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大唐:开局玄武门,我助李世民夺皇位
字:
关灯 护眼

第159章 又是一个烂摊子

        “应国公与杨氏素来恩爱,怎会杀妻?况且他女儿不过七八岁为何还要杀,朕想不明白。”李世民思索着,不说别的,单说杨氏身后的弘农杨氏就是武家得罪不起的,武士彟他怎么敢!

        “鬼知道呢,估计武士彟早就有心杀了杨氏了,不然在城外为何会那么巧不带一个侍卫而且母女两人还会遇到歹徒。”秦勉点头称是。

        “该不会是你小子见色起意....”李世民转头盯着秦勉。

        “陛下您就别不着调了,那杨氏看着都四十多了!”秦勉哭诉道,自己在李世民眼里究竟是个什么玩意,他怎么能这么想自己,而且还觉得理所当然。

        “朕开个玩笑。”李世民憨笑道。

        两人带着禁军很快到了武府,武府此时已经围满了不少士兵,还有连夜赶来的大理寺和刑部官员,武家众人已经被带到了前院,正由大理寺的人手盘问着,杨氏的尸首并没动,武翊三姐妹正伏在上面大哭。

        “参见陛下!”李世民踏步进来,院内跪倒了一片。

        “平身吧。”李世民摆了摆手径直朝跪着的武士彟走去。

        “士彟,你为何要杀妻杀女,可有苦衷?”李世民问道,他心里还是不相信一个那么爱自己妻子的人会对妻子举起屠刀。

        “臣并无苦衷,只是厌烦了杨氏的唠叨,和小心眼。”武士彟埋头说道。

        “说实话!”李世民怒吼,这种理由白痴都不会信。

        “请陛下赐臣一死!”武士彟头埋得更低了,背后之人他不能说也不敢说,即便说了恐怕李世民也会搁置处理直到这件事淡化在人们的心头,可他武家就真的保不住了。

        “朕不信!你武士彟不是无情之人!”李世民继续吼道。

        “我武士彟,敢作敢当,做了就是做了,陛下有什么责罚请尽管放马过来吧!”武士彟抬起头瞪着李世民。

        “将武士彟押入天牢,等待判决,没朕的命令谁都不能见他!”李世民对着慌忙赶来的刑部侍郎阎立本喊道。

        “是!陛下!”阎立本匆匆指挥人手将武士彟押了下去。

        “在场众人都要严查,事情盘问清楚再放人,至于杨氏的丧事等杨家人再来主持吧。”李世民吩咐了一通便走出了武府。

        “秦小子,这件事你去办,尽快查明前因后果,朕不相信武士彟是杀妻杀女的败类!”李世民等出了武府才小声说道。

        “陛下,这件事该陛下来办吧。”秦勉愁眉苦脸,出事的第一时间秦勉为什么要去找李世民禀报,为的就是不把这烂事揽在自己身上,可李世民这是一推三六五又推到了自己身上。

        “武士彟乃当朝国公,连他都不敢透露出幕后之人可见幕后之人势力之强大,刑部大理寺敢得罪?你若是不查这件事就成了真正的悬案。”李世民劝诫道,这种麻烦的案子若是秦勉不查,那他李世民就要每日监督刑部的进度,还要审验证据避免刑部拿无辜之人来凑数,他李世民可没那个功夫。

        “我不管这闲事,谁爱查谁查去。”秦勉摇头。

        “朕让刑部和大理寺任你调遣,你不用动手就在前面扛着就好,这样刑部也能定下心来查案如何?”李世民问道。

        查还是不查,秦勉陷入了沉思,查固然要陷入漩涡甚至自己也可能被卷进去,能让一个国公不敢张嘴的人,背后势力肯定大的没边,可若是不查秦勉又感觉对不住自己的良心。

        “查!这事我揽了!”秦勉重重的点头,自己整的事自己哭着也得整下去。

        “好!真是朕的好孩子,就是能为朕分忧,朕先回去睡了你记得审审武士彟!”李世民哈哈大笑拍了拍秦勉的肩膀,不等秦勉说话便骑马带着禁军跑路。

        “唉。”秦勉叹了口气回头进了武府,又让李世民忽悠着揽上了一个烂摊子,真晦气!

        “镇国公,陛下可定下了查案的人选?”阎立本急匆匆的问道,这破事可别落到他刑部头上啊,不然他恐怕要日日抓心挠肝了,万一要是得罪什么自己得罪不起的人,这侍郎之位也就到头了。

        “定了,由本公主导,大理寺刑部辅佐,往后要仰仗阎大人了。”秦勉说道。

        “镇国公但有权势,刑部上下必定赴汤蹈火!”阎立本喜庆的拱了拱手,只要案子没落到他头上,刑部的人手随便用。

        “大理寺卿呢?”秦勉接着问道。

        “大理寺卿本官可不知道,您得问大理寺的人。”阎立本哈哈一笑招手叫过来一个大理寺的人手。

        “你们家周大人呢?”阎立本问道。

        “这,这小人...”那人支支吾吾的不敢说话,他总不能说如今大理寺卿不知所终吧,这话说出来太丢人了不是。

        “镇国公有所不知,这周正周大人最喜喝花酒,此时不定在那酩酊大醉,明日估计就能看见他。”阎立本解释道。

        “先不管他,阎大人今晚估计是睡不了了,严刑逼供阎大人的刑部最在行,今晚我就要结果。”秦勉笑道,人大理寺卿下了班爱干嘛干嘛,他秦勉管不着,不过阎立本在这里他就能管得着了,反正武士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严刑逼供就严刑逼供,秦勉还嫌打得轻呢。

        “镇国公有所不知,这严刑逼供最讲究时间,询问的时间越长心理防线越容易打破,人也就越容易坚持不住,若是一晚上就要问出答案,那人估计也就只能活这一晚了。”阎立本说道,武士彟毕竟是国公,若是死在了刑部不管人家有没有罪刑部都摊不开这责任。

        “三日,最多三日我就要结果。”秦勉思考了一下,三天已经是他能抽出的极限了,他如今忙着呢,又是李泰又是李承乾,外加秋收和神机营骑兵队的事,这一个月都要办完。

        “镇国公就静候佳音吧!”阎立本灿灿一笑,心里也没多大把握。

        “阎大人慢走,本公再仔细了解一下情况。”秦勉拱手送别了阎立本,回身看着满院子跪着的人,和武元庆两兄弟眼中的恨意,忍不住瞪了他们一眼,刚刚武元爽听见杨氏死了之后大声叫好的事情士兵们可都跟他说了,怎么说也是相处了几年的继母子,能说出这话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