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我在武侠世界雇佣玩家
字:
关灯 护眼

第0261章 机会

        怎么办?

        这一刻是戚苍青从初入江湖以来,遇到的最危险的一次境遇!

        出手吗?

        他很确定身前的面具人的第一句话是带有警告意味,第二句话绝对会付诸于行动。

        没有胜算的,以一对五再加上深不可测的秦凡,可能自己在拔剑的瞬间就会被杀掉!

        等待外援吗?

        戚苍青的目光投向不远处的小镇上,如果对方真的会出手的话,当那四道带有杀意的精神意念锁定住自己时,  那两人就该有所反应才对!

        身为武者,戚苍青并不缺少拼死一搏的勇气,但关键是这一切发生的莫名其妙。

        他搞不懂李拾舟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但此时李拾舟还没有死,那或许就代表着另一种可能性。

        所以......摆烂吧。

        随即戚苍青深吸了一口气,周身隐现的气势消失一空,一直紧绷的情绪完全放松后,  本来挺拔的站姿也变得松松垮垮,  就像一个街边无人问津的废柴大爷。

        水涅生见此微微皱眉,隐于面具下的神情既好像松了口气,又仿佛有些不甘心,但他的目光始终紧盯着戚苍青,未放下一丝警惕。

        而正注视着李拾舟的秦凡,其双眼已经化作混沌的漩涡,这让本就坠落于恐惧的李拾舟,霎时间好似被无止无尽的黑暗牢牢包裹!

        他看到了。

        野心!

        一颗就算在沉浸在深渊中,也妄想着掌控所有的野心!

        无非善恶,或是没有善恶,只有为了目标不顾一切走下去的决意,以及.....

        咔嚓——!

        李拾舟那疯狂且扭曲的面容从黑暗的最深处逐渐浮现,他挣脱了恐惧,或者说是以其坚定的心智强行打破秦凡的第一个武道真意·【死域·虚】!

        “怪物......果然你是与他一样的怪物!”歇斯底里的声音从李拾舟的口中发出,  他试图挣脱秦凡的威压,结果眼角开始渗出一抹骇人的血渍!

        “所以,你真正所求的是什么?”

        秦凡的语气温和又平静,  仿佛二者并未因那一拳产生任何冲突!

        但若是对照着此刻毫无一丝多余表情的面容来看,  这番话却显得有些冰冷。

        此时此地没有小亭,没有桃源镇,没有戚苍青和水涅生,两人站在无边无尽的黑暗之上,静静地注视着对方。

        “所求......太多太多,多到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女人、财富、权利,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我都想要!哈哈哈哈!”

        癫狂的笑声于黑暗中回荡,一秒,一分,一小时,一天,一月,一年,就如同他的欲望一样,没有停止,也如同这充斥于视野中的黑色,没有尽头。

        直至,又是咔嚓一声!

        黑暗破碎,  当秦凡的眼睛恢复原有样子的那刻,  一切都回来了。

        不知何时李拾舟已经闭上了双目,但他的七窍尽皆流淌出鲜红的血液,滴答滴答,混合着额头还在渗出的汗水,落在石桌上!

        他就这样一直保持原来的姿势,但身体的小幅度颤抖仍在继续,他还在尝试强行冲破秦凡的威压!

        即使因为时间的推移,【真实的假面】被动效果不断加强,他还是没有选择放弃。

        秦凡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只是认真的打量着对方,而其视线中心逐渐从那洋溢着疯狂的笑容,转移至腰间一块平平无奇的玉佩上。

        砰——!

        李拾舟的身上炸开一团血雾,也是在这瞬间他睁开的双眸变作诡异的竖瞳!

        “呼......”长舒一口气的声音响起。

        随着秦凡右手轻挥,面前扩散的血色消失的一干二净,李拾舟也再次坐回了原来的位置上。

        “这次的机会,我算是过关了吗?”

        秦凡沉吟片刻道:

        “算,但不是现在。”

        李拾舟点了点头,他的笑容再次变得明朗,目光中更是带着一丝孩童般的顽皮。

        “燕狂山的事情我会解决,还有这一次也算是我来道别的,这个玄阳域很有趣。”

        “你下次来的话,会遇见更有趣的事情。”

        “是吗,那还真是期待。”

        “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就像是李拾舟突然轰出的那拳一样莫名其妙,他提议现在离开更是让戚苍青完全摸不着头脑。

        甚至二人都没有与玉凰心和雨葵邪正式告别,便驾驶着秦凡友情提供的一辆马车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远方。

        “主上,这一次是我的失职。”水涅生低下头,他发现当护卫远没有那么容易,如果换作风陌的话,或许根本无需秦凡出手。

        秦凡微微摇头道:

        “不是你的问题,毕竟天下只有一个李拾舟。”

        水涅生沉默片刻道:

        “我不太明白,他刚才所指的机会是什么?”

        “机会......”秦凡看向李拾舟原本所在的位置,那里本有一个石座,此时只留下了一捧齑粉,“一個合作的前提吧,因此他需要证明自己。”

        水涅生的脸上被疑惑填满。

        “主上昨晚给我的资料,里面有情报人员对那位小侯爷的分析,他不应该这么莽撞的暴露才对。”

        “莽撞?暴露?这要看对谁。”秦凡把玩着手中的茶杯,“扮猪吃虎的前提下是你本身就能稳稳压制对方,若非不然只会被人视作一头真正蠢笨的猪猡。

        当然还有一点,或许是出自年轻人的争强好胜吧,毕竟被打击一次已经很惨了,结果又主动撞上了第二次。”

        水涅生有些不懂,不过秦凡的话都已经被他牢牢记住,接下来的时间他准备先好好了解这个三十年后的世界,至于修炼《嫁衣神功》要等到忘忧鬼市的建立完全敲定。

        “与他一样的怪物......看样真是被他教训的不轻,难怪会离开皇城。

        还有那个玉佩貌似是和戒指一样的东西,但感觉好像又有一丝不同,这玩意儿别是什么七合一的套装......”

        秦凡一边低声呢喃,一边将目光投向远方。

        ......

        马车疾驰在大道上,当确认桃源镇完全消失在视线范围后,赶着马车的戚苍青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此刻他的语气有些抱怨道:

        “小侯爷,之前明明是你说的在人家的地盘还是别这么放肆,可结果......好歹你也要提前通知我一声啊!”

        正在闭目调息的李拾舟睁开双眼道:

        “抱歉,毕竟计划赶不上变化,原本预想的交易这价格被压得太低,所以与其换一些无用之物,不如趁机搏一搏。”

        “所以试探出什么了吗?”戚苍青好奇的问道。

        李拾舟想了想后回答道:

        “首先是秦凡的实力,只凭借精神威压就让我无法动弹,虽然最后我强行冲破了,但这未尝不是对方故意收手。

        所以可以将其列为第一档,但我更趋向将他跟羽苍渺化为一个层次。”

        “羽苍渺......”提到这个名字,戚苍青一时有些讶然,因为私下里李拾舟有个小本本,上面记载的名字划分为五个层次,这是从各个方面来判断对方的危险程度。

        第一档的像是有玄帝,玉凰心,武威王,道域之主,佛土之主,北蛮之皇,通天商会大掌柜,荒土漠原深处的未知存在等等。

        可这些人的上面还有一个名字,就是羽苍渺。

        论及身份地位和实力,他本不应该这么高,可与其私下接触过多次的李拾舟却认为,此一人的危险程度绝对超过了下面那些。

        当然现在又多了一个秦凡。

        “为什么?”戚苍青表示非常不解。

        “因为看不透他,就连玉凰心我也能猜透其一些心思,况且这次又是完全的位于下风。”李拾舟轻叹了口气,不过脸上却没流露出一丝沮丧。

        “对了,小侯爷这次也暴露了自己的实力,他会不会......”戚苍青突然说道。

        “这本就是我考虑再三的决定,如果继续藏着掖着,这次前来玄阳域才真的是一事无成了。

        总之先回皇城吧,算算时间那一位杀了那么多人,估计也不会在那里待太久了。”

        说到最后,李拾舟有了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戚苍青点了点头不再多言,只是加快了马车的速度。

        ......

        桃源镇内。

        玩家们对于小亭中发生的事情十分好奇,就在他们开始四处打听的功夫,却发现李拾舟已经离开,随即一个个的好像痛失了五百万的样子。

        经过一夜的时间,论坛上已经有玩家公开了李拾舟的身份,毕竟昨晚那场宴会中,这位小侯爷可是很活跃,更是给一些玩家贡献了不少珍贵的视频素材。

        结果发到论坛没多久,就被常在皇城徘徊的玩家给认了出来,再经过众人下线一番查阅资料,更是基本确定了对方大概率是触发宿命任务的特殊npc。

        但还不等几个本就信心十足的玩家大显身手,这到口的肥肉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所以一些玩家现在就蹲在镇子口,翘首盼望着他们的小侯爷只是出去溜达一圈。

        而有一部分玩家却很清醒,他们同样查了一些资料,可就是因此才确定不趟这个浑水。

        毕竟像这种反派流主角,自认能够玩脑子玩过对方的,通常都是输的一干二净。

        不过从确定了李拾舟的身份后,也让一些玩家将目标放在了还未离开的两位客人的身上。

        此刻这部分玩家就在玉凰心和雨葵邪所居住的府邸外来回转悠,毕竟秦凡的任务只是说明不能主动骚扰对方,但若是对方找上来那就不算他们的锅了。

        所以不少玩家都很自信,凭借他们英俊美丽的长相,一定会吸引到对方前来搭讪。

        而在玩家居住地的一角,无根魔在和剥削魔以及狗子魔讲述雨葵邪的身份来历。

        此时饼子魔已经去完成他的传销,呸,是传播仁道主义的光辉大业。

        啥特殊人物不特殊人物的,有着正义光环的饼子魔表示,他只爱正道npc!

        剥削魔和狗子魔听完后陷入了沉思,二人很贴心的没去询问无根魔为何知晓雨葵邪的身份,但从对方手中握住的一柄一看就不是凡物的短刃,以及无根魔的一些变化。

        两位玩家隐约有了一点点非常接近真相的猜测,不过就是因此才更要装作不知道,毕竟他们又不是二逼魔。

        “雨化田和葵花老祖的合体,难搞啊。”

        “所以给对方讲一段《龙门飞甲》的故事,八成会没用。

        凭借其大宗师的实力,大概率也不可能落得个那样的死法。”

        “但也有值得参考的地方,从雨化田这个人物的角度来看,其性格比较复杂,有他很落魄的一个状态,也有他很华丽的一个状态。

        这是这个角色个性的两个层面,雨化田有野心,有狂劲,有贪婪的一面也有很清高的一面。”

        “嗯嗯嗯,二哥,这是你的机缘,一定要把握住。”

        此刻剥削魔和狗子魔在一番衡量下都觉得自己是没有机会跟这位特殊npc加大大大高手搭上关系了。

        因此在讨论了几句后,就开始站在无根魔的角度去分析如何争取更多的机缘。

        “再加上有庄主发布的任务限制,我们主动去搭话的话,很可能会被判作骚扰对方。”

        为了不让无根魔有心理负担,剥削魔又补充了一句道。

        狗子魔两眼冒光道:“二哥,你的运气是真的好,先是华不群又是雨葵邪,就算无法触发宿命任务,这机缘也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

        刚刚无根魔简单的说了下手中的这个短刃是地阶兵器,顿时把两个玩家酸的够呛。

        “运气吗......”无根魔低声道,他很想说这都是拿他的xx换来的!

        无论是从华不群的宿命任务找到突破点,还是与雨葵邪的进一步接触,都需要他xx,不过割了以后,对此事他反倒是淡然了不少。

        而就在三人商议的功夫,无根魔也翻阅了下历史信息,发现自己下线的时候,雨葵邪和阿黄镇长都给他提升了一些友好度。

        话说雨葵邪提升他还能理解,毕竟只有xx懂xx,但阿黄镇长是个什么鬼,是在幸灾乐祸吗,还是看着自己迈向了罪恶的深渊后,终于得偿所愿了。

        他此时很确定的一件事是,经过之前自家五弟的正义探测,这桃源镇之前绝对是妥妥的邪窟没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