自己一跳。

        “真的?”李政将信将疑的问了一句。

        “自然是真的,你还赌不赌了!不赌我可闪人了!”秦勉大声说道。

        “赌!白拿的钱为何不赌!”李政当即点头答应了下来,心想自己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这次说不定可以一下子赢过来。

        “秦勉你悠着点,可千万别上头了!”长孙无忌临走时郑重的跟秦勉说道。

        “放心,我有分寸!”秦勉点了点头让他安心。

        四人一直赌到了晚上接近子时,周围点起了灯火。

        “哈哈!老夫又胡了,秦勉你可是欠老夫八百万贯了!”李辉满脸兴奋,那还有老人的样子,像个小孩一样蹦了起来指着秦勉大叫。

        “秦勉你也欠老夫五百万了。”李政笑道。

        “哈哈!秦勉欠我欠的最多,足足一千三百万!”李星得意的大笑道。

        “继续来!我就不信了,小爷能输在赌上!”秦勉一手抓着头发,一手狠狠揉搓麻将牌。

        三老都看出来秦勉这是上头了,不过并没有要提醒的意思,他们赢过来足足两千多万了,再赢一千万就收手,得给秦勉留点家底东山再起,猪还是得养肥了再宰。

        秦勉看着三人的样子暗自一笑,自己也该收网了,不然这三人一会不赌了自己就亏了,想着便打开了全视之眼开始作弊。

        “胡啦!”秦勉一脸狂喜。

        “哎呀!老夫要三万!要三万啊!”李纲一摊手中的牌气呼呼的说道。

        “我也就缺个三万!不然这一把我就胡了!”李星懊恼的说道。

        “我这都是三万,我缺三条!”李辉将自己的牌摊开来。

        四人就这样打呀打,一口气从半夜打到了第二天的天明,直到日上三竿三老才一脸颓丧的瘫坐在地上,昨夜不光让秦勉把输得赢了回来,还将他们三人赢了个底朝天,除去他们三人能拿出的银子,还倒欠秦勉八百多万贯。

        “老三位,你们那八百万贯什么时候还呐?”秦勉一脸得意地数着钱。

        “能不能再宽限些日子?我们将几处地产卖了,凑一凑”李政问道。

        “欠条上可是写好了的,择日就还,等你们卖家产得等到什么时候去!”秦勉一扭头。

        “你可要说清楚了!我们什么时候欠你钱了!”李星开始耍无赖了,这八百万贯要是还了,他们就真的一无所有只能靠皇室的救济了。

        “你们可看好了,欠条上签着你们的大名,还按着你们的手印,这银子你们不还也行,我回长安城的路上就一路写一路撒,写他个几万张也撒他个几万张,你们不嫌丢人就好。”秦勉一脸傲娇的拍拍屁股准备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