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我的房东是偶像歌手
字:
关灯 护眼

746章:大梦一场?

        老早顾知南就觉得这几个人有事了,只是没想到会是外公留下的小作坊被他们差点败掉了。

        大殿里面,小表弟在招手,显然在召唤他们过去,顾知南摸摸鼻子,缓步上前。

        “我爸妈他们应该知道吧?”

        “知道,但是小姨和小姨夫只是知道我们更改了厂子,不知道我们临门一脚就要倒闭了。”陈南有些尴尬,他们自认为瞒得很好了。

        顾知南看了他们一眼,笑了:“我还是喜欢看你们桀骜不驯的样子,特别是暮年表哥。”

        “陈年旧事,就别提了,实在不行你打我们一顿?”

        三个人顿时更尴尬了,但前面的人却没有停留,而是快步离开,只留下一句。

        “你们回家后自己坦白,以后是一家人,我不想再看到什么不和谐的画面。”

        背影单薄,印在陈南三人眼前却久久挥之不去,从头到尾顾知南都没有说什么,却让他们感觉到了以前他们所做的事情,三个人脸上燥热无比,紧跟着顾知南脚步进入大殿。

        天宁寺大殿里面,几尊慈眉善目的大佛坐落其中,遍布整个宽敞的大殿,香火旺盛,整个大殿弥漫着一股寺庙独有的香火气息,莫名的会让人感觉一股端庄威严。

        “外婆带着表嫂在求签哦,说的是求表哥和表嫂的未来!”小表弟笑嘻嘻的,显然特地出来喊顾知南就是为了说这个!

        “?”

        顾知南张着嘴,眼睛望向大殿上,一边的菩萨古佛下的外婆和小房东还有陈茹女士。

        小房东虔诚的跪在蒲团上,小手捧着签筒,轻轻摇晃着,背影无暇且坚定。

        顾知南踏步上前,距离小房东只有几步远,想上前,却又被顾之按住了肩膀。

        “安歌已经在摇签子了,你上去干嘛?要上香等一会。”

        “……”

        顾知南沉默了,香客云集来往不断,大殿很大,一波又一波人,顾知南身边的人视线都集中在夏安歌的身上,南朝暮也在一边,她来到顾知南身边,拉起顾知南的手。

        “怎么啦?”

        “外婆。”顾知南摇摇头:“没什么。”

        “你外公说过,这个其实求的是心安,他那个大忽悠啊,每次来这里都只是看风景,倒是跟你一样了。”南朝暮拍拍顾知南的手:“这孩子比我们都要虔诚百倍,总会是好结果的。”

        “嗯。”顾知南对南朝暮外婆笑笑,有些心不在焉,他视线扫过,古佛下披着袈裟的主持一样的慈眉善目,年纪很大了,他好像也在看着顾知南,对着顾知南微微施礼。

        顾知南沉默不语,却也是双手合十回敬一礼便没有再看他。

        许久。

        签落。

        众人的目光都同时看向那个跪在蒲团上的身影缓缓捡起前面的灵签。

        她回头,第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顾知南,被称作华国娱乐圈顶流偶像歌手,有小天后之称的夏安歌此刻却紧张的像一个小孩子,攥着灵签的小手微微有些出汗,她看向一边的主持,运气很好,今天的解签大师是天宁寺的主持。

        南朝暮拉着顾知南上前,陈茹却早就已经在夏安歌身边了,她没有看向灵签,夏安歌也没有看灵签。

        “去吧。”南朝暮外婆轻声开口:“签子落地总要知道的,慧空师傅麻烦了。”

        主持大师好像轻轻点头了一下,手上姿势却还是保持一致。

        陈茹轻拍自家准儿媳的肩膀,她一头黑瀑散落,鸭舌帽也摘了下来,倾城倾国,但她此刻眼里满是紧张,甚至没敢去看自己求来的签上面写着什么……

        “紧张啥,一个签而已,无论是什么结果都无所谓的。”陈茹对这个傻孩子有些心疼,她太小心翼翼了。

        夏安歌双手递出自己的灵签,这是她求的,求的是她和顾蛮子的未来。

        主持大师施礼接过,眼睛看向灵签,久久没有说话,场上一阵紧张,气氛安静,没人再说话。

        夏安歌紧张的握着手,桃花眸紧紧的看着面前好像睡着了的主持大师,肩膀突然受力,她被揽着,抬头,印入眼帘的那张清秀的脸,他咧嘴笑了笑。

        “大师,什么签?是不是十分合适取来当老婆,还是一胎五个那种?”

        “顾知南!”夏安歌脸色瞬间红润,这蛮子去哪里都不正经,可她紧紧握在胸前的双手又何尝不是在期待着主持大师说什么。

        主持大师轻轻摇头。

        不知怎么的,顾知南一下子好像就感觉怀里的小房东紧绷的身子一下子有些发软。

        陈茹等人也都看着他,见到他摇头,陈茹的脸色也一下子变了,她可不想因为一个签让自家媳妇有什么别扭!

        陈茹当即就要开口说话,却看见主持大师摊开手掌,脸上焕发笑意:“此签,谁都可解。”

        这句话一出,顾知南和夏安歌等人就有些懵了。

        顾之和陈茹先一步上前,顾之拿过主持大师手心的灵签,随后愣住,久久说不出话,再之后便是大笑。

        陈茹则是眼眶发红,她回过头看着一脸紧张的夏安歌,满目柔情,一时间竟也说不出话。

        “二十五签,上上签,可妻也。”主持大师朝夏安歌郑重施礼:“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神仙眷侣也。”

        可妻也,顾知南的可妻也!

        仅仅是三个字就让小房东的桃花眸转瞬水雾弥漫,她从顾知南怀里离开,松开手,郑重的对主持大师双手合十施礼,随后便被陈茹紧紧抱在怀里,陈茹女士声音极度柔和:“我就知道,我顾家儿媳妇安歌啊!除了你我谁都不认!”

        夏安歌埋首在陈茹怀里,南朝暮外婆上前,轻轻摸着夏安歌的脑袋,眼神温柔,可妻也,永浴爱河,白头偕老,她想的没错。

        身边的亲戚们一个个也都看着夏安歌,随后看着顾知南,脸上笑意浮现。

        可妻也,神仙眷侣也。

        天作之合了吧!

        沉浸在喜悦里面的小房东被陈茹疯狂抱抱,顾之拍拍顾知南的肩膀,脸上笑意尽量收敛,故作严肃:“大师要休息片刻,你不去感谢一下大师?”

        “……”

        顾知南摸摸鼻子,看了看这些亲戚们,他们也都要求签,姻缘,事业,生活,求的是安慰还是寄托,他不知道。

        但可妻也三个字确实让顾知南心里感到一阵温暖,看着被老妈搂在怀里哭唧唧的小房东顾知南就想笑。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小房东是他在这个世界最美好的温柔。

        “谢谢大师解签。”顾知南来到一边,找到这个刚才解签的主持,天宁寺的主持,双手合十施礼,显得格外礼貌。

        主持大师昏昏欲睡的模样好像睁开了一丝眼睛,他轻笑道:“老僧法号慧空。”

        “慧空大师。”顾知南喊了一句:“感谢大师解签,大师先忙。”

        流程走完,顾知南要去哄哭唧唧的小房东了。

        慧空大师双手合十在胸前,还是那一副轻笑的样子:“施主无所求?”

        “我对刚才的签很满意。”顾知南以为他问的是求签,他摆摆手,表示自己很满意了,并且迈步就要走。

        “施主不求签,可认清自己了?”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顾知南迈起的脚步就停住了,他转过头,黑色眸子里透着迷惑还有,震惊!

        慧空大师看见顾知南回头,脸上还是那一副昏昏欲睡却含着笑意的样子,他又轻声补充了一句:“施主很特殊。”

        顾知南返回,抓着慧空大师的手臂,有些激动:“大师知道我是谁?”

        慧空大师摇摇头,睁大了一些眼睛:“老僧没听错的话,施主叫顾知南。”

        顾知南有些沮丧的松手,只是眼里的震惊还在,这是第一次,有人点出了自己,但他也没有看出来。

        “大师可知道我特殊在哪?”

        慧空大师继续双手合十,眼睛眯着,轻声道:“施主很茫然,未曾看清过自己,你是你,却又不是你,这很奇怪。”

        “怎么说?怎么解?”顾知南有些茫然的同时好像隐隐有些不安和紧张,他是他,却又不是他!

        “天机不可泄露,这是施主的问题,不是老僧的问题。”慧空大师继续摇头,双手合十,老神自在。

        “……”

        经典回复。

        顾知南习惯性沉默,来到这里之后,他沉默了很多次,但这一次是真的没有话说。

        是啊,这是他自己的问题,只是被这老和尚看出来了一些。

        “谢谢大师。”

        顾知南再一次施礼,慧空大师回礼,脸上有些笑意:“顾施主,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什么时候你是你,问题便迎刃而解。”

        两人相望,顾知南的黑色眸子印着慧空大师的脸,他依然笑着,却已经踏步往前,重新回归古佛下面,仿佛刚才的休息就是为了跟顾知南聊几句天。

        可顾知南还保持着双手合十的手势,愣在原地,久久无法平静。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如果,当初没遇见你,如果当初没下起大雨……

        什么时候他是他自己了,那这场大梦是不是就散了,那他宁愿现在就死在这场梦里,永生永世不再醒来!

        “你发什么愣?”

        脑袋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顾知南扭过头,笑了:“爸,很痛诶。”

        “屁话,我儿媳妇在那里感动的一塌糊涂,你在这里发呆?有你这样的?看来我要教教你怎么当一个好丈夫!”

        顾之没好气道,让这小子过来道个谢,结果他双手合十搁着发呆?!

        顾知南重新站直身子,看了看自己的手,上前抱了抱顾之:“真实,所以老和尚才是屁话,是吧老爸?”

        “老和尚?”

        顾之愣了,不知道这傻儿子在说什么,却看见他已经过去了夏安歌那边。

        小房东正被南朝暮外婆搂着,鸭舌帽已经重新被陈茹戴在了头上,压住一头发丝,也遮挡着她的俏脸,没办法,泫然欲泣的她太吸引人了,不是因为明星,只是单纯因为气质。

        南朝暮看了一眼自家外孙,把怀里的姑娘轻推出去:“哄好了。”

        “谢谢外婆。”顾知南偷笑,南朝暮也偷笑。

        拉着小房东一路走出大殿,顾知南回头最后看了一眼古佛的老和尚,他还是双手合十,却又好像微微点头了一下,顾知南收回视线,没有再看他,往外走去。

        南朝暮外婆还要跟陈茹他们一起继续祈福,那些个表兄弟们也都在里面,他们还要过一会再下去。

        走在路上,顾知南没有说话,夏安歌想说话却不知道说什么,只是被动的被他拉着,只是走得越来快,越来越急促,还是下阶梯,夏安歌有些跟不上,不小心打了一个踉跄,她惊呼一声,就要跌倒,顾知南一惊,急忙抱住她,温香软玉入怀,是那样的真实!

        感受怀里佳人的呼吸,顾知南眼神充满愧疚,刚想开口,却见她皱着小眉头,小口吸着气,却笑意盈盈。

        “我脚好像又崴到了诶,只不过不怎么痛哦!”

        “……”

        顾知南一时间心里波涛翻涌,他轻轻蹲下,轻声道:“上来。”

        “哦。”

        小房东真的不重,顾知南背着她,一步一步往山下走去,她安安静静的趴着,忍着丝丝阵痛没有出声。

        安静许久,顾知南才开口:“抱歉。”

        “又不是不会好。”夏安歌小声道。

        熟悉又陌生,气氛再一次安静,顾知南却笑了,轻轻掂了一下小房东:“也是,又不是不会好,我又不是小孩子,夏安歌的经典语录。”

        夏安歌脑袋撞了一下顾知南的背,傲娇的“哼”了一声。

        这一撞把顾知南的心完全撞乱了,他眼神茫然,可妻也夏安歌,神仙眷侣,这老和尚真别扭,说话一套一套的。

        一边可妻也,一边反手给他来一个大梦一场直接把顾知南干懵了,他不相信,可老和尚能看出来一些,他不得不信,他的身体,他的记忆,他的学习能力,这一切的不寻常现在都在顾知南的脑子里面开始推测思考。

        上下阶梯,人群来往,各自按照各自的轨迹,可顾知南面前的老道迎面而来,他往左,老道也往左,往右他也往右。

        来回几次之后,顾知南本就不美丽的心情便有些烦躁了,背上的夏安歌也同样有些疑惑,两个人都看着面前的老道,风霜道袍迎着山风猎猎飘扬。

        “这边是下山,上山是那边。”

        顾知南忍着不耐烦,开口解释,道士上佛教寺庙,踢馆?!

        “我知道,你很特殊,像一又像二。”老道士不缓不慢的开口。

        又一个?!

        顾知南当场愣在原地,眸子再一次浮现出震惊和不解,他看着这个老道士,干净整洁,老旧的道袍穿在身上,看上去仙风道骨,并没有小说里面说的一样,胡子拉碴又满身脏乱。

        “今天你是第二个,山上那个老和尚也这么说。”顾知南缓缓开口,背上的夏安歌有些听不懂他们的对话,但听到老和尚,她就大概知道顾蛮子为什么会不开心了。

        他和那个老和尚好像聊过几分钟。

        听到顾知南的话,老道士并没有感到很意外,他咧咧嘴笑了。

        “和尚是不是在装比?整一手天机不可泄露?”

        顾知南也笑了,道家和佛家果然有着本质的区别。

        “差不多,道长可有解?”

        “无解,小道解不了。”老道长也很诚实,摇摇头厚说出了这句话:“我能看出来,老和尚也能看出来,但他确实没有说谎。”

        还是一样的答案,顾知南心里有些怅然,但表面上还是点点头。

        “多谢。”

        “你该坚定你的内心,这很符合道家风范,可惜你无心向道。”老道长摇摇头,伸出三个手指,咧咧嘴,道袍迎着山风吹拂。

        “三十块钱,我可以给你一个明路,或许会在以后对你有些帮助,却也只是或许。”

        顾知南看着老道长的眼睛,轻放下小房东,从口袋里面摸了摸,没有摸出三十的零钱,只有百元大钞。

        “都给你行吗?”

        “不,我只要三十,这是你的因果,我要撇清。”

        “……”

        “诺。”

        一只洁白的小手伸出,手心里面是三张十块的钞票。

        夏安歌看着顾知南,小脸有些温柔笑意:“我也养成了带零钱的习惯的。”

        顾知南笑笑,接过,然后递给老道长,他笑吟吟接过,看了一眼鸭舌帽的倾城脸蛋,伸出大拇指赞道。

        “良配佳人,可妻也。”

        夏安歌一下子有些红霞浮现,却对老道长展露了一个让山间景色都为之失色的笑容,老道长更加赞叹了。

        “这就是你的话?”

        顾知南按住了小房东的脑袋,她不满的扒拉,没能成功,顿时撇过头生闷气去了!

        顾知南对老道长问道:“上上签,可妻也,刚才在上面也验证了。”

        可那个老和尚也给了顾知南不一样的话!

        老道长作揖,郑重的对顾知南开口:“人定胜天!”

        随后他又咧嘴笑了:“前三个字一个字十块钱,后面的是附送的,因果一概了之,我们没啥关系了。”

        “人定胜天?”

        顾知南喃喃出声,再回头,面前已然不见了那个仙风道骨却又有些不正经的老道长,这是这四个字却正好对应了他现在得心态,貌似更加坚定了。

        转身回望,他出现在了正常上阶梯的人群里,一步一个脚印,走的无比踏实,宛若踏着清风。

        “人定胜天?是什么意思?”

        身边的傲娇小房东转过头,摸着下巴揣摩,不小心碰到脚踝一下子皱着脸,吸一口凉气。

        “我是人,房东大人是天,我能胜你,不会被妻管严,所以房东大人才会是可妻也。”

        顾知南捏着她的脸蛋,又看看她的左脚,有些愧疚:“回去帮你揉脚,对外就跟陈茹女士说自己摔得,要生动形象,不引起怀疑,懂?”

        “可是。”

        “收声,顶多再带你出去逛逛夜市。”

        “哦。”

        夏安歌欣然应允,张开双臂趴在宽厚的背上,哼着小曲,显然心情一下子就变得十分不错。

        “小顾,我是你的上上签哦。”

        “嗯,真棒,回家给你写个奖状贴墙上好吧。”顾知南无奈道,却也被她感染了情绪,心情逐渐好转起来。

        人定胜天,他从来就不信什么老天安排,什么命运使然,他穿越,成为现在这个样子,就算是老天的安排,是这个世界的安排也好,是自己驱使也罢,他要留在这,无论发生什么!

        我命由我不由天,这是道家思想!

        山脚下,车子边上,顾知南打开车门,把小房东塞了进去,拉开她的裤腿,白玉小腿下的脚踝有些轻微发红,他碰了一下,上边便传来一声轻嗯,似是羞意无限。

        “你!”

        “操作失误操作失误,太久没有看到房东大人崴脚了,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顾知南尴尬道。

        “你还希望我多崴几次?”

        “我可没有说!”

        “你说了!心里说的!你肯定又在诽谤我倒霉!”

        “……”

        行,小房东现在吵架会找茬了,就很棒。

        顾知南认真检查着,确认没有什么大问题后才松了口气,刚才自己心不在焉,差点把小房东摔了,这要是真摔了,小房东受伤了,他也无了。

        “小顾,顾蛮子,你和主持大师聊了什么,你不开心。”

        夏安歌收回脚,有些脸红,却还是撑着下巴看着在车外弯腰没起来的顾知南。

        顾知南抬起头,两个人的脸靠的很近,他笑了笑,心里认真总结了一下才开口。

        “他说我在做梦,我说他在放屁。”

        “哦?”夏安歌惊讶了一声,张着小嘴,随后捧着顾知南的脸,凑了过去。

        温软湿润,带着小房东独有的香味,只是顾知南突然就睁大了眼睛,皱眉。

        唇分,他摸着自己的下唇,丝丝阵痛和血腥的味道逐渐弥漫在味觉系统。

        夏安歌嘴唇粉艳,一抹红霞在脸颊两边弥漫,她很认真的看着顾知南,咬着自己的下唇。

        “顾知南,梦是不会痛的,我们的爱还不够真实吗?”

        顾知南舔了舔嘴唇,无时不刻的痛觉和血液的腥味都在告诉他,他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不可能会是一场梦!

        去他吗的大梦一场!

        今时今日,此刻此刻,便是最真实的!

        多一分相爱,多一秒相拥!

        狭窄的车厢内,车门甚至没有关闭,夏安歌小手放在胸前抵御着,脸色红润,微微喘气。

        她瞪着眼前的顾知南,顾知南也看着她那张桃红的脸蛋,撑起身子,看了看四周,笑了。

        相爱的意义就在于彼此照亮啊。

        “说爱我吧,我也想听。”

        “坏!”

        【作者题外话】:这是一本快乐的书,别慌,稳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