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大唐:开局玄武门,我助李世民夺皇位
字:
关灯 护眼

第二章:作诗,李世民大喜

        翌日一早,秦勉还没睡够就被叫了起来。

        “父亲,咋这么晚才回来?”秦勉问道。

        “你以为谁都像你似的!等打扫完战场陛下说叫上你商议登基大典的事,谁知找了半天没找到,也就是陛下大度,不然肯定得带你板子。”秦琼骂道。

        “这不也没事嘛,再说了我昨晚帮了他大忙,他得封我个国公啥的。”秦勉得意的笑道。

        “昨晚还好你机智啊,不然陛下真的就杀了李渊,到时候天下谁会同意陛下登基啊!”秦琼感叹道。

        “登基大典的日子定下来了嘛?”秦勉问道。

        “定了,就在明日,陛下怕夜长梦多,干脆快点。”秦琼说道。

        “有没有给我封官,爵位呢!”秦勉兴奋的问道。

        “没有,陛下觉得你年纪尚小,想让你多历练几年。”秦琼说道。

        “好吧。”秦勉叹了口气,本来也没指望当什么官,谁知道连爵位都没有。

        “明日起随为父练武,看看你昨晚在战场上的表现!若不是为父关键时刻救你一命,你至少也要重伤!”秦琼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又要练武啊!很累的,有个爵位吃穿不愁就行啦!”秦皇岛噘嘴说道。

        “你以为你得了爵位就不用上战场了?老夫若是死了秦家还要靠你!”秦琼骂道。

        “好了好了,下午你还得去参加大典,赶紧睡去吧。”秦勉没好气的说道。“大典你不来可以,晚宴可一定要来,陛下说了要见见你的!”秦琼说道。“

        好好好,知道了。”秦勉敷衍道。转过头秦勉就吩咐自己的侍女小馨:“赶紧准备早饭去,我吃完了继续睡。

        ”“好嘞我的大少爷!”由于是从小一起长大,两人之间也不存在什么尊卑,小馨很随意的说道。

        秦勉吃完了早饭就匆匆睡去。

        正午时分,登基大典正式开始了,李世民要登基的消息一大早就传遍了长安,对此议论什么的都有,但人群还是浩浩荡荡到了皇宫前,此时文武百官此时已经在皇宫前站成了队列,队列中却是少了好多人,想来是被除掉的李建成党羽。

        李世民缓缓举起手里的金剑,走上宫门处的高台,在礼官的手里接过玉玺缓缓说道:“朕受命与天........”一阵啰嗦过后,李世民坐在了皇位上接受万民的朝拜,紧接着又是大赦天下,免税三年,现场好不热闹。

        登基大典足足进行了一个下午,李世民看似高兴,心里却是有苦说不出,魏徵是坚定的李建成门下,死都不肯再为李世民效力,国库也是空虚至极,老鼠进去了都得含着泪出来,就连突厥人也是蠢蠢欲动,这一切都等着李世民去解决。

        太阳落山,秦勉才悠悠醒来,拖拖拉拉的穿上了衣服就往外走。

        “少爷,先别走,吃了晚饭再去,不然今晚肯定要饿肚子的。”小馨急忙追上去说道。

        秦勉笑着揉了揉小馨的头发说道“我是去参加宴会,又不是大典,宫里的御宴肯定比咱家的味道好。”

        “不行的,老爷走时嘱咐过了,这次宴会只邀请了您一个小辈,您到了那里可不能光顾着吃,这可是在满朝文武面前露脸的机会呢!”小馨激动的说道。

        “哈,老爹多虑了,满朝文武此时都想着那个皇子能成太子,那顾得上我。”秦勉笑着说道。

        玄武门前,血腥味依旧浓郁,大战结束之后李世民命人将这片血海保留了下来,以此震慑不服从他的官员,每当有官员从玄武门前走过无一不是战战兢兢。

        太子殿里分成了两个阵列,文官坐在右边,武将坐在左边,宴会还未开始武将这边就已经坐满了人,除去程咬金几个打完仗还赖在宫里混吃混喝的二皮脸,其他人无不是正襟危坐,生怕惹得皇帝不高兴。

        “来来来,再干一个,俺老程没骗你们吧!这宫里的陈酿就是好喝!”程咬金大咧咧的喊着,带着浓浓得意的声音响彻整个太子殿。

        “你这老货可别把功劳拦到自己身上,这好酒可是老夫挖出来的!”尉迟恭喝了一碗酒骂道。

        李世民坐在皇位上直愣愣的瞪着程咬金几人,这几个老货在宫里呆了一天,说是守护宫禁,实则是混吃混喝,这一天下去足足喝了十几坛子殿廷陈酿,要知道这可是隋朝留下来的好酒,李世民自己都舍不得喝,一会功夫没看住库存少了一大半。

        秦琼看着李世民的眼神轻轻踹了程咬金一脚。

        “二哥这是干什么,小弟可没吃独食,给您留下了好几坛陈酿呢,吃完饭就给您送家去。”程咬金讨好的笑道。

        “你这憨货,这酒喝了就喝了,你宣扬个什么劲,没看陛下的眼神嘛,肯定是小心眼子又动起来了,不怕他给你穿小鞋啊!”秦琼低声骂道。

        “俺老程不在乎那个,只要每天有酒有肉,他就是不让咱当官咱也愿意。”程咬金笑道。

        “二哥别理这憨货,你家小子这回可是出风头了,皇帝亲自邀请来参加宴会,这可是独一份啊!”尉迟恭羡慕的说道。

        “诶,这不是来了嘛!秦勉,这呢!”没等秦琼说话,尉迟恭就在人群中寻到了秦勉连忙高声呼喊道。

        秦勉正找秦琼等人呢,听到呼喊连忙跑了过去“父亲,程伯伯,尉迟伯伯,李伯伯。”

        “嗯,好孩子。”刚刚一直没说话的李靖倒是夸赞了几句。

        “你小子可算来了,都什么时辰了!再不来老夫就要回家抓你去了。”秦琼冷哼一声说道。

        “秦勉,这回你可是出大风头了!”尉迟恭赞叹道。

        “是啊,昨晚你那几句话说出来,陛下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程咬金笑道。

        “过奖过奖,诸位伯伯过奖了。”秦勉笑道。

        “你谦虚个球,有功就是有功,等着陛下赏你吧!”程咬金笑骂道。

        此时的李世民也注意到了秦勉,拿起酒杯对着秦勉示意,秦勉连忙端起酒杯干了一杯。

        “看看看看,陛下都亲自敬酒了,你小子前途无量啊!”程咬金调笑道。

        “伯伯谬赞了....”秦勉话还没说完一阵声音响彻耳边。

        “开宴~”内侍拉着长音说道。

        一道道佳肴上了桌,睡了一天的秦勉此时胃口大开对着桌子上的菜就开始使劲,连李世民的讲话都没听到。

        李世民正在皇位上畅想未来侃侃而谈,大殿里突然响起一阵吸溜声,李世民放眼望去,程咬金几个老货带着秦勉正吸溜着喝汤,几人喝的起劲连李世民说话的声音都没听到。

        “秦小子,这肉汤喝着香吧!陛下为了这次宴会可是宰了好几头牛呢!光是这汤就炖了四个时辰!”程咬金说道。

        “艾玛,真香,你说陛下杀牛犯不犯法?”秦勉傻乎乎问道。

        “程卿家!”李世民高声喊道,语气中充满温柔,可听起来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咳咳,陛下!”程咬金连忙放下手里的汤,抹了抹嘴说道。

        “程卿家不要拘谨,朕刚刚的畅想怎么样呀?”李世民问道。

        “陛下大才,若是以陛下的心意行事大唐必定成为不朽王国!”程咬金赞美道。

        “嗯,程卿家谬赞了,坐下吧。”李世民高兴地说道。

        “程伯,牛!”秦勉暗暗竖了个大拇指。

        “看你说的,老夫可精明了!”程咬金得意的说道。

        “朕今日要论功行赏!那圣旨来!”李世民说道。

        一旁的内侍两忙拿起圣旨念了起来:“封,李靖为卫国公、侯君集为陈国公、秦叔宝为胡国公、程知节为卢国公.........”一道道敕封命令下来,在场众人无不欢喜雀跃,程咬金更是高兴地干了一坛子酒。

        “爽啊!想不到俺老程也能当国公了啊!”程咬金哈哈大笑道。

        秦勉却是没注意其他人,只知道自己老爹也成国公了,胡国公,这下子应该能安心当个二世祖了吧。

        “臣等,谢陛下隆恩!”群臣拜道。

        “这都是众卿应得的,平身吧。”李世民抬手虚扶道。

        “谢陛下!”

        敕封的命令下来,将整个宴会推向高潮美酒佳肴不要钱似的上来,君臣皆喝了个酣畅淋漓。

        “今日,朕高兴,诸位谁来赋诗一首啊!”李世民端着酒杯笑道。

        “陛下,臣来!”虞世南赶紧上前。

        “万瓦宵光曙,重檐夕雾收。玉花停夜烛,金壶送晓筹。”

        “好!”李世民开怀大笑。

        “还有哪位爱卿要赋诗的?”李世民接着问道。

        文臣一边全都看向武将,眼眸中都带着笑意,虞世南作完了诗,接下来该武将了。

        一众武将互相看了看,最终都将眼神落到了李靖身上,那个武将学过文,也就李靖是诗书传家,像程咬金等人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连兵书都是听别人念给他们听,作诗什么的不可能的。

        看着众人的目光李靖喝干了一碗酒迷迷糊糊的趴在桌子上装睡,都说自己诗书传家,其实自己也就请过一个先生小时候调皮给人家打跑了,脑子里的字不多勉强能看懂兵书罢了,作诗什么的自己连四书五经都看不懂啊!

        众人的目光又专向了秦琼,这也是个读过书的,秦琼看着众人的目光往自己移动,连忙看向秦勉,希望这小子好好读过书吧,虽然希望不大。

        秦勉当着众人的目光一口吞下一块牛肉,端着酒杯缓缓走到了中间,终于到自己了,这首诗作完自己不得得个少年天才的名号!

        “咳咳,小侄献诗一首。”秦勉淡笑道。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秦王举兵伐逆子,天命皇帝顺天成!”秦勉一杯酒饮进缓缓念出这首诗,念完之后心里忐忑的不得了,自己魔改的诗能行吗?

        李世民听完这诗先是哆哆嗦嗦的喝了口酒,然后猛地站起来。

        秦勉吓了一跳,莫不是这诗的意思错了?不会砍了我吧,这明明是赞美李世民的诗啊!

        孔颖达倒是捋了捋胡子称赞了一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