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大唐:开局玄武门,我助李世民夺皇位
字:
关灯 护眼

第156章 两情相悦?

        翌日一早,秦勉酣睡的床上便堆满了拜帖,有各国公府的也有不少国公子嗣,还有李承乾也下了拜帖。

        各国公的子嗣程处默等人秦勉倒是挺熟,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无非就是喊他一起聚聚,但太子李承乾哪里秦勉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两人面上看着关系不错可真正的关系只有两人知道不说关系恶劣,但关系也算不上多好,而且李承乾如今沉迷女色,怎么可能还有工夫找他玩。

        拜帖上的内容更有意思,竟是邀请他一起去孔家,秦勉就更是一头雾水了,他如今早就和崔婉晴勾搭上了,直接去崔家都没人敢说他,更不可能是崔婉晴想见他了,思虑了一番秦勉还是打算赴约,正好完成陛下交代他的任务,到了孔家劝解李承乾一番,至于有没有用就另做他说了。

        “哎,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秦勉叹着气起床吃了早饭,不管关系如何总归是长乐的亲哥哥,自己总不能拉着脸出门吧。

        等到秦勉吃好饭整理好了衣服,一出门发现李承乾的车架早已在外面等着他了。

        秦勉脸上强拉起笑容,向着李承乾的车架走去。

        “秦兄!真是让本宫一阵好等啊!”李承乾一脸笑容的掀开马车的帘子,金黄色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却还是掩盖不住他脸色的苍白。

        “殿下,最近可是迷上了脂粉?”秦勉一脸疑惑的问道,李承乾这脸白的像倭国的歌姬一样,再加上阳光一照活像一碗面粉扣在了脸上似的。

        “秦兄不要胡说,本宫一个大男人怎可能用那女子用的东西!”李承乾连忙笑着摆手,最近倾国老是埋怨他不是个男人,他听到这话当然要反驳。

        秦勉在李承乾的脸上抹了一下,手上很干净,这下他终于知道李世民为什么对太子沉迷女色有这么大反应了,李承乾如今的脸色比死人也差不到哪里去,如此纵情下去恐怕太子也活不了什么大岁数。

        况且李承乾也练武,练武是看中元气的一般的武者二十岁之前都不敢娶妻就是怕元气损耗,李承乾元气如此损耗下去,恐怕武功也退步的差不多了。

        “高明啊,最近过得可还好?”秦勉问道。

        “好好好!好的不得了!”李承乾连连点头,这还是秦勉第一次如此亲密的叫他。

        “武功可有进步?”秦勉接着问道。

        “本宫没有天赋,练了几年如今还未入门,比不得秦兄一日化境的天资。”李承乾苦笑着摇头道。

        “太子过谦了,听闻太子今日喜欢上了歌姬?雅好!真是雅好!”秦勉笑眯眯的看向李承乾,再这么雅下去,恐怕李承乾的身子也撑不了几年了。

        “呵呵。”李承乾干笑了两声,心想歌姬哪里有倾国好啊。

        “看高明的脸色有些苍白,定是佳人难得!”秦勉感叹了一声。

        “佳人自然难得,倾国更难得,本宫有了倾国还要什么佳人!”李承乾大笑。

        秦勉不知道怎么接这句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李承乾成了昏庸的纣王,被迷了心智似的。

        “咳,高明邀我一同去孔家是?”秦勉问道。

        “今日和芷柔约好了去城外野炊,只是只有我们二人,恐孔老夫子不放心便想着秦兄能一同相去。”李承乾解释道。

        “三人同去野炊,岂不是耽误了殿下的好事,不可不可。”秦勉连连摇头。

        “秦兄这是说的哪里话,你我之间何须如此见外,再说今日本就是本宫有求于秦兄,不然孔夫子怎会放心孤男寡女一同出行。”李承乾连忙摆手,生怕秦勉下车走人。

        “那可事先说好了,若是我有打扰的地方,高明你就咳嗽一声,我一定不耽误你们好事!”秦勉点头说道。

        “好!”李承乾连连点头,心想到了之后你可不一定想走。

        两人去孔府接上了孔芷柔,孔芷柔对秦勉的到来很是诧异,不过并未多说什么,心中还有些欣喜。

        “芷柔,我近来身子虚弱有些风寒,你就坐秦兄那边吧。”孔芷柔一上车,李承乾便假装咳嗽两声,将孔芷柔赶到了秦勉的身旁。

        不得不说李世民封锁消息封锁的很好,直至今日都没有传出李承乾宠信歌姬的风声,不然孔芷柔今日只怕不会答应李承乾出城游玩。

        “秦兄此次封狼居胥回来短时间内不会出长安了吧,你出去这些日子芷柔可是时常说想你呢!”李承乾笑问道。

        秦勉在一旁尴尬的说不出话,你老婆想我?你还大大方方问出来,这是要亲手给自己戴上帽子吗?

        孔芷柔也是一脸羞红低下头去不敢看秦勉,心想自己虽然有些想见秦勉但什么时候告诉过李承乾,难不成是身边的下人说出去的?

        “秦兄不知,芷柔可是相当崇拜秦兄的,不止诗词,芷柔还和我提起过不少秦兄的战功,可见芷柔对秦兄了解的透彻啊!”李承乾丝毫不顾两人的尴尬,一直自顾自的说着。

        “高明啊,你看这里的风景不错,依山傍水的不如就在这里野炊如何?”马车上沉寂了一阵子,秦勉探出脑袋看着外面的风景,他是不敢看李承乾了,今日一直在说怪话也不知是吃错了什么药。

        “好啊!秦兄做主,本就没定好野炊的地点。”李承乾笑着叫停了马车,此时已经差不多中午了,随行的禁军马上起了一堆火,宫里的御厨开始了忙活。

        “今日只是野炊,我们不聊其他!”秦勉无聊的坐在马车顶上,看着欲言又止的李承乾说道。

        “自然,自然!”李承乾一笑也爬到了马车顶上坐了下来。

        远处孔芷柔手中拿着一个花环走来,这是她刚刚摘的野花亲手编织的。

        “哎呀呀!芷柔快给秦兄戴上,秦兄最喜野花了!”李承乾招呼着,伸手将孔芷柔拉了上来,拉到一半可能是力竭,李承乾突然松手眼看孔芷柔就要摔下马车,秦勉忙一手揽住孔芷柔将她提了上来,花环也到了秦勉的头上。

        “真是才子佳人啊!”李承乾似笑非笑的感叹了一声。

        秦勉一下子僵住了,这李承乾今天真是吃错药了吧!

        孔芷柔则是眼眶一红埋下了头,李承乾这不是在暗讽自己不知廉耻吗。

        “真是服了!”秦勉骂了一句提着李承乾飞下马车向远处走去。

        “秦兄这是干嘛,勒的我喘不过气了!”李承乾挣扎着,长时间的纵情声色早已弄得李承乾的身体虚弱不堪,不说别的,有武功底子在身的李承乾差点连马车都没爬上去。

        “你说我这是干嘛!今日高高兴兴出来赴约,你这一路却是话中暗讽我与孔家小姐,这不是找不痛快呢嘛!”秦勉冷声质问道,李承乾这一路郎才女貌佳人才子的,刚刚拉孔芷柔的时候也是故意松手,这一切都逃不过秦勉的眼睛。

        “哎呀呀!真是糊涂了!这些天脑子昏昏沉沉的,对不住对不住!”李承乾连忙道歉。

        “注意点,没看人孔小姐都哭了嘛。”秦勉骂道。

        “好好好,是我不对一会我自罚一杯!”李承乾笑着摆手,心想这都开始关心人家了,还有刚刚孔芷柔坐到你身旁时为什么会脸红?这还不是两情相悦?本宫暗讽不应该吗?勾搭本宫的未婚妻还不准本宫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