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首页 我在武侠世界雇佣玩家
字:
关灯 护眼

第0264章 无根魔的蜕变



        秦凡离开后,讨论声也逐渐响起,这想都不用想也知道是热衷于吃瓜的玩家们。

        “我x!有没有知道什么情况的,世界末日了吗?”

        凭借玩家的实力是无法察觉到远处有两位大宗师正在交手,但他们能看到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间被乌云填满。

        特别是在上空某处,一个由雷霆汇聚的恐怖漩涡正散发着骇人的威势!

        “话说有没有组队去看一看的!”

        “看屁啊,你是没常识的新手吗!这吓人的景象估计你连个毛都没看到就莫名其妙的挂了!”

        “该不会是有高手打到桃源镇了吧,    还是说某个封印中的大魔头出世了?这应该是触发隐藏副本的征兆啊!”

        “别天真了,你这小胳膊小腿的,真跑出来个灭世魔头一口就给你啃死了!”

        “滚蛋,有魔头先啃你!蹲复活点来回啃你!”

        “啃你啃你!”

        “就是啃你,啃死你!”

        混在人群中的剥削魔和狗子魔默默后退了几步,与那几个已经准备上口互啃的玩家拉开一段距离。

        随即二人看到镇子口已经被老年赵子龙带领的巡逻队完全封锁,    当然也有几個作死的玩家趁机跑了出去,    他们也没怎么阻止,只是默默送上了一个看傻缺一样的眼神。

        接着巡逻队分出一小队人手告知镇民这奇怪的景象属于日常操作。

        然后那些镇民就真的信了,虽然天上雷霆狂啸,乌云翻滚,下面的镇民则是该干嘛干嘛,除了嘴上嫌弃两句没阳光之外,好似没受到任何影响。

        “这种情况貌似在决战那天发生过......”有几个玩家在距离两魔不远处聊了起来。

        “对对对,我想起来了,好像是冥尸教来偷袭镇子的时候,天空也是一下子变得昏暗起来,那感觉可压抑了,不过没这个时候这么恐怖。”

        “还有前几天,天上也是突然景象大变,虽然没什么乌云雷霆的,但有无数道白线交叉分割,可惜出现的时间太短,一晃神就没了。”

        “那不是你的幻觉吗?”

        “一开始我也这么认为,但问了几个玩家之后,    发现也有人跟我一样恰好看到了。”

        “啧啧啧,所以这应该是代表着什么......”

        “是什么呢......”

        “是啊,是什么呢......”

        见到那几个玩家仿佛陷入了一个哲学难题之中,剥削魔拉着狗子魔又走远了一些。

        二魔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互相对视了一眼后,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忧虑。

        “老二被那个雨葵邪给拉走了,然后就这样......”

        “时间上太凑巧了,所以应该是发生了某个危险的事件!”

        “是高手所为。”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二魔一愣,然后他们看到本来不知跑哪儿的华不群又主动凑了上来。

        随即他们连忙问道:“高手?就是大宗师也没有这么强吧?”

        “大宗师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华不群神色认真道,“其中最顶尖的一部分就可以引动天象,之前庄主出手的时候,你们应该也见到了吧。”

        剥削魔眉头微皱,开始回忆兽潮决战的经过,当秦凡的巨大人脸出现后,天象确实也发生了极大的改变。

        但因为那巨大人脸太过醒目,所以少有人会关注其他的地方。

        “我大概明白了,前辈的意思是有顶尖高手在外面打起来了?”

        华不群点了点头:“否则无缘无故谁会引动如此恐怖的天象变化。”

        也就在众人交谈的功夫,一道强光突然闪过,那骇人的雷云漩涡瞬间炸裂,    一种万物绝灭的孤寂觉仿佛瘟疫一般侵蚀了每个人的全身。

        但等到光芒消散,视觉恢复正常后,    一切又好像只是错觉。

        ......

        时间回到黑老头开始凝聚剑势之时。

        冲霄的剑意直冲上空,    黑老头的周身则是浮现出螺旋状的漆黑剑气,他缓步前行,向着不断移动的雨葵邪逼近。

        而雨葵邪因为被剑势锁定的关系,那鬼魅的身法速度变得越来越慢,直至他完全放弃了躲闪。

        “这是夺命十五剑吗?”

        黑老头没有回答雨葵邪,此时的他在专心御使这一剑,他要以最强的力量来泯灭眼前这个对秦凡不利的敌人。

        同时他也要以此人的人头向秦凡证明自己的决心。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沉寂了数年的他,需要重新在秦凡面前展现自己真正的实力,这也是他为之臣服所能表现的最大诚意!

        这一刻四周狂啸的风暴消失了,那些凌乱的飞石和断木尽皆被一股恐怖的力量完全泯灭。

        之前此地虽然因黑老头的杀气冲击,导致这里的树木都毁于一旦,可这一片绿荫还是散发着浓烈的生机。

        但从黑老头剑势爆发之时,一切的‘生’尽数绝灭,包括上空那充斥着生生不息的雷霆之力,好似也开始黯然褪色!

        黑老头又迈出了一步,脚下顽强的草枝瞬间枯萎并向着四方疯狂蔓延。

        “这尼玛什么神仙打架!”无根魔看着自己抱紧的树干在几个呼吸的时间化作一地灰粉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此刻他突然发觉自己的腿已经不能移动,当其低下头后,神色充满了惊骇,只因不知什么时候他膝盖以下的部位都化作了粒子消散于天空。

        并且这侵蚀的速度在逐渐加快,快到关闭了痛觉的他对此毫无所觉。

        “伱这一剑不该存于世!”

        雨葵邪伸开双臂,只见他宽大的袖口中射出一根根长针,这些晶莹赤红的长针悬浮在他四周,随着他运使真气之时,它们自发的聚集成一柄血色的长剑!

        黑老头那隐于兜帽下的双眸略微抬起道:

        “强行运使一柄你无法操控的天阶神兵,只会被其反噬而死,作为西厂督主,这浅薄的戏码太丑陋了。”

        随即他举起黑血剑,指向雨葵邪,摸不着看不见的毁灭与死亡仿佛已经化作一头恶龙缠绕在剑身之上,天色愈加灰暗,那震耳欲聋的雷鸣之音也渐渐停歇下来。

        “夺命十五......”

        剑字没有说出口,却见黑老头的黑血剑突然一颤,他的双眸向着西南方某处看了一眼,随即轻轻地点了下头。

        “你的运气不错。”

        话音刚落,上方的雷霆漩涡猛然炸裂,同样是刺眼的白光充斥天地,但在那片白之下,雨葵邪清晰的看到了一柄黑色的长剑向其袭来!

        它好似一条无法躲避的死亡长河,将他强行卷入其中。

        这一刻雨葵邪所能做的就是运使赤红血针组成的长剑向其攻去!

        一道炽烈的气芒从剑尖迸发,愤然撞向那条可怖的长河之内!

        轰——!

        汹涌的气浪向着四方袭去,无根魔在这一刹那间直接被送回了复活点。

        直至一个咳嗽声响起,那浓郁的灰色尘雾才开始消散。

        “还好,留一口气就行。”

        不知何时,场上多出了一人,他神色满意的看着已经重伤昏厥的雨葵邪,目光随即放在了收起黑血剑的黑老头身上。

        “我会带你去见庄主,但要先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完。”

        黑老头点了点头,并未出声,只是他后退了几步,与这个看起来和蔼的老者故意拉开了几步的距离。

        阿黄镇长见此也不介意道:

        “刚才的一剑,你收了几分力?”

        “你可以亲自试试。”

        见到黑血剑又有出鞘的迹象,阿黄镇长无奈道:

        “我们是一伙的,打生打死毫无意义。”

        黑老头沉默片刻道:

        “虽是一伙,但我却不知你的真实身份。”

        阿黄镇长叹了口气道:

        “你到时候问庄主吧,一个失败者已无颜面提起曾经的身份。”

        “我大概猜到了。”黑老头的声音有了一些波动,“确认了帝尊的身份后,我搜集了不少情报,所以我有一点不懂。”

        “哪一点?”

        “姓黄的高手本就没有几个,你还保留这个黄姓,并且对外自称阿黄镇长。

        稍稍对过去江湖上几十年信息有所了解的人,很快就能锁定你的身份,这种掩饰的方式很愚蠢。”

        “我知道,但在之前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安分守己的村长,谁又能知晓庄主突然搞这么大,然后又吸引来这么多目光。

        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有意义了。”

        从秦凡如此高调的赢得兽潮大战后,阿黄镇长就知道自己的身份瞒不住了,或许其心底本就不甘心一直这样躲躲藏藏。

        也是因此秦凡才会加快组建忘忧鬼市的速度,只要让这空悬的南方之地诞生出一个媲美道域、佛土和武威王府的顶尖势力。

        那青龙阁,白虎堂,玄武楼就算明知朱雀宫的残党参与其中,也要先掂量掂量动手的胜算有多少。

        况且之前秦凡就提过,这三方势力过去能够联合起来对付朱雀宫,完全是因为朱雀宫掌控着所有的金钱和资源。

        又是因为这四方本都是星宿盟的一部分,自家事方便自家处理。

        可如今的情况完全不同了,朱雀宫全靠秦凡养着。(实际上是以这三方挂在夜府的长期悬赏金养着。)

        对付这么个一穷二白的老仇家就需要好好寻思一下了,总之只要桃源镇不重新打出朱雀宫的名号,根据秦凡的预估短时间内是干不起来的。

        “他们来了,你等我吩咐两句。”

        此时只见两道身影出现,正是张孤尘和王井羽。

        阿黄镇长指着如同一个破娃娃般,全身不断流淌鲜血的雨葵邪说道:

        “大宗师的生命力很顽强,所以他还没死,你们将他交给那位公子,救回来应该不算太难。”

        毕竟大玄皇朝把持着天下近七成的丹药,作为大玄的长公主,玉凰心手中能够救命的丹药估计至少有个十几瓶。

        张孤尘和王井羽先是看了黑老头一样,随即点了点头,两人没有直接动手,而是吩咐老年赵子龙去做个担架,让巡逻队将其抬到玉凰心暂时居住的府邸内。

        至于后面的事情就不归他们管了。

        而阿黄镇长则是对着黑老头认真说道:

        “跟紧我,虽说你出现在这可以合理解释,但还是要尽量避免一些麻烦。”

        黑老头点了点头,随即二人的身影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干什么......

        无根魔看着四周熟悉的场景,有些恍惚的神情逐渐恢复正常。

        “对了,我被秒了......”

        随即他连忙调出之前拍的录像,最后所看到的貌似就是一道强光闪了一下,他人就没了。

        接着他沉思片刻后,决定还是将这段录像删了,如今作为桃源众的高层,他们达成过一个共识。

        当拍到一些可能有损自家阵营的录像时,一定要尽数删除。

        无根魔不知道这录像到底有损没损,但战斗爆发了这么久,桃源镇那边也不派个人过来,他就感觉情况有些不太对劲了。

        再加上被雨葵邪招揽的时候,他有那么一点点,好吧,是很多点的动心,所以在有些心虚的情况下,他觉得自己还是低调一些吧。

        随即他摸了摸跟他一起死回来的血饮闸刃,然后瞄了一眼招式列表里的《辟邪九杀》,脸上不由泛起一抹荡漾的微笑。

        直至一个焦急的声音,将他从一副逐渐变态的笑容里拉了回来。

        “二哥,你在吗?”

        无根魔连忙打开门,他的个人住所从原本的破木房已经进化为二层楼的小洋房,接下来他是准备再超进化成一个大别墅。

        毕竟作为首测元老,又是卖地六魔之一,他不缺地!也不缺钱!

        “二哥你没事吧。”先走进来的是狗子魔,后面剥削魔和华不群也跟了上来。

        “咳咳,刚刚外面闹出这么大动静,因为有些好奇,所以跟你来打听一下。”主动解释了一句后,华不群就开始打量这个屋子里的一些独特装饰。

        无根魔听此点了点头,心想老华也不算是外人,说不定发展发展就可以让他带头搞一个npc版的卖地六魔,于是就主动讲述发生的事情。

        三人在听完后,神情也是各不相同,剥削魔和华不群一脸凝重的陷入了沉思。

        狗子魔则是一脸痴相的盯着无根魔手里的血饮闸刃,无根魔想了想后将兵器直接扔给了狗子魔。

        “老六,帮我试验个效果,你随便比划一下。”

        “比划?”还不等狗子魔看完弹出来的界面说明,便下意识挥动了一下血饮闸刃,接着这房间里就响起了一阵杀猪般的惨嚎!

        啊啊啊啊啊啊~!

        本来还对这个地阶神兵非常痴迷的狗子魔,一边嚎一边将兵器强塞到了无根魔的手中,然后他本人躬成了一个大虾状,缩在地上痛的滚来滚去。

        “二弟,这什么情况?”剥削魔顾不上继续思考,人都愣住了,一旁的华不群也是一样。

        而无根魔的笑容却逐渐变态起来,他此刻正目光灼灼的盯着说明中的一条。

        【属性四·该兵器中蕴藏的灵性已经认可玩家【盖世妖雄】,其他玩家若强行使用会被其反噬,且直接承受三次阉割之痛!】

        7017k